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857 皮皮虾,我们走(三十)

1857 皮皮虾,我们走(三十)

    所以,这后宫里的女人虽多,却是没有人有这个胆子去违逆敖英还的命令。

    敖英还想起前几天自己居然从永成殿逃了出来,心里就无比恼火,他都搞不懂当时他到底为什么那么怕——仓皇出逃啊!令他这几天都没好意思再去见林听雨。

    可是奇怪的很,虽然他的人不敢去永成殿,神识却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那里,而且他的脑中老是闪过那殿中的女子趴在床上,一脸奇异神采看着他的样子。

    虽然自打降世以来,喜欢他、爱慕他的女人不胜其数,但是象这个女人那样焕出如此神采的女人,他却是从没遇到过。

    那样的神采,真的很美,是他从未见过的美。

    只是他在这里神往着那日那番神采奇异的女子,却不知道这个女子此时正在永成殿里计划着龌龊事,正想着怎么才能成功算计他呢。

    “哼,今天龙霞夫人送汤,明天龙须夫人送汤的,而且这个敖英还居然来者不拒,谁来送汤都喝,就不怕汤里面下了药?”林听雨愤愤地想到这里,脑中就突兀地冒出一个念头:“这么说,给这家伙下药应该很容易吧。”

    可惜下药容易,收场太难。没有人能承受得住海皇的怒火。下药这种事,也只是在后宫刚刚建立时有过那么几回,但是几次海皇暴怒之威过后,已经没有哪个后宫里的夫人、妃子敢做这种事了。

    最主要的是,下药后,她们谁也没有达到想要的结果,反倒因惹怒了海皇而被罚被贬。

    纵使是后宫女子,但是她们也都是妖,成为海皇后宫里的一员,她们从此后不必再面对外界天敌的捕食,可以安心在宫里修炼,还有每月必得的修炼丹药,生活其实是相当悠闲自在的。

    她们其实也不全为搏海皇一笑而待在这后宫里。

    海皇的后宫,进来难,但出去容易,想要走的,海皇绝对不会强留。有许多女子因为修炼到了帝尊境,告别水晶宫而去,到外面自开洞府,从此她们都只将这水晶宫当成师门一般尊敬。

    而这些被送入水晶宫来的女子,都是海中各族为了巴结海皇而奉上,而海皇是否接受她们进宫,多数是看各族势力而定,有时候也会看心情。心情好的时候,海皇会来者不拒;心情不好,他也可能谁也不收。

    林听雨在这水晶宫里待的时间有限,并不知道这后宫佳丽们入宫后的真实情况,还以为她们就跟凡间皇宫里的那些妃嫔们一样都是为了得到或者已经得到了海皇的宠幸,是以越想心里越气。

    这一日,她去了藏书房,这里放的都是无量海的史卷,并不拘束宫中的人和朝臣们来看,是以林听雨轻易就进了此处,拿起架子上放的神简,一个一个地阅读起来。

    看了半天,就见两只小海马妖进来打扫,她拉住一个问道:“小海马,有件事想问你。”

    林听雨在这水晶宫住了有段日子了,不少人都知道她是个帝尊,是以那被拉住的小海马妖立刻恭敬施了一礼,道:“林帝尊,有何吩咐?”

    林听雨道:“这一栏里的后宫史册之中,许多神简里记载的后宫的妃子、夫人们,怎么有好几个名字都是用特别的金字标示出来?”

    那小海马立刻脸现崇敬之色,道:“这些前辈都是修炼入了帝尊境,尔后离开水晶宫自立门户,陛下才特意命以金字标示,好知道她们都是修为了得的女尊。”

    林听雨了然地“哦”了一声,又道:“那,还有些名字上都划了叉的,是怎么回事?尤其是在这当今海皇的后宫妃史中记载的妃子、夫人,在初年,有好几个都是划了叉的。”

    小海马妖老实地答道:“这些都是犯了错的妃子、夫人,被海皇惩罚过的。既然划了叉,就代表海皇痛恨她们,其所受之刑也必是大刑,不是挖肝就是取肠,还有剖心的……”说到这里他脸现骇色,摇了摇头。

    林听雨奇道:“她们在后宫之中,又能犯什么样的大错,居然到了要挖肝剖心的地步?”

    神者都有很强的自生能力,挖肝剖心后也是可以再度以法力凝结出来,但是会耗费比较多的法力,而且,对于功体也有相当的损害。

    小海马妖警惕地看了眼周围,与林听雨传音道:“帝尊,她们既是后宫女子,还能犯什么错?不过就是妄想利用非常手段得到海皇陛下的宠幸。

    只是她们没有一个能成功,还受到了海皇极其严厉的惩罚,以至于现在这水晶宫中纵使佳人无数,却也没人敢动这样的心思了。

    帝尊,您要是爱慕海皇陛下,就想点别的主意,千万别步这些女子的后尘,不然挖肝剖心还是小事,重伤之下被赶出水晶宫才是倒霉。这无量海中危机重重,被哪只大妖捕食去,成了别人肚子里的粮食那可是大大的不值。”

    林听雨嘴角抽了抽,赶紧厉声斥道:“你胡说什么?本帝尊可没有那些心思。”

    “是是,”小海马妖连声说道,“林帝尊修为了得,战力非比寻常,连海皇陛下都很欣赏,自然无需动用这些非常手段来获得陛下宠爱。”

    小海妖说这番话时,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好象是在说:“有些话不用非得说得太明白,大家都懂。”

    林听雨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难道她接下来想干什么,就表现得那么明显么?她把神简扔回到架子上,悻悻地离开了藏书房。

    其实她到这里来,就是想查一下后宫这些佳人们的宠幸记录,她要看看敖英还和这后宫里哪个女人最为亲近,又是哪个女人最得他的喜爱。

    结果翻了半天都没找到宠幸记录,反倒找到了那些后宫史册。说是史册,还不如说是名册,上面记载的全是后宫女子的名字,然后就是金字标注和划叉标注的。

    “使用非常手段想要搏得海皇的宠幸,结果不是被挖肝就是被剖心,怎么会这么惨啊?”林听雨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