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763 炉鼎老妇(二十三)

1763 炉鼎老妇(二十三)

    谁想蝉月公主刚被东皇太阿叫起后说的话,让林听雨的心险些从腔子里跳出来:“陛下,这只小狗好可爱,不知可否让我带它几天,也正好让它陪我玩耍解闷。”

    东皇太阿清凉凉地道:“你若是把它带走了,谁来陪本皇玩耍解闷?你还是让你的婢子们陪你玩儿吧。”

    蝉月公主嘴角抽了一下,却是不敢违背东皇太阿之意,道:“是我妄言了。陛下……”

    东皇太阿已经有些不耐烦地打断她道:“你的茶既已送到,便可回了,记得替我谢谢你的母皇。”声音无起无伏,虽然语气上听不出厌烦之意,但是说出的这话,其意已经相当明显。

    蝉月公主听罢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东皇太阿这样公然下逐客令,她的脸往哪儿搁?可是,抛下脸面不谈,东皇太阿表现得如此厌烦她,到底是为哪般?以前东皇太阿虽然没有表现过喜欢她的意思,但是也从来没有表现得这样厌烦。

    她愣在那里好半晌,回神之时,便见东皇太阿已经甩着广袖,带着那只小黑狗消失在皓渺云雾之中。

    “去查查那只灵犬是什么来历?”她低声吩咐身边的宫娥。说白了,她今天唯一做的就是向陛下讨了那只灵犬。

    她一看到这只灵犬就看出它并非是普通的灵犬,它的那双眸子清亮亮的,看到她们的时候那眸子就在她们身上滴溜溜地转了个来回,分明是人类打量别人时才会拥有的神态。

    而灵犬,它们的眼睛大多都不如它们的鼻子好使;它们“看”人,最先用的是鼻子。

    林听雨还不知道那个蝉月公主靠着女子的直觉不自禁地就对她留了心。她还在欢快地跟在东皇太阿的身后,虽然变成了一只小狗,但是能这样跟在他身边,她也觉得快活得很。

    东皇太阿到了自己的书房,朝书房靠墙壁上的书架上一挥手,一枚以帛制作的古卷就自动飞了出来,在书案上平展开来。

    东皇太阿俯头看着案上的这个古卷,变得极为的专注。

    林听雨好奇他在看什么,一跃跃上了那个不算特别高的书案,低头看向那张古卷,却见上面绘着一个古怪的图。

    这幅图象中间是一个圆,外面一环套一环的,有许许多多的圆,圆上遍布大大小小、或稀疏或密集的点儿,有些是蓝色,有些是红色。

    而在最中间的一个圆内,则是一个稍大一些的点儿,估计是特别标出的,也是红色。

    各色点儿旁边有文字标注,只是这应该是属于神族的文字,或者是古字,反正林听雨一个也不认识。

    东皇太阿的手指不时地点点那些红色的点儿。

    “我去……”小眼一看到这幅图,大受震动,又与瞳瞳开始暗中传音。

    青鸟虽然听不到他们这么半天都在说什么,但是知道他们在传音,此时不禁好奇问道:“这幅图,画的是什么,瞳瞳,小眼,你们可认识?”

    这两个小家伙赶紧齐齐摇头,道:“不认识。”

    不认识你们这么紧张兮兮的干什么?分明是在扯谎。青鸟心道,可是他向来知趣,是以并没拆穿。

    林听雨盯着这幅图看了一会儿,只觉一双眼睛被那些个一环套一环的圈圈搞得头脑直发晕,不一会儿竟然倒在案上睡了过去。

    东皇太阿无奈地摇了摇头,将她抱起放在自己的腿上,一边抚摸着她身上柔顺的毛,一边继续看案上的图,心道:“这些红色的空间,通道都是被封印的,就算帝尊级的神也无法去得。最中间这个红,便是血溅峰,昔日我曾靠近那里,感觉那里的气息……”

    想到这里,他抚摸着腿上那只小狗的手微微一停,掌心中便现出修罗扇来。

    他将修罗扇展开,盯着它看了一会儿,最终又只是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这大概就是父神说过的时间秘法——时间溯海吧。本皇到底是什么时候领悟的它呢?居然将它的阵法图暗藏入修罗扇……”东皇太阿心道,却见放在自己腿上的那只小狗动了动,似乎就要醒转来。

    他脸色微变,赶紧提了这只狗,将它扔到了一边,手里摇着修罗扇,继续“专注”地看着案上的图,心道:“还好,本皇的动作快,没让这个笨女人发现本皇竟然把她放到腿上……”

    想到他刚才不仅仅把她放到了自己的腿上,还颇为喜欢地抚摸她的毛,脸上莫名地发热。但他立刻又想,他只是暂时忘了她的身份,而误把她当成了一只真正的狗才有这样的举动,是以脸上的热很快就褪了。

    林听雨醒来的时候就见自己趴在东皇太阿的旁边,而这位东域之主仍旧在看案上的图,她的修罗扇却不知何时又到了他的手里。

    对这种现象,她已经习惯了,见东皇太阿看得专注,怕自己打扰到他,便只安静地坐在那里,仰着一只小狗脑袋,眼巴巴地看着正专注观看图纸的男子。

    “小眼,你说他是不是很帅?”林听雨无比神往倾慕地道,“我穿越了这么多的时空,见过美男无数,可是谁也没有他长得帅。”

    小眼哼了一声,道:“我倒觉得展倾绝更帅。我喜欢那一头银发,还有眼角的那颗痣——够妩媚。”

    青鸟呵呵笑道:“小眼,没想到你会有这种恶趣味。”

    小眼冲他撇了下嘴。

    虽然也知道小眼在说气话,可是青鸟还是对他的看法无法赞同,道:“展倾绝虽然风姿卓绝,但与眼前的这个东皇太阿,却是相去甚远。”

    他还是觉得,林听雨留在东皇太阿身边才是安全的。

    瞳瞳道:“小眼,你以前独自穿越的时候,可听说过太隐?”

    “听说过。”小眼答道,两个小家伙眼睛一对,又开始传音了。

    “你打算这样盯着我看多久?”忽地就听东皇太阿的声音凉凉地响起。

    “啊?”林听雨朝周围看了看,这间室内除了她貌似就没有别的会喘气的东西了,难道说东皇太阿在与她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