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786 炉鼎老妇(四十六)

1786 炉鼎老妇(四十六)

    他不待小宫娥说明情况就急匆匆地到了修炼室,抱起倒在那里眼泪成河的小狗问道:“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让你这么痛苦?”

    只是话音刚落,他的目光不经意就落在地上刚刚被女人吃下吐出的果核上。本来女人吃下的龙月天桃果核是极浅的肉粉色,可是现在躺在地上的两枚果核,只有一枚是肉粉色,另一枚却是淡青色,上面还带着奇异的人脸花纹。

    虽然那果核极为微小,花纹却是复杂无比,眼力弱些的只怕根本就看不清那是什么样形状的花纹,可是东皇太阿的眼力何等厉害,只瞟了一眼就看出那花纹不但是人脸,而且是不多不少十个人脸。

    “诛心十面桃!”东皇太阿想到这个名字顿时怒冲完,瞪大的眼眶几欲裂开。

    只是他胸中虽怒火千万,却是理智地轻轻地在小狗颈间的某个穴位上一点,令悲伤无比的小狗睡了过去。

    诛心十面桃,在神域,与龙月天桃是同品阶的果品,只是这诛心十面桃的作用不与龙月天桃的作用相同。龙月天桃可助相应品阶的神者来提升修为,可这诛心十面桃却是专门用来历练心境的果品。

    它的味道与龙月天桃相去不远,服食后会令修行者不自觉地就想起平生不如意事。一般情况下,若用此果来历练心境,必定是有相应的修为,意志力也极强,不然很容易被它带得陷入平生不如意事之中难以自拔。

    而林听雨服食的这枚诛心十面桃,东皇太阿神识轻轻一扫竟是现足有五十万龄,这样的高龄果品,居然舍得拿来算计一只狗,拿出此果的人还真是了不起啊!

    东皇太阿气得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以他的经验与心智,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才怪。

    他将小狗送入他的书房软榻之上,替她盖好被子。他点的穴道能让她睡上好一会儿,不必再为诛心十面桃带来的痛苦折磨。

    他刚一转身出了书房,却见北君尚无衣匆匆走来,脸上有异色,一见他就抱拳行礼,道:“东皇陛下,本君正有要事找你。我刚刚现,我自北域携带来的一枚数十万龄的果子不慎丢失……”

    “不慎丢失?”东皇太阿打断他说道,脸上现出诡异无比的笑容,让北君尚无衣看得不寒而栗。

    依东皇太阿那一向淡漠清冷的性子,脸上向来多是没什么表情的,象这样的笑容尚无衣自打出生到现在,都认识东皇太阿数十万年了,还是头一回见。

    “你骗谁呢!”东皇太阿又阴狠地道了一句,脸突地一沉,不由分说一掌就朝尚无衣轰击而去。

    尚无衣是万万没想到,眼下这情况东皇太阿连问都不问一下就直接轰击上来,他是打算飞退闪避的,可是却骇然现自己竟然中了定身术,立在那里一动不能动。

    他这才知道危险,脸色大变,只能硬生生地捱上东皇太阿这如劈雷一般的一掌。

    他象个断线的风筝一般向后抛飞出去,口中鲜血狂喷。

    东皇太阿声音如钟,喝道:“尚无衣,本皇念在老北君的面上,任由你住在我这修罗神殿之中,你却当我阿修罗是傻子般来耍。今日本皇废了你大半修为,免得你们这些人都以为修罗神殿是任由你们胡作非为之地。”

    尚无衣没想到以自己帝尊后期的修为,竟然在这阿修罗面前连一招都躲不过,心下骇然之际又听说阿修罗废了他大半的修为,登时心绪难稳,牵扯得胸口剧痛之下又是噗的一下吐出口血来。

    东皇太阿却是如风一般化成残影,掠身而出。

    “东皇陛下,此事是我一人所为,与他人无干……”尚无衣见他出去,立时就猜到他干什么去了,吓得急忙拼力高声喝了一句,不想再次牵扯到内伤,又是噗的吐出口血来。

    旁边走廊拐角处拐出一个人来,看到东皇太阿消失在走廊尽头,赶紧俯身查看尚无衣的伤势,然后在他嘴里塞了一颗药丸,道:“这是我大哥炼制的神异丹,对修复帝尊伤患颇为有效。趁着他现在不在这里,你赶紧走吧。”一边说一边又塞给他一个丹药瓶子,“这些神异丹当可助你保住一半的修为了。唉,好不好的,你们非得跟那只狗过不去干什么?”

    这拐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太阿的弟弟太隐。如今这东域的事,大半都是由太隐来处理。他的修为虽不如太阿,但是行事却极为谨慎有度,所以纵使不象东皇太阿那般提起来让人就闻风丧胆,但在东域却是也非常服众的。

    那只狗虽然误吃了诛心十面桃,被痛苦的情绪折磨,但这种桃只是历练心境,并非剧毒,只要待它修为上去,心境足够强了,就可无碍。

    当然前提是,它不会被痛苦折磨得疯掉或者入魔。而在东皇太阿的守护帮助之下,这疯掉或者入魔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虽说它吃的果子年头有点长,它可能要等入了帝尊级才能真正摆脱这种痛苦,但是东皇太阿若真是喜欢它,在未来的几万年,甚至十几万年里助它逐渐提升修为,总归是能让它从这痛苦中挺过去的。

    就是它受这痛苦的期限比较长一些罢了。

    如果因此就废了北君大半的修为,这惩罚也忒有些重了。

    尚无衣服下那神异丹确实感觉好受了不少,起来就要去追阿修罗,却被太隐拉住。

    太隐劝道:“你还是赶紧走吧,我大哥在气头上,若见你伤好了些,说不定再给你一掌,那时候神异丹也护不住你了。别说是助你保住半身修为,可能连小命你都保不住。”

    “他去干什么了?是不是去找蝉月了?”尚无衣急道。

    太隐道:“他去找谁你都管不了,快走吧。”一边说一边已经强行拉着尚无衣,强行将他送出修罗神殿,并且以缩地成寸之术将他送到了北域边界。“快走吧,近十几万年不要再踏入东域,等那只狗平安进了帝尊之境、诛心十面桃的作用消了再说,多半那时我大哥的气才能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