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402章 踏帝行

第1402章 踏帝行

    连石罐都移动了,这是相当罕见的事,它在轻鸣,在略微的发出颤音,居然会有这种特殊的反应。

    楚风意识到,问题大了,注定要出现极其可怕与骇人的事件。

    他屏住呼吸,高度集中精神,双目火光喷薄,金色符号璀璨,不敢错过任何的风吹草动,盯着前方石炉底部那里。

    火光如海,仙光腾腾,整座石炉都在伴着大道神音,秩序符号闪耀。

    并且石炉中竟浮现出日月星斗,有一颗又一颗赤红、深紫的星球在隆隆转动,轰鸣声震耳。

    “出来了”楚风瞳孔收缩,盯着前方,伴着沙沙声,竟是两团朦胧的光一起浮现,彼此在纠缠,在相互吞噬,景象过于可怕。

    一团光瓦解了空间,熔断了天地,像是要将整片世界劈开,碾压成碎片,分割成九天十地。

    而另一团光则伴着光雨,那是时间的积淀,是光阴之力在飞舞,仿佛要烧塌万古时间长河。

    这是什么诡异的光团两团光彼此纠缠,像是对立的,又像是一体两面,本就是一个主体分开的。

    “这就是来自三十三重天外的无上火”楚风带着讶色,锁定前方那里。

    他手持石罐,身体绷紧,严加戒备。

    相传,火光自那天外坠落,造就出整片太上八卦炉地势,而眼前的东西就是那所谓的终极源吗

    不过,这火源太小了,两团纠缠合在一起也只有婴儿拳头那么大,实在是有些“微弱”。

    然而楚风绝对不会小觑,也不敢小觑,让石罐都在轻鸣的东西怎么可能是凡物

    “它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那两种火焰吧”楚风皱眉,内心真的紧张了,这是遇上“真神”,见到大灾本源了

    合在一起也不足婴儿拳头大的两团火光在石炉底部突然剧烈跳动起来,让天地都要倾塌了,空间与时间碎片共舞,而后猛然化作光雨冲了过来。

    楚风头大,第一时间进入石罐,他确信这根本对抗不了

    如果是那种猜想中的火源,别说是他,就是大能来了也都要化成灰烬,它可焚干星海,烧灭万灵,天地都会被灼毁。

    当

    石罐刚闭合,那火光便刹那冲直至,化成薄薄的一层,覆盖在石罐上,剧烈焚烧

    天地轰鸣,不远处浮现的赤红、深紫色星球,大道规则等都跟着颤栗,而后解体,在这种剧烈的火光中什么都挡不住,连石炉中原本的其他火光都被冲击的熄灭,连那混沌闪电都衰败而又消失。

    石罐震动,发出刺目的光辉,那是两种火光融合并纠缠在其上导致的。

    轰

    石罐轰鸣,楚风在里面跟着剧震,而后他感觉到了一股灼热的能量,焚烧其身,让他感觉有些剧痛。

    这怎么可能还隔着石罐呢,就已经如此

    然后,楚风看到真相,因为石罐其中的一面居然被焚烧的晶莹通透起来,近乎透明了,他看到那火光就附着在那一面上。

    石罐自身在发光,有剧烈的能量波动,从而导致内部不再稳定,温度持续升高。

    楚风擦了一把冷汗,意识到不是那火光要焚烧进来,而是石罐自身在散发波动,其能量流转时导致内部有了变化。

    可是,能让石罐如此,也足以说明那融合在一起的两团火光不可想象,超凡骇人,绝对的逆天。

    能让石罐变化如此之大的物质与能量太罕见了。

    那火光焚烧时,空间碎片如天道之刃不断劈斩,让石罐火星四溅。此外还有时间之力浮现,化成磨盘,化成刀刃,强势碾压,让石罐剧震。

    楚风瞠目结舌,这是空间之力与时间之力,道则中的最强大的能量组合之一,真要是轰在生灵身上,那绝对是万古皆空

    而现在空间道则,还有关于时间的无上能量,全都击中了石罐

    难怪石罐自主发动特殊的灼热波浪,前所未有,这是因为它遭受到了那特殊火光的攻击。

    “不愧是三十三天外的无上火”楚风叹道。

    他已经知道,那究竟是什么火,证据太明显了,猜测成真。

    “大空之火与古宙之焰”

    楚风神色复杂,透过那晶莹的石壁看到了一层火光,确信就是那两种无上物质,舍此之外,再无其他火光可比拟,能撼动石罐

    “天难葬者,掩埋四极浮土间,伐阴与阳二柴,引大空之火,纳古宙之炎,焚之”

    楚风永远不会忘记这段话,当初带给了他极大的震撼。

    在通天仙瀑那里,西天组织售卖的特殊古老器物时光炉,曾显妖邪异象。

    当初,楚风手持得自轮回种终极地的土质,在那拳头高的古老炉体中听到这种妖异之音,同时他的手探进去后像是被一只黑手抓过,留下可怕的黑印。

    现在,他竟然亲眼目睹了那两种历代不可见、连传说都几乎没有多少人听闻过的火光

    “时光炉是不祥之物,历代得到的生灵都死的不明不白,连当年的大黑手黎都莫名殒落,不知所踪。”

    “听闻,武疯子意外得到一缕大空之火,珍若性命,而今天在这里却齐全了,两种无上火竟纠缠在一起”

    锵锵

    空间之力如天刀,疯狂劈斩,让石罐都在剧震,而时光之轮旋转,将天地都磨的扭曲塌陷了,附着在石罐上,也疯狂进攻。

    楚风后背冒冷气,若非有石罐在手,他怎么可能活下来这所谓的主炉是必杀之地

    即便是超越大能的恐怖存在进来也得饮恨,没什么悬念,这里是绝地中的绝地

    “轰隆”

    剧震再响,若黄钟大吕鸣动三千界,像是无边黑暗被撕裂,光明照耀亘古亘今

    石罐上火星冒起,大道符号飞溅,秩序神链交织又熔断,场面骇人。

    楚风皱眉,担心石罐受损。

    不过,片刻后,他的眉头很快又松开,那所谓的火星四溅,还有大道符碎裂,竟都是源自火光,并非石罐。

    他以超级火眼金睛仔细观察那晶莹透亮的罐壁,发现它无损,坚固不朽,古今不坏。

    不过,它也有变化,那晶莹到透明的一面上浮现图案,那是一片又一片地势,全都是天地间传说中的无上大凶地。

    楚风以前也见到过,可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清晰,宛若身临其境,来到了一片又一片壮丽的山河中。

    这些地势便包括太上八卦炉地势,自然还有其他地形,比之太上地势只强不弱

    比如,史前记载中的仙主断头峰、九天崩坏大裂谷、混沌孕真灵地等

    这些地势,清晰浮现,犹若来到史前,来到那特殊的年代,那地势中蕴含着大凶,埋藏着万古不曾破解的秘密。

    楚风皱眉,他曾以为,这些地势都是阳间的无上绝地,可是,现在他有一种感觉,应该是来自诸天各界。

    比如太上地势,就是从三十三重天外坠落所致

    “嗯”

    下一刻,楚风惊悚,因为他看到所有地势中都沐浴淡淡的赤霞,而后血淋淋,那是不可揣度的生灵的真血。

    各种无上地势沐浴异血

    “这是什么”

    楚风的火眼金睛收缩,震惊无比,他看到了一些旧事,一些发生在那些恐怖山川中的古老往事。

    “帝者”

    楚风眸子开阖间,金光如虹,火焰焚天,他看到一道又一道身形在各自的无上大凶山川地势中隐现。

    那是不可想象的生灵,一时间判断不出诞生于哪一古老时代,属于哪个纪元,根本无法考证。

    但是,他们散发的气势,漾出的波纹,此时却映照了古今未来,贯穿一个又一个纪元,太恐怖了。

    除却至高无上的终极进化者外,还能是什么生灵

    阳间内,这部古史中,终极进化者始终不可见,不能出现,可是这石罐上的各个山川地势图中却都各自有一尊曾出没

    “这究竟是凝聚了诸天各界的特殊地势,还是为了显现历代的最强者”

    楚风震撼而又惊疑,心中波澜滔天。

    这石罐太神秘了,贯穿了不知道多少个纪元,铭刻了各界一个又一个终极者的身影,可是,他们似乎都死了

    那所谓的赤霞,山川沐浴的血,都是他们的

    他们中的九成彼此都没有见过,分属不同纪元,都曾是终极无上的生灵。

    “是他”

    突然,楚风看到了“熟人”。

    确切的说,是曾隔着时空见到过的生灵,便是那只黑色巨兽的主人,伏尸于残钟上的恐怖强者,他果然也喋血于某一山川大凶地。

    楚风呼吸急促,他急迫的观察,想要看一看是否还有其他人,是否有那漂浮于星空中的铜棺的主人,以及另外一个让九号顶礼膜拜的一剑斩断万古的神秘人。

    不过,这个时候,那沐浴血液的山川又模糊了,未容他仔细看个清楚。

    只是,当他盯着某一片山川时,他却有所感应

    “那是”

    他随意盯上了一地,听到某种声音“我诞生仙古前,真正地府早已塑现”

    可惜,楚风才听到开端,就又结束了。

    仙古前,那是什么年代他似乎听九号随口提及过,异常无比古老的一个纪元。

    那声音止住,是因为该进化者疑似遭遇袭击,在那片山川中意外殒落,暴毙

    楚风浑身冒出冷汗,这么多的地势,都各自屹立着一位无上强者,大多来自不同纪元,他们都死了吗被石罐铭记

    他难以置信,这石罐是什么东西,铭记了历代终极无上者,贯穿诸帝纪元,它见证了那些人伏尸的血淋淋的场景吗

    “我要看到真相”楚风低吼

    石罐像是一个见证者吗铭记诸帝,贯通天地古今,踏血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