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正文 第1552章 万古长天一画卷

正文 第1552章 万古长天一画卷

    淡淡的光从轮回路深处传来,像是被朝霞洒满的金色海面,波光粼粼,荡漾开来,洗礼人世间。

    “万古诸天一画卷,你我都不是真实的,都是虚幻的,不过是一场梦境啊,现在,梦醒了。”

    九道一的声音传来,带着伤感,带着眷恋这个世界的无力感,惊悚了人间。

    他的话语,太具有贯穿力了,让人胆寒,阵阵的毛骨悚然。

    梦醒了……像是一道魔咒,在这里绽放,盛开,卷动虚空。

    它犹若暮鼓晨钟,触动人的灵魂,惊扰了所有人的梦,一时间,让众多进化者震颤,而后似觉悟了。

    楚风如醍醐灌醒般,大彻大悟,他霎时觉得,自己似乎长期限于沉眠中,现在终要清醒过来了。

    “咚!”

    犹若黄钟大吕在耳畔轰鸣,让他眼前渐渐生出亮光,很快要捅破一层窗棂纸,将看到外面的世界。

    ……

    “醒了!”

    耳畔传来呼唤声,鼻端有消毒水的味道,不是很好闻,楚风渐渐睁开眼,有些朦胧,隐约可见墙壁很白,这是哪里?

    “楚风,你终于醒过来了,谢天谢地!”有人喜悦,惊呼着。

    “一个人在户外旅行,还敢独自登上昆仑山,你的胆子也太大了,这次你不慎滚下一个坡地,相当的凶险。”有人在身边开口。

    楚风茫然,这是哪里,在医院吗?

    眼前,有几张熟悉的面孔,叶轩,很文静,大学时的同学,经常一起踢球,正在紧张地看着他。

    还有苏灵溪,印象深刻的美女同学,人非常漂亮,也可以说略带帅气,平日做什么事都干净利落,十分洒脱。

    “楚风,别想不开,这不符合你性格啊。你们只是和平分手,算不上痛苦的失恋吧。你这次要是出事儿,还真会让人以为你想不开,跳山了呢。说不定很快就会上新闻,毕业季,一楚姓青年失恋跳昆仑山,这得多火爆啊,人家都跳楼,你跳万山之祖,龙脉源头,这是给昆仑扬名呢,还是污名化昆仑山呢?”

    苏灵溪笑的很甜,故意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丝毫不给楚风留面子。

    楚风发呆,脑子转不过弯来,这是地球,他身在一家医院中?

    而且,刚毕业没多久,他才与林诺依分开?

    叶轩道“医生说你问题不大,头部伤的不重,不至于留下后遗症,不过你爸妈担心坏了,这不,叔叔与阿姨他们两个疲累交加,照顾你一天一夜了,刚被我们劝走去眯会儿。”

    楚风觉得,太阳穴有点疼。

    稍微平静,他看向近前的几人,面孔依旧,还是刚毕业时的青葱样子。

    为什么总觉得,像是过去了很多年?

    可是,他们并未增添几缕成熟,还是那么的亲切与熟悉。

    而后,刹那间,楚风彻底呆住了。

    他在医院,他从昆仑山跌落下,然后昏迷至今才醒?

    宛若一道闪电划过,他心中浮起无数的画面。

    然后,他迅速运转呼吸法!

    可是,没有力量,他感受不到!

    一切都与他想象的不一样吗?

    所谓的进化,所谓的小阴间还有阳间,种种光怪陆离,所有神圣怪物等,那些都是假的,都是梦境?!

    他回不过神来,为什么是那样的真实?

    梦中所见,多年前,他的进化起点就是在昆仑,天地异变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现在……对上了,所有这些都只是他的一场梦,一个瑰丽而又带着血的故事,都是虚幻的,那是别人的悲与欢?

    真实的情况是,他在昆仑出了意外,昏迷了。

    现在,他的身体出于本能,出于自保,关键时刻,在梦境中,一些可怕的经历与刺激,让他从植物人状态中苏醒了?

    楚风脸色发白,有遗憾,也有不舍,在梦中他有那么多的朋友,那么多的“故事”,那么多的悲欢离合与过往。

    他竟放不下,舍不得。

    很久后,他才看向眼前几人。

    “很久不见,很想念你们。”

    楚风有感而发,一别多年,在梦境中,似乎过去了十几年了吧。

    尤其是,在梦中,他走上进化路,成为了非常著名的“人贩子”,想不被关注都不行,可谓“闻达”星空下。

    为了不连累更多的人,他尽量远离。

    最后,他更是进入了阳间,一别很多载,现在再次见到很亲切。

    “你怎么怪怪的,毕业没多久,我们就这么快又见面了,你人还未老,就提前活在回忆中了?”叶轩打趣。

    梦醒了,一切都结束了,楚风叹息,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为什么让他如此的不舍呢?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我见,我闻,见我,闻我,怎么选择?”

    楚风轻语,然后,竭尽所能,动用自己的意识,以及身体所有的力量,发出了一声低吼。

    “我选择,此地才是梦,异域非幻!”

    然后,他的身体绽放出了光芒,口鼻间有白雾进出,成功运转呼吸法,他用手轻轻向前点去,那些朋友,那些同学,如梦幻泡影,碎掉了,幻灭了。

    “愿你们一切安好!”楚风大喊,挣脱眼前的光幕束缚。

    然后,他复苏了,回归了,再次站在了两界战场前,他略有怅然,离开地球很久了,的确想回去看一看。

    眼前,场景怪异,甚至很恐怖!

    轮回路中,荡漾出的波光,神圣而浩瀚,覆盖了整片两界战场,所有人都出神,都在发呆。

    楚风彻底复苏了,刚才的经历,也只能让他稍微恍惚与短暂的迷茫,因为,以前他已经经历过相类似的事。

    不过,当下所见,有些人的确在虚淡,要消失了!

    “这是……”楚风倒吸冷气,觉得发毛。

    轰!

    一声雷鸣,在他的耳畔炸响,同时让他的双目剧痛无比,几乎有血淌出,这禁忌的异景他无法审视吗?

    轮回路深处,九道一惨然,疯疯癫癫,道“万古长天一画卷,我们都是虚假的,都是画中人,都是历史的印记,是时光纪录下来的殇!”

    若惊雷,似天劫,他的话语太慑人心了,振聋发聩,霎时间惊醒了许多人。

    很快,所有人都从奇异的状态中复苏了,这里一片喧沸。

    楚风看不到,双目阵阵剧痛,而有很多人也是如此,能见到周围朦胧的身影,但是却看不真切。

    “研究时光,留下腐烂经卷的老鬼,你果然也死了,呵!”

    九道一的声音传来,站在轮回路深处,看着不远处那个将武疯子强收为道童的矮小老者。

    那个矮小的老者心神恍惚,现在回过神来,斥道“你在胡说什么,我领悟时光符文奥秘,早已不朽不灭,万古长存!”

    “你看,这才是真实的世界。”九道一向他点去,波光粼粼,如同水浪洗礼,将那老者淹没,道“你看,你满脸都是血,早死去不知道多少年了,你所感受到的,现在的所经历的,皆为虚假。”

    “乱语!”身材矮小的老者双目中绽放时光符文,整个人气息暴涨,能量等阶提升了一大截!

    “你当年留下的时光经卷都腐烂了,你就没有多想吗,你自己死去了,留下的不过是遗书,那是你最后的心得与感悟。”九道一叹息。

    “都是死人,满脸都是血,大多生机都不复存在了。”九道一长叹,有无限的悲与怅,他这是看到了世界的真相吗?

    “道友,你疯魔了,这山河依旧,生命虽无常,但也在运转。”不远处,那个如同幽灵般的黑影开口。

    他疑似来自堕落仙界,而且,有真仙怀疑他可能是堕落仙王族走到极致尽头的几个传说中的生物之一!

    并且,有堕落真仙认为他是那种永堕黑暗,再也不会回头,再也不愿回首前尘往事的至强堕落强者。

    “我们是什么?!”九道一看向幽邃的轮回路深处,又看向外界浩瀚疆土,道“我们是什么,犹若画中人,被人泼墨,留下影子印记。”

    远方,楚风震撼,他都听到了什么?

    九道一竟在那里如同疯了般呓语,像是遭受了重大打击。

    并且,他还未说完,依旧在低吼着。

    按照九道一所讲,万古长空不过是一副画卷,里面的山河景物以及所有的生灵,都是画上去的。

    这简直太惊悚了,让人害怕!

    “你真的走火入魔了,仔细看看这个世界,它是如此的生动。”时光经的开创者,那个自名山中复苏的矮小老者沉声道,他在发毛,但更多是的不甘心,在进一步洞彻轮回路深处的真相。

    “或许言过其实了,但是,这种比喻也差不多啊。我现在有点渐渐明白了,为何那位不在古史中,未来也不可见。”九道一情绪低落,非常沉闷,道“你我都死了,整个世界都衰亡了,我们或许都是……那位观想出来的!”

    简直是晴天霹雳,炸的所有人双耳翁文作响,这也太可怕了,太骇人了,让两界战场的进化者都从头凉到脚,寒毛倒竖。

    楚风头皮发木,而后连脑瓜仁都发麻了,凉飕飕,接着又跟过电似的,这也太骇人了,匪夷所思,震颤人的灵魂。

    他想到了很多,地球在轮回,有些旧事在不断重复,而他是在地球诞生的,这一切都是预示着什么?

    他对九道一的话语,不完全相信,但也接受部分可疑的真相。

    “曾经的我们都死去了,只残留些许痕迹,连印记都算不上,难道那位,以真身演轮回,要逆改一切,而我们只是他在路上观想出来的画中人?”

    这时,九道一喃喃,不断猜想,持续的推测着什么。

    有一点九道一可以确信,他应该真的死去了,他这个当年的小兵,或许早已战死在很多个纪元前。

    可是,那位呢,真身入轮回后,还未回归,还是出了意外分解消散了,亦或是又一次超脱离开了?

    这时,亿万里之遥,超脱阳间外的莫名虚空中,狗皇与腐尸都脸色发木,接着面面相觑,感觉阵阵心悸。

    他们一同将目光注视向九道一那里,总觉得发毛。

    “汪,这老人皮疯了,他或许死了,但怎么能说诸天万界也死了呢,最起码我还活着!”黑狗呲牙道。

    “狗延残喘!”腐尸看了它一眼,而后,施展莫大的神通,对轮回路深处的九道一耳语,传音,他想弄清楚状况。

    “狗啊,还有死胖子腐尸道士,你们都是画中人,都是别人观想出来的,而如果确实存在过,也死去很久了。”九道一回应。

    “放……屁……仙气!”狗皇大怒也不忘临时改口。

    它怎么可能接受死去了这种说法呢!

    “你我都是画卷中被人泼墨的色彩!”九道一摇头。

    “放……本皇的……仙气!”

    “这是一个虚界,没有什么为真,整片古史都如此。”九道一仰天长叹。

    “胡说十道,照你这样说,难道史上的三天帝,至高的存在,也是假的吗,也与你我一样,是被观想出来的?!”狗皇恶狠狠地问道。

    “或许吧,我不清楚。”九道一沉闷一叹。

    最后,他看向两界战场,看向影影绰绰的进化者,有些生灵的脸上都是浓血,看起来阴惨惨,而远方,血月横挂,天地倒悬。

    九道一情绪无比的低落,道“地狱空荡荡,恶鬼在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