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429章 石罐揭开一角惊悚世间

第1429章 石罐揭开一角惊悚世间

    哧

    一道光束划破永恒,截断岁月长河,打穿古今未来,横贯了一切层面,伴着这道光的沉坠,轰的一声,一界如花儿绽放、焚烧,然后归于永寂

    整片世界毁灭了,永逝蒸发,一界的生灵到头来全部成为尘埃。

    楚风猛然一震,从刚才的恍惚状态中退了出来,他看到了什么那是阳间炸开了吗被打成粉末。

    这是什么诡异场景,实在有些太可怕了

    他寻到这片宁静的山地,想要栽种三颗神秘的种子,从而让自身进化,在此过程中需要用到石罐。

    因为,当年就如此,种子只能置于石罐中才能生根发芽。

    可是,刚才,他还没有开始栽种,只是在凝视石罐,如同以往那般探索它的古怪,不曾想见到那一幕

    世界被击穿,彻底四分五裂,宇宙燃烧,蒸发个干净,这是怎样的画面

    那是阳间吗看起来似是而非,只是有点像

    他浑身冒寒气,是看到了过往,还是无意间凝视到了未来这实在让人毛骨悚然。

    他没有起身,保持刚才的状态,再一次将心神沉浸在石罐上,不久后,他入静,很快又看到了异常的情况。

    诸天起伏间,一界又一界沉浮,宛若气泡,犹若悬浮的亿万尘埃,连绵不绝,当真是诸天万界。

    那道击穿一界的毁灭之光是什么

    竟是石罐

    它像是逃难,又像是被人打出来的,从遥远未知处而至,贯穿了一界,打坏了一片大天地,如此造成毁灭

    这是昔日旧景吗,是石罐的来历楚风震撼,没有想到今天竟看到如此异景

    “你从何处而来,贯穿过多少个世界,又有几多大界因此而发生不祥,就此而终”楚风轻语。

    他手持石罐,感到前所未有的沉重,这东西来头太大了。

    整整一天一夜,他都没有栽种那三颗种子,而是默默体会,想要看到终极真相。

    最后,他只能摇头,叹了一口气,这不是他所能探索的,最起码目前还不行

    不过,他认为阳间或许不同,最起码石罐落在这一界后,被承载住了,这片天地并未瓦解而亡。

    “还是说,你本就是此界之物”楚风思忖。

    哧啦

    突然,他听到了轻微的响声,接着看到一片冷冽的乌光交织而过,还以为是自己眼花,可他是什么层次的生物恒王,怎么会是错觉

    “石罐底部”

    楚风惊异,从未有动静的石罐底部刚才像是有丝丝缕缕的黑色线条,蔓延向无尽远的虚空深处,怎会如此诡异

    他拥有超级火眼金睛,那一瞬间,他恍惚间感受到了无穷的大恐怖,这些丝线的末端像是连着无尽的天地。

    “黑色丝线,像是有丝丝地府的气息”

    地府,交织向诸天万界,蔓延向如山头、若浪花般的成片世界,是真的吗

    那些地方都有最古老的地府

    这种地府绝对不可能是他所走过的轮回路,应该早了无数个时代,在不可推演的纪元前就已成型。

    这究竟是天然形成的,还是说,亦是人为开凿出来的

    若是前者,诸天当真是莫测,不可想象,至今都不曾真正被所谓的终极强者们所悟透,所了解。

    而若是后者,这就更可怖了是谁,有那么大的能量,能够这样开凿,连贯了一界又一域,惊悚人世间,凌压今古。

    “当世,还有轮回狩猎者,我或许应该从他们入手,从当世我所走过的轮回路揭示出迷雾中的骇人真相”楚风说道。

    他觉得,当能力足够时,当世的新地府路是他的目标,或许能够找到什么。

    不过,这又谈何容易,所谓当世轮回路,也早已存在不知道几个纪元了,古老的吓死人,水深的让人胆寒。

    须知,就是黎、武疯子的敌人等,若是败亡,都选择走这条路,可见所谓当世轮回路规格之至高

    “你可真是古怪,惊心动魄,令人不寒而栗”楚风凝视手中的石罐,这东西怎么越看越深沉,越不可测了。

    石罐的侧壁,目前只展露了很小的一角图案,他曾在上面看到过帝落时代前的一位又一位无上的生物喋血而殇的模糊景象,也曾在那一角区域得到了数十上百个至强的金色符文

    而现在,石罐的底部也终于揭开冰山的一角,竟在他恍惚的状态时,有丝丝黑线蔓延出去。

    真是古怪了

    楚风疑惑,今天为何能够看到这种异象

    他思来想去,最近仅有的意外就是屠太武天尊时,石罐曾撞碎那块米粒大的残破瓦片了,与它有关

    “那像是一个瓦罐的碎屑,当时感觉,宛若与我手中的石罐有点点相近的气息,似乎是同时代的器物”

    楚风疑惑了,刚才所见是那瓦片残渣度过来的能量引起的,还是说太武的瓦罐碎片唤醒了石罐的某种记忆

    这个时候,无尽遥远之地,超脱天地外,莫名未知处,有声音响起“不念不想,我依旧回归”

    事实上,阳间这一日间发生了不少异象,而且不限于这片天地中。

    轮回狩猎者频繁出动,因为,他们胆寒的发现,有一些可怕的裂缝在某些轮回路区域周围出现。

    修补古路

    一些于传说中早已坐化、曾在武疯子时代以前的生物走出来了,在迅速修路

    若隐若无间,在某一段轮回路附近的裂缝中传出声音“我曾十世称雄,称冠人间,十世为王,可如今我是谁,昔日的我又在哪里”

    这种声音中,饱含着凄凉,也有着沧桑,还有着莫名的绝望。

    如果楚风在这里一定会听出,那是他在某个黎明前,在阳间某一座城市外曾见到的神武青年,疑似从轮回终极黑暗地暂脱困而出、放风的囚徒。

    也有在裂缝中映出虚影的生物,保持人形,显化出世,带着迷惘,带着怅然,在低吼“我是谁,谁压制了时光,谁磨灭了岁月,谁将我禁锢,我曾打遍万宇,求一败而不能,我是帝”

    这一刻,唯有绝代强者才能有所了解有所听闻的最为神秘的魂河畔,响起镇灵之曲,幽幽之音贯穿时光,传到四极浮土间,越过天帝葬坑前

    喀

    这一刻,武疯子闭关地,传来清脆的声响,他在闭关绝地中的一盏史前古灯出现了裂痕,灯光瞬间熄灭了

    要知道,这盏灯来历惊人,存世久远,可预知一些关乎他的可怕未来。

    这顿时惊醒了他,让他心中生出警兆,默默推演,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时候这片极北之地,他所有的弟子门徒都被惊动了。

    “祖师,发生了什么”一些弟子门徒带着颤音,在远处谨慎而发抖的询问。

    “吾师之师,还活着,要活着走到这一世了”武疯子自语,双目宛若深渊,偶尔发出的光幽幽不可视,太过骇人。

    而后,是压抑的沉默,短暂片刻后,武疯子再次低沉开口“当年的预言成真,史无前例的剧变开始,就在当世”

    与此同时,东部边荒,楚风当年从轮回中闯出后的栖居地,他化身为姬大德的姬族所在之地,亦有变化。

    可以看到,姬族后山那里,仙光腾天,瑞气蒸腾,神芒亿万缕,照亮了整片大荒山川。

    所有这一切都是源自姬族后山上的神庙,当年的神庙仙子栖身之地若十万烈阳横空。

    若是楚风在此,一定为之震撼

    因为这普照人间的光芒中,竟充满了轮回的浓郁能量,一个生命体在霞光中归来,不断的壮大

    她正是神庙仙子,早先第一次相见时,楚风就感应到其特殊的气机,猜测她是一个转世之人,曾为史前至强者。

    这是轮回后觉醒了所有,前世在往生前,她曾留下了太多的后手,现在所有的力量都在急骤复苏中

    事实上,这不是现在才有的,早先,连楚风在三方战场时都曾听闻过,边荒有不可揣度的强者在觉醒,其留下的地上天国在复苏,即将彻底归来

    而今,这种演变到了极致,神庙仙子全盛时期的能量在集中,在激荡,可以看到一座大庙于天国中凝实,金黄璀璨到极点,当中盘坐的身影至强至大

    不仅是神庙仙子,连带追随在她身边的老妪的能量都在跟着攀升。

    更有楚风的熟人冬青,那个水桶腰、血盆大口、胸毛很长、脸有胎记的女子,曾经教导过楚风,教他少阴拳,此时冬青亦在加速变强

    阳间,许多人有感,比如名山大川中沉睡的老怪物都被惊醒了。

    便是第一山,九号亦是霍的抬头,盯着东部边荒

    极北之地,武疯子更是有感应,双目爆射神芒,自语道“死了一个黎,神话中的神话她,却又再现了”

    东部边荒,越来越气势磅礴的庙宇中,传出声音,宛若自三十三重天上浩荡而下,宏大而神圣,若时光耀世间,大道之韵洗礼整片东部大荒。

    “剧变,就在这一世,开始了,冬青,召集遗存在阳间的旧部,固我天国”

    冬青听到后猛然抬头,仰望天国中的古老神庙,道“谨遵无上法旨”

    阳间,各种变化在发生,一切都不同了。

    而楚风却没有理会这些,他要开始栽种那神秘的三颗种子了,准备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