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828 皮皮虾,我们走(一)

1828 皮皮虾,我们走(一)

    饶是如此,借着太阳守魂经那特殊的一日百年的修炼之功,林听雨的修为还是在以相对可观的速度往上增长着。

    也不知她这样颤颤兢兢地修炼了多少个年头,正在泥沙洞穴里苦修的林听雨突地就感觉到海水的异常波动。虽然这种波动还很小,可是作为海生海长的皮皮虾,她可是拥有一定的生存本能,本能地感觉到这种波动并不寻常。

    这就好象在地震前夕蚂蚁就会有所感知一样,皮皮虾也本能地能感觉到海潮起落。

    虽然按以往海潮的规律,其实现在并不到海潮的时间,但是林听雨靠着这种本能,还是不能不警惕起来。

    林听雨开始拼命地往泥沙深处挖坑,想要将自己藏得更深些。可是没有用,她就算使足了力气,但是那涌起的大潮还是瞬间就袭到了这片海域,将海水掀起足有数十丈高,凝成呼啸而来的庞大海啸。

    林听雨只得闪身躲进了修罗扇。经过这许多年的苦修,如今她已经可以离开海水半天时间,只希望这半天时间里这场异常出现的海啸能够过去。

    修罗扇被海水卷得起起伏伏,时上时下。林听雨靠着探出修罗扇的神识,赫然发现有人竟然踏着这冲天的海啸悠然而来。

    不,说是他踏着海啸,还不如说是因他在海里疾行带起了极强的劲力,这才引来了这场海啸。

    这个悠然而来的身影,只是一闪即过。

    不过,林听雨还是看清了那人的样貌,有些怔愣地问其他人道:“你们刚才有没有看到是谁掠了过去?”

    “那个,”瞳瞳有些不确定地开口,“好象是常无忆。”

    林听雨这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催动着修罗扇就朝那道疾行而过的身影追了过去。

    本来以她的速度是无法追上常无忆的速度的,可是常无忆的疾行带起的海啸却是太过醒目,是以虽然他离林听雨越来越远,但是林听雨靠着那汹涌而起的庞大海墙却是可以清楚地判定他的方向。

    如此控制着修罗扇疾行追踪了好一会儿,前方海水却是平静了下来。不过,林听雨并不着急。她听到了常无忆说话的声音,猜想常无忆就在前方不远处。

    常无忆道:“这位大师,敢问大师法号为何?”

    “贫僧阎提摩尼。”

    常无忆又道:“哦?不知大师在此面海几旬,可有悟了什么?”

    “贫僧在此已有三千年之久,只为等一个有缘人。”

    常无忆问道:“何为有缘人?”

    “贫僧觉得是有缘人,便是有缘人。”

    常无忆道:“哦?那敢问阎提摩尼大师,可曾等到你的有缘人?”

    “等到了,也未等到。”

    常无忆:“……”

    林听雨好不纳闷地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这两个人说话有何奇怪之处?”

    小眼道:“听起来他们的声音好象。”

    “是啊,”林听雨有些惊悚地道,“我听起来就好象是常无忆自己在跟他自己说话。”

    她已经催动着修罗扇靠近了二人说话的地点,结果就看到更加令她震惊的一幕。

    “你们快看,真的是两个常无忆。”林听雨骇然道,“怎么回事?”

    在不远处的海域,两个常无忆面对面而坐,就连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

    瞳瞳看向青鸟,问道:“你不是说,在你离开我们的那段时间里,就有一个自称是阎提摩尼的人指点过你么?”

    青鸟点头说道:“不错,是有这么一个人。不过,和这个阎提摩尼不象是一个人。”

    “啊?你的意思是,他们只是重名?”瞳瞳愕然道。

    青鸟沉吟起来,半天不言语,不过脸上的表情说明他对此事也很是疑惑。

    瞳瞳道:“这两个人里,应该只有一个是常无忆,另一个则是阎提摩尼。”

    小眼道:“常无忆既然称对方是大师,这个阎提摩尼八成是个和尚。清清,你还记得你穿越成孔雀的那次任务里曾经遇到的佛祖么?他没有固定的样子,会因各人心中所想呈现出不同的模样。”

    林听雨顿时恍然,道:“是我把那个阎提摩尼错看成了常无忆的样子。所以,在常无忆的眼里,这个阎提摩尼其实是另外一番样子,是以他并没觉得这个人长相有什么奇怪。

    可是,我怎么无法分辨出哪个才是常无忆?”

    如今的她已经知道常无忆很可能是展拓,以她这么多次与展拓的转世相遇相守的经历,早就对展拓的一个眼神、一个语调都异常熟悉,可以通过这些来感觉、辨认出哪个是常无忆。

    可是,常无忆和阎提摩尼如今面对面盘膝而坐,刚才他们还有一段对话,林听雨却是无法分辨出哪个是哪个。

    她控制着修罗扇朝二人靠近。

    其中一个常无忆举起手朝她这个方向挥了一下,海水象是无波无动,可是她却发现修罗扇竟然被海水卷着朝他靠近,最后落入他的衣袖里。

    “这个是常无忆还是阎提摩尼呀?”瞳瞳好奇地问。

    因为他们在修罗扇里看外面的情况,皆是通过林听雨的感知,所以,他们虽然亲眼看到阎提摩尼时未必就会看成常无忆的模样,但此时他们却是跟林听雨一样分辨不出谁是谁来。

    这两个常无忆就盘膝坐在这片海水里,海水虽然无处不在,但却无法弄湿他二人的衣襟。二人这般静坐,竟是一连小半日,谁也不动。

    “他们再继续这样下去,我就要干巴死了。”林听雨无奈地道,“你们说我现在要是现身的话,常无忆会认出我是谁吗?”

    瞳瞳转眸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皮皮虾,沉默不语,小模样前所未有的深沉。

    “他们会不会把我煮了吃了?”林听雨又有些担心地道。

    瞳瞳突地灵机一动,道:“对了,和尚都是吃素的。姐姐你出去,那个想要吃你的常无忆就是真的常无忆,而另一个不想杀生的就是大和尚阎提摩尼了。”

    林听雨顿觉郁闷无比,瞳瞳出的这是是什么主意。当下她愠怒地道了句:“济公还是活佛呢,不也是酒肉穿肠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