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800 炮灰女配(十二)

1800 炮灰女配(十二)

    而林听雨被他扔得力道极大,竟是半分控制不住自己,就算想御剑也不行。是以这副肉身就跟个铅球似的抛向了燕知吾。

    那燕知吾听了他的话,虽说知道他只是送个人回来,可是非得把这个人送到自己这儿来,不去送还给云家,实在是让他不能不觉得有问题。

    但他到底是伸手接住了林听雨。他若是不接,任由此女掉下去摔死在星月门,徒令星月门觉得晦气。

    林听雨被燕知吾接在手里,这才看清楚他的样貌,却是个俊美丝毫不输于雪飞墨的英挺男子。

    只是这个燕知吾的眸远不如雪飞墨那双清亮,却是显得深邃无比,让人捉摸不透。

    燕知吾带着林听雨落入星月门他的洞府外面的空地上。他皱着眉头,一脸嫌弃地将林听雨扔到一边。

    林听雨赶紧行了一礼,道:“参见知吾道尊!”

    “看你容貌,确实就是通缉令上的女子。”燕知吾道,“我会立刻派人将你押去云家。”

    “知吾道尊!”星月掌门洛英何已是紧赶慢赶地赶了过来,朝他施了一礼。

    燕知吾立刻就指着林听雨道:“找两个细心的,把此女押送回朗月仙都的云家。”

    林听雨道:“知吾道尊,晚辈被那雪飞墨掠去数日,有一件关乎整个修仙界的大事意欲禀报道尊。”

    燕知吾哼道:“你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就算是跟雪飞墨混了几日,又能现什么关乎整个修仙界的大事?”

    林听雨垂眸顺目,埋头沉默。

    燕知吾微一沉吟,道:“罢了,你且随本尊来。英何,你暂时到我洞府厅中等待。”

    那洛英何立刻应“是”。

    而燕知吾则带着林听雨进入他的洞府深处,一个极为僻静的小屋,又谨慎地设置了隔绝结界,这才道:“小辈,若是你说的事无关大体,只是想在本尊面前卖弄,到时候就不要怪本尊亲自下手解决了你这个修士一族的叛徒。”

    林听雨忙行了个礼,道:“晚辈有一事不明,道尊因何一口咬定晚辈是修士一族的叛徒。那雪飞墨抓到晚辈时一直追问晚辈如何克制我修士一族三位道尊所练法门的克制之法……”

    那燕知吾听到这里深邃如古井的眸起了丝极细微的波动,但很快就恢复如常。

    他打断林听雨道:“那雪飞墨因何会追问你本尊和杨西臣、司本君的法门克制之法?”

    “晚辈亦不清楚。”林听雨道,“只是那时他提起一个人,是一个名唤云嫣的女子。他说他一眼就看出晚辈修习的功法乃是云家的秋水诀,知道我是云嫣的后人……可是晚辈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云嫣这号人物……”

    说到这里,她脸上露出茫然与愁苦的神色,接着又道:“没过两日,他就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张通缉令,竟是修士集全族之力在通缉晚辈,让晚辈好不唏嘘,心中也很茫然。

    那雪飞墨说晚辈既然都将云家的克制法门给了狐族,却还要装做不知道云嫣,不肯将克制修士其他法门的方法交出来是为哪般?是以关了晚辈好几天。”

    “云嫣?”燕知吾喃喃嘀咕了一句,眼皮突突直跳。

    林听雨接着又道:“其实,晚辈根本就不认识什么狐族的人,更是从来不知道我云氏一族的功法居然还有专门的克制之法,心中对通缉令一事完全不知是怎么回事。

    被关的这几日,晚辈就在心中仔细琢磨这件事,便猜测,难道说史上曾经出过云嫣这么一个神奇的人物,曾经研究过修士的诸多修行法门,并且还创造出了克制之法?

    而此事被那妖皇雪飞墨不知从哪里得知,所以一心想寻来这些克制之法,好完全压制我修士一族。

    若那云嫣与我云静若只是碰巧姓云,但那雪飞墨又怎么会认出我所修炼的功法是云家的秋水诀?

    是以,晚辈觉得,她可能是出自我所在的云家,却与我并非一脉,使得晚辈的家族史上并没有她这号人物的记载,也导致晚辈以前从未听说过此人。”

    虽然先前她说过,燕知吾不大可能会如雪飞墨的愿让她死,但是她还是做了一番准备,将云氏功法的克制之法夸大到整个修士一族功法的克制之法。

    “你是想跟本尊说,那个将云家功法的克制之法出卖给狐族的,应该是云嫣那一脉的后人,与你无关,是么?”燕知吾道。

    林听雨道:“晚辈不想背负我并没犯的罪过,不惜以云家这项惊天大秘相告,还请道尊能为晚辈主持公道,也为整个修仙界主持公道。

    若真是有诸多修士法门的克制之法,而这克制之法若真是被那雪飞墨得去,只怕修士一族将不复存在,晚辈这个小修士就更不可能活下去了。”

    燕知吾沉默下来。

    林听雨敛眉垂目,恭顺无比地立在那里,静等燕知吾做决策,心中暗道:“燕知吾,若真是有那种克制之法,你们三大道尊当其冲要被雪飞墨收拾,本小姐就不信你不去把这件事查个底朝天。到时候,到底是谁将家族功法的克制之法出卖给他人,自然真相大白。”

    半晌过后,燕知吾道:“本尊焉知你不是在说谎?”

    林听雨道:“道尊不妨仔细想一想,虽说晚辈确实出自云家,也确实修炼过云家功法,可是云家功法的克制之法,晚辈要从哪里得知呢?

    晚辈只从长辈手里得到过秋水诀这一部功法,就算晚辈再是天纵之资,能够自创克制之法,但也只能研制出秋水诀的克制之法吧。至于云家其他的功法,晚辈根本就没得到过,更何况是克制之法了。

    道尊,您修道这许多年来,修炼的功法想必不止一套,难道您在修炼一套法门的时候就能顺便知道它的克制之法?但,若是已经明知道这功法有克制之法,您还会再去花费心血修炼吗?”

    燕知吾默了一下,便道:“你且等在这里,不准离开。”

    林听雨行礼道:“道尊放心,在晚辈没有为自己讨回公道之前,晚辈是绝不会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