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831 皮皮虾,我们走(四)

1831 皮皮虾,我们走(四)

    “海皇敖英还,贫僧阎提摩尼来访。”阎提摩尼微一施礼,朗声说道。

    “阎提摩尼。”那海皇敖英还清朗朗地开口,起身下地,一甩袍袖就走了过来,盯着阎提摩尼看了一会儿,接下来说出的话险些把林听雨惊得从阎提摩尼的肩头上摔下来。

    “你是何人?”他冷冷地问,“你肩上的这只小虾是打算送给本皇下酒的么?它太小了,恐怕不够肥美。”

    我的妈呀,原来阎提摩尼和这敖英还根本就素不相识,还说什么“有旧”。果然大和尚先前的话很不靠谱。林听雨惊出了一身冷汗,传音道:“阎提摩尼,你别玩儿了,赶紧带我离开这里。”

    不知道是不是能够听到她的传音,那敖英还竟是微微转眸看向了林听雨。

    林听雨只觉得他的目光有如一把可以剥皮剔骨的刀,此时就在她身上一刀一刀地割着,象是要剥离她的所有表象看透她的内里。

    这让她感觉很不舒服,有一种在这个人面前脱光衣服的感觉,寒冷、恐惧等等许多复杂且不适的感觉一股脑涌上身来。

    阎提摩尼悠然依旧,反问道:“既然不知贫僧是何人,海皇陛下因何会放贫僧进来相见?”

    敖英还道:“‘往者往矣,来者来兮。’这句话,本皇……确实曾经听故人说过。”说着目光却是看向虚空,眸中神色莫名。

    “哦?是什么样的故人?”阎提摩尼淡笑着问。

    敖英还看向他,冷冷地道:“此事,与你有关么?”

    阎提摩尼道:“说是有关,却也无关。说是无关,却也有关。”

    敖英还冷着脸道:“你们佛家的玄机,与本皇来说,阎提摩尼,你怕是找错对象了。”

    阎提摩尼道:“海皇陛下可以不必理会贫僧的玄机,贫僧此次前来,只是想把这只小虾托付给陛下照顾。陛下统管这无量海,想来甚少欢娱,就让这只小虾给陛下解个闷儿吧。”

    “你什么意思?老娘不要当宠物啦!”林听雨传音朝他吼道。“况且我看这水晶宫也不少欢娱,你看这歌舞升平的,人家用得着养只虾来解闷么?”

    那敖英还再度转眸看了过来。

    “这位的实力太强,估计能听到你这小虾米的传音。”瞳瞳道。

    熬英还悠然说了句:“这好象是一只母虾。”

    林听雨受不了他那晶晶亮的目光,刚开始看真的象明灯,现在看阴森森的怎么感觉好象是鬼火?幽幽的。

    她移动着爪子,一弓虾身就游移到了阎提摩尼的身后,用爪子勾住他的僧袍,免得自己掉下去。

    “陛下好眼光,这确实是一只母虾。”阎提摩尼说道。

    林听雨无语死了。在还没有半点修为之前,在还没有点亮灵魂神灯之前,在她还只是一个中学生的时候,她就已经可以轻易就看出什么样的皮皮虾是公的,什么样的是母的。

    这海皇看出她是一只母虾就要被赞好眼光,那她岂不是早就火眼金睛了么?

    “如今这小虾,贫僧就赠与海皇陛下,希望她能令海皇陛下稍解心中烦忧。”阎提摩尼说着就施了个法将用爪子挂在他身后衣领上的林听雨给送到他的掌中,送到敖英还眼前。

    敖英还却是问道:“本皇有何烦忧?”

    阎提摩尼道:“大道漫长,何妨用这小虾来解闷?”说着将手掌又往敖英还眼前递了递。

    林听雨觉得自己倒霉极了,就不该听信阎提摩尼的话,被他带来这地方,她以后想逃恐怕都逃不出去。

    她赶紧用两只前爪勾住了阎提摩尼的衣袖,忽悠一下荡秋千一般,将自己荡到了阎提摩尼的肩头,复又闪到了阎提摩尼的身后。

    “你老实一点,让海皇陛下看到你的乖巧懂事,他就不会拒绝收留你了。”阎提摩尼一本正经地道,又一记法术施展,将林听雨重新放到他的掌中。

    林听雨急急传音道:“我就是怕他‘收留我’。我才不要做他餐桌上的一道菜。”

    阎提摩尼只当没听她的抗议,已经将她又送到了敖英还眼前。

    那敖英还眸中闪过满满的嫌弃之色,朝后面服侍的宫女伸了下手。

    那宫女不禁茫然了一下。

    “筷子。”敖英还声音冰冷且有些不耐烦地道了句。

    那宫女就赶紧递了双筷子给他。

    这位海皇陛下便用筷子夹起了林听雨。

    可怜林听雨这次竟然被阎提摩尼施了法,根本就挣扎不了,也逃脱不了,就眼巴巴地看着那双筷子伸了过来,夹起自己的小身板。

    “你可以走了。”敖英还毫不客气地对阎提摩尼道。

    阎提摩尼道了句“告辞”,然后倏忽不见,去时亦是不带起一丝水痕。

    “那个可恶的家伙,居然把我丢到这里来,存心想让我死得很难看。”林听雨恶声恶气地咒道,当然是传音给修罗扇里的人。她只能以此来泄愤了。

    等到阎提摩尼彻底消失不见了,林听雨才觉得自己又能动了,却是已经被那个海皇夹着放到了一个已经空了的盘子里。

    “这不是我该待的地方好么!”林听雨都快哭了,身下的小爪子摆动着,想要游离。

    “你敢乱动,本皇绝对会让你死得很难看。”敖英还清凉凉地道。

    林听雨立刻象受了定身术一般,老实地待在盘子里,说什么也不敢动了。

    “陛下,因何您要收下那个和尚送来的这么一只小虾米?这么小,恐怕给咱们塞牙缝都不够。”下面一个矮桌后的海族大臣开口说道。

    “你懂什么?”敖英还懒洋洋地说道,“这虾虽小,却懂得修炼之法,竟是已经修炼到了神境初期,虽然尚无法化出人形,但这种小虾,可是比那些并不曾修炼过的虾更加美味。

    本皇要把她养得大一些,待她步入神帝之境,甚至是帝尊之境,再将她煮来吃了,那样不但美味,对咱们修行之人还是大补之物。”

    那大臣立刻哈哈笑道:“原来如此。是臣短见,还是海皇陛下远见卓识,看问题看得长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