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847 皮皮虾,我们走(二十)

1847 皮皮虾,我们走(二十)

    只是受着时空法则的限制,展无影所知的却又不能告诉她应该是有关海皇身份的。首发哦亲

    回想展无影听她说起海皇是东皇太阿分身时的表情,似乎这海皇并非是东皇太阿的分身。这便令林听雨对海皇的身份多有狐疑,她心中对敖英还的态度就跟着有了些转变。

    如果他是东皇太阿或者展拓的分身,林听雨对他难免会产生爱乌及乌的感情,无论做什么都多少会考虑到他。但是现在,她觉得自己没必要再顾念什么。

    只是,要如何才能拿到他手里的寒冰神牢结界的令牌呢?

    林听雨发现就连这寝殿外,也没有一个人看守。以前这里可是有守卫,还有小海马妖及一众宫女伺候着,今天是怎么了?

    这让她越发警惕起来,在殿外一时不敢轻易进入。

    忽地就听殿内响起了敖英还的声音:“想不到一只没有什么修炼天赋的小虾米,居然在区区两百年内就已经步入了帝尊境,还真是令本皇刮目相看。

    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难不成是在担心本皇摆下了什么机关来迎接你?呵呵,小虾米,你的修为虽然提升了,可是这胆量么呵呵。”

    林听雨深吸一口气,迈步走了进去。

    便见海皇敖英还悠然坐在殿中宽大无比的大椅之上,右手支额,面色平静无波,目光如电,那双亮如星火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殿门口,看着林听雨迈步进入,一步一步地朝自己靠近。

    “看起来确实有几分不简单。”敖英还淡淡地道,“这么努力,还没有服食过丹药,两百年内就已经修入帝尊境,小皮皮虾,你是很着急做本皇垂涎的美食么?”

    林听雨看着他,沉默不语。实际上,她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又该怎么做。她凭着一个母亲对儿子的护犊之心不顾一切地到了这里,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做才能从敖英还手中得到那个结界令牌。

    “你去过寒冰神牢了。”敖英还淡淡地道。

    “是。”林听雨坦承承认。展无影说过,敖英还早就知道她进入了水晶宫,而且还去了寒冰神牢。

    想到这里,她心中一动,难道是敖英还知道她进了水晶宫,所以才故意撤了宫中的防卫?敖英还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敖英还道:“看来你对当年将你从人鱼宫救走的展无影,还颇多情义啊。”

    林听雨道:“你既然知道他将我从人鱼宫救走,想来也知道他为何会一怒之下斩断了季无忧的鱼尾。”

    敖英还挑了下眉,道:“我并不觉得,他动怒的那个理由,足以构成他去斩断无忧公子鱼尾的理由。”

    林听雨哧笑道:“是啊,在你眼里,一只小皮皮虾,它的生死喜怒,与你都没什么关系。你关心的,不过是她何时能够修入帝尊之境,何时能够端上你的餐桌,成为你的美食。”

    敖英还起身,走到林听雨近前,高大的身材令他看向林听雨时呈现一种俯瞰的姿势,冷声说道:“小皮皮虾,你觉得你现在步入了帝尊之境,就有资格跟本皇叫板了?告诉你,你现在的能力,也只配得上做本皇餐桌上的一道菜,其他的,你什么也做不了。”

    林听雨黛眉轻挑,冷笑吟吟,眸中的自信让她这种冷笑莫名地耀眼。她道:“是么?那么,今天你就见识一下我现在的能力,看看我到底能不能跟你叫板吧。”

    敖英还扬唇,嘴角上也飞起一抹冷笑。林听雨感觉他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和她刚刚探视的展无影有些相像。

    还记得季无忧说过,展无影和敖英还有些像,她觉得季无忧说得一点不错。而展无影和他老爸展拓,五观中很多地方都很像。

    敖英还真的不是东皇太阿或者展拓的分身么?

    敖英还道:“女人,你说出的话,意思是想跟本皇大战一场吧。可是,本皇看你现在有些神思不属啊。面对本皇你居然还敢走神,还真不是一般地嫌命长。”

    “我是走神了,可是你不也没抓住这个机会攻击我么。”林听雨道。这话,竟是有几分熟稔者间呕气的意味了。

    这让敖英还挑了下眉,淡笑问道:“你到底是打还是不打?”

    林听雨道:“你放了展无影,咱们就化干戈为玉帛吧。”

    敖英还道:“你凭什么觉得本皇会答应你?”

    林听雨道:“季无忧说,你和展无影很像。”

    敖英还沉吟道:“嗯,说起那孩子,本皇确实和他一见如故。可是,这不能成为本皇任由他伤害我朝中重臣的理由。”

    林听雨道:“季无忧跟你到底什么关系,你怎么那么偏向他?”

    敖英还道:“他是本皇的左膀右臂,本皇掌管这无量水域,平衡众族势力,需得他大力支持,自然不能任由他被别人伤害。”

    林听雨哼道:“可是你却在任由他伤害别人。”

    敖英还道:“一只没什么用的小皮皮虾,让他打几下又怎么了?本皇身边的这些侍婢宫人,你问问他们,谁没挨过打?他们在本皇身边伺候多年,犯了错都会挨打,更何况你只是一只没用又没什么情分的皮皮虾。”

    林听雨觉得自己再跟他说下去,肺非得被气炸了不可。

    就因为别人与你不熟,能力弱你就可以随便把人关进牢房整天鞭打?这种话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这人的三观绝对有问题。

    “女人,”便听敖英还再次开口,“你不要觉得本皇这番话有失公允。公允,是在实力相当、作用相当的人之间才能讲的。

    你那时候能力弱连半分自保的能力也无,会受到一些伤害是必然。若不是在我这水晶宫里,而是在外面,你随时面对被其他大妖吞吃的危险时,心里也会为这种不平各种不愤么?”

    林听雨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话说,他说的话虽然听着很让人生气,但也确实是现实。

    她在外面这许多年,不止一次面对被大妖吞吃掉的危险,而且险险逃过后也经常是一身伤。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