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777 炉鼎老妇(三十七)

1777 炉鼎老妇(三十七)

    他感觉到女人温热柔软的唇落在自己的胸上,身体不由得一僵。

    “这个女人还真的敢……”东皇太阿念头还没转完,就感觉到女人的吻已经落到自己的小腹上,令他喉咙里不自觉地发出一声呻吟,身体也跟着往上挺了挺。

    他的身体其实早就硬了,只是不敢妄动。

    他是修罗族,肉身天生就不知道比普通的修士强过多少,就算是这个女人已经靠着神草茶将修为提升到了神境,肉身强度提升了不少,可是也不大可能承受得住他的宠幸。

    生理反应让他感觉很是难受,想着赶紧把这厚脸皮的女人推开,却感觉到有水滴落在自己腰间,还有女人哽咽的声音,喃喃地道:“东皇太阿,你知不知道,只要能和你在一起,让我付出什么我都愿意,哪怕你要我死,我也甘愿。我只想要和你在一起!只想要和你在一起!”

    一番话让东皇太阿想到他曾在女人记忆中探到的事,想到女人这许多年来独自忍受的苦,心登时软了下来,心道:“算了,就由她去吧,就让她高兴一回,反正……早晚都是她的。”

    他觉得以自己的定力完全可以掌控得自己的身体,可是当感觉到女人温润的身体紧紧包裹住自己的身体,他真心感觉痛苦得难以忍受,一双本来紧紧握住被子的手突地就探出去握住女人纤细柔软的腰肢,让她的身体被自己牢牢控制着不能乱动。

    林听雨就感觉到一直在努力克制自己的爱人身体突兀地肿胀得好不厉害,用力地往上一顶她。她感觉到身体剧痛,痛呼出声之时眼前竟是一黑。

    她的异样让东皇太阿整个身体都跟着僵了下来。

    “果然,不行啊!”东皇太阿好不无奈地心道,双手放开了女人的腰,咬紧牙关克制着自己的身体。

    林听雨软倒在他的胸膛上,虽然刚才那一下险些让她晕过去,可是她根本就没有满足。这个男人可是她思念了许久的,如今好不容易吃到了,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

    她歇了一会儿,身体不自禁地开始动作,双手紧紧搂着瘦劲有型的腰,不时将自己的唇落在他的胸腹间,让东皇太阿的身体不时痛苦地抽搐一下,喉咙里有呻吟跟着不受控制地发出……

    林听雨跪坐在床榻里面,看着躺在那里脸上红晕不散的东皇太阿,虽然离了他有一段距离,但是她仍旧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着特别的热度,呼吸急促而且焦躁。

    他宁愿被**这样煎熬着,却仍旧忍着不肯主动和她欢好。林听雨咬了咬唇,泪水流了下来,道:“为什么?你就这么讨厌我么?你宁愿这么受着,也不肯过来碰我一下。”

    东皇太阿快要被她气死了,心道:“这该死的女人,自己快活享受完了,害本皇这么难受,她反倒一肚子怨气!”

    正想着,突地就感觉一只柔滑的小爪子碰到了他紧握的手,令他好似被烫到一样将手立刻缩了回来。

    他翻个了身,免得对着这个女人心里难受,身上更难受。

    林听雨气得抬脚在他的腰上踹了一下,道:“东皇太阿,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

    东皇太阿咬了咬牙关,突地就坐起身来,瞪视着一侧的女人。

    面对他灼热的目光,林听雨瑟缩了一下,刚刚因羞怒而起的那点骨气顿时消散无踪,后悔竟然克制不住羞恼踹了这位东皇陛下。

    她道:“那个,我……我……”吱唔了半天,却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要说的是什么,只是觉得应该赶紧想办法找个话题,把眼前这形势转换一下。

    东皇太阿伸出一只手来放在她的肩头,硬是将有点发傻的她扳进了自己的怀里,随即另一只手拉起林听雨的小手放到自己的小腹,顺着小腹就一路向下摸了过去。

    林听雨感觉自己的手碰触到那柱灼热坚挺不由得一震,忽地就听耳边响起东皇太阿近似呻吟的低语:“傻女人,你知不知道你的肉身太弱,连本皇的一次都承受不住。我要真是要了你,你的小命也就没了。”

    林听雨心中一动,难道说他是为了她才一直这么忍着?

    林听雨的心顿时跟着抽疼了起来,感觉自己的小手已经被东皇太阿抓着握住了他的灼热,不由得就想起昔日与展拓欢爱时他那些敏感的时候,眼泪就不受控制地再度涌了上来。

    “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林听雨在东皇太阿耳边低语回道。

    “嗯。”东皇太阿发出低迷的一声,也不知道是在应声还是在呻吟。

    两个时辰过后,东皇太阿才放脱了林听雨,重新恢复成他先前斜倚的姿势,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睡去。

    可是林听雨知道他并没有睡。她靠过去,伸出双臂搂紧他的腰,轻轻吟起了小曲。

    大概是感觉到她心头的欢快,虽然闭着眼睛,可是东皇太阿的嘴角却是上挑飞起了一丝笑意。那般亲密的行为过后,他心里也不免满足,只是又想起在脑海中萦绕的疑问。

    “时间溯海,时间奥义之一,我终于领悟,因此而降下的雷劫,应是九曲金雷吧。既已掌握一定的时间奥义,承受此雷劫,就算失败,想来也不至于魂飞魄散,应可转世重修。

    但以我现在的修为,扛下九曲金雷不成问题,转世重修……”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抚了下额,又想:“难道说,是我对时间溯海掌握得不够精确,所以推算的那个江逸所在的时间与空间失了准?

    可是既然连这种推测都失了准头,那我对时间溯海掌握得必是程度不够,又因何会得了天劫的预警?”

    修行长生大道,因是逆天而行,每一步进阶都要经受天雷之罚,同时也只有肉身经过天雷的洗礼,才能真正地实现进阶。

    到了东皇太阿这样的修为,每进一步都有如登天,而且修为的提升大多已经不是靠苦修,而是靠对空间奥义与时间奥义的领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