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876 霸主(六)

1876 霸主(六)

    s他们也清楚了,眼前这个女人恐怕并不只有帝尊初期的修为,他们看之所以看不透她,并不是因为她动用了什么异宝屏蔽他人神识,而很可能是这个女人其实拥有强过于他们的实力。

    西王母和北君都是脸上变色。而北君更是已萌生了退意。

    他这次来本就是因为西王母蛊惑。虽说他也想要替蝉月报仇,但他如今的修为被阿修罗废去了近一半,实在是有些被阿修罗吓破了胆。

    直到被阿修罗一掌就击倒在地的刹那,他才彻底明白过来,这世界上的真正强者是什么样的。而他尚无衣虽然空有北君称号,亦被众神者推崇为几大皇者之一,可是他却与那真正的强者相去甚远。

    如今一发现眼前这个女人实力很可能强过自己,尚无衣那被阿修罗吓破的胆就作祟起来,胆怯充斥于胸臆间。

    西王母却是根本就没领教过阿修罗的实力,而且她也不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真的能够战胜她。要知道拥有什么样的实力是一回事,而拥有什么样的战力却是另外一回事。

    就象一个从来没打过架的文弱书生,就算偶然间得了一身的力气,他也未必就能打赢一个拿打架当饭吃的小混混。

    两者经验不同,战力自也是有相当差距。更何况,西王母自忖在神域闯荡多年,战斗经验丰富不说,身上宝物亦是众多,岂会怕一个靠神果药物将修为强行提升起来的小辈?

    她冷笑道:“没想到你如今倒是有了两把刷子。”

    “蚕皇只是一族之皇,论修为断不能与我和北君相比。你能制服他算不得什么本事。”西王母冷笑着说道。

    蚕皇脸色好不难看,他只是被林听雨签了奴虫契,但是身为一代皇者的骄傲仍在。其实若非是蚕族现在还没有与他相提并论的继承人,他真心就想自吻当场,没脸活着了。

    而西王母的话虽说是事实,却也让蚕皇下不来台。蚕皇在心里难免恨上了西王母。

    只是他也知道自己并不是西王母的对手,况且蚕族今日遭此大难,也全是因为他小肚鸡肠不肯放过那个曾经将他的女儿金龙儿签成奴虫的女修。

    是以蚕皇深受教训,虽然心中动怒却是克制着自己,生生咽下这种耻辱,并不打算找西王母报仇。

    “我记得你是叫奕篱吧。”林听雨淡笑着开口,一句话就险些将西王母气得跳起来。

    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人敢这样直呼西王母的名字了,就算是东皇太阿在此,也会颇为有礼地顾忌她的颜面,称她一声西王母。

    她涨红着脸,但很快就哧笑嘲讽道:“一只狗而已,也敢直呼本宫名讳?”

    林听雨看向蚕皇,道:“蚕皇,我知道以你的肚量肯定很厌恶这个奕篱。既然你已经带着九翅无影金蚕一族加入我修罗神殿,我当然也该有所表示。

    而这个奕篱又如此惹你讨厌,我就替你出口恶气,将她踏在脚下好好折辱一番,也算是对你答应为我看门的报酬,如何?”

    蚕皇铁青着脸一言不语,心道:“你想收拾人家就收拾人家吧,干嘛还推到我蚕皇头上来?就算我为息事宁人忍气吞声,怕是这西王母自今日起也要恨上我们九翅无影金蚕一族了。”

    而林听雨的话更是完全没将西王母放在眼里,气得西王母歇斯底里,风度全无,指着林听雨的鼻子怒喝:“好,今日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将本宫踏在脚下折辱。”言罢甩手祭出一个比巴掌还要小上一圈的玉八卦,上面运着强悍的法力朝林听雨当头轰击而来。

    林听雨见罢挥手径直就朝那个玉八卦射出一股法力,根本就未祭出任何神器,居然是要徒手与之一战。

    西王母一见更是心中震怒,这个女人这么做分明是故意藐视她。西王母在那玉八卦上运上更强的法力,周身之力已经悉数祭入那八卦之上,只想一击就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击倒在上,让她知道厉害。

    只是她很快就发现自己运入玉八卦之中的法力竟是有如一江春水向东流一般,呼呼地往对方身上汹涌涌去,吓得她登时脸色一变。

    她立时将自己的法力往回收,玉八卦也被她以神识控制着往后退。只是她在这么做的时候赫然发现玉八卦竟然僵持在原地未动。有一股强大的神识正在拖着玉八卦,似乎想将玉八卦抢夺去。

    西王母终于有点明白,曾经被东皇太阿变成小狗、如今淡笑吟吟地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女人并非是什么易与之辈。但是她入主西王母宫数十万年之久,掌管西域多年,向来争强好胜,岂是那么容易服输的人?

    她银牙暗咬,唰的一下又甩出一件神器,却是一朵粉红色莲花,绽放着淡淡的光华,一经祭出就有滔天法力汹涌而起,朝林听雨欺压过去。

    林听雨身后站的许多修罗族的强都有些承受不住这粉红莲花的法力压制,双腿有些颤抖起来。

    “咦?这朵莲花似乎比那玉八卦品阶高上许多。”林听雨淡笑道,竟是放弃了玉八卦,无限妙音配合着神识转而射向那朵莲花,瞬间就将莲花包围。

    那西王母登时就觉得玉八卦一松,被她成功收了回来,只是她刚祭出的粉红莲花则是忽忽悠悠地朝对面的林听雨飞了过去。

    而先前粉红莲花上释放出的法力威压早已不知所踪。

    西王母立刻将全部神识都转移到那内莲花之上,原本她以为以自己几十万年历练下来的心境,凝成如此强大的神识,此时悉数祭那莲花内,定能成功将莲花收回。

    谁想她的神识探入莲花之中,突兀地就有一阵又一阵的钟声轰然响起,震耳欲聋,令她只觉五雷轰顶,头痛欲裂。

    连续数下的震耳钟名在她耳边不停地响起、炸开,让她眼前都发黑起来,身体摇摇晃晃的几欲摔倒。

    北君尚无衣见大事不好,想要上前掺扶,只是他的眼前突兀地一花,已经有一个袅娜的身影先于他到了西王母身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