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770 炉鼎老妇(三十)

1770 炉鼎老妇(三十)

    因为不知道这个东皇太阿是展拓的哪一世,又将转世到哪个时间和空间,万一他记住林听雨这个名字,不知道会不会造成时间混乱哦!

    林听雨便道:“我叫周七梅。”

    “周七梅?”东皇太阿点了点头,又问:“家乡在哪里?可曾婚配?我见你骨龄已经近五十,但看你的根骨经脉,貌似修行时日尚短。”

    林听雨便将周七梅的情况一一答出,瞪大眼睛看着东皇太阿,好想把她自己真实的详细情况都跟眼前这个人一股脑地和盘托出,让他多几分对自己的了解。

    但想到刚才小眼对她的提醒,她生生地把这种*压了下去。

    东皇太阿却是已经暗中传音给他的部下,去将周七梅的情况仔细调查。他不是不相信林听雨对他详细说出的情况,只是想要对这个“周七梅”了解得更多。

    东皇太阿的大手温柔地抚摸着林听雨的背,让她感觉异常的舒服,不自禁地眯起眼睛来享受。

    忽地就听东皇太阿问道:“你到底为什么非要跟着本皇?”

    林听雨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说他跟她爱的人长着一模一样的脸么?对于修行的人来说,皮囊这种东西,真的算不上什么,样貌是可以改变的。

    “为什么不回答?”东皇太阿道。

    林听雨坦承地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啊,不知道。”东皇太阿说着淡淡叹息了一声。

    林听雨问道:“东皇太阿,为什么你要把那个蝉月公主煮的神草茶赏给我喝?”

    “因为本皇不喜欢喝。”东皇太阿道。

    林听雨还以为东皇太阿是有意想助她提升修为呢,听到他的这个回答,不免有些失望。

    东皇太阿道:“虽然本皇不喜欢,但是那神草茶对你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宝物,你在郁闷什么?难道还怪本皇将它赏给了你不成?”

    林听雨喃喃地道:“我还以为你是故意想用它来助我提升修为……”

    东皇太阿轻笑一声,道:“你想得太多了。”

    林听雨叹息道:“你哪怕是沉默不答也好,就当是哄我一下。”他不回答,她就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和意愿来猜了。

    东皇太阿却是伸出食指在她的小狗鼻头上轻点了一下,道:“本皇有必要去哄一只小狗么?”

    是啊,他是堂堂的东皇太阿,神域的整个东部之主,她一个小修士,靠着他不喜欢喝的神草茶才勉强将修为提升到神境的人,凭什么得到他的恩宠,竟然想要他来哄她。

    林听雨心里象塞了块石头那样,有些没精打采地趴了下来。但她很快就发现这样的姿势趴在东皇太阿的腿上更舒服,于是脸上再度露出享受的表情。

    如果此时她抬头,说不定就会看到东皇太阿那脸上闪过的无奈笑意。

    “看你这副样子,貌似变成狗还让你感觉挺舒服的。”东皇太阿说道。

    林听雨闭着眼睛享受着东皇太阿对她的轻抚,坦承地道:“只有象这样趴在你的腿上,被你抚摸着才舒服。”

    东皇太阿冷哼道:“你这女人当真大胆,过去曾有无数的女人对本皇说过类似的话,你可知道她们都落得什么下场吗?”

    林听雨问道:“什么下场?”

    东皇太阿道:“她们不是被本皇剜眼剖心,就是被本皇流放发配。总之无一得到好下场。”

    林听雨哼了一声,幽幽地道:“既然这样,那个什么蝉月公主怎么还整天往你这儿跑?怎么不见你把她剜眼剖心,流放发配呢?”

    东皇太阿道:“她好歹是西王母的女儿,我多少得卖给西王母一些情面。”

    林听雨咯咯笑了一声,道:“堂堂的东皇太阿,若是想处置一个冒犯他的神女,真的要忌惮她是否是西王母所出么?”

    东皇太阿听了她的话不由得再度轻笑出声,眸中闪过莫名的神采,心道:“这个女人啊,明明只是初见,怎么总感觉她很了解我似的?难道说我先前的猜测是真的?”

    莫名地,他就想起先前他感应到修罗扇的气息,去了飘羽宫,施法将这女人带出飘羽宫时的情景。

    她那双眼睛大大的,漆黑的眸中除了他之外别无他物。

    不错,只有他,别无他物。不象过去看他的那些女人,眸中或映出对他美色的垂涎,或映出对他地位的向往,或映出对他实力的畏惧……

    而那时,在她的眼中,只有他,单单纯纯的他。

    那时候,他已经向飘羽宫自报家门,是以这个女人和其他人一样,都知道他就是东皇太阿。可是,那时的她,眼中仍旧只有他,并不夹杂任何其他。

    东皇太阿想到那双只映出自己的眸子,心就莫名地悸动,不禁又拿起那幅图看了起来。

    林听雨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一直盯着这幅图看?这幅图画的是什么?是功法图吗?怎么全是圈圈点点的?”

    东皇太阿道:“这幅图名为‘时空之轮’,其实它并不是什么稀罕物。父神在世时,曾经将它在东域虚空榜上公开,以能够看出此图奥义之多少为考量,来招募神境强者为我东域所用。”

    “奥义?”林听雨奇道,“这堆圈圈点点能说明什么奥义?”

    东皇太阿道:“等到你能够领悟一定的空间奥义之后,就会多少明白一些这幅图了。如今的你,不但实力弱,对于时空秘法所结成的星轮奥义,所能理解的太少了。”

    林听雨默了一下,终是问出她一直纳闷的问题:“东皇太阿,为什么你不把修罗扇收回去?”

    东皇太阿道:“本皇想要收回的时候,自然会将它收回来。”

    林听雨有些欢喜地道:“这么说,你现在是不想把它收回?那,你就是希望修罗扇继续守护我了?”

    东皇太阿脸立刻拉了下来,声音也跟着冷上了好几分,道:“你想得太多了。本皇办事向来只凭喜怒,有时候连本皇自己,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做出什么事来。”说完就揪着林听雨后背的皮毛,将她从自己的腿上扔了下去。醉饮桂花酒说感谢:恋上妖静投出的宝贵月票!感谢:春尽落香尘打赏的平安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