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780 炉鼎老妇(四十)

1780 炉鼎老妇(四十)

    她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尽量不显露出异样地道:“是么?那,你召唤回来了么?你不是说过,你的分身去到的那个空间被神秘法力封印了么?”

    “是啊。”东皇太阿应道,语气陡地一转,“但是本皇昨日突然现,原来那封印空间的法力竟然并不阻止本皇的法力。于是本皇试着施法去穿越那个空间封印,竟然成功了。”

    他低头俯瞰着比他矮上许多的林听雨,脸向下探过来,离着她的脸很近很近,脸上挂着极浅极淡的笑,眸中溢出的笑意却是浓艳了十分,有如波光潋滟。

    林听雨看得好不惊艳,情不自禁地抬起脚尖,将唇靠向东皇太阿的唇。

    可是东皇太阿却突地一转身,将她这情不自禁的吻躲了开去,只留给林听雨他转身时带起的一阵轻风,带起了他的广袖长襟,还有那如墨一般的长都跟着飘逸飞扬。

    那长飞扬时碰巧轻轻地扫过林听雨的颈,让她的颈痒痒的,脸上却是不自觉地扬起了阳光一般的灿烂笑容。

    她好象被东皇陛下的美色迷得已经神魂颠倒了,完全忘记了东皇太阿现在正在说的唤回下界分身的事。

    东皇太阿此时背对着她,清凉凉地道:“女人,本皇说过,昨天的事不准再生,你没忘记吧。”

    “哦。”林听雨悻悻地应了一声,却是暗中直翻白眼,也不知道刚才是谁亲了她的额头。

    小眼忍不住提醒她道:“清清,你怎么不问问他,为什么那个封印空间的法力并不阻止他的法力?”

    林听雨这才把注意力调回到刚才的话题,问了东皇太阿这个问题。

    东皇太阿道:“那封印法力应该是本皇在深深领悟时空奥义之后所施的法,是以它对本皇的法力不起作用。”

    是展拓施的法?林听雨心中一陡,愣在那里脑中出现了瞬间的空白。

    “女人,你对此有何想法?”便听东皇太问道。

    林听雨讪讪地笑道:“我……我能有什么想法呀,我什么都不懂。”心中却在纳闷:“为什么展拓要封印那些空间?”

    谁想,东皇太阿象是窥视到她的心思似的,道:“你不好奇为什么本皇会封印那些空间?”

    林听雨便顺势问道:“为什么?”

    东皇太阿道:“其实,封印不封印的,都是一个样。”

    林听雨听得好不茫然,奇道:“怎么讲?”

    东皇太阿却只是得意地一笑,没有回答。

    小眼则猜测道:“依我看,封印不封印的,大概都在他的控制范围内。”既然那封印法力独独对东皇太阿的法力不做任何限制,自然是为了方便他自己来控制这些空间的人员往来。

    东皇太阿已经慵懒地斜倚到榻上,冲着林听雨一招手,道:“过来。”

    林听雨赶紧走了过去,直接厚脸皮地脱了鞋子上了榻,趴进了东皇太阿的怀里。

    东皇太阿由着她,伸出一只手臂来轻轻放在她的脸上,低头看她的目光宠溺得似乎都快要溢出水来。

    片刻后,东皇太阿却是又拿出了一张图来看。

    林听雨见那是与以往他所看的时空之轮一样的帛书,只是上面的图案有所变换。

    以前那张时空之轮,最中心是一个偌大的红点儿;而这张图,中间却是空的。那张时空之轮,一环套一环的,圈上遍布着或蓝或红的标识,但标识大小,除了最中间的那个红点儿比较大比较醒目之外,其他的标识都是一样大小。

    这张图也是一环套一环,圈上也遍布着或蓝或红的标识,只不过,在西面的圆环上,有个偌大的红色标识。

    “这是什么?是另一张时空图么?”林听雨好奇地问,却是不敢去看得太仔细,担心自己又受不住上面的法力晕过去。

    东皇太阿看了她一眼,好看的剑眉微微挑了下,道:“这还是我以前看的那张时空之轮的图啊。”

    林听雨大奇道:“可是以前它不是这个样子的。”

    东皇太阿道:“大概是因为时空主次出现了转换,所以才有了此番变化。它既是时空图,当然是跟着时空变化而变化,不是一成不变的。”

    “哦。”林听雨了然地点了下头,想起这图上曾经有的最中间的那个红点儿,她曾有一次偶然目光扫过它竟然就此晕了过去,而且在晕过去之后,她竟然还梦到了血溅峰,便好奇地问道:“那,那个在最中间、如今已经消失的红色标识是怎么回事?这个标识为什么消失了?”

    东皇太阿道:“因为它消失了。”顿了一下,又仔细地解释道:“也不算是消失。准确地说,以前它自成一个空间,是属于不同于神域的另一个空间,但如今,空间壁垒消失,它已经融入了神域,属于神域的一部分,是以标注它的空间标识就不见了。”

    林听雨好不惊奇地道:“空间壁垒消失?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空间是什么地方,现在既然已经融入神域,是人人都可去的地方吗?”

    东皇太阿道:“传说,这片地域本是属于神域的中域,后来不知是哪里的大魔神将中域占为己有,并对那里施了逆天法术,令它变成一处吸纳吞噬灵魂的绝地。

    不过,因为中域成为绝地之后就被隔离出去另成空间,所以自它形成之后,并没有什么人真正进入过那里,是以它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情况,无人得知。”

    “吸纳吞噬灵魂的绝地!”林听雨喃喃地道,想到她看到那个红色标识就在晕过去后诡异地现自己到了血溅崖;还有那吸纳吞噬灵魂正是血溅崖的一大特色,不由得激动起来,拉住东皇太阿的手,颤抖着声音问道:“那……那里叫什么,可有个地名?”

    “哎呀,糟糕,我就知道这次要坏事,怎么办怎么办?”小眼已经心凉了,真是怕啥来啥,急得有些要撞墙。

    便听东皇太阿道:“血溅峰。”

    “血溅峰?那里是不是还有个血溅崖?”林听雨脸上不禁变色,忙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