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正文 第1565章 女帝亦归

正文 第1565章 女帝亦归

    击穿迷雾,迎着重重时光河流的冲刷,天帝的伟岸身影驾临诸世外,一片莫测的空间中!

    一拳打过来了,天帝贯穿古今,撕裂诸天万界,来到了不可思议之地,找上了那个神秘的生物。

    他像是跨越过整片古史,从过去而来,抵达未来彼岸,真正超脱在外,与某个不能以常理想象的生物对上了。

    轰!

    天帝拳之力,冠绝天上地下,打的岁月之光飞溅,古今光阴河流紊乱,诸世都不宁,上苍都宛若要被摇落了。

    这就是那位的拳印,光照古今未来,太霸道无匹了,真正的无敌拳印。

    这一刻,诸天万界间,所有人都颤栗着,无数活了不知道多少个时代的老怪物都在瑟瑟发抖,忍不住想跪伏下去。

    此际,连真仙都发抖,面色苍白无比,许多人双腿发软!

    “是他,仙道路尽后的那位天帝,他这是打穿了万古,像是从那荒古时代复苏归来,从古史中走出!”

    一些人激动着,话语都不连贯了。

    连许多老怪物一族的古祖都在双唇发抖,战战兢兢。

    今日居然得见天帝!

    这超出了世人的想象,让所有人都震撼莫名,魂光与肉身都在痉挛着,究极强者都在敬畏而胆颤。

    轰!

    天帝拳印,盖世无双,打穿一切阻挡!

    那声音震耳欲聋,是道的颤音,是天地秩序的呢喃,是诸天对那位帝者的臣服与觐见,万界朝拜于一人。

    轰隆隆!

    诸天万界间,同时都浮现那个人的身影,震慑古今诸世生灵。

    不出意外,天帝拳无敌,纵然是面对一个不可思议的存在,他依旧那样的霸道绝伦,将那道身影轰的模糊了,朦胧了,像是要从世间磨灭去。

    所有人都惊憾,悚然,那绝对是可与天帝竞逐的存在,可是现在却被那伟岸的身影压制了,要以帝拳轰杀?!

    吼!

    低沉而压抑的吼声回荡,震慑人心,那个生物原本都要模糊下去,似乎要彻底磨灭了,但又在一念间复生。

    这就是走到路尽的恐怖存在吗?

    哪怕被击毙,都能顶着压力,在破灭大道的过程中归来,真我永恒不灭。

    这看的人心惊胆颤,须知,刚才他的大道路都崩断了,自身都虚无了,居然在瞬间又归位,实在可怕。

    这一刻,无数人双目都在滴血,都在淌血泪,便是隔着万界,那种争斗在诸世外,疑似被岁月长河阻隔了,还能有如此恐怖威压丝丝缕缕的逸散开来,让人恐惧。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被隔绝的结果,真正的战斗太遥远,在世外呢,不然所有人见到这一战都要死!

    人们心头悸动,这是天帝显照后,其异象浮现,所以才被人们看到。

    若是他有意遮蔽,没有人可以看到这一切。

    那是怎样一个地带,显然不是小阴间的地球,而是超脱了诸天,是路尽级生物的坐关所在。

    甚至,那是他的起源地!

    吼!

    又是一声低吼,人们终于模糊地看到那个生物的样子,满身都是浓密的长毛,将自身全部遮住了。

    能够感受到,他很庞大,凶戾无比。

    至高生物,其路已尽,大道前方迷茫,竟是这种形貌?

    虽然很朦胧,很遥远,但是不少真仙级别生物还是倒吸冷气,不见此人祥和,那个路尽的生物竟是这样的凶猛?

    这与他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在人们的认知中,路尽的生物永恒不灭,超脱了岁月,即便不是仙风道骨的形态,也不至于披头散发,满身浓密的兽毛吧?

    他这是怎么了?很不正常!

    最终,天帝裹带着混沌气,大开大合,让诸天的道则、秩序等全部共鸣,低头臣服,挟无敌之势轰了过去。

    那个身影闷哼,而后炸开了!

    狗皇浑浊的老眼中有热泪要流出来了,它很激动,枯竭的老血都仿佛沸腾了起来,它觉得自己仿佛重回荒古时代,再次见到当年的天帝,那个大世,与他一同横击天上地下所有的大敌!

    天帝风采依旧,哪怕这只是他的一道念,依旧这么的无匹,霸道无敌,盖世绝伦。

    狗皇与腐尸都胸膛起伏,皆在大口的喘息。

    “啊……”

    那个炸开的身影嘶吼,于万道中重塑,再现真身,他果然是不灭的。

    只是,天帝怒击,轰了过去,誓要将他磨灭干净。

    因为,这触及到了天帝的底限,竟有人敢在他的故土演绎,在他的诞生地动手脚,让那片旧地处在时间怪圈中,不断的轮回往复。

    显然,这个模糊的身影图谋甚大。

    正如九道一、楚风他们推测的那样,这个莫名的存在对诞生过两位天帝的小阴间旧地异常感兴趣,想要重演那种环境,试着养蛊,看能否再次催发出天帝种子来!

    楚风一直没敢回去,便是始终有顾虑,有担心,怕那个演绎地球轮回的黑手,图谋不轨。

    现在,天帝的一缕执念复苏,击破地球外的神秘天幕,沿着那种气息打爆天地壁垒,贯穿万界阻隔,找到了那个人,要对黑手清算了。

    楚风自然振奋,高兴,除掉这个大患的话,他便少了一种忧虑,可磨灭掉那种笼罩在心头的阴影。

    显然,路尽的生灵大道已断,再无前路,而自身永恒不灭,立身在道之悬崖上,是超脱的,不可磨灭的。

    所以,这种生物极其难以杀死。

    人们看到,两强碰撞间,时光四溅,那个超脱诸世外的地带,仿佛已经过去了亿万年那么久远,时光根本不正常,不断的冲刷他们,给人造成了古史断层般的感觉。

    这个级数的存在,万道成空,自身胜道,秩序不过是路边的花儿,绽放了又枯萎,任时光长河洗礼,最终一切皆为虚,唯有自身永恒,唯一成真。

    光阴河流滔滔,汹涌向永恒之外,让万界发抖,似随时都要崩碎。

    这一日,天帝拳轰鸣,打爆那个生物!

    伟岸身影勇猛无敌,横击一切阻挡!

    砰!

    又一次,那个生物炸开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显化出来。

    真正的……杀了一位路尽的强者?

    不可能!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如果那个级数的生灵这样好杀,就不可能被尊为永恒不灭的存在了。

    果然,那里有异,一念间那个生物再现,模糊而瘆人,通体长毛浓郁,如同一头可怕的人形野兽。

    不过,他没有再攻击,而是自身越发虚淡,且在焚烧,要自我磨灭去了。

    “他不是……真身,只是无穷岁月前留下的一张生有浓厚长毛的皮?”

    终于,人们看清了那是什么,一张人形的皮毛,就这样便也天难灭,地难葬,永恒存于诸世外。

    这未免太可怕了,一张皮而已,就可以通灵,演绎地球轮回,想要养蛊,观天帝故土,手段通天!

    这个生物的真身在哪里?是因为路尽,一跃成空,就此不见了。

    还是说,他曾受过伤,被人杀死了,只留下一张皮?

    轰!

    天帝拳印一震,那皮毛终归是化道了,彻底消失,永寂!

    天帝立身在那里,眸子中有丝丝缕缕的光线飞出,逆因果,在找那个生物的真身。

    不过,路尽的生物,若是有意避世,或者真正死去了,只留下一张皮,那是真的难以追溯的!

    尤其是,天帝非真身,他连人皮都不曾留下,不过是一道残留的念,更不完整。

    不久后,他自诸世外回归,看着地球,看着诞生他的故土,久久未语,直至最后转身,毅然离开。

    接着,他化归天地间,成为一双拳印,星星点点,洒落在诸天中。

    他……只是天帝拳印留下的痕迹,留下的一缕念,现在散去了!

    狗皇热泪盈眶,喃喃道:“你一定还活着,不是化道了,不是最后回来看一眼,我相信,将来一定会重逢!”

    突然,一道幽冷的叹气声传来,很不善,也很无情。

    “路尽了,还是永寂死去了?”那个无情的声音在诸天间回响,声音不高,但是却震慑了所有人。

    朦胧间,人们看到了一道身影,而在他的背后,更是出现一片壮阔而古老的——祭地!

    主祭者?!

    他怎么能出现,怎么又来了?不是有协议吗,他与三件帝器背后的那个至高生物有约,给予诸天一线生机。

    现在,他居然再现!

    “一双拳印,燃路尽气息,有点意思,你是彻底死去了,还是自时光长河中跃空而去了?”

    主祭者在无尽遥远的世外自语,而后,他的眸子射出冷冽的光芒,道:“不想不念,不但可阻止路尽级生灵归来,甚至,当关于你的一切都被抹除,再无人思与念你,你也就真正死去了。”

    他竟说出这样的话,给人以震撼。

    路尽者真身若是发生意外后,直至所有人都不想不念,不再提及他,才算真正死去吗?!

    “我,抹除你的气息,你的拳印,也敢留在这片天地间,灭!”

    主祭者开口,极其严厉,然后他就出手了。

    他要磨灭关于天帝的一切,首先是其留下的痕迹,然后是自所有人心中斩去他的影子,真正做到无想无念,再也没有生灵思及天帝。

    他雷厉风行,虽然没有驾临阳间,依旧隔着无尽遥远的时空,疑似还在上苍之上呢!

    但是,他一指点出时,时光长河却要改道了,逆改因果,欲磨杀可能活着也可能早已死去的天帝。

    不过,意外中又有意外,惊变再一次发生。

    莫名的道韵浮现,通向那永寂与不可言说之地的途中,有一座桥浮现,相传很多帝者走过这条路,最终却都殒落在桥下,死去了!

    这时,大雾中,无边死寂的古桥对岸,突然绽放光雨,白衣飘舞间,一只晶莹的手掌于死亡中复苏,然后一巴掌就扇向祭地。

    跨越时空,隔着几片古史,那绝世一掌,打穿了永恒,直接将主祭者覆盖!

    “嗷!”狗皇嚎叫,老眼都瞪圆了,它知道那是谁,女帝!

    “她居然出现了,这是其……真身,她复苏了!”

    三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