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850 皮皮虾,我们走(二十三)

1850 皮皮虾,我们走(二十三)

    若是这事传出去,人鱼族日后怕是要有很长一段时间在众妖面前抬不起头来了。

    那女人答应过他,只要展无影被放出,人鱼族赛歌输了这件事,她就当没从有生过,绝对不会跟别人提半个字。而且,她还答应他,以后绝对不会在外人面前唱歌,免得让外人知道她在这方面远比人鱼族还要优秀。

    “怎么,还有别的事么?”敖英还见他未动,便又开口说道,声音依旧凉凉的,不似往日与季无忧说话时的亲近温和。

    季无忧不知道海皇因何动怒,只得强硬着头皮道:“臣所说的事……”

    忽地就听敖英还打断他的话,声音较刚才更加冰冷十分,有些咬牙切齿地道:“想让本皇放了展无影,就让那个女人自己来见我。”

    这话,让季无忧的心咯噔一下,不自觉就想起了两百年前,他来到这殿中,看到那只皮皮虾被海皇放在珍贵无比的神珠蚌内的情景。

    那时,海皇还将神珠蚌放在他的大椅里侧,一人一虾相距极近。

    一想起这事,季无忧就感觉自己的心有如被椎子不停地扎,痛苦非常。

    此时他再看敖英还:历事极多,早就对万事看淡的敖英还,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露出过如此愤怒的样子了。那只皮皮虾居然会让他如此动怒……

    海皇虽然对他季无忧很好,可是他季无忧却从来不能让敖英还有如此的情绪波动。

    “本皇的话,你没听到么?”敖英还冷冷地质问。

    “是。”无忧公子应了一声,赶紧退了出去。

    他走之后,敖英还逐渐冷静,心中也纳闷自己因何这样动怒,就算是无量海中出现了这样一个强者,但是以他敖英还之能,还用怕她不成?

    可是,他为什么就是按捺不住心头的火气?是不是因为那只小皮皮虾当年出现在他面前时曾是那么的弱小,而今却强大到都能逃过他的神识探查了,他自己有些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他敖英还的心何时变得这么脆弱了?他能够修炼到帝尊顶峰,甚至可以藐视其他帝尊顶峰的对手,要的条件就是他拥有一颗强大无比的内心,有远过他人的意志力。

    季无忧回到人鱼宫,将敖英还的话转达给了林听雨。林听雨顿时无比郁闷。她还以为有季无忧出面求情,敖英还怎么也会放了展无影,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

    林听雨讪然,既然海皇要见她,她又何妨一去?若是不去,岂不是让敖英还觉得她在怕他?那时,敖英还只怕会更嚣张,更不把她这只小皮皮虾放在眼里。

    一个时辰过后,林听雨再度站到了敖英还的寢殿内,与悠然而坐的敖英还四目相对。

    两人这般大眼瞪小眼地对质了半天,林听雨只得率先开口,冷声道:“海皇陛下,既然展无影被罚事件的当事人无忧公子都不想再追究此事了,你却死抓着展无影不放,是不是太不知趣了?”

    敖英还悠然说道:“本皇何曾说过要抓着展无影不放,本皇只是觉得有些人想让本皇放了展无影,却躲在暗处不肯露面,反把无忧公子推出来,实在不是正大光明的举动。”

    他才不会说,他是因为没有现这个女人何时潜入了人鱼宫而心里郁闷,所以才提出让这女人自己出面解决展无影的事。

    话说,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连个女人都现不了?想到这里敖英还又是一阵心烦。只是他克制得很好,林听雨完全没现。

    林听雨道:“哦?这么说,陛下是答应释放展无影了?”

    敖英还手掌一摊,掌心现出一个结界令牌上。

    林听雨一见顿时大喜,上前去拿那枚令牌。

    谁想敖英还手掌一翻,那枚结界令牌又被他收了起来。林听雨抓了个空。

    “敖英还,你到底想怎样?”林听雨怒问。

    见她动怒,敖英还却莫名地心情好了起来,道:“让本皇放了展无影不是不可能,但是你得答应本皇,留在这水晶宫里陪伴本皇一百年。”

    一百年的时间,足够他将这个女人里里外外,从上到下地研究清楚了。她身上有什么神器法宝,有什么屏蔽神识的功法,以他海皇敖英还之能必定能探得一清二楚。

    到时候还怕这女人逃出他的手掌心不成?

    林听雨嘴角抽了一下,陪他一百年,这是什么条件?她冷声问道:“为什么?”

    敖英还挑了挑眉,道:“皮皮虾本就鲜美,想来这帝尊级的皮皮虾更是美味。更何况,本皇活了数十万年,已经很难得再碰上什么没吃过的美味了。

    你放心,本皇不会真正杀掉你,只是当本皇嘴馋的时候,从你身上割下几块肉来交给厨房烹饪即可。等到一百年后,估计你就算再新鲜美味,本皇也吃腻了,自会放你离开。”

    林听雨瞪视着他,垂在身侧的一双粉拳握得紧紧的,感觉好想一拳擂死这个自大又讨厌的家伙。

    她恨自己怎么没象上一个时空那样拥有一身僵毒?让这个海皇吃,吃吃吃,到时候让他也变成毒僵,然后变成她提升修为的养料。

    “女人,本皇的提议你意下如何?”敖英还道,惊觉自己的声音中竟然带了几分得意。他居然没能控制自己情绪的流露,这于他可是很少有的事。

    这让他刚刚变好的心情又有几分心烦,他可不想自己因为一只小皮皮虾就变得情绪失控。

    “女人,再给你三息的时间考虑,如果还没能有答复,就立刻离开本皇的水晶宫。”敖英还有些恼火地道。

    林听雨银牙咬了咬,道:“好,我答应。但你必须现在就放了展无影。”

    敖英还道:“那个展无影与你到底是什么关系,你竟然这么在意他?”

    其实,当年林听雨还很弱的时候,他曾经听到林听雨和展无影的传音,听林听雨唤展无影“儿子”,可是以敖英还的神通,却是轻易就能探出展无影与任何一只皮皮虾都没有血缘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