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781 炉鼎老妇(四十一)

1781 炉鼎老妇(四十一)

    东皇太阿象是没有发现她的情绪异常,道:“没错,翻过血溅峰就是血溅崖,可惜它只有个名字,没人能够真正下到血溅崖底。”

    林听雨又追问道:“你方才说它的空间壁垒已经消失,那,咱们是不是也可以去那里了?”

    东皇太阿道:“那是自然。”

    林听雨道:“我要去那里。你带我去,好不好?”

    东皇太阿道:“那里什么都没有,有什么好去的?”

    林听雨急得眼泪都涌了上来,道:“我要去。我现在就要去。”说着就要起身。

    东皇太阿却是懒洋洋地道:“我不去。”

    林听雨想到那崖底有着展拓因自爆而散乱的灵魂,说不定这个东皇太阿还真的不能靠近。

    她的心太乱,没发现问题。可是小眼微一寻思,就纳闷地道:“清清,你说,如果东皇太阿真的是展拓的某一世,那,他和展拓,应该是同一个灵魂吧。

    以前,血溅峰被空间壁垒隔绝成另一空间,东皇太阿在这神域里存在并不稀奇。可是,现在,他说血溅峰空间壁垒消失,血溅峰已经属于这个神域的一部分,那他和展拓……”

    不是应该消失一个吗?

    林听雨听罢不免愣怔。

    又听东皇太阿道:“虽然在时空之轮上,血溅峰的空间壁垒已经消失,但是哪可能真的现在就消失了?

    方才来禀报此事的神兵说过,那里的结界只是在衰弱,还没有真正消失。要到它真正消失,还得三十年,你真想去的话也得三十年之后了。”

    小眼听罢便道:“哦?这样看来,东皇太阿和展拓,在三十年后才会有一个在神域里消失了?”

    其实,和它一样想法的还有东皇太阿本人,他想到那个常无忆既然已经降世,若是在近三十年内不离开这里,那他和常无忆肯定会有一个要消失的。

    如果他不出问题,常无忆这个来自未来的灵魂,应该会被时空法则屏蔽到时空裂缝中去。以常无忆之能,应该很容易找到出路去到另外的空间。

    所以,东皇太阿对此事却是半点也不担心。

    “女人,你不好奇为什么这图上又会在西边的这个圆环上出现了一个偌大的红色标识?”东皇太阿指着时空图上后出来的那个大红点儿,突然问林听雨道。

    林听雨仍旧因为得到血溅峰的消失而有些魂不守舍,无意识地喃喃地道:“为什么?”

    东皇太阿突地又俯下头来,将脸靠近了林听雨的脸,眸中再度现出如波光潋滟一般的奇异神采,道:“我父神,昔日的东皇太一曾经说过,我们所在的这整个世界,诸多时空本来并不互通,都是因为那曾在这幅图正中央的血溅崖,因为崖底拥有的巨大引灵磁石,靠着它的庞大能量才得以打通了时空隧道。

    也正因为如此,血溅崖才被时空之轮这幅时空图标注得极为明显。而如今,应该是那块打通时空隧道的引灵磁石所在的位置发生了变化,所以,这极为醒目的偌大红色标识就换了地方。

    如果我推演的没有错,这个红色标识所在之地为西天二十五度,不过,在这个空间的具体哪一处,却要到那里我才能推演出来。”

    “呃,嗯。”林听雨听得完全茫然,只能含糊地应着。

    可是能够独自穿越时空的小眼和瞳瞳都听明白了他所说的“西天二十五度”代表了什么,那是一处佛法极为盛行的空间。

    “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些?”林听雨拉起东皇太阿的手,目光充满了恳求,“我想去那个血溅峰,你带我去好不好?”

    东皇太阿悠悠地道:“为什么非要我带你去?等哪天你拥有了在神域行走的实力,自己去好了。那时,想必那里的空间结界也消失了,也可到近前将那血溅崖看个仔细。”

    自己去?对啊,她也可以自己去。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此时的她竟然心生胆怯,感觉根本就没有勇气去面对在血溅峰可能遇到的一切。

    也许她去了血溅峰,根本就救不回展拓。也许她去了血溅峰,根本就找不到展拓的半点残魂……她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些突然窜出来的想法打败了,被它们打得连往前迈进一步的勇气都没有。

    “女人,”忽地就听东皇太阿又道,声音温柔如水,让林听雨莫名地安心,“你相信我吗?”

    “相信。”林听雨道。

    东皇太阿道:“那好,这次我去西王母的流水宴,为你求得一枚龙月天桃,助你将修为提升到神帝,那时你就可以去闯荡神域,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那你呢?”林听雨急急地问,“你不陪我吗?”

    东皇太阿默了一下,才道:“如果你想让我陪你,那我就陪你。”那却是要在他平安地渡了九曲金雷劫之后了。

    不管怎么样,听他这么说,林听雨纷乱惶恐的心却是平静下来,又将自己埋进了他的怀里,道:“太阿,我们再也不要分开。生生世世,我都只爱你一个人。”

    不知为什么,听了她的话,东皇太阿脑中突地闪过一抹不祥,却是沉声应了一声:“嗯。”

    林听雨突地笑道:“我这个样子,你会不会笑我太傻?”

    东皇太阿俯下头去,在她的发际上轻轻一吻。

    想起刚才在脑海中闪过的那抹不祥的预感,他道:“女人,当初我从你体内收取修罗扇时,可是感应你身体里也有三件用引灵磁石炼制的宝物,如果本皇向你讨的话,你舍不舍得送与本皇?”

    “你想要那三件宝物?”林听雨抬起头来看向他,问道。

    东皇太阿点了点头。

    林听雨兴奋地道:“好呀,我给你,但你可不可以现在就带我去血溅峰看一眼?”

    不知为什么,有东皇太阿陪在身边,她感觉自己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东皇太阿却是沉了脸,眸中也带了几分冷意,道:“你这是在跟本皇讲条件?本皇要是不答应你呢?”

    林听雨讪讪,心意一动,将控鬼符、紫薇祖碑和阎灵碑化了出来,恭恭敬敬地双手献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