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003 寒门医女(三)

正文 003 寒门医女(三)

    心里虽然很不屑公孙朗,但林听雨现在扮演得可是痴情又温婉的颜素素,便假装没看出公孙朗对颜素素家的期待,脸现关切,叮嘱说道:“这数日,我不在家中,不能为你洗衣做饭,朗哥,你需得好生照顾自己。”

    现在,颜素素虽然还没和公孙朗成亲,但,因为公孙朗家道中落,早就没有了仆役丫环,公孙朗又是个从小娇生惯养的贵公子,什么活都不愿意干,所以,颜素素已经包揽了公孙朗的衣食住行各方面的活。

    说起来,这个颜素素对公孙朗乃是自真心的爱慕,而且爱得不是一般的深。

    林听雨再想想自己对楚飞的感情,虽然她有时候也会帮楚飞洗衣做饭,可是象颜素素对待公孙朗这样,不但要自己挣钱养着他,他家中诸事还要操劳,林听雨可做不来。

    在这一点上,林听雨还挺佩服颜素素的,也对颜素素的遭遇感同身受。

    “唉,这样深的情义,换来的是什么?”林听雨对眼前这个公孙朗越地厌恶和瞧不起。

    那公孙朗听了颜素素关切的叮嘱,忙道:“你放心吧,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

    他现在已经不象是过去那样富贵,所以弄些简单饭菜什么的,还是做得来的。

    林听雨点了点头,又笑道:“朗哥,这次进城,说不定我能为咱们谋一个好的前程,你等我的好消息。若无意外,三五日即可。”

    公孙朗一听顿时是喜上眉梢,道:“好。”

    林听雨是故意说这句话的,免得他急匆匆地去找那个杨竹君。

    要知道在进宫之前,若是传出杨竹君有不合礼仪之事,必会影响林听雨将要为她安排的待选之事,所以,现在还要尽量避免公孙朗跟杨竹君走得太近乎,免得风言风语传出,让常总管犹豫难做。

    林听雨离开所居的小慧村,走上官道,遇上一个邻居正驾着驴车打算往城里去卖菜。这邻居家有个头疼脑热什么的,经常找颜素素去看病,所以两家很是熟悉,林听雨正好搭上他的顺风车。

    京城繁华,车水马龙。进了京城后,林听雨告别了邻居,径直就朝城西走去。

    在颜素素的记忆中,城西算是一个中产阶级聚居之地。这里的房子不会象那些豪门大户那般几进几出,但也不会象城北那片穷苦平民聚居的民居房那般破旧、密集和窄小。

    那个常总管给他的侄子常东子购买的院子就在这里。这常东子已经由常总管张罗着,给娶了房媳妇,而且还有自己的买卖,生活上虽比不了那些豪门巨富,但有常总管照应着,这一家的生活比起京城其他大多数平民,可要好得多了。在这西城之中,可算是一个大户。

    唯一让这家里人不满的就是没有孩子。

    为这事,常总管四处求医,甚至还带着常东子偷偷去拜访过京城里的几个名医,却都没能将常东子的病治好。

    颜素素虽是在乡间长大,但因为五岁时偶然救了一个倒在田梗间的道士,得这道士传授高医术。

    偏偏颜素素聪颖好学,在这方面很有悟性,令那道士心中分外喜爱,临去时还另外送了她一部名为仙医道的医书,里面记载诸多疑难杂症和伤患的治疗方法,这才造就了颜素素一身高妙绝仑的医术。

    不然,颜素素在第一世时也治不了常东子身上的顽疾。

    常东子在这片区域小有名气,毕竟有个在宫中当差的叔叔,所以,林听雨稍一打听,就知道他家住在哪里,直接找上门去。

    也许她这样直接寻上门,可能会让别人觉得有些突兀,不过,京城里的人想要找那宫中当差的常总管,可都是托这个常东子稍话。为此,常东子还从中捞了不少好处。

    所以,象林听雨这样径直找上常家门的人可不少。

    林听雨刚在门口敲了两下门,便听到院子里传来狗吠声,另有一个人在吆喝,让那狗老实些。常东子家里条件不错,雇有几个护院和丫环,在门口也有门子守着。

    片刻后,林听雨就听那扇朱红的大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守门的门子看是一个眉青目秀的少年,便颇为有礼地道:“这位小哥,有什么事吗?”

    这门子在常家干了不是一天两天了,可不敢怠慢找上门来的任何人。

    需知找到这儿来的,可有不少是求常总管办事的,门子熟知内幕,所以不管来人是谁,他都会小心接待,不然一不心小断了主人常东子的财路,那他这个门子可吃罪不起。

    林听雨假扮的少年,所着虽是布衣,但也保不准是哪家大户人家的小厮,是奉主人之命前来,所以他说话就带了几分客气。

    林听雨一笑,道:“在下颜素,有事想要与贵府常公子一谈,麻烦这位兄台给通报一下。”一边说一边还取出一块碎银子塞进那门子的手里。

    颜素素现在虽然不似杨竹君家里那般有钱,但因为在乡间四处医术,手头倒是有些积蓄。

    林听雨终究不是颜素素,一个来自现代都市的职业女性,就算是小职员,但在用钱方面和颜素素这个古代乡间女子比起来,已算得是比较开放,不会象过去的颜素素那般谨小慎微,过于节省。

    在这种时候,该拿银子就拿银子,林听雨可不会吝惜。

    那门子掂了掂那块碎银,立刻一喜。可能是见来者出手颇为大方,不大可能是出自小门小户,当即就挑了下眉,道:“你且先等着,待我了我家公子。”言罢便转身去禀报。

    不一会儿,这门子就转来,道:“这位小哥,跟我来吧。”说着就在前面领路,将林听雨领入专门招待客人的前厅内。

    “公子,这就是那个颜素。”门子将人带入后,给正在厅内喝茶等候的一个年青公子施礼介绍。

    林听雨立刻学着男子的模样抱拳,道:“想来这位就是常东子常兄了,在下颜素,唐突来访,望常兄莫怪,小弟这厢有礼。”

    那常东子见这个颜素虽是一身布衣平民打扮,但言语行止却透出一股贵气,便也不敢小瞧,起身抱拳行了个礼,哈哈笑道:“颜兄弟客气了,来,请坐。”

    林听雨过去看的古装电视剧不在少数,再和颜素素记忆中两世所遇的富贵公子气质一对照,自然就能知道富贵人家的男子言行举止。

    此时,她只是依葫芦画瓢照搬过来,看常东子现在对待自己的态度,她估计自己没差得太离谱。

    不等那常东子开口询问,林听雨就已经开门见山,道:“常兄,不瞒你说,在下此来,是有事想要求见常大总管。”

    林听雨的话并未引起常东子的惊讶,毕竟来找他的人,有九成都是为了他宫中的那个叔叔。

    常东子没少因为在中间拉线得到好处,此时自然也不会给眼前人脸色。这人明摆着是给自己送钱来的。

    他沉吟道:“家叔明日不当值,颜兄要见家叔的话,怕是要等明天了。”

    林听雨点了点头,复又故意仔细地看了看常东子,道:“常兄,在下看你脸色微不寻常,是不是有什么旧伤难愈?”

    那常东子听罢顿时脸现异色,骇道:“颜兄,此事你怎么知道?”

    林听雨微微一笑,道:“在下年少时曾偶然救了一位道长,那道长一身仙风道骨,自称是海外修仙人士,他见我聪颖好学,又有意报答我对他的相救之谊,所以将平生所学医术尽数相授。”

    “原来你是一位大夫。”常东子脱口说道。

    他心里有些忐忑,又有些小小的期待,很希望能有人治好他的病,但又怕自己的希望会落空,顿了一下,才道:“你说那传授你医术之人乃是海外修仙人士,这么说,你你的医术应该很高吧。”

    古时的人礼法多多,这隐疾多数人都羞于启齿。所以,常东子也不好一开口就问对方是否能治疗那方面的病,只能先试探着来。

    什么海外修仙人士,林听雨这么说无非就是想给自己壮声势,好让常东子和他那个叔叔乖乖上自己的道。

    她道:“很高倒不敢当,但一般的疑难病症还是可以治好的。”

    她说得是“治好”而不是“治疗”,这两个词听在一些有久治不愈之症的人耳里,效果大为不同。

    常东子因为被马踢伤,数次求医都没能治愈,而且那地方还时不时地疼上一,也着实折磨得他难受,有些病急乱投医的意思。

    他喜道:“颜兄,你只是看我脸色就能看出我有旧患,我猜你的医术也是极高的。不瞒颜兄,我确实有旧伤在身,数年来都不曾治愈。你可否试着替我治疗一下?”

    顿了一又,他又道:“如果颜兄真的能治好在下的病,我叔叔也一定会非常感谢颜兄,到时候颜兄有什么事求我叔叔办,还怕他不尽心竭力地帮忙吗?”

    他可能是因为与林听雨初次见面,对方又不是专门给他看病而来,所以觉得自己提出让对方治病有些唐突,怕林听雨不真心为他治疗,便将他那叔叔抬了出来。

    林听雨不置可否,道:“常兄,可否让在下先替你把一下脉?”

    常东子立刻将手腕伸了出去。

    林听雨假装给他把脉。

    颜素素第一世就曾治好这个常东子的病,常东子的脉象是什么样的,颜素素留下了清晰的记忆,林听雨只要把当初颜素素给常东子把脉时所说的话照说一遍就行了。

    不过,颜素素是个老实巴交的乡里姑娘,做人实在,不喜虚夸,所以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林听雨觉得她当初那些说法,未必能为她眼前的形势挣来最高的利益,所以并不打算按颜素素当初的话直接复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