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808 炮灰女配(二十)

1808 炮灰女配(二十)

    林听雨租了一个小洞府,打算过段时间就前往妖族的领地去看看。她想去白梨境,那就必须得经过广博的妖域。

    不过听说修士很难在妖域中闯荡。妖域中的修士,多数都跟修士城池里的妖一样,是被订了契约的奴隶。

    为此,小眼对林听雨的这个决定颇有异议。更何况依那个燕知吾与妖皇雪飞墨的过节,若是让燕知吾知道她竟然去了白梨境,那以后她就别想再进入修士城池了。

    可是不管小眼他们怎么劝,林听雨还是想去。

    来到这个边城,她打算休息一段时间,就进入妖域。

    只是这天她正盘膝坐在租的小洞府的蒲团上闭目静心修炼的时候,总感觉有哪些地方不对。她停止了修炼,嚯的一下睁开眼来,结果就对上一双正盯着自己看的眸,令她瞬间陷入了石化。

    半晌过后,她才道:“你怎么来了?你什么时候来的?你来找我?”

    一堆废话!小眼暗中翻了个白眼。

    见她竟然对自己没有半点惧意,雪飞墨飘然坐到不远处的贵妃椅上,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一手支腮,望着林听雨,道:“女人,你去了无欲仙城?”

    “是。”林听雨道,“前辈在晚辈身上到底做了什么手脚?貌似晚辈不论做什么,不论生什么事,你都很清楚。”

    雪飞墨道:“怎么,你对此很有意见?”

    林听雨却是甜甜地笑道:“不是,我对此很高兴。”

    雪飞墨原本悠然的表情有点僵化。

    林听雨又道:“你这么做,是怕我遇到危险吧。”

    “你想多了。”雪飞墨道,“本皇只是想……”

    话未说完,林听雨已经咯咯笑了起来。

    雪飞墨有些恼火地道:“你笑什么?”

    林听雨见他不悦,赶紧摇头道:“没笑什么,就是觉得看到你很高兴。”话说那句“你想多了”貌似东皇太阿就很喜欢说哦。他变成了雪飞墨还是这个样子。

    见他仍旧绷着一张脸,林听雨起身走到他身边,问道:“你生气了?”

    雪飞墨哼道:“本皇向来就是个小气的人。”

    林听雨摇着他的胳膊哀求道:“别生气嘛,说说看,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雪飞墨瞪视着她,这个女人在他这个妖皇面前这么轻松,就不怕他一掌拍死她?他是不是给这个女人的脸色太好了?

    他的脸色变得异常的冰冷,道:“本皇当初把你还给燕知吾,他对你可好?”

    “还给燕知吾?”林听雨道,哧笑一声,“你该不会也听说过那个什么‘命定之人’的说法,所以才故意把我送到燕知吾那里吧。”

    雪飞墨道:“你和他展得怎么样了?”

    林听雨笑道:“提起这事,你的脸色就变得这么难看,难道是在吃醋?”说着她就在那贵妃椅边上坐了下来,还忍不住伸出手去掐了下雪飞墨的脸蛋。

    “放肆!”雪飞墨喝了一句,“谁允许你在本皇面前这么随便的?”话说,他故意变了脸色只是想告诉这个女人,他不会给她好脸色,怎么被这女人曲解成这样了?

    林听雨道:“我只在你面前这么随便,这样你还生气吗?对燕知吾,我一直尊敬得很,也害怕得很,不敢有半点越矩。”

    雪飞墨瞪视了她半天,最后只哼了一声,没说别的。他现他听了女人这话心里果然就不生气了,难道真如这女人说的,他是在吃醋?

    林听雨道:“你还没回答我,来找我有什么事?你方才提起我去了无欲仙城的事,你来找我跟我去无欲仙城有关吗?”

    其实她最想听到的是:“没什么事就不能来找你吗?”这就意味着,雪飞墨和她想见他一样,也在一直想着她呢。

    可是,雪飞墨道:“你去无欲仙城找了莫思奇,是想从她身上找到什么东西?”

    “这事都让你看出来了?”林听雨讪讪地道。

    雪飞墨见她小脸的表情,就象个没有得到盼望已久的礼物的孩子,又失望又委屈,心中好不纳闷,道:“难道你以为这事能瞒过本皇?”

    林听雨眨巴眨巴眼睛,道:“我哪会有那个想法。我明明知道不论我干什么,你都一清二楚。”

    雪飞墨道:“你是因为这个才不高兴?”

    林听雨道:“哪有。我不是说过,你这么做,我很开心吗?”

    那刚才小脸上还郁郁的,是为哪般?雪飞墨心道,伸手入怀,掏呀掏,竟是掏出一个小小的玉石盒子。

    林听雨一见眼睛就亮了,道:“原来这东西是被你拿了。”说着伸手就去拿。

    谁知道雪飞墨拿着盒子的手却突然往高往后举了起来,林听雨这一够竟是直接趴到了他身上。

    “女人,你再靠近本皇一分,信不信本皇立刻就宰了你?”雪飞墨冷着脸冷冷地道。

    林听雨赶紧退离了一些,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找它?”

    雪飞墨摆弄着那个小玉盒子,道:“那女人身上,除了这个东西还有点用,难不成还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那你大老远的跑来找我,是给我送它来的?”林听雨说着突地伸手再次去抢那个小玉盒子。

    但雪飞墨岂会让她抢到,拿着小玉盒子的手看似很是随意的负到身后,轻易就躲开了林听雨来抢的手。

    “你想多了。”雪飞墨再次把这句话搬了出来,“本皇只是想告诉你,这东西在本皇手里,你就不要妄想了。”

    林听雨轻哼了一声,道:“不想就不想。”说着就回去坐到她的蒲团上,闭起眼睛继续修炼起来。

    雪飞墨被她此举气得嘴角直抽抽,郁闷道:“你这女人,本皇大老远的跑来,你竟连一句好听的话都没有……”

    林听雨噗哧笑了出来,道:“好,妖皇大人,那你说说看,你想听什么样好听的话?奴家一定一句一句按您的吩咐,说给您听。”

    雪飞墨更加郁闷。这女人根本就是在笑他!存心在笑他!

    他哼了一声,将那小玉盒子抛给林听雨,闪身就消失不见,虚空中却是回荡着他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