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424章 不想不念

第1424章 不想不念

    天崩了,地炸开了

    太武于失望中长叹,于绝望中进行最后一搏。

    霎时间,鬼哭神嚎,地下是无尽的阴气,是无边的鬼神虚影,跪伏在大地深处,对那株赤色莲花顶礼膜拜。

    而天空中也有无穷的神佛魔等浮现而出,一起诵经,禅唱声以及魔语声,不绝于耳,声势浩大。

    这种天象震惊了所有人

    浮现出的赤色莲花宛若母金铸成,不过一尺高,但却太特殊了,竟引发佛魔共祭,鬼神哭嚎,不可想象。

    它被浓郁的混沌气包裹,在裂开的道场地下冲出,宛若要汲取尽九天十地所有精粹。

    显然,太武发疯了,他不想大败而亡,成就一个少年的惊人战绩与辉煌。

    他是谁太武天尊称号中有一个“武”字,怎会是凡俗,有吞天之志,要走上绝世霸主之路途。

    他在绝望中动用了最后的杀手锏

    这株莲有莫大的来头,关乎着他的成道之秘,但是,现在他舍弃了,用以绝杀对手。

    “我是太武,纵死也需以天血祭之,怎能殒落在一个小阴间鬼物的手中,今天我纵是道基崩开,也要扼杀你,断了你的前路”

    太武发狠,双目带着淡淡的血光,长发飘舞间带动起一道又一道闪电,整个人都凌厉起来,仿若灭世大尊,要毁掉一切。

    在他的眼中,那个对手太年轻了,仅是一个少年而已,才修行才多长时间,就想这样当众直接斩天尊

    他若是如此死去,实在太耻辱,他一生的威名都付东流水,所有打出的尊严与威望都将会破碎,被后世人耻笑。

    一尺高的赤色奇莲摇动,虚空崩开,像是挟灭世之威而来,向着楚风镇杀了过去

    “这是什么东西”许多人都惊呼,都未曾料到会有这种植株出世,让各方进化者都为之而恐惧。

    “那是太武的根基,成道的异莲”有天尊叹道。

    “那是通向大能的瑰宝,能够得到一株极其不易,而这赤莲却是当中的绝品,为稀世奇珍。”另一位天尊传音。

    所有人都明白了这是什么,太武的成道之基

    即便是在阳间,想要找到通向大能的花粉与异果也很艰难,不然的话天下间的大能会多上不少

    此外,最为重要的是,找到与自己契合的花粉与异果就更难了,莫不是需要大机缘。

    至于其中的珍品,那就更是可遇不可求,要看个人的造化。

    太武的这株赤莲什么来头竟会有如此惊世的天象,让人望而生畏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这是传说中的自母金矿中移植出来的绝品成道之物,在散发母金气息,是无价之宝”

    那位灰发天尊惊呼,眼中既有惧意,也有贪婪,这是难以想象的一株植物,难怪有这么大的声势。

    提到母金,那自然是各路大能眼中的瑰宝,可炼未来的成道之器

    而在母金畔偶尔诞生的植物,则无不是稀世之物,其花粉与果实的功用不可想象,远胜同级的植物。

    谁都没有想到,太武竟珍藏这样一株,现在要用来御敌

    人们看出,太武豁出去了,要以成道之基来玉石俱焚。

    “这样就以为能杀我何苦呢,何必呢”楚风摇头,他不认为这能奈何他。

    不过,他也吃惊,除却阳间特殊地带的花粉与异果外,那些传说中在扎根母金上,或诞于混沌界中的植物等,亦骇人听闻,一旦得到,此生都将会因此被改写。

    这一株虽然不是直接扎根在母金上的道莲,而是生于矿中的赤莲,但也极其的了不得,足以惊世了。

    轰隆

    带着大道的气息,携带着神佛魔的道韵,伴着诵经声,那株赤莲镇压而来,竟然很难躲避。

    到处都是它的虚影,到处都是它的规则。

    这让楚风动容,不愧是一株奇莲

    传说,莲这种植物天生与道相合,承载着无形道则,故此但凡这类植物出世,都异常惊人。

    轰

    楚风发动攻击,轰向天空中,可是那株植物却是一震,喷吐瑞气,赤霞三万道,向着楚风淹没过去,抵消了他的攻击神光。

    须知,他打出的神光将天穹都撕裂了,成百上千道秩序神链交织,若是其他天尊来此都能被禁锢,被打杀。

    可是,这株莲轻轻一震,便有如此神威,实在惊世骇俗。

    “真是不简单啊”楚风叹道,早已动容,露出无比严肃的神色。

    一尺高的赤莲拔地而起后,流淌出丝丝缕缕母金气与混沌气,竟给人厚重无比、要压塌天地的感觉,天地间都发出了爆鸣声,它横空而来。

    “去”

    楚风冷漠的开口,动用七宝妙术,瞬时间,一片彩光飞出,扫落了过去,宛若一轮彩色大日出世,千般规则,万道气息弥漫,轰杀向那株奇莲

    轰隆

    天地间发出一道巨大的响声,那是道鸣,也是神魔嘶吼音,奇莲周围各种佛魔影迹都在激荡,都在起伏,各种规则碎片疯狂飞舞。

    那是七宝妙术冲击所致,两者间互相撞击,不断磨灭。

    太武脸色难看,带着苦色,他极其不甘心,闭上眼睛后又猛然睁开,神色非常的骇人。

    他真的不甘心,他的成道之基,养了也不知道多少年的赤莲,终于看不了花蕾绽放的机会,不远矣,可是现在,梦碎了他自身亦早已调养的差不多了,准备就在百年内冲击道途,成为大能,可是现在,根基将毁

    “去吧”他毅然做出决断。

    那株赤莲的花蕾开始绽放,晶莹的花瓣在飞舞,竟染着血,而后一束又一束秩序神链自花间垂落,锁住了天地,向着楚风蔓延开去。

    可以看到,佛、魔、仙、鬼等身影全都呈现了出来,皆盘坐在那株奇莲周围,伴着花开,他们同时诵经并大吼。

    “这是彻底毁了根基”有天尊长叹,不知道是在吃惊,还是因为兔死狐悲物伤其类而很伤感。

    在这世间,神王要想成为天尊,十人中有一人成功就不错了。

    而天尊要成为大能,百人中能有一尊成功就不错了

    要知道,天尊这等人物都是在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最后才走到这等地步,而向上冲击时,最后的几步路却是百中选一,何其艰难败者皆死,百中无一,何其可悲

    当然,这还是顺利的情况下,提前找到了成道之基,收集到了大能级的花粉与异果

    太武所图甚大,有吞天之志,找到一株诞于母金畔的奇莲,他要是成功的话,绝对远胜其他人。

    可惜,都已经到最后关头,他却被逼提前让此莲绽放,不是为了自己进化,而是提前释放此植株的无边潜力。

    “竟然还可以这样用”楚风惊诧。

    那花蕾提前绽放后,并未有花粉飞扬,而是在成全母株自身,是被太武炼化所致,那株植物氤氲蒸腾,母株释放出大能威压。

    “轰隆”

    赤莲剧震,向着楚风轰去。

    “自残成道之基,以奇莲杀我可惜,它终究不是真正的大能,只是孕有丝丝缕缕异力而已”楚风冷笑。

    不过,他的确也感受到巨大的压力,这还是第一次面对如此情况,无花粉飞扬,植物自身吸收精粹,绽放大能威压。

    楚风浑身精气澎湃,手持金刚琢,猛然砸了出去

    这是三十三重天器,哪怕面对那种威压,他也敢直接打过去。

    “噗”

    关键时刻,太武炼化奇莲时,自身竟然先一步大口吐血,这是赤莲抽取他精气神所致。

    太武自知,他现在没有办法成为大能,这样强行催动此莲,让它获得那种级数的部分威能,结果太耗元气,伤了根本。

    这连带着赤莲都摇动了起来。

    与此同时,楚风的金刚琢打过来了,一抹璀璨的光华照亮了整片天地。

    “轰”

    像是乾坤塌陷,诸天裂开了。

    金刚琢与那莲花撞在一起,秩序神链冲霄,这片地带瞬间沸腾。

    很快,金刚琢倒转而回,被撞击的飞了过来。

    楚风赶忙接引,怕它被其他人谋夺,结果自身一声闷哼,被反击了一次,身体摇动,艰难的将它持在手中。

    另一边,赤莲发出喀嚓声,竟四分五裂。

    太武则一声大叫,张嘴不断咳血,脸色苍白如纸。

    “师傅”

    “祖师”

    天边,太武一系的弟子门徒全都惊叫出声,脸色煞白,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这样都杀不了那个少年”人们震惊了,那可是有丝丝缕缕的大能威压啊,居然压制不了此人。

    所有人看向金刚琢时都露出火热的目光,当然更多的是惧意,这也太惊人了。

    “终究不是大能,不过是死物,而且只是有丝丝缕缕的大能异力而已,也想杀我”楚风冷笑。

    然而,他的心脏却猛的一阵收缩,感觉强烈不安,他的火眼金睛炽盛起来,盯着前方,总觉得诡异,觉察很不对劲。

    太武面如死灰,他知道,自己的前路断了,培养多年,与自身无比契合的无价之宝毁掉了,原本不足百年,他就要成为大能了,而今一切成空。

    “呵,我一生威名尽扫地,灿烂前途于今日却全都成为镜花水月,我不甘心啊。”他颤声说道,脸色灰白,像是失去了所有的精气神。

    然而楚风却愈发的不安,而后猛然出动石罐,挡在了身前,喝道“你这老贼,还想暗害我,做梦”

    他预感到了极度的危险在临近,那太武如此作态,应该是想让他失去警戒心。

    与此同时,他终于看到了,在那株碎裂的赤莲的根须间,有一颗米粒大的瓦片,与众不同,带着丝丝不祥的气息,混着泥土等,朝着他无声的飞来。

    若非具有超级火眼金睛,根本就无法注意这是一块残损的瓦片,因为跟其他石屑等差不多了。

    在岁月中,在时光下,它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磨难,能够存到今天,已经属于奇迹。

    一瞬间,楚风所有心神集中,竟感觉它存世不知道多少个纪元了。

    轰

    楚风手中的石罐震动,跟那米粒大的瓦片撞在一起,发出了刺目的光华

    这让天地都近乎要湮灭般

    太武骇然,见到了楚风手中的石罐,他不解与吃惊,最后眼中更是有无尽的贪婪以及太多的遗憾。

    即便石罐与以前不一样了,不再是正方体,可是太武最后关头还是猜测出,这多半是阳间失落的那件无上至宝

    那瓦片炸开了,虽然只有米粒大小,可却具有惊世的能量。

    不过,所有能量都被石罐吸收了。

    这让楚风震惊,米粒大的瓦片怎会如此,让石罐都震动几下,太骇人了

    同时,他在最后关头看到,这瓦片具有与石罐相似的某种特质,但是气息相对来说淡了很多。

    难道是同时代的器物

    与此同时,天地中轰鸣,亿万里地之外,太武的师傅那名白发女大能在动,她的成道植株拔地而起,根须下竟也有一块瓦片。

    不过,她这块要大上不少,能有一寸长,上面镌刻着很多奇异的花纹,像是承载着诸天之道

    太武那块乃是当年她赐下去的,也正是因为两块大小悬殊的瓦片相互间有莫名的吸引,所以太武的师傅那位白发大能第一时间感应到了自己的弟子有危机

    现在,她不断催动,想要藉此瓦片打穿空间壁垒,跨越亿万里,给予援助

    这一刻,让她心颤的是,她洞府中的一座石像属于武疯子的神像,竟剧烈的摇动,发出了郑重警告。

    “徒儿,你惹了大祸,不能催动了,不然,这世间一切都将不复存在,诸天万界都会因此枯寂。有些生灵,天难葬,时光亦难斩杀与磨灭,无人可敌,无人能奈何,唯有不想不念,等待他自己坠入永恒的寂灭中,彻底找不到归途。这世间若有一人还在想,还在念他,还在触动与他有关的一粒尘,一抔土,都会引发因果,但凡世间还有关于他的一缕念想,都可接引他,让他归来”

    这是武疯子的话语,在弟子门徒中被尊为武皇,高高在上,可是今日他居然是这种态度。

    白发女子震颤,在她的印象中,她的师尊,有武皇之称的武疯子从来都是话语不多,最多几个字点评,可今天却这样急促的说出如此多的警语,着实惊惧了她。

    “不想不念,让其迷落在幽寂中,渐渐自堕,可是今天麻烦大了,踏着帝骨回归的生灵,无人可制衡,或许要出现了。”

    极北之地,武疯子这样自语。

    他在闭关地睁开深邃的眸子,在他的身边有一个瓦罐,虽然残破了,只余下大半,能有巴掌那么高,但是能够看到,在瓦罐上面有无尽的奥义,刻着各种生灵图案,密密麻麻,皆至高至强。

    武疯子心头悸动,道“这是镇帝罐,也是棺,只要不想不念,那个生灵理应永远放逐,埋葬心念间才对,想不到终究是惹出了祸事,那个生灵还没有彻底永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