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774 炉鼎老妇(三十四)

1774 炉鼎老妇(三十四)

    便见东皇太阿随便指了指图上的蓝点儿,道:“这些蓝色的标识代表的空间,是与我神域相通的,其来往通道没有被封印,帝尊级的人物通过一定的法术就可在里面出入。而这些红色的标识”

    林听雨猜测道:“怎么,它们是代表不相通的空间么?”

    “不错。”东皇太阿道,“红色的标识代表通往这些空间的通道已经被某种神秘力量封印,就算是帝尊级的人物也不可能来往出入的空间。”

    林听雨了然地点了点头,道:“那时间呢?”

    “时间?”东皇太阿道,“只有深刻了解时间奥义的帝尊,才有可能看透这张图上的时间线。”

    这么说,就算是帝尊,但若没能领悟时间奥义,其实也是完全看不出透时空之轮上的时间线的。林听雨醒悟。

    东皇太阿又点了点他先前敲击的那个红色标识,道:“这个空间,通道已经在数十万年前被一种神秘力量封印,至今都无法打通。”

    林听雨忙道:“这个空间里有什么对你来很重要的人?”

    “也不算太重要。”东皇太阿道,“只是在数十万年前,本皇曾经派了一个分身,携带着修罗扇前往这个空间,协助那些下界的顶级仙尊去教化那个空间的人们。”

    林听雨听到这里眼皮顿时就突突地跳了起来。

    便听东皇太阿接着说道:“也不知道我那个分身在那里过得可还好?以他那狂暴直爽的性子,有没有中什么人的圈套,被什么奸诈的小人摆上一道呢?”

    说着他挑眉,眸中带着几分玩味地看向坐在图旁边的林听雨。

    林听雨那里已经做贼心虚地,一颗心咚咚地好不听话地狂跳起来,灵机一动,就瞪视着桌案上的图叫道:“哎呀东皇太阿,这张图好厉害,我一看就晕,我又晕了!又晕了!”然后华丽地倒在了桌案上。

    东皇太阿真心无语死了,看这女人的记忆里,怎么就没有这么没出息的画面呢?是她对自己的记忆太完美了,象这么衰的情节都被她失忆忘记了吧。

    他故意喃喃出声:“这小家伙这次晕得好怪,以前看这图晕倒都是四爪摊开趴在那里,这次怎么是侧躺着的?”

    他本来是有心逗弄,只是想让这女人紧张一下罢了,谁想就看到躺在桌案上的小狗竟然四爪一摊,从躺着的姿势变成了趴着。

    你这个样子,我就算想假装不知道你是装晕也没办法假装啊!东皇太阿抚额,脸上闪过一丝无奈之色。

    可是好奇怪,看出自己在被欺骗的他,并不觉得怎样动怒,反倒心中充溢着欢喜。

    这个女人,在她以前的无数次任务中,阴谋诡计无数,奸诈智巧无双,可是如今在他东皇太阿面前,简直就是没脑的超级大笨蛋。

    她在他面前这么笨这么蠢,却又是只在他面前会变得这么笨这么蠢。

    为什么他一想到这点心里就高兴得要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东皇太阿放在桌上的手掌握紧成拳,却仍旧克制不住将趴在桌上的小狗拎起来抱在了怀里。

    “怎么,晕倒还有这种福利?”林听雨感觉到温暖宽阔的怀抱,在耳边还有某人有力的心跳声,心头顿时涌起轰然的狂喜。

    东皇太阿挥手就将桌案上摊开的图仔细地收了起来,抱着小狗坐到一边的矮榻上,斜椅在榻上闭目养神起来,一只大手轻轻地抚摸着怀中小狗的背。

    “哎呀,我以前几次晕倒都有这种福利吗?可惜我那时候一点知觉都没有啊唉!”林听雨享受的时候还难免有些惋惜。

    小眼和瞳瞳皆对她现在的样子表示鄙夷。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有女子清丽婉转的声音响起:“东皇陛下,蝉月求见。”

    “进。”东皇太阿慵懒地道了一句。

    有宫娥轻轻地推开了房门,打扮得如姣月一般美丽的蝉月公主迈步款款地走了进来。

    她的目光落在东皇太阿怀中的狗身上扫了一瞬便即离开,朝东皇太阿行了一礼。

    “有事么?”东皇太阿问。

    蝉月笑道:“陛下,马上就要到九月初九了,每年这个时候我母皇都会在西域碧罗湾摆下祭台,为西域乃至整个神界祈福。

    祈福过后在我母皇宫中还有三天的流水宴。因为这次我母皇得了稀有的龙月天桃,据说已足十万龄,是以给我传讯,命我一定要邀请到陛下参加这次的流水宴。”

    “已足十万龄的龙月天桃?!”东皇太阿喃喃嘀咕了一句,目光扫了一眼怀中的小黑狗,便道:“好,替我回复你母皇,九月初十,我将前往西王母宫。”

    蝉月喜道:“那好,我这就给我母皇传讯,让她早做准备,迎接东皇陛下。”

    东皇太阿道:“你也知道我不喜欢那些客套,不会在宴上待太久,你告诉仰你的母皇,一切随意就好。”

    “是。”蝉月欢快地应着,同时行了一礼,“蝉月这就告退了。”

    “奇怪,以前这个蝉月每每逮到机会见到东皇太阿,就象个粘粽子似的恨不得贴到东皇太阿身上,今天是怎么了,只说了这么几句就自动退下了?”林听雨暗中与小眼、瞳瞳交流道。

    小眼猜测道:“大概是她是因为东皇太阿要去西域而太高兴了吧。”

    蝉月退出房门,脸上的笑容褪去,有阴毒在眸中一闪而过,心道:“果然,阿修罗一听到十万龄的龙月天桃,就答应了要去赴宴。以前这种宴会,他可是从来不参加的。

    他已经用神草茶强行将那只灵犬的修为提升到了神界,这还不够么?难道他真的打算用龙月天桃,再进一步催升它的修为?不过就是一只狗而已,它凭什么?凭什么?”

    别说是区区的灵犬,就算是修士,是她母皇西王母门下的亲传弟子们的后辈,都不可能被赐予神草茶,因为没人愿意为他们梳理经脉。

    没有神界强者愿意耗费法力替他们梳理经脉,就算喝下神草茶仅能步入神境,但是以修士的肉身强度也是承受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