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449章 实现承诺

第1449章 实现承诺

    时光碎片铸成一刀,莹莹灿灿,倒映史前,映照未来!

    史前洪荒岁月流淌,众生祷告,无数的生灵伏在武疯子的脚下,共同祭炼这柄特殊的刀!

    未来很模糊,但却也的确在映照,各种景物在刀光中流淌,各种预言在时光刃上呈现,摇曳绽放。

    武皇高高举起的刹那,时光长河断,天地凝固,宇宙星海寂静,唯有那一抹流光划过,成为永恒的唯一。

    哧!

    雪亮刀刃横贯古今,似乎并不在当世这片时空中,让人无法抗衡。

    这一刻,纵然是究极生物也被禁锢,被时光锁住,寂灭难动,唯有等那一刀在落下,引颈就戮。

    这是时间之力,天下谁可抵御?

    古来多少英杰,甚至自纪元更迭中超脱出去的天帝,最终也逃不过时间的清算,尘归尘土归土,留不下一丝痕迹。

    现在,武皇欲以时光为刃斩杀大敌,谁能抗衡?

    刀光绚烂的刺目,令究极生物亦觉得发瘆,古今都在悠悠动荡中,时空不稳,将被斩断,就此崩解!

    完整的大宇宙皆颤抖起来,根基不固。

    “武疯子!”有人大喝。

    不单黎龘被攻击,附近几人也受到严重的影响,恍惚间,那刀光也斩向了他们,时光动荡,涟漪扩散,无物不杀,真正的横扫星系!

    锵!

    有人祭出一面殷红如血、宛若晚霞般绚烂的盾牌,抵在身前,这是某一位绝世强者的护身重器。

    它以天血母金铸成,非常炫目,蕴含大道之力,号称天地瓦解了,它也难灭。

    可是现在,当时光之刀划过后,喀嚓一声,天血母金盾出现裂痕,并且迅速蔓延。

    接着,无边的裂纹浮现,它在一瞬间像是经历了几个纪元,如此光阴让世界都足以更迭几次,赤盾……毁坏。

    砰的一声,一块母金盾牌居然就这样炸开,被时光之刀切裂,而后腐蚀的不成样子,如同枯花凋落。

    时光如太初开辟,似帝剑怒斩,割裂一切,无坚不摧,光束所过之处,万物损灭。

    哧!

    不远处,一块黝黑的混元石带着开天辟地的能量,散发混沌气,也在这时炸开了,又一件重宝被毁。

    “武疯子!”又一人喝道,即便是这个级数的生灵,属于阳间的绝世强者,也是又惊又怒,心疼不已。

    这还是外部区域,可想而知中心地的黎龘正在承受怎样的压力,武皇数十具不灭身齐动,共祭时光之刀。

    当!当!

    战场中心,由寂静到炸裂。

    天崩地裂,震耳欲聋,一道又一道刀光,像是银色的瀑布垂挂在破碎的星空中,映照在宇宙边荒。

    刀光无匹,锋芒绝世,斩向那具手持大旗的身影,每一刀都威能无量。

    黎龘屹立在中心地,手中以母金铸成的大旗杆都损坏了,旗面更是残破不堪,被刀光击中后,不断腐朽!

    有形之物,谁能抵御时间之力?

    “黎龘,上路!”武皇满头浓密的发丝散乱,眼神若闪电,古铜色躯体慑人,他像是开天前的混沌神魔,给人无尽的压迫感。

    然而,即便是在时光侵蚀下,黎龘依旧没有倒下去,他的体外有一层光护体,同时在鼓荡浓郁的奇异能量。

    早先,一口神炉浮现在他脚下,被光阴侵蚀后破烂了,现在正被重塑。

    铿锵声不绝于耳,阴阳二气入炉。

    “嗯?”有人惊疑,道:“这是在接引阳间与大阴间相互对立的两种物质吗?”

    武疯子更是目露神芒,他确定,那应该是阴阳二柴!

    轰!

    一口大炉浮现,矗立天地间,在洪荒中沉浮,从虚无中接来上万块碎片,都各自化成符号入炉。

    万道,真实具现,各自蕴含着独一无二的符文,凝成碎块,宛若洪流,冲入炉体中。

    一时间,万缕神曦绽放,每一缕都是一条大道规则,可贯通天宇,有望抵达进化路尽头的……彼岸。

    黎龘重铸洪炉,以阴阳二柴为基,接引来万道共祭炼,让此炉顿时宏大起来,几乎要挤压满整片星空。

    哪怕是时光之刀刺目,璀璨慑人,可是现在斩过来时也没有能够第一时间剖开此炉,铮铮作响,火星四溅。

    这一刻,在场的几人都惊呆了,他们这级数的生灵自然比别人眼光高的太多,黎龘真的要逆天了吗?

    他在硬抗时光之刃,这都斩不灭他?!

    武疯子眸光大盛,独有的呼吸法运转到极致,魂光与形体共振共鸣,爆发出了至强的力量。

    在他张口时,整片破碎的星空都要被吞进去了,可见他的强大可怕,血气磅礴若大海呼啸起来。

    数十具不灭身共催刀芒,一刹那,时光之刃爆发,像是灭世雷霆,一道又一道盛烈到极致,全部轰在炉体上。

    惊世骇俗,任何一道打出去,都可以将一位绝顶强者轰穿,在时光的洗刷下腐朽,沦为尘埃。

    可是现在那座炉体抵住了,并没有瓦解,它宏大无比,镇在这方宇宙中,而黎龘就在炉口内沉浮。

    “黎龘,你得了阴阳二柴!”武皇冷漠说道。

    其他几人听闻都心动了,那是无上瑰宝,他们莫不想得到,都欲再出手。

    轰!

    一时间,刀光如匹练,似星河,宛若洪荒碎片倾泻过来,数十个武皇不灭身齐动,共击此炉,打的当当作响,响彻宇宙。

    那炉体终于出现一些细微的裂痕,在时光侵蚀下,果然没有什么可以不朽,没有什么能够长存。

    然而,黎龘体外的奇异之光弥漫,刹那又修好了炉体,那真的是阴阳二柴吗?

    轰隆!

    星系大爆炸,武疯子发狂,披头散发间,眸子冷的慑人,像是天渊中腾起的开天斧光,劈开所有阻挡。

    在他的周围,史前时代的旧事浮现,万灵跪倒,共同祭拜他,都映现在了时间光刃上。

    此外,未来不再模糊,也流转出世界虚影,各种大界碎片在刀光中映照,伟力加持。

    “万灵共祭,时光断永恒!”武皇大喝。

    各种祷告声、祭祀音,在虚无中回荡,由微弱到响彻寰宇,如大钟轰鸣,洗礼与震荡世间!

    这一击像是从史前斩来,划过远古的时空,横过近古的天穹,时光之刀落在了当世,摧枯拉朽。

    “当”的一声,黎龘的神炉裂开了,果然被剖开,刹那间,时间能量浩瀚如海,打向炉中的英伟身影。

    黎龘一声闷哼,霎时间,虽然俊朗的面孔依旧年轻,可是发丝却转为灰白色,失去光泽,到了最后更是白发散乱,这种转变非常的刺眼。

    时光侵蚀了他,流逝大量的生机,他遇到危险,陷入险境中。

    轰!

    黎龘也不得不严肃以待,全力以赴,他屹立在炉中,猛然舒展四肢,划出特别而有道韵的轨迹。

    一时间,苍穹破了,传说中有究极生物栖居的三十三重天浮现,被洞穿,被强取与挪移来伟力。

    “谁在盗取天之力?”有生物发出威严的声音。

    但是,没人理会,没人搭理他。

    轰!

    爆声可怖,崩塌了这片星海。

    而这一切,还只是黎龘的起手式,便造成这一景象,他在修补炉体,也在对武皇出手,生猛攻伐。

    “果然,那部经书在你手上!”武疯子开口。

    这时,其他几人也激动了,没有慑于黎龘的威势,反而出手的冲动更加强烈了,都要下场擒杀黎龘。

    在宏大的炉口那里,黎龘悬空,起手式有些人熟悉,是那——终极拳!

    史前,有些人得到过部分经文,但是没人能练成,唯有黎龘钻研的很深,发挥出过无敌的威能。

    不过,现在终极拳成为起手式,就有些吓人了。

    相传,终极拳记最早记载于《终极经》中,此经阐述的是进化路最终结果,推演会蜕变到什么形态。

    当然,对许多人来说,终极经太虚无飘渺,或许并不存在,只是一种理论猜测中的经文。

    现在武皇却认为,有此经文,当在黎龘身上!

    事实上,在史前他们就怀疑,黎龘盗取诸天,曾在天帝葬坑外徘徊,或许真的意外得到了经书。

    现在,黎龘以终极拳为起手式,演绎某种终极形态,散发出浓郁而奇异的能量,抵住了时光之刀。

    这让他们有理由相信,黎龘的确得到某种经文。

    轰!

    宏大的炉体剧震,裂纹消失,而黎龘自身的白发也再次转黑了,浓郁的能量散发,无惧时光之刀。

    “疯子,再来点火,仅是时光还不够,我的真身遗落在了大阴间,现在便是执念也感同身受,有些冷啊,烧我!”黎龘开口。

    阳间各地,强者皆无言。

    至于现场,武疯子发飙了,当真是祭出大空之火,既然对方找死,那为什么不满足呢,烧死他!

    大空之火再现,焚烧星空。

    一时间,大战到了最关键时刻。

    场外几人都坐不住了,想要出手夺终极经书。

    他们当年就听到过传闻,黎龘手中有一块母金很特殊,被称为万母金印,由世间各种母金熔炼而成。

    这个金疙瘩,号称万劫不坏,纪元更迭也不会腐朽,能够长存下去。

    他们猜测,那可能就是终极经的载体。

    这是他们今次现身的目的!

    轰!

    万缕流光飞出,席卷了整片天宇,将那几人都覆盖了,黎龘主动出手,再次对他们下了黑手。

    “早说了,都来吧,你们一起上!”他大喝道。

    不过,这一次几人早有准备,不可能被他上来就偷袭得手,想到不久前的遭遇,他们全都眼神寒冷,准备大开杀戒。

    “杀!”

    管你是黎龘还是谁,现在只是有可能携带着终极经的猎物,先打爆再说!

    “轰!”

    无边的黑雾翻腾,这是其中一位究极生物,至强至大,侵吞万物,在黑暗中斩人魂光。

    接着,又一人轰杀而至。

    一根洁白的手指弹出,混沌渡劫曲响起,震荡世间,这就有些可怕了,这是不见得弱于时光之刀的妙术!

    这片天宇乱了,究极生物围猎黎龘。

    此刻没人会收手,纵然你是史前大黑手全盛归来,今天也要灭你!

    何况一缕执念尔,怎能放过,自当攫走万母金印,翻出终极经书。

    大战惨烈,血液溅起,时光斩万物,渡劫曲灭度世间,此地彻底乱了,一切都化作虚无,唯有一口神炉通体龟裂,在那里轰鸣不止,随时都要炸开。

    “焚香,共祭!”

    黎龘低语,散乱着长发,随后猛然抬头,他以终极拳为引,一把抓向虚空中,轰的一声攫来上万道巨大的光束。

    霎时间,这座洪炉连接向永恒,汲取诸天伟力。

    在许多人震惊的目光中,被打成虚无、一片黑暗的星空中,突然盛烈无比,亮如白昼,所有人可见。

    人们头皮发麻,看到了什么?

    一条又一条大道,成为有形之体,一端连着虚无的尽头,一端没入了巨大的炉体中。

    这是大道具现,真实显化了出来?

    这一刻,阳间无数人疯狂了,通过名山映照出的景象,看到了宇宙中的这一幕,找到了自身的对应的进化方向,领悟到了太多东西。

    每一条大道上都流淌着符文,神秘莫测。

    也有老怪物低呼,那些大道像什么?宛若一根又一根粗大的香。

    这是要烧香吗?上万根粗大的香,都是由不同的大道凝聚而成。

    此际,洪炉剧震,上万根通天般的粗大香烛,轰的点燃了,蒸腾而起无尽的云气,笼罩了这片星空。

    焚香祭祀,祷告给谁?

    接着,诵经声响起,每根粗大通天之香的上方居然都盘坐着一个黎龘,倏地睁开了双眼,而后向着几位敌人出手。

    “都进来吧!”

    一刹那,包括武皇在内,几人都莫名跌入庞大无边的炉中,遭受成片的黎龘虚影的攻击。

    阳间各地,许多人都看傻眼,一人化万,这是真的要逆天啊,令人难以置信。

    武疯子几人陷入被动中,在乱战时,有人被击中身体,发出闷哼声。

    不过很快几人就稳住了。

    有人冷声道:“黎龘,有意义吗?又不是真身,也不能将诸天尽握你手,妄想藉此镇压我等还不行,虚身而已,就是十万具也无法杀我等!”

    “不试过怎么知道,杀不了的话,也要打爆尔等!”黎龘在笑,只是多少有些落寞了,不是真身,只是一缕执念,现在……不稳固了!

    “杀,最后一战,让我尽兴!”黎龘大吼,他似乎预感驻世时间无多,要彻底消散了,开始疯狂起来。

    “黎龘,你不是要打爆我的头吗,来啊,就这么点能耐吗,太弱了!”武疯子也发狂,在虚影间厮杀。

    “如你所愿!”黎龘低吼。

    这一刻,虚空炸开,一片血液洒落,九色光华璀璨,而后又化成鲜红欲滴色泽,轰的一声,凝聚成几具肉身——黎龘。

    “当年的血精,心头血!?”便是武疯子也惊讶。

    几具肉身黎龘发飙,全力冲了过去,各自率领很多虚影,群殴武疯子。

    轰!

    武疯子头上的金冠被打飞,大袖被轰爆,在这么不要命的冲击下他很狼狈,哪怕时光之刀也暗淡了。

    “打爆你的狗头!”

    黎龘大喝,不管不顾,迅速锁住了武皇,轰他的头颅,拳印不绝。

    “暴打你全部狗头!”

    黎龘大喝,四面八方,无数身影攻击武疯子其他不灭身,一时间场面激烈,最为关键的是洪炉焚烧,燃道祭祀,像是牵引出了更加可怖的力量。

    无论是武疯子,还是泰恒几人,全都觉得不妙,身体沉重了许多。

    黎龘疯狂进攻,不仅是炉中的通天之香在焚烧,还有黎龘的虚影也点燃了,更有整座炉体共焚。

    这简直是要祭掉一个世界,带走几大高手。

    砰砰砰!

    这时,几人脸色都很难看,黎龘的心头血化形而出,居然拥有极其骇人的攻击力,打穿了他们防御光幕。

    有人被轰的鼻青脸肿,额头爆开了。

    终于,武疯子也不能避开,数十不灭身归一后,依旧被追着轰,这是在群殴他,让他满头是血,额骨都现裂痕。

    “呵呵,黎某心情舒畅了,说要打爆你们的狗头就一定要做到,实现承诺!”

    黎龘大笑,整个人散发着灿烂的光彩,可以看到,他的身影虚淡了许多,洪炉都有些透明了起来。

    万道焚烧,形体将灭!

    几人大怒,要轰杀他。

    此时,黎龘不管不顾了,再次群殴几人后,一道流光飞出,凝聚成他的形体,向着阳间大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