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765 炉鼎老妇(二十五)

1765 炉鼎老妇(二十五)

    只可惜,她所能拥有的神灵之力,只是神草茶给她的那一丁点,她也就只相当于最为低阶的神者。

    但这也比她当初的筑基修为强上不知多少了。

    没有经过任何天劫,也没有经过任何的心魔劫,林听雨就从一个筑基修士变成了一个神者。

    若不是她曾经在一级、二级时空穿越了许多次,活得年头足够多,心境历练得足够强,且不说她这肉身能否承受得住神灵之力,单单她的心境就承受不住。

    虽有东皇太阿喂了丹药,又被他以法力将体内的神灵之力慢慢捋顺,慢慢归于丹田,但是待爆走的力量安稳下来后,林听雨还是因对抗那力量爆走带来的痛苦而累得晕倒过去。

    等她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又变成了一只小黑狗,而且居然还趴在东皇太阿的一条腿上。

    “你醒了?”东皇太阿道,声音冰冷,“还不快给本皇滚下去?本皇是念在你那么听话,让你喝下神草茶,你就乖乖地喝下,这才没把死皮赖脸爬上本皇的腿的你给丢出修罗神殿。”

    林听雨“哦”了一声,赶紧就窜下了东皇太阿的腿。她发现自己说话的能力又恢复了。

    她好象有点摸到门道了,这房间里只有她和东皇太阿的时候,她就能说出话来。但若房间里还有别人,她说出的话就会变成狗叫。

    话说回来,她怎么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爬上东皇太阿的腿了?她只是感觉自己在昏迷的时候,好象有一只温热的大手在不停地抚摸着自己的背,好象是在安慰她似的。

    “醒了就自己出去玩儿吧。”东皇太阿道。

    林听雨不想离开他,可是,他既然这么说了,八成是有什么事需要他独自待着,或者独自去办,是以她也只能悻悻地离开了这个房间。

    东皇太阿看着她这只小狗的背影,竟莫名地感觉出这只小狗透出的落寞情绪,心中跟着涌起奇怪的感觉,脱口说道:“等一下。”

    “嗯?”林听雨听他叫住自己,立刻欢喜起来,迈着小狗腿匆匆跑回到东皇太阿身边,仰着毛茸茸的小脑袋,问道:“东皇太阿,是不是不需要我离开了?”顿了一下又道:“在这里我只认识你,修罗神殿又那么大,我独自出去有点害怕。”

    说得这么可怜兮兮,其实她就是不想离开东皇太阿的身边。总感觉她一转身,这个人就会象过去一样消失,她会象过去一样就这样与他错过,难以再见。

    “鼻涕虫,”东皇太阿见她眼睛红了,咒了一句,掌心一摊,变出一个小球来,“给,拿去玩儿吧。”

    林听雨险些摔趴,这个东皇太阿,明明知道她不是真的狗,为什么还把她当成狗来对待?她是个成年人好不,哪有兴趣拿这么一个球来玩儿?

    “怎么,你不喜欢?”东皇太阿的声音又再响起。

    林听雨忙道:“喜欢。喜欢。”说着就想伸出前爪把那只球抱住,可是她发现她的两条小后退不太给力。

    话说她明明是只神犬了呀,拥有了神灵之力,哪怕只有那么一点儿,但她也不至于后腿立不起来吧,凡人界的凡犬还有许多都能直立起来呢。

    “你的衣服盖得不太全,还是注意点,别站起来了。给,拿嘴叼着。”东皇太阿这话说得相当“温和慈祥”。

    林听雨抬眸,瞪视着东皇太阿,想从东皇太阿脸上找出这位说这番话时是否带了调侃或者玩笑的意味,可是,东皇太阿的脸上仍旧毫无表情。

    她的后腿肯定是被这家伙施了法,所以才站不起来,哼,明明是在逗她玩儿,还摆出这么一副严肃慈爱的面孔来。她心中怨念,却是真的只能跟只小狗似的,张开嘴巴叼起了东皇太阿给她变出来的那个球。

    看着她再次迈着四只小狗腿,踮踮地跑了,东皇太阿那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却是如冬雪初融一般,露出一丝笑意,眸中亦闪出异样的神采。

    林听雨嘴巴里叼着球,虽说以往的穿越中也做过猫和狗,可是,她仍旧不习惯“叼”,口水不自觉地就要流出来呀,很恶心人的好不好?

    可惜,她正想着找个干净无人的旮旯,把这只球吐出来,谁想这只球竟然将她流出来的口水尽数吸收,然后唰的一下化入了她的身体里。

    “呃,这是怎么回事?”林听雨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终于醒悟,东皇太阿给她“玩儿”的这个球,可能是个“器”,不需要滴血认主,只用口水就能认主的。

    “小眼,你以前来过这个时空,可知道这只球是什么球?”林听雨问,心意一动,果然将那只球又化了出来。

    “不知道。”小眼爽快地回答,“我建议你还是趁着阿修罗现在没功夫注意你,赶紧离开这里吧。去修仙界或者仙域,怎么样都比这儿好。”

    就算是同处一个时空,但神域的事,灵域和仙域也知之甚少。别说是灵域和仙域了,就算是小眼当初在神域闯荡的时候,对神域的事也知道得不及十万分一。

    真正了解神域的,只有象阿修罗这样的帝尊。象小眼和瞳瞳这样只是在神域闯荡过,但修为还没有步入帝尊的,所知者多数也都只是道听途说,对神域根本就算不上了解。

    所以,只要把林听雨诳到灵域或者仙域去,她就不大可能听到有关血溅峰的消息。

    林听雨却道:“不,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我要抓紧时间修炼,把我的修为提升上去,若是能够早日令无限妙音捕捉到他的灵魂气息”就可以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展拓了。

    小眼道:“你应该已经想明白了,你之所以能够探到展拓的灵魂气息,只是因为他想让你探到而已。你想要凭借自己的真实能力发现阿修罗的灵魂气息”它无奈地摇了摇头,就算林听雨苦修十万八千年,也未必能行。

    林听雨却是个耐得住性子的,她已经下定决心,不管花费多少年,耗费多少心血,她都要想办法确定东皇太阿到底是不是展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