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875 霸主(五)

1875 霸主(五)

    林听雨笑眯眯地道:“是么?太隐,可我看,分明是你自己猾头呢。”

    太隐亦是笑道:“大嫂过奖了。做弟弟的,只是不敢随便做主,只等大嫂出来主持大局。”

    这是要让林听雨出手了。

    林听雨仔细想了一下,眼前这局势,若非好好震慑一下这帮家伙,怕是大家还真就以为这东域没了东皇太阿,就只能做案板上的鱼肉了。

    到时候太阿辛辛苦苦营造出来的大好局势,怕也是要毁于一旦。

    就算东皇太阿不在了,但这修罗神殿也是他辛苦经营了两百万年才有了今天的地位,林听雨确实不能让修罗神殿在众神心目中的地位降下半分,不然就太对不起东皇太阿了。

    想到这里,她叹息了一声,悠然朝神殿门口走去。太隐带着一众修罗赶紧跟上了她。

    她来到门口,只对蚕皇道:“蚕皇,你来得正好,我修罗神殿正缺一个看门的,导致这些蝗虫还以为我修罗神殿在太阿一走之后就只能任人欺负了。你既然来了,就留下来好好地给我们看门吧。”

    她心道:“你不是要看热闹么?是不是打算看完热闹之后还要把我这个昔日曾经将你女儿签为灵虫的人给签成奴隶?既然如此,那本宫今天就先把你给签了。”

    蚕皇确实打着如她所想那般的主意,只是来到这儿没想到竟然看到西王母和北君相约而至。看来这阿修罗过去是没少得罪人哪。

    他也乐得先看热闹,等到这些人都打累了他再出手,到时候谁还能阻止他将林听雨签成奴隶?

    而他现在听到林听雨竟然直接跟他公开叫板,这热闹就没办法再看下去了。若是被这个女人叫板,他还在一边窝着,那,别说是他了,只怕整个九翅无影金蚕一族日后都没办法再在神域混下去了。

    “哼,小辈,找死!”蚕皇愤怒地厉喝一声,直接就使出九翅无影金蚕最为厉害的神通无影无涯刃。

    这无涯刃既然还冠以无影之名,自然是没有半点影子,在外人看来他根本就没使出任何法力,根本就没有发动攻击。

    可是林听雨的无限妙音却捕捉得分明,法力波动清晰地映入她的脑海。她丝毫未动,只是立在那里运起周身法力,以强大的意念灌注周身,待那无影无涯刃无声无息亦无形地袭来之时,她在周身的法力突兀地化成绿色的汪洋,瞬间就那无影无涯刃吞噬一空。

    蚕皇脸色顿时一变。但是待他醒悟眼前这个女人早已今非昔比之时,已经晚了。

    林听雨那强大如瀚海的法力顺着他方才发出的一击已经顺势欺上他身来。蚕皇赶紧运起法力抵抗,可是让他心头发凉的是,他那帝尊顶峰的法力一经遭遇林听雨的法力,竟如泥牛入海,全都融入对方的法力之中,不再听他使唤了。

    林听雨心中冷哼,又想:“这林森天法一旦修炼到这个境界,当真好用,生命力滔天也就算了,但凡是有生命力支撑的法力也全都能被它化了。”

    话说,除非是冥界死国里的修行者,这神域中的生灵,但凡修炼的,哪一个不是以生命力为支撑?

    当然,能够化去这些法力,首要的前提是林听雨本身的法力要强于对方,不然化去对方法力根本就是扯淡。而且她这种化去,也只是将对方法力暂时化去。待过了一段时间,对方的法力还是会恢复的。

    只是在交战之时,她这样特别的法能,想来是没有人能够取胜的。

    且说那蚕皇震惊自己的法力根本就不起作用之时,他骇然地发现脑中竟然被林听雨打入了一连串符咒,赫然就是奴虫契。

    蚕皇赶紧运起功力与意念抵挡。只是他竟然发现,眼前这个女人不但修为已入帝尊顶峰之境,其意念之强竟也丝毫不输于他这个修行好几十万年、又得先祖法力传承的蚕皇。

    蚕皇不敢相信自己所遇到的是事实,有那么一瞬间都觉得自己肯定是在做梦,而且做的还是一场恶梦。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心态、意志都诡异地发生了变化。

    这怎么可能呢?就算世间有药物神果可助生灵提升修为,但却没有什么能够助其修炼心境,令其意念也迅速提升。

    虽然诛心十面桃能够相助修炼者历练心境,但也得要历练才有可能成行。既然需要历练就需要时间,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修为和心境一下子都提升到帝尊顶峰境界。

    要知道十几年前蚕皇见到林听雨时,林听雨还只是一个超级弱的菜鸟。十几年的时间,东皇太阿可以利用神药神果等诸多奇物来助这个女人提升修为,但心境和意志断不可能提升这么多。

    蚕皇骇然之际就产生了浓重的折服的念头。这一方面是因为他被林听雨的奴虫契控制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心头太过惊骇。

    因为他太过惊骇了,导致他本身对奴虫契的抵抗被削弱。

    说来话长,但实际上林听雨与蚕皇开始斗法到现在,也不过刚过去瞬息。

    这瞬息之间,林听雨已经冷艳至极地笑了起来,眸中光彩灼灼,看着蚕皇挑了下眉,道:“还得麻烦蚕皇陛下带着九翅无影金蚕一族,替我夫君前代的东皇太阿,好好守护修罗神殿,以及他经营了许多的东域。”

    “是,主人。”让众人震惊不已的是,蚕皇竟然恭敬地应道。

    “蚕皇陛下,你这是怎么了?”他身后跟着的九翅无影金蚕的族民骇然问道。

    林听雨悠然说道:“你们只管安心,我只是让你们一族帮我守门,不会另要你们做什么。我方才所施的奴虫契咒,乃是针对你们整个蚕族哦?

    没办法,九翅无影金蚕的蚕皇得了祖先传承的诸多能力,其中有一个就是让众族民自然臣服。你们没办法抵抗蚕皇神威,自然得服从于他,好好地给我看门。”

    她说这番话的功夫,西王母和北君虽然震惊眼前形势的骤然逆转,但也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