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866 皮皮虾,我们走(四十)

1866 皮皮虾,我们走(四十)

    虽说这长生道上只论实力,不论男女,但是被个女人如此奚落,季无忧还是大跌颜面。

    “我说林帝尊,您先在旁边歇一会儿,成吗?”展无影劝道,别再激化矛盾了。

    林听雨拍拍他的肩,道:“你既然说无忧公子没什么本事,那你可别输给他,不然这脸就不知道要丢哪儿去了。”说完还真就闪一边去了。

    帝尊之战,想当初在修罗神殿里看到东皇太阿与蚕皇一战之后,林听雨就再也无缘得见,今天她可以一口气连观五场帝尊之战,机会难得呀,正好可以让她长长见识。

    诚如展无影先前所猜测的那样,对方的首领季无忧在一边弹琴助战,没有出战那海皇敖英还也不好出战,就立在一边观战,由龙族的五大顶尖强者迎战季无忧挑选的五大强者。

    第一轮战事开启,季无忧的琴音也跟着响了起来。展无影见罢立刻也祭出了他随身空间里的一个古琴,铮铮地弹了起来。

    林听雨听他所奏者是非常知名的佛曲云水禅心,曲音起时,因为有季无忧的琴曲,是以并不明显,甚至有些人都没有听出展无影的琴发出声音来。

    展无影先前说的不错,那交战的双方,因受季无忧琴音干扰,别说是他那一方出战的一个顶级龙鱼妖,就算是站在敖英还这一方的那只龙,都受到了影响,战斗无法集中精神,而且明显心浮气躁,不象是一个历经百战的帝尊会出现的情况。

    只是片刻过后,展无影的琴声竟是慢慢赶了上来,盖过了季无忧的琴声,那只龙的战斗才渐渐走稳。而季无忧那一方的龙鱼妖却似是力竭一般很快就走向衰败。

    “这才是我儿子。”林听雨得意地笑了起来。

    第一局就以龙族获胜而告终。

    第二局甫一开始,那季无忧竟是改变了策略,琴走柔和,听起来纯属靡靡之音,让人闻之有昏昏欲睡之感。这也导致交战双方都了无战意,一副随时都要举手认输的架式。

    展无影拨动琴弦,所奏者竟是一首碧海潮升曲。

    射雕英雄传里的碧海潮升曲是琴箫合奏曲,林听雨便拿出千锁紫云箫来。

    先前她是想故意羞辱季无忧,所以才说这千锁紫云箫是仙器,实际上此箫乃是一件成长型的“器”,会随着她的修为而成长。

    它现在已经晋升为神器。

    林听雨放在唇边吹奏起来,与展无影所奏之曲相合。此曲颇有气势,能够唤起人的战意,交战双方很快就战成了一团。

    只是此曲到得中途,林听雨发现展无影的琴音中间出现了几个叉头,是故意跳的拍。而正因为他跳了拍,那交战中的两人,其中一人却是出现了法力应声中断的情况。

    龙族因为天生根骨奇异,要远较其他海中各族强大得多,他们的意志力也是非同小可,是以才能抵抗季无忧的歌声迷惑。

    同样的,他们对于展无影这曲中突然出现的跳拍,也成功避过,没有象对方的海鳌虾妖那般法力也跟着跳了拍。

    如此,第二局又是龙族获胜。

    季无忧阴冷地道:“林听雨,你因何中间插一杠子?”

    林听雨道:“你和无影只是比较琴艺而已,不介意我在旁边给你们伴奏吧。”

    其实大家都知道,季无忧也好,展无影也罢,都在用他们的琴音干扰着战局。但是谁也没说破,林听雨就趁势装不知道。

    况且,林听雨的曲中并没动用半分法力,是以对双方战事没有半分干扰,她才不怕季无忧因此而赖账。若是季无忧这么做了,只会让海皇敖英还更加看他不起。

    季无忧气得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

    “无忧公子,”敖英还朗朗地开口,“已经战了两局,我方皆是大获全胜,还要再比下去么?你我相交多年,本皇并不想真的与你为敌,你若是”

    “陛下不必再说了。”不等他话说完,季无忧便打断了他,“今日我受此大辱,总要全力一战,断不会就此低头认输。”

    敖英还深深地看了一眼季无忧,心想:其实,季无忧也是一个高傲的人,就是性情太差了点。今日之战,若是季无忧败了,刚才他被林听雨一番贬损,从此恐怕再无脸面去做人鱼族的族长。

    想到这点,敖英还就觉得头痛。好端端的,季无忧干嘛非得闹这一出?就算季无忧喜欢他,可是也没理由干涉他喜欢谁吧。

    展无影无奈地看了林听雨一眼,传音道:“老妈,你看看你干的好事。抢了人家爱的人就算了,还在这里公然把人家羞辱一通,这下可好,季无忧下不来台,这场战事不管哪方输赢,结局都不容乐观。”

    林听雨道:“你怕人鱼族就此与敖英还翻脸?哼,若是他们对敖英还不利,我不会放过他们。”

    展无影无语了片刻,才道:“老妈,人鱼族好歹是辅佐海皇多年的左膀右臂,海皇有他们相助,可保无量海永世太平。你还是先想想,有什么办法与人鱼族和好吧。”

    林听雨也知道他所说之利害,道:“这事,能怨我吗?明明是他季无忧率先挑起战事。海皇后宫里的事,轮得着他一个朝臣来管吗?”

    展无影道:“可是,海皇若是因你一个后宫里的女子,从此失了人鱼族这个海中强族支持,怕是要被后世耻笑了。”

    林听雨盯着展无影沉吟起来。

    展无影奇道:“老妈,你盯着我看什么?我脸上又没有计谋,能助你把这事给平了。”

    林听雨道:“我只是觉得你说的不错。”

    展无影却觉得林听雨看自己的目光让他骨子里直冒寒气,老妈不会在琢磨着怎么把他给卖了吧。

    “你先赢了这第三局,咱们从长计议。”林听雨道,“还有,我看季无忧那一方的人马,是不是在你的琴音影响下,心思已经渐渐清明了?”

    其实这些海族强者被季无忧的歌声所迷,只是胸中涌起对海皇的不满,故而被季无忧率领与海皇敌对,他们本身的意志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