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783 炉鼎老妇(四十三)

1783 炉鼎老妇(四十三)

    林听雨道:“只要能够时时刻刻看到你,把我变成什么都无所谓。”

    听了她的话,东皇太阿心里莫名地有一种苦涩与甜蜜交融的古怪滋味,是他活了几百万年都从未体味过的。他看着林听雨,一双眸变得深邃无比。

    他很喜欢这种滋味,非常非常喜欢。

    林听雨见他这般执著地看着自己,一颗心不争气地狂跳起来,脸也跟着发热。她有些受不了他那深邃且灼热的目光,好象在向她述说着什么低语情话一般,让她羞红着脸埋下头去。

    东皇太阿挥手施了法,真的再次把她变成了小黑狗。小黑狗于他来说,大概不会勾起他的了,免得真到他忍受不住的时候害了这个女人。

    “走吧。”东皇太阿淡淡地道。

    “嗯。”林听雨兴奋地应道,无比欢脱地跟了上去。

    出了书房,在走廊走了不一会儿,迎面便见一个高大俊美的男子款款走来。此人的容貌竟然与东皇太阿有些相象。

    林听雨来这修罗神殿其实都有两年多了,只是这两年多的时间,她极少出东皇太阿的书房,而且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沉睡或晕倒,见过的人实在有限,是以并不认识此人。

    那人行到近前就朝东皇太阿行礼道:“大哥。”

    “太隐,来找我有事?”东皇太阿问。

    原来这个人是太阿的弟弟。林听雨心道,难怪和他长得有点象。

    太隐道:“大哥,方才接到西王母发来的请帖,邀您参加这次九月初九的祭祀流水宴。”说着他就手一摊,掌中现出一张请帖来。

    东皇太阿“嗯”了一声就伸手接过。

    太隐看了一眼他脚边的小黑狗,笑道:“大哥,又从哪儿弄了一只小狗来?上回见你抱的那只狗比这只大了一圈。”

    东皇太阿只淡淡地回道:“小一些的容易抱。”说着俯身就将小黑狗抱在了怀里。

    要不是太隐提起,林听雨都没发觉自己这回变成的小狗比先前小了一圈,待听到东皇太阿的话更是让她兴奋得要死。听起来东皇太阿很喜欢抱着她哦!

    太隐呵呵笑道:“是啊。这狗倒是真有灵性,看,它好象能听明白大哥的话,眼中都露出幸福的神色了。”

    东皇太阿垂眸看向怀里的小狗,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了一个弧度。

    太隐惊讶自己这个万年淡漠脸的大哥,今天脸上居然有了笑容,而且一双眸看向怀里的狗时还显得分外的喜欢宠爱。

    东皇太阿没注意到弟弟在发愣,抱着小狗去了修炼室。

    “看起来,那小狗并不是普通的狗啊!”太隐喃喃道。

    想起先前那只稍大一只的狗,东皇太阿就曾用神草茶来助它提升修为。而且在它因神草茶陷入沉睡之后,东皇太阿可是一直在它身边守着,还不惜耗费自己的功力来为那只狗梳理经脉,助它吸收神通。太隐又纳闷地喃喃嘀咕了一句:“还是说,大哥特别偏爱狗这种小兽?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他知道有东皇太阿暗中护着,以他的能力是根本探不出小狗的实情的,是以并不纠结此事,只暗暗留着神,别自己哪天得罪那只小狗惹恼了哥哥就行了。

    到了修炼室,东皇太阿就将林听雨放到地上,指了一个角落,道:“你去那里好好待着,别打搅我。”

    “嗯。”林听雨立刻乖乖应了一声,迈着四只短短的小狗腿跑去墙角坐好。

    她是狗身时并不影响修炼,是以立刻闭起眼睛修炼起来。

    东皇太阿见她竟然比自己还要快的入定修炼了,不禁笑了笑,坐在蒲团上开始静心闭目。他的修行,其实就是打座顿悟,去进一步领会他刚刚有所醒悟的时间溯海这项时间奥义。

    西王母的祭祀东皇太阿是不感兴趣的,他只对蝉月提起的那十万龄的龙月天桃感兴趣。是以九月初九的祭祀日他并未出现,直到第二天九月初十开宴的日子才御风而去。

    西域离东域虽有千万里之遥,可是以东皇太阿的速度却是片刻即至。他将林听雨变成的小狗放在他那法衣的广袖之中,所以这次虽然他的速度比最初带林听雨回修罗神殿时还要快上数分,却并没让林听雨受到半点伤害。

    林听雨觉得这西王母宫论规模虽并不比东皇太阿的修罗神殿小,可是气势上却要逊色几分。

    西王母名唤奕篱,据说乃是正统的神族出身,体内含有最为纯正的神血,天生诸多神通。

    待她听守门收帖子的神兵禀报知道东皇太阿驾到,亲自到宫门口迎接时,林听雨就发现原来她是一个面容与蝉月几分相似的女子。

    只是她眸中不时闪过的骄傲凌厉,以及身上透出的自信与霸气,却不是那个蝉月所能比的。

    论起她本人的气势,从表面上看,竟似乎不输阿修罗。想来这个西王母虽为女子,却掌管着神域四域中的一域,自是有些本事。

    但在林听雨看来,东皇太阿高傲是高傲,却不曾象这西王母一般,眸中不时地闪过凌厉之色,霸气什么的,东皇太阿也不似她表现得这么明显。

    东皇太阿平时的举手投足所表现出的,更多的却是洒脱悠然,若是不知道他身份的人,乍一看到他说不定会误以为他只是一个富家的高傲且风流的公子。

    所以,林听雨觉得,那西王母气势再盛,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和东皇太阿比的。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她“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缘故。

    “东皇陛下来参加本王举办的宴会,实在是让我西王母宫蓬荜生辉啊!”西王母笑着客套道。

    东皇太阿向来不耐这些客套,直白地道:“前阵子听蝉月说起来西王母竟是弄了些十万龄的龙月天桃,打算在这宴会上与众帝尊分享,是以前来凑个热闹。”

    说着,他拿出一个小玉瓶,道:“区区玉轮罗汉露,权当给西王母此次宴会填个彩。”

    西王母听说那玉瓶中装的竟是玉轮罗汉露不禁眸中一亮。玉轮罗汉露这种东西,端的是珍贵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