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868 皮皮虾,我们走(四十二)

1868 皮皮虾,我们走(四十二)

    1868 皮皮虾,我们走(四十二)

    也多亏他二人都是修为了得,赶紧催动法力稳定身形,这才没被摔出去。 ..

    可是这道法力径直而射的季无忧没这么幸运了。

    虽然季无忧战力了得,及时摧动宝琴云海之心凝成强劲音波抵挡,可刚才那一击他运足了全力,此时正是前力已逝后力未接之时,而且还是仓猝起势,音波的法力并不是特别雄厚,竟是被那道强横的法力一轰而散。

    而这道法力仍旧如一条因震怒而咆哮的巨龙一般呼啸而来,轰的一声攻击在季无忧身。

    季无忧本来是悠然席地而坐,琴放在他盘坐的膝,神态端的是潇洒无,此时竟是被这道法力巨龙轰击得直接向后仰倒,口鲜血狂喷不说,他竟是倒在地向后搓出去数十米远这才停了下来。

    他向后疾搓的速度太快,带起的海流都有几米高,着实惊心动魄。

    “无忧公子!”他这一方有人惊呼,纷纷朝他停下来的地方扑了过去。

    展无影和敖英还先后稳稳地落在海底,脸惊愕未去。而原本站在敖英还身后的那些龙族全都无不敬佩地看向林听雨。

    龙族向来看重强者,算敖英还并非属于他们海龙一族,但他们却因为他的实力而始终对他忠心耿耿。

    是以,此时看到林听雨这个女人,虽然只是一只凡骨的小皮皮虾出身,可是如今的实力竟是连无忧公子都没有半分还手之力,他们哪里还有不佩服的道理?

    片刻后,好几个龙族强者都走过来向林听雨问好,做自我介绍。

    林听雨起初都有点傻了,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如今的实力竟然这般惊天动地。

    话说刚才那一道回击之力她好象感觉是从自己的灵魂深处迸射而出,难不成她灵魂之还藏着什么异宝不成?

    其实她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不然刚才也不会挑战完了季无忧,又把展无影推去琴了。她觉得她自己现在断没有那个能力。

    但很快她反应过来,朝过来问好打招呼的龙族强者们回礼,不管怎么说,反正在别人眼里她是这样的强者,她暂且应了,也免得别人都觉得她自己一丝能力也无,只能靠着敖英还才能在这无量海立足,那样只会让人觉得她是敖英还的软肋,可以借她来攻击敖英还。

    “哇……”展无影也终于回过神来,传音道:“老妈,你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实力了?还真是看不出来呀。”

    以展无影现在的修为,其实一眼能看透林听雨丹田内的法力强度。所以他刚才才会提醒林听雨,她很可能不是季无忧的对手。

    对他的话,林听雨也不否认,道:“你老妈可从来不是任由别人宰割的菜鸟。”

    这话,对于展无影的赞赏惊叹,她也不算承认。先前展无影可也这么对过她呢,所以她这只能算是以牙还牙,不能算是虚荣心作祟哦!

    “主人,”忽地听猪仔传音,“那应该是老妈灵魂里藏着什么异宝吧,说不定是老主人早有准备。以老主人的手段,做这种事那是非常有可能的。”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展无影传音斥道。

    林听雨顿时脸黑得象锅底,心道:“展拓怎么搞的,非得给无影弄一只猪当灵兽。虽然这只猪本质是一个古神兽,可是也忒能气人了。”

    她却忘了,猪仔这么能气人,完全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话说,当娘的会不会都跟她一样,总认定自己的孩子不好都是别人带坏的,自己的孩子带坏了别人的孩子都是别人的孩子自己有问题?

    敖英还却没有展无影和猪仔那番本事,能够清楚地探清刚才林听雨那一记重击乃是灵魂深处的异宝作祟,对于林听雨现在的实力颇为惊叹。

    只是以他的修为,与其他强者终有不同,却是能够探出林听雨丹田内的法力情况,这种法力强度,想要挡下季无忧刚才那一击,实在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敖英还也猜测,林听雨应该是及时摧动了什么异宝,很可能是那把她所持的折扇。不过,是靠本身实有的战力还是靠摧动异宝都无所谓,能够挡下季无忧这一击,说明她本身有那样的能力。

    有异宝在手,也是她的一个本事。敖英还驰骋无量海数十万年,早看透了这一点。

    “你没事吧。”他走到近前,沉声问。

    林听雨看着他,目光盈盈,笑意甜甜,摇了摇头。

    敖英还感觉到她看着自己时眸所带的情愫,一颗心莫名地颤抖。

    他从未体味过情之滋味,没想到竟是如此让他感觉甜到骨子里,让他心头莫名地欢喜兴奋,却也令他的脸莫名的发热,一时不知道该跟眼前这个女人说些什么,只是埋下头去,只是嘴角却不由自计扬起,露出一丝幸福的笑意。

    季无忧的人已经检查了季无忧的伤势,发现他伤得极重,丹药彻底毁损,可以说这一身的功力都已经被废了。这些曾经的反叛者眼见自己的领头人连对方的一击都扛不住,不由得惊叹唏嘘,一起朝敖英还拜了下去。

    以前,敖英还是这无量海的至高强者,一身修为无人能敌。如今他身边又有了这么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女人,还有那个展无影相助,再也不可能有什么人能够撼动他海皇的地位。

    这些反叛者本是被季无忧的歌声所惑,但是敖英还若是不惩罚他们,怕是会让别人觉得他敖英还心怀太大度,连反叛者都能这么轻易放过。

    是以敖英还罚他们在冰寒神牢里思过一年,至于季无忧,既然功体都毁了,送他回人鱼族,禁他永生不能再踏出人鱼族的领地。

    听说季无忧的功体被废,林听雨想起曾经被雪飞墨放在她灵魂的千锁紫云箫废掉的那个司本君的事。怎么看眼前的情景,都感觉和当时的情况有点象啊。

    可是千锁紫云箫林听雨已经将它从自己的灵魂解锁出来。

    醉饮桂花酒说

    感谢:芝麻开门三七四五二八零零、鳴羽投出的宝贵月票!感谢:tengxy打赏的平安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