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779 炉鼎老妇(三十九)

1779 炉鼎老妇(三十九)

    那奔驰的身影丝毫未停,只是沉声道了句:“谁?”一边转头往东皇太阿这边看了过来。

    只是当他看到洒然负手而立的东皇太阿时,疾驰的身形登时顿了一下,不可置信地道:“展拓?这怎么可……”

    话未说完,他陡地感觉不妙,后心凉之际,想要再有所反应已经晚了。引灵磁石那庞大的吸灵之力袭射过来,他因为顿了一下身形,竟是导致被这吸灵之力捕捉到,瞬间就将他的灵魂生生地抽离肉身。

    又因那吸灵之力太过巨大迅,袭来之时竟是将宏极远以神力凝成的肉身搅得粉碎。而立在宏极远对面的东皇太阿神识分身亦是没能幸免,被那股因太过迅而没能及时停下来的吸灵之力搅得瞬间化为灰烬。

    高峰脚下盘膝而坐的东皇太阿不禁噗的一下吐出一口血来,他抬手拭去嘴角残留的血迹,脸上却扬起带着几分凉意的笑意,喃喃道:“宏极远,不过如此。我虽毁掉一部分神识,却彻底消灭了你,让你永世也无法回归,倒也值了。”

    他起身广袖轻挥,转身洒然离去,心道:“神识被毁了一部分,需得赶紧召回在下界的神识分身,以保我成功迎战九曲金雷劫。”

    是以回到修罗神殿之后,他就将自己关进了修炼室,并且在周围设下结界,施法召唤在下界的阿修罗分身。

    而在他离开血溅峰后不久,那高耸入天际的血溅峰竟是轰隆隆的轰然倒塌,万丈悬崖被那高峰倒下来的土壤迅填埋。

    尘埃凝成冲天的蘑菇云腾腾而起,地面震颤,原本乌云密布的天空更是阴沉诡谲。

    烟尘之中有无数道鬼影奔逃窜起,鬼影幢幢,而那些散落的灵体也因为奇怪的能量开始聚合……

    有本就是完整的鬼魂从滚滚尘埃中现身,当先的一个是个女子,怀中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只是这婴儿不哭也不闹,睁着眼睛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主上,你可还认得我吗?”女人带着一众鬼物从倒塌的血溅峰逃出,逃到了离血溅峰百里开外的另一道山崖。

    血溅峰虽然倒塌,但是血溅峰周围原本拥有的气场却并未消失,因此此时此刻,这里还是一个不能为他人接近的神秘地界。

    “主上,你可还认得我吗?”让女人及一众鬼物无奈的是,那婴孩虽然开口说话,所说出的话却是模仿女人的声音与表情,竟是模仿得一丝不差。

    另一鬼物沉声道:“主人终得重生,咱们还是先找个安全稳妥的地方,让主上迅恢复功体才好。”

    “好。”女人道,抱着婴孩就要离开。

    谁想那婴孩却是伸出小手来指着一个方向,正是血溅峰所在的方向,众鬼物齐齐转头看去,却见那里尘埃渐定,远远的可见有个东西在光。

    “那是什么?”有鬼物问。

    女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禁一震,道:“咱们快去把那东西取来。”言罢带着众鬼物又回到了血溅峰先前所在之地。

    曾经让人闻风丧胆的血溅崖,连花花世界的神尊级人物都难以靠近的至绝险地,如今却是不知所踪,只在平坦的血色地面上有一块散着青色幽光的奇石,只有指甲盖大小。

    女人赶紧上前将那奇石捡了起来,却是感觉石上透出一股吸力,险些将她整个吸了进去。

    婴孩却是迅伸出小手将那块奇石抓在了手里,捧起放在了口中。

    女人和众鬼物感觉神奇不已,却是没有谁去阻止婴孩这个举动。婴孩吞了那奇石,仍旧睁着大眼观看四周,看起来并没有任何不适。

    女人和众鬼物见他无恙,到底是都松了一口气,带着婴孩迅远离了血溅峰。

    如果林听雨在这里,一定会认出那个抱个婴孩的女人就是她曾经某次穿越任务中的原主、她又曾经以为是梦中到达血溅崖底时曾见过的罗一君。

    第二天,东皇太阿收起修炼室的结界,摇摇晃晃走出修炼室的时候,就碰到手下急匆匆地来报:“启禀东皇陛下,方才有一直监视血溅峰的神尊来报,昨晚血溅峰竟然不知何故突地倒塌,将那人人不得靠近的血溅崖填埋。

    不但如此,那里原本隔绝空间的空间结界今早已然开始衰弱。以这样的度衰弱下去,估计不出三十年,那空间结界就会消失。”

    “知道了。”东皇太阿淡淡地道。

    那来汇报的手下心中纳闷,东皇太阿和众多帝尊都一直分外关注那个被隔绝成另一空间的神秘之地,如今听了这么重要的消息,他居然还这么淡定?据说今天天一亮,就已经有诸多帝尊赶往血溅峰去亲自查看情况了。

    “退下吧。”东皇太阿又道,心道:“血溅峰消失,常无忆应该已经降世了吧。”转念又想:“那女人不知道现在在干什么?”一转身去了他的书房。

    想到昨日竟然和那女人在书房的榻上做了诸多亲密的事,东皇太阿的下身不自觉就紧了紧,心跳加快起来,就连一向沉静无波的脸也飞起了红晕。

    到了书房门口,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按捺下心里与身体的异样,这才开门走了进去,却见女人正盘膝坐在榻上,闭目静心,正在修炼。

    女人大概是听到了声音,睁开了眼睛,看到他站在门口,漆黑的眸立刻亮了起来,透着无比夺目的神采,让东皇太阿看得不禁一呆。

    女人却已经从榻上飞身而起,一下子就扑到了他的怀里,双手将他的腰抱得紧紧的。

    东皇太阿心中莫名的温暖踏实,微微侧头在女人额头上轻轻印上一吻。

    “你昨晚去哪儿了?”林听雨道,“我等了你许久,都不见你回来。”

    “我在修炼室,”东皇太阿淡淡地道,“唤回了曾经派往下界的神识分身。”

    召回了分身?林听雨听得顿时心中咯噔一下,接着那颗心就不争气地开始轰隆隆的好似万千野马奔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