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787 炉鼎老妇(四十七)

1787 炉鼎老妇(四十七)

    1787炉鼎老妇四十七

    东皇太阿,近几十万年都不曾再出过手,看来是有不少人都忘记这位被称为战神的阿修罗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厉害的人物了。

    几年前蚕皇胆敢化成他的模样混进修罗神殿。那时他想看看连服侍在他身边不知几万年的宫娥都认不出的那个假阿修罗,那个被他变成小狗的女人是否能够认出来,是以就任由那个蚕皇进入了神殿。

    那时他将蚕皇击伤轰出修罗神殿。不过,看来他这种放任的行为给别人造成了一种误会,大家大概都以为修罗神殿是什么样的跳梁小丑都能为所欲为的地方吧。

    东皇太阿一路如风疾掠,越想越是火大,直接轰击开蝉月所居的客房的门。

    蝉月此时正坐在床上,她听到了在神殿阿修罗所居的主殿传出的轰然巨响,也想到了可能是东皇和北君交上手了,结果巨响之后就听到阿修罗那如钟一般的一喝,知道北君竟然被废,当时就吓得站都站不起来了。

    只是她到底是活了十几万年的神帝,跟着西王母也见识过不少世面,是以努力地安慰了一会儿自己,便有了些勇气。

    她假装盘膝坐在床上静心修炼,见阿修罗破门而入,便道:“东皇陛下,你怎么来了,刚才我听到主殿那边传出巨响,可是有什么事?”

    不想东皇太阿半声也不吭,直接伸出手来幻化成一只魔爪揪着她的头发就把她提到了半空。

    “东东皇陛下饶命,可否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何以这般动怒?”蝉月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假装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努力做出茫然失措的神情来恳求。

    东皇太阿却是脸上现出极为诡异且妖艳的笑容来,眸中杀意汹涌,连一双原本漆黑的眸都变得血红,阴森森地开口,道:“蝉月,胆敢在本皇面前放肆,你可做好了接受惩罚的准备?”

    一个时辰过后,跟随蝉月公主从西王母宫来修罗神殿服侍的一众宫娥们带着哭得痛苦非常的蝉月公主仓皇地离开了修罗神殿。

    “大哥,你对那个蝉月施了什么法?”太隐将她们送走,就到书房来问坐在榻边上的东皇太阿。

    东皇太阿咬牙切齿地道:“只不过是以彼之道还彼之身罢了。”

    太隐嘴角抽了抽,道:“你也给她服了数十万龄的诛心十面桃?”

    东皇太阿凉凉地瞟了他一眼,道:“差不多吧。”

    “差不多是什么意思?”太隐惊问。

    东皇太阿道:“本皇的随身空间里只有几株已达数百万龄的诛心十面桃。”

    呵,那还是他幼时先东皇太一带他去北域,北域的先代北君送给他的。想想都过去了数百万年了,他从来都没想过要动用这些桃,可以说早就把它们忘到了脑后,没想到今天竟然就想了起来。

    太隐顿时石化,半晌过后才道:“那她”

    东皇太阿又道:“估计当她有本皇大半实力的时候,意志力与心智再上升几个品阶,定是能够将那果子的效力都消去的,你不必替她担心。”

    有你大半实力?太隐心里飕飕地直往外冒凉气,心道:“东皇太阿,一招就能将北君废了大半修为,想那蝉月公主如今只有神帝中期的修为,等她拥有相当于东皇太阿大半的实力?最快也得个上百万年啊!”

    太隐默默地在心里替那个蝉月公主哀悼。

    躺在榻上的那只狗原本应该睡上两个时辰之上的,不想此时突兀地身子一震,受到惊吓一般就坐了起来。

    东皇太阿一见心头登时一紧,道了句:“退下。”

    太隐不敢怠慢,赶紧退了出去。

    东皇太阿挥手设了一道结界,施法将榻上哭起来的小狗恢复了人形。

    小狗痛苦地“呜呜”叫声,立时就变成了悲伤不已的抽泣。林听雨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虽然小眼和瞳瞳、青鸟他们都在不停地劝,可是她却是越来越难过。

    “女人”东皇太阿轻唤了一声。

    林听雨转过头来,看到榻上坐着的男子,不想越发地伤心难过。她一下子就扑过来将他紧紧抱住,痛苦不已,口中还在唤道:“展拓,你要去哪里?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你死!”

    “我没死,我活得好好的,你看看我,我不就是你的展拓吗?”东皇太阿捧着她的脸,心疼不已地道。

    可是林听雨根本就听不进去他的话,哭道:“不,你骗我。你有什么事从来都不跟我说,你从始至终都在骗我,连你出事在血溅峰自爆我都是从别人嘴里才知道的。你骗我,你再也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

    东皇太阿忙道:“不是这样的,你看我,我现在不是好好地在你面前吗?就算我有时候会离开你,但我还是会回来的。有你在的地方才是我的家,无论我离开去到哪里,但我总归是要回到你身边。你相信我!你相信我!”

    “你胡说!你一直都在骗我!”女人撕心裂肺地痛哭起来,身体颤抖着倒在榻上,哭得缩成了一团,连爬都爬不起来了。

    东皇太阿很是无措。在这女人的记忆里,虽然他探到她因为展拓的离去而痛苦,却不曾象这样痛苦得象要随时都要咽气死掉。

    他从没想过,这个女人原来是这么在意展拓出事的事。在他看来,女人既然已经知道展拓迟早是要回来的,就不大可能会再为这件事痛苦得不能自已。

    可是,虽说诛心十面桃花确实有调起不如意之事的效力,并且激发起食用者的各种负面情绪,却不至于要了一个人的性命。不然他根本就不会放那两个始作俑者离去。

    如今这女人会变成这番模样,多半就是这件事本身太过让她心痛。

    东皇太阿看着女人倒在床上痛苦,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连脸都因为接不上气而涨得通红,心中竟是头一回涌上无力之感。

    他不知道怎么才能减轻她的痛苦,最终只得再次点了她的昏睡穴,让她暂时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