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855 皮皮虾,我们走(二十八)

1855 皮皮虾,我们走(二十八)

    “这个敖英还,到底怎么回事?”林听雨扶着被摔疼的腰坐到床上去,开始仔细回想敖英还的种种表现。“现在的敖英还应该就是东皇太阿,这点我不大可能感觉错。可是,他好象和东皇太阿完全不一样啊!”

    想到曾遇到的雪飞墨,也是完全记不起她和他的过往,可是,他当时的表现可不象敖英还这样……雪飞墨对她,何曾这样抗拒过?

    雪飞墨和东皇太阿,一样的骄傲自信,一样的未雨绸缪,一样的为她着想。可是这个敖英还,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样子,居然把她这么重地摔出去,看起来不象是在逗她玩儿,而是真的很想要摔她。

    “难道是我感觉错了,敖英还还是敖英还,不是东皇太阿?”林听雨思来想去都想不出是怎么回事,概因现在的敖英还和以前的敖英还实在并没有什么不同。

    她很是头痛地倒在床上,喃喃道:“既然没有什么不同,为什么我又会突然感觉他是东皇太阿呢?”想到那双清亮且深邃的眸,那双象是要看到她骨子里去的眼睛。

    “不会,这双眼睛绝对是属于展拓的,是属于东皇太阿的,我绝对不会感觉错。可是,他这么抗拒我又是为什么?是我误会了,他其实并不在抗拒?”

    不在抗拒难道还是在向她投怀送抱?腰被摔得现在还疼着呢。林听雨对自己的想法都觉得无语。

    接下来的几天,她就为这事纠结着,修炼静不下心,吃,吃不下;睡,睡不着的。因为展拓就算失去了和她相爱的记忆,但也多半会受着灵魂的指引喜欢和她亲近,绝对不会象敖英还这样抗拒她。

    最后小眼实在看不下去了,道:“你不如去找无影问问清楚。就算他什么都不能说,但是你找他倾诉倾诉,总好过这样煎熬下去吧。”

    林听雨心想:“对啊,无影是我儿子,我不跟他念叨他老爸的事跟谁念叨?”想到此她立刻出了永成殿,去了展无影所居的永和宫。

    展无影这些天来一直都躲在永和宫里体悟在寒冰神牢里得到的阎提摩尼留在那里的道纹,听说林听雨来了赶紧到宫外亲迎。

    待到宫殿深处,设好结界,展无影听林听雨又再问起,敖英还到底是不是他老爸的前世东皇太阿,展无影脸露讶然之色,眼神有些闪烁地答道:“我不知道啊!”

    林听雨嘴角抽了一下,道:“那你有没有办法,让我去试探出来,他到底是不是东皇太阿?”

    “我能有什么办法?”展无影一脸无奈地道。

    每个表情都这么夸张,说不是演出来的谁信?林听雨心道,暗咒:“臭小子,老妈生你出来,就是为了让你这么气我的么?跟你老妈居然一句老实话都没有。”

    “我不管。你是我和你老爸的儿子,不能看着我们近在咫尺却无法确认彼此。你得想出个办法来,帮我给敖英还验明正身。”林听雨干脆就耍起赖来。

    展无影愣了一下,只得道:“那你先跟我说说看,以前你都是通过什么方法现我老爸的转世的?你过去又是如何验明正身的?”

    林听雨回忆道:“你老爸有很多习惯,就算转世了也会带着一些。可是这些习惯,敖英还似乎一个都没有。

    你老爸就算转世失了忆,但灵魂里还会受我的吸引,不会对我太过抗拒,可是这个敖英还却是抗拒我得很。

    还有就是你老爸看我时候的眼睛,和他看其他人时会有所不同。貌似这点也没有。可是,这个敖英还总有那么一瞬间,在看我的时候会给我和你老爸一样的感觉。

    那时他那双清亮的眸会显得很深,虽然没有你老爸那样的情愫,但是那种似乎可以看透我灵魂的感觉,却是只有他能带给我。”

    “就这些?”展无影道,“也许敖英还只是碰巧和我爸一样,拥有那种要看透别人灵魂的想法。或许他不但看你时会带着这样的目光,看别人时也这样,只不过你不知道罢了。”

    “是这样么?”林听雨喃喃问,可是想到敖英还已经连续让她两次产生他是东皇太阿的感觉,她又觉得自己不大可能两次都感觉错了。

    她想:“要不要跟儿子讲讲,我和他老爸亲热时,他老爸总有些小习惯,还有那些特别敏感的部位,就算轮回转世了多少次,都从没有改变过?可是……这种事,是我和展拓最私密的事,怎么好跟儿子讲啊?”

    “老妈,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说?”展无影问。现在的他也是穿越了众多时空的老怪了,可不象小豆丁时那样容易骗。

    “那个……这个……”林听雨紧皱着眉头,挠了挠头。

    展无影无奈道:“老妈,你既然来找我出主意,就该把事情都说得详尽一些嘛。你判定我老爸的转世,肯定还有别的方法吧。快说,不然我怎么给你想办法出主意?”

    林听雨沉吟了一会儿,才道:“那个,我有个好朋友,她和她男朋友……亲热的时候,她男朋友总有些小动作会一成不变。还有,就是她男朋友有些敏感部位……”

    “你是说,我老爸不管转世了多少次,那些小动作都不会改变。还有他的敏感部位都是一成不变的,对不对?”展无影可说是一点就透,截过林听雨的话茬说道。

    林听雨急道:“我说的是我的朋友,不是我和你老爸。”

    “好好好,随便谁啦。”展无影说道,感觉好想笑有没有。不过,他到底克制了自己的笑意,道:“这不就好办了嘛,你主动一些,把敖英还扑倒,看看他有没有那些小动作不就成了?”

    林听雨盯着展无影心想,儿子既然这么说,那,是不是证明敖英还就是他老爸的转世呢?不然他当儿子的,怎么可能会诱惑他老妈红杏出墙?唯一的可能就是敖英还就是他老爸。

    展无影见她半晌没吭声,道:“老妈,这招你该不会已经试过了,也没办法证明他就是我老爸的前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