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794 炮灰女配(六)

1794 炮灰女配(六)

    1794炮灰女配六

    可能是受了这曲中意境影响,雪飞墨原本清冷的面庞慢慢变得柔和,眸中神色也拥有了几丝暖意。

    也多亏了林听雨在上一次任务里修为步入了神境,使得她的无限妙音有了相当的长进,不然吹奏这千锁紫云箫颇为耗费力气,恐怕不到一曲吹奏完,她就得因耗尽了无限妙音之力而晕过去了。

    饶是如此,待她将一曲追梦吹奏完,眼前还是有些发花,却不敢就此倒地,双手将那千锁紫云箫恭敬地奉还给雪飞墨。

    雪飞墨却道:“本皇方才说了,你若能吹响此箫,日后就留你在本皇身边,给本皇吹箫解闷。现在,它是你的了。”

    他这里话音刚落,林听雨到底是没有支撑住无限妙音耗费太过带来的头晕目眩,虽然努力地克制着,但此时还是向一旁倒落下去。

    雪飞墨因为离她很近,伸出手来扶她。

    她倒落在雪飞墨的怀里,迷迷糊糊间,只见一缕从宽阔肩头垂下来的银发。此景也曾似曾相识,而且她依稀记得自己看到此景时曾说了什么。

    “好象爷爷”她含糊地叨咕了一句。

    “什么?象爷爷?你在说什么?”雪飞墨剑眉皱起,无奈地问。

    但想那千锁紫云箫并非是凡物,这女人能用它吹出一首那么美的曲子,肯定是费了不少心力,应是力竭虚脱导致了意识不清,也就不再与她计较。

    他挥手就化出一张柔软舒适的床来,将女人放到床上,让她好好休息。

    林听雨意识渐渐回归时,眼睛还未睁开,耳边便听到叽叽喳喳地鸟语,鼻中闻到微风吹送过来的花香。而待她睁开眼时,便见满眼的雪白,还有微风裹着的纷纷扬扬而下的梨花瓣,轻轻地落在自己脸上。

    “你醒了?”有个带有磁性且有些熟悉的男子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随着声音起落,她感觉到身侧微微往下陷了一下。她这才明白过来,自己此时应该是躺在一张床上,此时应是有人坐在了床侧。

    她转头就见一个俊美无比、一头银发、一身白色法衣长袍的男子坐在那里,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他看着她的目光,总让她感觉相熟。

    林听雨看着他眨巴几下眼睛,问道:“你是谁?”

    男子挑了挑好看的剑眉,冷笑道:“女人,你不过是因为吹奏千锁紫云箫而耗费了太多那种可吹响此萧所需的特殊法力,并不是失忆,少给本皇装蒜。”

    “你是东皇太阿。”林听雨说着噌的一下坐起,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抓男子的衣襟。

    “放肆!”男子甩着广袖长襟,愠怒地飘然起身,躲开了她的手,“你胆敢对本皇不敬,是不是已经忘记了先前是怎么想办法求着本皇让你不死的?”

    林听雨急道:“怎么,你不认识我了么?我是”

    “你是谁跟本皇无关。”雪飞墨实在不耐烦再与她磨叽,打断她道,“你只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不过就是本皇身边为本皇吹奏千锁紫云箫的女婢而已,不要有其他的痴心妄想。”

    言罢甩着长袖转身离去,瞬间就消失在茫茫的白色梨花林中。

    林听雨喃喃道:“他好象完全认不出我了。不,一定是因为我现在换了副肉身,所以他才会这样。要是我换回周七梅的那副肉身”

    小眼打断她提醒道:“我倒感觉这个雪飞墨确实是完全认不出你。可是,以东皇太阿的能力,就算是你化成灰再和着泥烧成陶器,他也能认出你来。就此推论,这个雪飞墨根本就不可能是东皇太阿。”

    林听雨纳闷道:“你们知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穿越到这个云静身上来的?我怎么不记得我曾经回过花花世界,也不记得我见过小七了。”

    小眼道:“我只记得你在东皇太阿的修炼室里修炼,吃了两枚龙月天桃,之后我也好,修罗扇里的瞳瞳他们也好,全都就此失去了和外界的联系。

    等到我们再通过你的意识和外界取得联系时,你就已经穿越到云静身上了。”

    青鸟则劝道:“此事姐姐无须太过纠结,你完成任务后肯定就能找到答案。再说你穿越也未必一定要经过花花世界和那个神者小七,当初昼也曾送你去不同的时空穿越。”

    “可是可是”林听雨各种纠结地看着雪飞墨消失的那片雪白梨花深处。

    小眼哼道:“可是你没办法不去纠结,那个雪飞墨到底是不是东皇太阿,对吗?”

    林听雨沉默。

    瞳瞳道:“什么嘛,姐姐,你以前可从没有这么没出息过。”

    小眼道:“怎么没有?她对上东皇太阿的时候不是比现在还没出息?都被变成狗了还死皮赖脸地跟着人家。”

    瞳瞳道:“可是事实证明,那个东皇太阿应该就是展拓的前世啊。可这个雪飞墨,拿什么来证明他就是东皇太阿?”

    林听雨无奈道:“我现在已经够心烦了,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吵了,让我安静一会儿?”

    青鸟建议道:“姐姐不用心烦,反正那个雪飞墨也说要留你在身边做个给他吹箫解闷的女婢。来日方长,你总会找到办法证明他到底是不是东皇太阿的。”

    这话倒是让林听雨心情稍稍舒缓了一些,仰面躺下身去,看着从梨树枝桠上飘飞而落的一片又一片的白色花瓣。

    “这是什么地方?好美啊!”瞳瞳赞叹道。

    林听雨也深有同感。何况她现在鼻中还充斥着好闻的梨花香,令她心情大好,闭起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等到再睁开眼时,赫然发现雪飞墨不知何时又回到床边,而且此时他的脸就映入眼帘,吓得林听雨噌的一下又坐了起来。

    也多亏雪飞墨的动作足够快,不然非得跟林听雨碰个脑瓜门不可。

    雪飞墨有些愠怒,道:“你这女人,这么一惊一乍的,怎么看都不象是个修行多年的修士!”

    林听雨无语,是她一惊一乍还是这位妖皇大人自己太过神出鬼没啊?

    “前辈去而复返,可可是有什么吩咐?”她有些慌乱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