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058章 孟婆汤

第1058章 孟婆汤

    楚风他们回到姬族的部落外,很匆匆,事实是所有人听到那则消息后都心神不宁,皆是脸色凝重的离开。

    当年雍州那位太离奇与可怕,本就是一个头九幽,然后悟透前生事,那席卷天下的大势,简直是谁挡杀谁,杀的日月无光,阳间发抖。

    至今回思,都让了解那个时代的人头皮发麻。

    “伊家的各位,不留下来休整一下吗”

    楚风站在部落外,看着不远处的行宫,一群人正踏上超级传送场域神磁台,他在后面大声地喊道。

    他还真想私下“交流”一番,那个酷似林诺依的小姑娘到底是谁,她的父母在哪里。

    磁石台上,一些人倒也友善,回头报以微笑,轻轻挥手,而后全部在光雨中消失,就此离开边荒禹州。

    冬青瞥了一眼楚风,道“别看了,那小女孩身上有古怪,根本不像是一个幼儿,生命力太旺盛。”

    楚风眺望,看了又看,可是姬族部落外只留下一片行宫残迹,连那神磁石台都自动焚烧,化成岩浆。

    很快,他平静下来,问道“冬青姐,雍州那位到底什么来头”

    冬青浓眉大眼,鼻宽嘴阔,瓮声瓮气,道“来头大到可以震翻一片古史,不过先别说他,还是说说你吧,体质提升幅度怎么这样大”

    楚风扬起下颌,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然后背负双手,做出一副傲视天下的姿态,道“一代天骄,当如我”

    对付他这种德性,冬青简单而果决,用蒲扇大手削他,道“说人话,这里面问题很严重。”

    “喝了真龙液,在龙窝睡了一觉,天纵如我,险些举霞飞升,最后关头我贪恋红尘,不舍世情,强忍着飞升的冲动,驻留在阳间,现在境界不上不下。”

    看他得瑟成这个样子,小脸蛋上红扑扑,笑的像一朵鸡冠花似的,冬青没好气,险些殴打他,不过总算知道他的经历。

    得悉他现在的体质比肩逍遥层次的进化者,冬青没有喜悦,反而在深锁眉头,道“这样早发,不好”

    “我又没有以触媒进化,这没什么影响吧”楚风不解,再者说他喝的是真龙液,最是滋补,应该不至于消耗自身,导致早发。

    冬青很严肃,道“虽说真龙液特殊,号称滋补天品,但是依旧有前贤大能怀疑,有可能会导致早发,提前消耗掉自身的潜力。”

    楚风顿时笑不出来了,虽然冬青说这只是一种怀疑,并不一定是事实真相,但他还是格外在意。

    这一生,他要崛起,要去杀太武、浑羿、乱宇等几大天尊,早期的道路必须要扎实,不能留瑕疵,不然如何走出最强路

    冬青道“当然,我们这一脉也认为真龙液问题不大,只有个别大能过于谨慎,才那样认为。你的问题在于,竟利用龙窟地势又一次涅,这么短的时间内不断突破,接连提升体质,这就让人担忧了,过犹不及,数日间三级跳,怎能不忧早发”

    “怎样解决这种麻烦与隐患”楚风皱起眉头,没心情嬉皮笑脸了。

    “你最近千万不要提升体质了,接下里的几年都要静养,以真正能够滋补身体的补物调理肌体。”

    冬青的脸上略带忧色,思忖一番,她认为楚风必须得调养,而且保险起见的话得找到一种物质。

    “有这么严重吗”楚风心中没底,同时也有些狐疑。

    “一些处在金字塔顶端的保守世家,他们宁愿门下弟子十六岁以前碌碌无为,是个凡人,根本不在意有多强,超过十七八岁后才开始龙腾九天”

    冬青说出这样一番话,那是一些存世数以亿载岁月的进化门庭,异常保守,他们经历过进化史上的种种大劫难。

    当然,同时期的主流世家则认为,这些保守派太刻板,根本不用有那么多的顾忌。

    所以也就有了小乌鸦、莹莹等人,被族人以各种造化物质单纯的提升体质,而非挣断枷锁,开启境界等。

    “有一种物质可以弥补你身体之虚,那便是阳泉”

    冬青提到一种“补物”,算是阳间的顶级稀珍物质,很难寻觅,可以弥补自身亏虚,效果绝佳。

    但是,这种东西太难得,就是有天尊坐镇的家族也存量不多,不会给弟子轻易动用,甚至有的道统连一滴都没有。

    这种物质每一滴都阳气滚滚,号称阳间之粹。

    “阳河附近,偶尔有现,但是每一次刚有踪迹,就会被守在那里的人抢走,非常难以收取。”

    阳河,乃是阳间一条极其古老的河流,自古便存于世间,而其源头更是特别,是从一座石山中淌出。

    然而,从史前到现在,一直就没有人能可以开启那座石山,但凡去探查的人不是死了,就是永久消失,再也没有出现。

    阳河流经数州,常年不衰,很难想象,一座石山内淌出的河流,怎么可以不断流,始终如一的涌现。

    大河热浪滔天,可以熔石化金,一般的进化者掉进去就会血肉消失,身死道消。

    而在阳河中,偶尔会冒出特殊的水花,如同地泉涌现,且伴着清香,还有各种神异景象,如同河涌神泉。

    有人采集上来后,发现这种清香物质,对生物来说乃是难得的滋补之物,尤其是对早发的天才有特殊的效果。

    “很有效吗”楚风带着诧异之色。

    这所谓的阳泉很玄乎,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冬青点头,道“非常有效,连最保守的进化世家都承认这是治疗早发的瑰宝物质之一”

    然而,这东西太难寻,强如神庙仙子这一脉也没有存货,除非跨越数州,去阳河附近守着,而且不知道要等上多少年才能发现一股阳泉。

    楚风无言,既然得不到,不等于白说吗

    冬青道“有替代物,是另类的阳泉,伴生在阴府附近。”

    “你是说,天坑那里”楚风吃惊的睁大眼睛。

    “没错,我在那里看到过痕迹,估摸着一年能出现那么一两次,一般都是天蒙蒙亮时出现,你可以去那里守着。”

    冬青介绍,九幽阴府森寒刺骨,正常的人下去必死无疑,可是物极必反,却在旁边伴着些许至阳造化物质。

    “这种物质跟阳泉一模一样吗”楚风问道。

    冬青点头,道“几乎一样,甚至效果更佳,有人管它叫孟婆汤。”

    “啥,孟婆汤”楚风闻听后相当的无言,怎么会是这个名字,即便能找到,他也有点不敢喝啊。

    冬青点头,道“嗯,汤汁很甘甜,不仅能滋补身体,也可让人忘忧,当然也有点副作用,就是容易健忘。”

    这还是一点副作用严重透顶好不好

    如果让他遗忘过去,楚风打死也不想喝。

    冬青看着他道“问题不是很大,睡上几天就能恢复过来。”

    孟婆汤这种东西过去一直听说,只是民俗传闻,居然还真有,而且还是大补物,让楚风实在傻眼,也很是发毛。

    冬青叹道“这东西,回头得你自己去寻,我和小姐她们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

    “我自己寻找孟婆汤,自己灌下去,我这是有毛病吗”楚风咕哝。

    “小鹏鹏你回来了”

    就在这时,部落中有人喊道,健步如飞,到了近前后直接拍了拍楚风的肩头一巴掌。

    “大叔,你叫谁呢”楚风瞪着他。

    “叫你呢”这个大汉憨厚的笑着,道“你不是没有名字吗,海山兄与族老一起思忖,终于给你想出一个好名字。”

    姬狐、胖墩儿等人听到消息,也都跑到村口这里,热情的喊他小鹏。

    楚风直接炸毛,这还真是报应不爽,落到他头上了,怎么被起了这么一个晦气的破名字,打死他也不能要啊。

    “太难听,我不接受。”

    “胡说,这名字多好听,大鹏展翅恨天低”

    “扶摇直上九万里”

    一群人咋呼。

    那位憨厚的大叔热情的解释,道“放心,你的大名叫姬大鹏,小名才叫小鹏鹏。”

    楚风脸颊都在抽搐,带着乌光,道“我叫姬大德,已经有名字了,谁在喊我姬大鹏,我跟谁决战”

    “什么姬大德,难听死了,哪有鹏字好听,寓意深远,大展宏图”

    “你还小,不懂什么是鹏,以后等叔带你掏一窝座山雕去,给你解释与比对一下就你知道了。”

    楚风“”

    这日子没法过了,他果断跑路,跟冬青逃到后山上,呆在神庙中不肯出去。

    然而,就在当日,冬青跟他告别,她要走了,有可能要一去两三年,从事很危险的事,很长时间都难以回来。

    “要这么久,冬青姐你走了我怎么办”楚风还有些不舍,对于冬青,他心怀感恩感激,比对神庙仙子与那位老婆婆有感情多了。

    他看的出,冬青虽然粗犷,动不动就揍他,但是却真心对他不错。

    “阳间出大事了,你感觉不到,雍州那位出世,当真是恐怖无边啊,他居然还活着,谁都无法想象。”冬青感叹。

    “他能有多强”楚风问道。

    “其血气已经透过他沉眠的名山透发出来,冲破苍穹,而今大半个雍州都殷红一片,越是强大的人感受越深,凝望那个方向就会感觉神魂刺痛,颤栗不止,无法描述”

    这是冬青的话语,让人听的都发毛。

    冬青叹息“而这个人与小姐这一脉消失的那位祖师多少有些关联,小姐不得不去,要走上一趟。”

    当然,她们不可能贸然接近,而是要去了解雍州那位的一切,探索关于他的所有点滴,然后找出对策,怎么无危险的沟通。

    当日,冬青离去前,给楚风留下足够多的稀珍矿物,可以让他熬煮自身三年没问题。

    最后,她想了想,去寻找神庙仙子,最终返回,送给楚风一个小玉**,当中有半颗龙眼大小的丹药。

    他告诉楚风,这是从小姐那里求取过来的,以半滴**血与各种稀有物质共炼成十二颗宝丹,都是无价之宝。

    这半颗丹要是传出去,一定会引发血雨腥风。

    楚风心情复杂,当初他又不是没有见过**血,也曾救命用过,可是都浪费了

    想不到它这么惊人,半滴就足以改变一切

    同时,他很感动,能够感觉出,冬青去讨来这半颗丹,完全是怕他出事。

    果然,冬青告诉他,即便寻不到孟婆汤,有这半颗丹在手,研磨成细粉后,慢慢服食,也能撑上四年。

    时光匆匆,一晃眼就过去了四年,而楚风却一直没有寻到孟婆汤,让他紧皱眉头。

    这一日,天刚蒙蒙亮时,他站在天坑边听到古怪的声音,他谨慎的向下望去,竟看到一口石棺沿着石砬子向上而来,非常辛苦。

    “终于啊,四年了,老夫终于又爬上来了,要重见天日,太不容易了,好艰难古尘舟,你个小王八蛋给老夫等着,待我日后挣脱石棺,一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老夫的脸为什么这样的灿烂”

    九幽在咆哮,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这四年来他气闷坏了,在阴府中经历了种种生死艰险。

    “咳,二弟,一向可好”就在这时,石砬子上方传来一道年幼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