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872 霸主(二)

1872 霸主(二)

    林听雨再次睁开眼时,就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东皇太阿书房里的那张软榻上。

    “我回来了。”她心道。

    她感觉自己好象做了好多梦,但身为老牌魂穿者的她知道那并不是梦,而是她魂穿到异世了。

    她从软榻上爬起来,很快就发现自己这副周七梅的肉身居然已经拥有了帝尊顶峰的强悍修为,而且较她为皮皮虾时似乎还要强过不少。

    而她身为皮皮虾时修炼得来的修为,此时竟然就在她的灵魂里,被一起携带回了周七梅的身体里。

    “东皇太阿。”她唤了一声,眼睛四处打量着,结果就看到不远处的书案前正襟危坐着一个青色法衣长袍、一头银发的男子。

    “你终于醒了。”他清凉凉地道,声音和语气都与东皇太阿一般无二。“还以为你这一睡要睡死过去了。”

    林听雨眨巴几下眼睛,又转了转眸,在书房里寻找了一圈,起身走到书案前,仔细打量起这个东皇太阿来。

    “你在看什么?”他问,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林听雨又瞪视了他一会儿,才道:“你是何人?你不是东皇太阿。”

    那人嘴角上扬,露出一丝冷笑,沉默不语。

    林听雨沉吟道:“我明白了,你是他的神识分身。他人去哪儿了?为什么留一个分身在这里?又想试探我能不能分辨出来呀,他老玩儿这个把戏就不腻么?”

    东皇太阿一手支腮,悠然说道:“他从来都没有玩儿过这个把戏。在穿越的时空里,他之所以故意施法让自己不记得你,不过是怕他自己忍不住又出手帮忙。

    他想让你自己苦修。”

    林听雨一听顿觉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吱唔道:“我也知道我不该单靠丹药神果来提升修为。”

    东皇太阿道:“这事原也怪不得你,是他想让你尽快变得强些,老是担心你太过弱小,有人会趁他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伤害你,所以给你服食了那些神茶神果。毕竟他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你。说起这事,其实都是他的责任。”

    林听雨不想就这个问题与他纠缠下去,道:“这么说,他在异时空总是忘记我,不是故意想让我伤心?”

    东皇太阿却凉凉地道:“我怎么看不出你有什么伤心?我看你和那个敖英还过得是相当舒心啊!”

    林听雨翻着白眼哼道:“敖英还就是东皇太阿吧,别以为他强迫自己忘了我,甚至许多生活习惯和特征都有所改变就能骗过我了。”

    东皇太阿对此也无言以对,是以保持了沉默。

    林听雨再次问他道:“你的本尊人呢?他到底去哪儿了?”

    东皇太阿道:“因为参悟了时间奥义,他迎来了九曲金雷天劫。”

    “他要迎天劫了?他现在是去闭关准备迎劫么?”林听雨追问。

    东皇太阿看着她再度陷入了沉默,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面对他的目光,林听雨的心突兀地噔噔乱跳起来,心头涌起一种极为不祥的预感。

    她急道:“快告诉我,他在哪里闭关?是他的修炼室吗?”

    又再沉默了一会儿,东皇太阿才开口道:“他为了助你化去诛心十面桃的效用,将毕生功力悉数传给了你,他只带着一成功力去迎了那九曲金雷劫,如今早就被金雷击成灰,灵魂也去转世重修了。”

    “你的意思是……”林听雨不可置信地道。

    东皇太阿道:“他已经陨落。”

    “我不信。”林听雨歇斯底里地喝道。

    东皇太阿道:“你与他已经在无量海相守了七十万年,还有什么不满足?”

    林听雨的眼泪唰的一下落下来,道:“我就算和他再相守一百万年,一千万年也不够。再说,我自己误食了诛心十面桃,无论是什么后果都应该由我自己承担,他为什么要把一身修为给我?我我我……”一时泣不成声,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忍不住痛哭失声。

    东皇太阿叹息了一声,道:“你何必如此难过?你是从异时空魂穿过来的,总不可能永远留在这副身体里,早晚是要回到你自己的世界里去。他如今离开了这里,你们才会在另外的时空相遇。”

    林听雨好不恼火地道:“你又懂什么?我我……我其实是不忍心……我其实是在为他心疼……我为什么总是这么笨?我为什么总是在拖累他?我为什么就不能……就不能……”

    “就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守护你们的感情?”东皇太阿接口说道。

    林听雨又哭了起来。

    东皇太阿道:“说到底,你心里是对他愧疚吧。”

    林听雨用力地摇了摇头,道:“不是愧疚,不是愧疚你到底明不明白?”

    东皇太阿默了片刻,道:“变强是需要时间的,你不用太心急,早晚有一天,你能够和他并肩而立,与他一起相守永生永世。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继续你的修炼生涯。”

    “他留下你,是不是就是担心我知道他离开的事,太过伤心?”林听雨道。

    东皇太阿沉默不答。

    林听雨道:“他对我总是这么好,总在为了守护我牺牲他自己,可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东皇太阿幽幽说道:“可是,你也曾为了他而牺牲,难道不是么?若没有你最初的真心付出和不顾自己的牺牲,他又怎么会如此泥足深陷,不能自拔?”

    林听雨想起她还是个剑魂的时候,确实曾经为了展拓的前世江逸而牺牲了自己。可是,难道就因为她那一次的牺牲,就要让他一次又一次地为她牺牲么?

    想到这里,林听雨再次为展拓难过心痛不已。

    “早知道他会这样,那我在那时候……在那时候……”回想前尘,林听雨也不知道她希望自己在剑魂的时候怎么做。

    也许她情愿自己没有完成那次任务,情愿自己在那一次任务中被抹杀,这样展拓就再也不用为了她而受这些罪吃这些苦,更不用为了她牺牲一次又一次。

    可,若是没有遇到展拓,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要是那样的话,她情愿自己从来没有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