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877 霸主(七)

1877 霸主(七)

    待他看清那到了西王母身边的人是谁,以及西王母此时的状态时,登时赫然一惊,愣在原地说什么也不敢动了。

    此时此刻,林听雨已经如她先前所说的一般,成功将西王母踏在了脚下,而她纤纤玉手之上所持的,正是刚才西王母祭出的粉红莲花。

    “这莲花甚好,奕篱,你送此花与我,是想求我饶过你吗?”林听雨淡笑着说道,脚下用力在西王母胸口处重重地一踏,那西王母竟是痛得呼了出来,眼睛翻白,一口血险些狂喷而出。

    西王母万万没想到,以她顶级女帝之尊,有朝一日竟然会落到这个下场。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个踩着她的女人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好象很轻易地就做到了将她踩在脚下这一点。

    她羞辱万分,同时也惊惶万分。

    只是她历事多多,仍旧不肯屈服,恨其不急地朝北君尚无衣喝道:“尚无衣,你在干什么?还想不想娶我的女儿蝉月了?”

    林听雨听罢悠然地转头看向尚无衣,仍旧淡笑盈盈,问道:“尚无衣,你看奕篱这么说,八成是想让你救她呢?你是救她不救呢?”

    虽然她笑得毫无敌意,可是这笑容却是让尚无衣脸色惨白,从心底里往外冒寒气。

    “尚无衣,”林听雨又眨巴着眼睛说道,“当初蝉月将我要吃的龙月天桃换成了诛心十面桃,害我大病了一场,这个仇虽然东皇太阿已经替我报了,但是我总觉得这报仇嘛,还是自己动手来得痛快。”

    “不过,你若是今日带着你的人乖乖地离开,我大人有大量,与你的恩仇就此一笔勾销。但若是你真的不识时务,非要与我为敌,那,可就怪不得我这个人记仇了。到时候我会亲上北域,将北君殿夷为平地。

    老实说,我如今这等修为,也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挥手间就将一代皇者的府邸毁去,正好可以借你的北君殿试上一试。”

    林听雨说着就扬唇笑得极为灿烂,活象个刚刚跟朋友分享笑话的小朋友,各种单纯无邪,春光明媚。

    北君尚无衣脸上连连变色,时而黑得恍如锅底,时而绿得好似油菜,不时又涨得象是红柿子。

    最终他脸色惨白、额头渗汗,朝林听雨抱拳施了一礼,沉声说道:“尚某今日前来,只是想祭奠一下前代东皇,毕竟尚某曾在这修罗神殿居住过数日,得蒙前代东皇太阿照顾。

    但此时看这里事情尚多,想来尚某实在不宜再逗留下去。待他日,贵神殿诸事处理完毕,尚某定当携重礼前来,祭拜前代东皇。”

    林听雨笑道:“你有心了。我今日便在此许诺,你若诚心祭拜我的夫君,他日我便代他替你疗伤。我虽然不比我夫君的能为,但以我现在的实力,将你那被废的一半修为修复个七八成是不成问题的。”

    尚无衣一听面露喜色,如今他只剩下一半修为,若是能将被废去的修为恢复个七八成,那他应该能恢复到原来的八成修为,可是要比现在的一半修为强上不少。到时候他再闭关苦修一段时间,想来就能让实力恢复如初了。

    尚无衣不免带了些惶恐地道:“如此就多谢皇后不,是太后。多谢”

    “你就与太隐一般唤我大嫂吧。我可不想做什么太后,这称呼唤得我都老了。”林听雨懒洋洋地摆手说道。

    “是,大嫂。”尚无衣忙改口。

    西王母脸色惨白地吼道:“尚无衣,你这个没骨气的,难怪蝉月一直就看不上你。”

    林听雨脚下又是用力一踏,西王母再度痛呼出声。

    林听雨黛眉轻轻挑了挑,微笑着,清凉凉地道:“奕篱,拜托你搞清楚,你的女儿蝉月看不上尚无衣,并不是尚无衣不够好配不上她。

    而是她眼高手低,总想攀我夫君这个高枝儿。可惜,我夫君除了我谁也不爱,不想收蝉月入他的后宫为妓妾,没办法,就只能辜负你女儿那番雄心壮志了。”

    她这番话说得极尽讽刺,听得西王母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一边怒喝:“你才是妓妾!”一边还想要奋起反抗。

    谁想林听雨那里一抬脚又是重重地踏在她的胸口,这一次她再也承受不住,噗的一下口中鲜血狂喷。

    老实说,西王母其实带了不少西域的强者来。可是奇怪的很,此时的他们虽然看到林听雨在故意折辱他们的主子,却全都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西王母受如此大辱。

    不是他们不想动,不想出手救下他们的主子,实在是他们根本就动不了。

    这些人,论修为都照西王母差得太远。以西王母之能,都无法抵抗林听雨现如今的无限妙音干扰,被那虚幻的震耳钟声搞得险些晕过去,更何况是西王母的这些跟班儿?

    林听雨又故意摆出一副好不矫情的样子,皱眉说道:“奕篱,你说我该把你怎么办呢?

    放你回去吧,又怕你回到西域之后招兵点将来攻打我们东域,到时候两域开战,可不是我想看到的事情。

    而且,就算你不点将发兵攻打我们东域,你若只是想暗中寻机算计我,我这么单纯的一个人,肯定要被算计死呀。

    这让我根本就不敢轻易放你走。

    但若是不放你回去吧,你看我们这修罗神殿,庙小得很,装不下你这么大的一个佛。而且,你不回西域去,那谁去掌管西域呀?总不能我亲自去西王母宫坐镇吧。

    这偌大的东域足够我住了,我可懒得去西王母宫给自己找事。

    不如这样,奕篱,你发誓永远效忠于我,永远敬重于我,我就放你回去。咱们两方从此相安无事,仍旧和平共处,如何?”

    “你休想?”西王母尖声喝道。如今她被踩在脚下已经够丢脸了,再被迫发下这样的誓言,这让她还如何掌管西域?西域的皇族奕氏也不大可能再认她为皇。

    林听雨却是轻声一笑,道:“你不同意?没关系。本来这里就不是你说的算的地方。蚕皇,我想你一定有好办法让奕篱乖乖地,别来咱们这里惹事,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