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835 皮皮虾,我们走(八)

1835 皮皮虾,我们走(八)

    唔,还好,不比法力就行。   林听雨心道,又想自己何曾这么衰过?不免心里有些郁闷。

    美人鱼道:“我以前看见的那些皮皮虾都活得很,煮来吃鲜美非常。你这副蔫儿样,难怪海皇陛下现在连吃你的兴趣都没有。”

    林听雨给气乐了,道:“呵呵,正好,本小姐才不想被吃。”

    美人鱼道:“海皇陛下向来说一不二。他不是说等你修炼到帝尊境界,就把你煮来吃么?

    我还从来没见过帝尊境界的皮皮虾呢。我哥哥说,那个境界的皮皮虾可能会非常大个,海皇陛下若是一个人享用不尽,会分给朝臣们一些虾肉。”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人鱼公主?怎么一点也不如童话故事里的那么可爱?谁来把这只还没完全化出人形的鱼精给捉走啊?

    林听雨在心里咆哮。但出于明哲保身的原则,她可不会把这些话说出来。

    美人鱼又道:“皮皮虾,要比歌在这里可不行,会被海皇陛下听到。还是到我哥哥的人鱼宫去,在那里咱们扯开喉咙唱,海皇陛下也不会听到。”

    说完她就这样捏着林听雨想要离开。

    林听雨道:“你放开我,我自己走。”这样被捏得瘦了一圈,她连喘气都困难,而且浑身肉疼。

    美人鱼却道:“你跟不上我的度。”

    林听雨心道:“跟不上更好,正好本小姐被你带出这水晶宫后就半路开溜,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修炼。”嘴上却道:“你就不会游得慢一些啊!”

    美人鱼道:“再慢天就亮了,被海皇陛下现你不见了,恐怕会有麻烦。”

    林听雨道:“海皇陛下可没心情管我这只皮皮虾。反正没有我,还有其他的皮皮虾供他享用嘛。”

    美人鱼道:“可是,只有你这只皮皮虾会修炼。”

    林听雨道:“看守着宫门的不是虾将吗?其他的虾有好多都可以修炼,而且还都化形了呢。”

    美人鱼道:“那些虾将都开始化出人形了,逐渐向人转化,我们还怎么好再吃掉他们?你就不同了。我哥哥说,你就算修炼到帝尊也是一只皮皮虾,化不出人形的。”

    “什么?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林听雨有如五雷轰顶。她不要一直做个皮皮虾啊!

    美人鱼道:“咱们一边走一边说。”

    “拜托,你快把我捏碎了。”林听雨终于抱怨道。

    美人鱼这才醒悟自己力气过大,放松了些手劲。林听雨逮到机会,噌的一下就窜了出去。

    “你逃也没用,你的度没我快。”美人鱼道。“我不抓你就是了,你也不用躲,乖乖地跟我去人鱼宫,不然我就还象刚才那样捏着你。”

    林听雨道:“你先告诉我,为什么我不能化出人形。”

    美人鱼道:“是因为海皇陛下对你施了法呀。”

    林听雨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美人鱼道:“我哥哥说,就在那天的宴会上。你一点也没觉出来么?”

    林听雨快哭了,那个敖英还怎么这么可恶?为什么要对她施法不准她化出人形?

    美人鱼又道:“不过,以海皇陛下的修为,很多时候他给别人施法,别人都是一无所觉呢。有一次,我哥哥被鲛人王所伤,躺在家里好久伤都不见恢复。

    可是某天他的伤却莫名其妙地恢复如初了,当时真把我们惊讶得要命。后来我哥哥进宫拜见海皇,听海皇说起才知道是海皇施法治好了哥哥的伤。从那以后,我哥哥对海皇陛下就佩服得五体投体的……嘻嘻。”

    说到这里她就笑了起来,不知道在笑什么。

    看来敖英还对无忧公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林听雨心道。可是敖英还干嘛对她这么恶劣,居然施法不准她化出人形?她什么时候得罪过敖英还了?

    想到这点,她心中一突,该不会是那天她在宴会上和无忧公子叫板,要和他比歌,敖英还在暗中为无忧公子出头吧。

    “这两个家伙貌似激情四射啊!”林听雨沉吟。

    “皮皮虾,还不快走,再不走天真的要亮了。”忽地就听美人鱼说道,她已经甩着尾巴游了开去。

    而且林听雨现她这只小皮皮虾已经身不由己,被她的鱼尾带起的水流裹携着跟随她而去了。

    这美人鱼虽然骨龄尚小,却因为天生神骨,修为着实了得。这点让林听雨艳羡不已。她的度自然也不是一般的快。

    按林听雨目测,从水晶宫到美人鱼说的人鱼宫,至少相隔近万里,可是也不过十几息,美人鱼就已经带着她进入了人鱼宫。

    她将小皮皮虾藏在衣袖里,因为皮皮虾个头还不是很大,所以没有人现。就算是她中途遇到哥哥无忧公子,也没被现。

    小美人鱼对此表示很欢快。她带着林听雨进了她自己的寢宫,启动父皇母后给她的寢宫结界,然后才将林听雨从衣袖里拿了出来。

    “好了,皮皮虾,咱们两个现在就开始赛歌。”小美人鱼兴冲冲地道。

    林听雨道:“可以呀,但是咱们得事先说好,我若是赢了你,你就得告诉我,那天在宴会上你哥哥无忧公子唱的那歌是从哪儿学来的。”

    “那歌?你说的是《美人鱼》那歌吗?”美人鱼道,脸露惊奇之色,问:“你为什么非要知道我哥哥是从哪儿学来这歌的?”

    林听雨扯谎道:“好奇呗!”

    美人鱼笑道:“你就别妄想了,我是不会输给你的。所以呀,我也不可能告诉你,那歌我哥哥是从谁那儿学来的。”说到这里,她那张精致的小脸上露出几分得色。“怎么,是不是觉得那歌很好听,所以很想学呀?”

    林听雨道:“看你这副得意的样子,总不成无忧公子唱的那歌是从你这里学来的?”

    美人鱼奇道:“咦,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听雨合涸道:“你怎么会唱这歌?”

    “哼,你想知道,就先赢了我再说。”美人鱼道,“不过,你是不可能赢我的。”

    林听雨道:“还没开始赛歌,你怎么就知道我赢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