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471章 多少英杰埋骨他乡

第1471章 多少英杰埋骨他乡

    白鸦很凄惨,身体四裂,白羽凋零,快被一群大黑狗给分食了

    它对那只黑狗原本就无比厌恶,愤恨,现在好了,不是一只黑狗了,而是变成一大群,将它给包围。

    没有比这更凄惨的事了,将厌恶与愤恨感提升数十上百倍,围绕着你,将你淹没,白鸦顿时陷入黑色的狗海中。

    这一刻它坠炼狱,被狗撕咬,啃食,痛苦无边。

    “汪”

    “汪”

    到处都是狗叫声,到处都是嘶吼声,四面八方全是犬吠音,白鸦的脑浆子都要被震出来了,耳朵早震聋了。

    它七窍流血,无比惊惧。

    它真的怕了,被一群大黑狗包围,被撕咬的浑身都是可怖的伤口,惨叫着,一会儿呱的一声大叫,一会儿又喵的一声惨嚎。

    “我的白翅”

    顷刻间,它一只翅膀没了,落进狗嘴里。

    还没惨叫完呢,它的一只爪子也不见了,很快,它发现左肋那里漏风了,腹部被掏空。

    它满身是血,一个不注意,身体就会缺失一部分,伤口上的狗牙印很明显。

    “啊”白鸦惨叫,身体又要被啃光了,又快被吃没了。

    这是第几次死去了

    它无比的惊悚,即便施展九命猫族的不死术也不够看,一会儿保准能死九次以上。

    不是它不够强,被数百只凶残的大狗围着咬,谁受得了

    这还是远方的干尸大军分担伤害的结果,不然的冲过来的黑狗会更多。

    古鸦出手,盯上了狗皇

    嗡的一声,虚空炸开,整片战场都剧烈晃动,它宛若一轮白色的大日横空,太璀璨与绚丽了。

    霎时,无边无际的能量沸腾,它立身之地,仿佛化成永恒,让空间断层,让时光如水波般飞溅。

    这一刻,古鸦震撼人心。

    它直接到了近前,所划出的轨迹附近,能量浓郁,并发生大爆炸,无尽的蘑菇云在身后绽放,让整片战场都在动荡,轰鸣起来。

    轰

    一轮恐怖的白色大日周围,道祖物质沸腾,神性粒子如海,焚烧着,与那黑色的狗皇撞在一起,太凶猛了

    两者皆无比霸道,瞪裂了眼角,血拼不退,生死大碰撞,让虚空大崩,彼此的肉身也在撕裂,血染天地。

    没有什么可说的,两者上来就是你死我活的大对决,极其的惨烈。

    这片地带,一下子空旷了,除了两人之外,那些干尸、红毛怪物、灵体等,即便再强大,也都熔化了。

    两者间道祖物质浓郁,神性粒子如海,激烈血拼,其他生物等都没办法靠近,可怖到极点。

    这种碰撞瞬间惊动了诸天各地。

    此时,外界有些乱了,也不知道有多少天域轰鸣,苍穹龟裂,不断滴落下来的血。

    而有些地界,更是异象慑世,有道祖横尸坠落下来的画面,有仙王成片寂灭的场景。

    此外,更有魂河浮现,横于天穹上,震慑万灵

    各地,但凡强者都倒吸冷气,彻底惊悚了,这是发生了界战

    “有大界碰撞,举界之力,生死决战,血拼到底”

    其他天地中,有老怪物复苏,露出惊容,预感到诸天血战的序幕恐怕从揭开。

    今天,绝对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多半要被载入史册中,又一个纪元要走到终点了吗

    这一战,影响深远,关乎太大了,多半又是一次沉沦的开始,整片大地,诸天万界都要陷入黑暗。

    “准备战斗”

    “唤醒古祖,这一天终于又来了,我们终究是无法躲过”

    各处天域中,传来各种声音。

    有不甘的,也有低沉的,还有失去斗志的,也有战血沸腾的,人生百态,各自的意愿不同。

    魂河,门内的世界,大战越发的惨烈。

    这才交手,黑狗就已经满身是血,有几道粗大的裂痕几乎让它的躯体断裂,斜肩到腹部,五脏都露出来了。

    古鸦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只翅膀耷拉着,头颅凹陷下去一块,羽毛纷飞,白光焚烧,血液落的到处都是。

    它们是宿敌,仇怨无边,都恨不得活剐了对方,一见面就杀红眼睛。

    不过,两人虽然都恨不得弄死对方,但却也有意气之争,多年过去了,也都想看一看,凭自身实力能否压制对方。

    所以,这还没有动用各种额外手段呢。

    “有种别动用帝钟,先凭各自实力掂量下”古鸦长鸣,响彻天地间,白羽如虹,全部暴涨起来,向着黑狗刺去。

    “本皇自当杀你,要像捏死小家雀儿般捏死你,你给我去死”黑狗咆哮。

    新仇旧恨,它们间有无边的血怨,根本无法化解。

    当年,魂河屠世,古地府隐现发生太多不祥的事,诡异遍地,导致诸天都一片恐怖,若非几位天帝率部众出征,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当年,他们打到魂河畔,杀到终极地,无比的惨烈,引出了太多的东西,有些怪物根本不可想象。

    有些怪物很多个纪元都没有出世了,哪怕挖尽古迹,都难以找到关于它们的记载。

    可是,在那一战中,它们出现了,杀的异常的惨烈,日月沉坠,一片宇宙又一片宇宙成为死寂之地。

    更有大界溃散,如同泡影般消失,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连记载,连残片,连遗迹,都没有留下。

    敌人太可怕,从天帝葬坑中爬出来的东西太神秘,从四极浮土下游荡出的怪物,强到无法想象,所以,纵然是天帝也喋血,付出的代价极大。

    不然的话,若无战况,人杰都在,那一世是何等的璀璨

    人杰无数,天骄共出,与日月辉映,照亮万古的星空,极其繁盛,无比辉煌。

    可是,一战之后,还剩下了什么,天帝旧部溃散,消失的消失,死的死,残的残,诸多故人埋骨异域,殒落他乡,再也找不到。

    “吼”黑狗嘶吼,仰头向天,足以吞日月,裂星海,它庞大无边,向着古鸦杀去。

    它想到了太多,那些故人,再也不可见,一切都落幕了,只剩下它与有限的一两人还勉强熬着,艰难的活着。

    到了如今,连它这种老将也要凋零了,过去的一切痕迹都难以保住。

    “轰隆”

    狗皇眉心发光,一道竖眼突兀出现并睁开,迸射出不可匹敌的光束,轰在古鸦的身上。

    噗

    古鸦身体被洞穿,而后崩开了,血雾浮现,它长鸣,漫天白羽极速冲向一起,再次重组,这么短的时间,它居然直接被打残了一次,让它脸色阴沉。

    “你终究还是老了,不行了,要是当年,这一击足以要我一条真命”古鸦冷漠地说道。

    然后,它满身羽毛如烈焰般发光,焚烧出无边的大道神链,交织在一起,组成一张“天道网”,向前覆盖。

    轰

    两者厮杀,不断轰撞在一起,黑狗也负重伤,满身皮毛都是被那张可怕的天道网剥下一块块,血淋淋。

    然而,它们都不退缩,决一死战,不惜满身是血,肉身都在崩开。

    死战不退

    “杀”

    古鸦自然很强大,当年就是一个极其厉害的狠角色,同时它现在也有其他手段防备着,不然的话,也不敢接近有帝钟的黑狗。

    它强调,彼此凭实力一战,主要是因为有心结难解,当年曾被狗皇吃掉半边身子

    在魂河终极地杀到狂乱时,双方那是什么都敢吃,只要能补充自身能量就行。

    由此也足以说明,那一场大战多么的惨烈,古今罕有,真正都杀疯了,连天didu不列外,那一日发狂,浴血长啸,血战诸巨头。

    那一役是古鸦生平的奇耻大辱,它是谁,在魂河中也是个无比厉害的生灵,居然被黑狗当作食物吃,怎能忍受。

    所以,它今天发狠,一心要报当年之仇,非要压的狗皇低头,遭受大败,压的黑狗不支才行。

    哧

    神虹绽放,时光如刀,两者间各种规则如同绚烂的花朵般绽放,一重又一重,打到让帝战平台都都在轻鸣。

    噗

    黑狗一声闷哼,一只前爪断掉了,伤口恐怖,可是却也只流出来一点的残血,而且光泽并不晶莹鲜艳。

    “衰败之体,老迈之躯,你如今不足以与我斗,你的身体已经腐朽,血气都干枯了”古鸦冷笑。

    尽管它也是伤体,当年本源被大道击穿,受了重伤,可是在魂河终极地修养多年,状态比黑狗要好不少。

    “吼”

    黑狗人立而起,以双足支撑在地上,动作快到让人看不到虚影,太恐怖了,时光都因此而混乱,像是在倒流。

    “天帝绝学”古鸦脸色变了,疯狂倒退,这头狗将昔年那位天帝的绝学演练到极致,已经升华了。

    那是一种步法,也是身法,极尽就是时光领域,在此基础上再升华,那就涉及到了更为广阔的方方面面,万道都与之共鸣,诸天伟力加身。

    此时,黑狗不可捕捉轨迹,它在施展一些无上秘术,行遍诸天,万法不侵,恐怖气息弥漫开来。

    轰

    它将古鸦撕裂了,断成两截,这是超越极尽升华的速度,让时光都乱了,将古鸦肉身打崩,毁掉。

    并且,狗皇也俯冲向古鸦的魂光,想要直接干掉。

    古鸦惊悚,还好这里是魂河,它有足够自负的底气,一时间浪花万多,无尽魂物质沸腾,汹涌过来,将它包裹,并且它移形换位,动用无上禁法,躲避过这必杀一击,在远处重塑真身。

    “你这狗东西,还真是拼了,这种虚弱的状态下也敢消耗血气,接连施展三种天帝术,不想活了吧。”

    古鸦冷幽幽的看着它,自身吞吐能量,消耗很大,刚才差点被毙掉一条真命。

    那是天帝的攻击手段,是成就无上天帝道果后,将一生感悟秘法等升华后的成果,端的是绝世无匹,奥妙无穷。

    几种术,早年就伴随那位天帝,后来被他重新推演,甚至可以说,等于另创了,早已超越早期所得经文不知道多少个层次,深奥不可揣度。

    “死鸭子,本皇非弄死你不可”黑狗大口喘气,瞪着铜铃大眼,盯着前方。

    这一次,它占尽优势,差点毙掉敌手,可是却只有它自己知道,肉身真的要腐朽了,承受不起这种消耗。

    远处,那个身体臃肿、肉身腐烂的强者,一声叹息,他们这些人昔年何等的骄傲,居然落到这步田地。

    那个时代,他们何其鼎盛,强大,可是现在,连自身出手时稍微动用杀招都快不支了,身体出了大问题。

    当年,他们一群兄弟出征,平定魂河乱,镇压古地府强生灵,那么多的人,最终死的死,残的残,没剩下几个。

    如今勉强残存的,身体状态却也这么差,腐烂的腐烂,血气干枯的干枯,连保持形体都做不到,有些可悲。

    如果他们还在鼎盛期,还血气滔天,今天怎么会如此吃力

    “大黑,支撑住”腐尸叹道,而这个时候,他也疯狂了,爆发漫天的腐烂气息,尸雾遮天,向前轰去。

    在他的手里,拎着两件特殊的兵器。

    他左手持镐,右手为铲,像是在掘地,又像是在开凿历史长河般,凿穿一切,铲平一切。

    “你爷爷我,连你家主子的坟头都铲平过,还怕你们这群小鬼崽子,古地府爷爷都深入过很长一段路,你们算个屁”他大喝。

    前方,成片的干尸、无数的魂河生物炸开,全被他轰杀成飞灰。

    不过,这里是魂河,怎么可能只有古鸦一位强者

    不远处一个通体都是黄金鳞片的人形怪物,嘴角流淌着黑血,带着腐烂的气息,目光冷幽幽,像是天刀般迫人,不祥的气息瞬间铺天盖地,比之古鸦似乎还要强

    “杀”身体臃肿的男子一声断喝,浑身腐肉都在乱颤,手持铣镐冲了过去,直接就轰杀

    “轰”

    这里也爆发了极其激烈的大战

    另一边,九道一在喝斥,在嘶吼,满头灰发乱舞,如同入魔了般,他遇到了一个在当年就很恐怖的敌人。

    这个生物无比强大,此时散发能量,让诸天都轻颤,一些大界的老怪物都被惊的寒毛倒竖,从沉睡中醒来。

    在九道一的对面,那是一只被雾霭遮蔽的凶禽,很像是一头孔雀

    它张开尾羽后,有无敌之势,实在是很难对抗,换一个人上来,绝对就被瞬杀了。

    纵然是九道一这么强大,身为一个无比古老的生灵,现在也极其吃力,遭遇了一个绝世大敌。

    “孔雀魂母的胞弟”他认出了这个生物。

    通过其称谓,就能知道这个生物多么的可怖,其姐敢以魂母相称,绝对逆天,而身为胞弟自然也不可能弱,甚至可以说强的无法想象。

    果然,此时这头魂河生物极其慑人,尾羽一扫,九道一的各种宝术就被挡了回去,根本无法近身。

    此外,它的身上也挂着一面盾牌,时刻祭炼,防备九道一的神秘长矛。

    那盾牌太惊人,吸附一切能量,连空间与时光都吞噬,太瘆人了,让人怀疑与魂河深处的无上生灵的兵器有关。

    嗡

    最为慑人的是,这头孔雀又一次张开尾羽后,每一根尾羽的末端都出现一颗眼睛般的图痕,最后真的化成眼睛。

    哧哧哧

    所有的眼睛都睁开了,射出骇人的光束,这是孔雀魂母那中无匹的禁术吗它胞弟也会

    “老子宰了你这只野鸡”

    九号怒了,乱发飞扬,宛若魔主般,他的双瞳变了,一个漆黑如墨,一个白的慑人,而后演绎阴阳,轰的一声,从那里飞出一张阴阳图,镇压一切

    这里大战惨烈,无比惊人,陷入到白热化。

    “什么孔雀魂母的胞弟,我弄死你”在光芒中,在璀璨符文间,九道一癫狂了,向前杀去。

    他一把抓向那尾羽,以阴阳图对抗对方的万道眸光的攻击,不计代价,要尽快击杀这个大敌。

    因为,他在担心腐尸,在担忧狗皇,那两人身体老迈的厉害,血气不足,他怕出意外,唯恐两人饮恨于此。

    哪怕那两人本就抱着必死之心而来,早就想最后一拼了,可是,他还是不想看着他们留下遗憾。

    光有天帝留下的手段,也不见得够看,毕竟这里是魂河,还有活着的无上生灵沉睡,没出来呢

    其实,九道一自己的状态也不是很好,毕竟只是九张遗蜕而已,人皮征战,能持久吗

    砰

    九道一抓住一把孔雀羽,自身也被刺穿出几个可怕的血洞,可他还是一声大吼,要将这头凶禽撕裂。

    “杀”孔雀五色神羽焚烧出震世的能量。

    “老子打爆你”九号吼道,要撕裂凶禽。

    这里发生流血死战

    这一刻,所有人都杀红眼睛,就是泰一都在拼命,在大军中冲杀,便是武疯子都真正的要疯了,施展时光术,横扫周围成群成片望不到尽头的干尸等,杀到癫狂。

    现在,没有人退后,全都在死战,不管以前是不是不对付,有仇怨,但现在没人扯自己这一方的后腿。

    死战,唯有前进,唯有灭敌

    “老子活吞了你”黑狗低吼,与那古鸦还在血拼,还在死磕,它真的不服老,遥想当年这只古鸦是它的食物,按住就啃着吃。

    现在,它怎么能退缩,真不甘心用外招,用帝钟。它想证明,自己这代人还活着,还能征战,还没有到凋零、彻底从世上消失的时刻。

    “本皇,也曾与天帝出征,横扫了诸天,今天难道还杀不死你这只死鸭子,我弄死你”它大吼,苍老的身体发光,直立着身子,死磕对手,施展出天帝拳,打爆了战场上交织的许多大道秩序神链,破灭一切阻挡。

    噗

    古鸦身体四分五裂,被打爆了一次,这次很惨,魂光逸散,丢掉了一条真命,若非是无上禁术加持在身,它就死了。

    可是,强如它这种生物,真命也非常宝贵,那是实实在在的性命,最多也就几条真命而已,昔年就死过,现在又损失,它亦发狂了。

    古鸦重塑血肉与魂光,在远处长鸣,怒不可遏,杀气无边,向前杀来。

    狗皇惊醒,沟通帝钟,它觉得古鸦多半要不守规矩了,不再跟它意气之争,不再进行所谓的凭实力争锋。

    它自然不是吃亏的主,准备先下手为强

    黑狗嘶吼着,直立着身体,向前狂奔而去,一副要大开杀戒,血拼到底的样子。

    咚

    正在发光、酝酿大招、准备反击的古鸦,突然间觉得后脑勺剧痛,眼前发黑,身体一阵虚弱无力。

    它让人爆头了,脑瓜子让人给轰的四分五裂

    是谁它简直要疯了,谁他么下的黑手

    在它背后打了它一记闷棍,而它这么强大,居然没有提前觉察,这实在是无比的耻辱。

    太愤怒了,它想嘶吼,要长鸣,被气到不行,恨自己怎么会没有先一步感应到,也恼敌人不讲究,有些无耻。

    狗皇也在发呆,没有想到,有人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掺和进它与古鸦的决斗中,这种潜行匿踪的本领,的确非常惊人,这绝对是一位专业人士,一般的强者根本做不到。

    然后,它就看到了那位专业人士。

    一道乌光,黑的让古鸦发慌。

    黎下的黑手,那可真是一点也不含糊,隐藏在侧,找机会多时了,最终发动致命一击,成功用万母金印打在古鸦后脑勺上。

    成功爆头

    “黑小子,无愧你的名号,够专业”狗皇嚎叫着大笑。

    “吼”同时,它怎么会放过机会,直接就俯冲过去了。

    黎自然也不会收手,这一刻,最起码动用了十种绝世妙术,全部轰在古鸦身上。

    轰

    古鸦很惨,这次又被格杀,再损一条真命。

    它有点毛了,感觉惊悚。

    再这样下去,它绝对要殒落,形神俱灭,真命毕竟有数,每死一条都是灾难性的,是一生的巨大损失。

    “不守规矩,你这狗贼”古鸦在远处重现后,恼羞成怒,嘶吼着。

    黑狗冷声道“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刚才翅膀里藏的是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先不守规矩,要借用外力对我下死手,一直防着你呢。”

    乌光中,黎一副很守规矩的样子,道“没错,黎某就是看不过,打抱不平,所以才下手,打爆你的头没商量”

    “啊”

    古鸦怒叫,翅膀中浮现一柄很短的剑锋,是断裂的,但也是可怖的,刚才就是此剑泄出一点杀气,被狗皇察觉。

    这是一件大杀器

    没什么可说的,黑狗拎着大钟就杀过去了,要灭杀他。

    “你当我怕你灭了你们”古鸦长鸣,祭出这剑锋,顿时间光华冲霄,撕裂界壁,诸天都有所感应,那绝对是最高层次或者接近最高层次的兵器之一,太惊人了。

    “当”

    黑狗震钟,钟波无边,横扫了过去,无边的干尸、灵体等都炸开了,被净化成虚无。

    不过,那剑锋的确很不一般,勉强护住了古鸦,保着它在飞快倒退,躲到战场尽头。

    哧

    古鸦祭出两颗金色的珠子,虚空顿时被撕裂,它在借用外物,祭炼那剑锋。

    “嗯你敢”

    黑狗顿时怒了,眼睛都红了。

    它认出了那什么,一对眼睛,金色的瞳孔,那是传说中的火眼金睛。

    甚至,它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似乎是故人的

    古鸦,祭出这对金色的眸子,将它当成祭品,要献祭给剑锋,来催动出此剑最强大的威力。

    看到一双熟悉的火眼金睛,再看到古鸦这样做,当作祭品,黑狗发狂了,眼睛都红了,仰天咆哮,状若癫狂。

    那是谁的眼睛仔细辨认后,它确认了,是它兄弟圣皇的血脉,是斗战族的最杰出后人的双瞳

    自从认出的瞬间,狗皇无比的伤感,还有无尽的愤怒。

    当年,它将那个斗战族的孩子当作亲子侄照料,悉心教导,成长起来后,那孩子果然战力无边。

    可是,终究是让人痛惜。

    当年,那个它眼中的那个孩子,别人眼中斗战族的绝代强者,还是死了,战死在魂河

    而今,狗皇又见到了他的眼睛依旧明亮。

    它想不到,这头古鸦为了刺激它,竟将这种遗物,将这种故人的圣瞳都拿出来了,让它怒到血脉偾张,杀意如海。

    “杀”黑狗大吼。

    昔年,一幕幕重现,多少英杰出征,赴死而战,多少故人死在那一役,太可惜了,让它心酸与凄凉。

    它眼前一下子就浮现出许多道身影。

    古鸦冷笑道“有什么可伤心的,死人遗物而已,这就是你我双方的区别与差距,大道无情,被自身感情困住的生物怎么可能会赢所以,你们的阵营注定会失败,会惨败,大败”

    “我斩了你这头丧禽”狗皇震钟,钟波无边,像是骇浪般,惊涛万重,打了过去。

    古鸦冷漠,以一对金色的眼眸挡在身前,继续献祭。

    狗皇手一抖,真的不想毁了那个孩子身体遗留下的部位。

    此时,它眼前浮现了斗战族那只小圣猿的面孔,小时候的纯真与好动活泼,以及长大后顶天立地的霸气姿态,勇不可挡,一切仿佛还在近前。

    可是,他死去了

    当想到这些,狗皇的眼中都有热泪了,它想到那些故人,想到了他们的后人,那些天纵无匹的孩子,天庭最为杰出的后人,都不在了。

    此时,它阵阵的心疼,那些孩子虽然送走了一些,但也留下了一些。

    留下的虽然长大了,但是都太早死去了,本应接过父辈大旗,支撑起一片更加无垠广阔的天空,却早夭,这是天庭之殇。

    而当想到同辈的故人,那几位霸绝天地、虽未成为天帝、但一样风采绝世的强者,全都染血坠落深渊,黑狗的心更加剧痛了,热泪终于忍不住滚落,这是发自内心的伤,很少见它如此,它一般不会露出这样的情绪。

    “我发誓,一定会努力的活着,等到那一天,看到魂河被推平,不然我死不瞑目,我不是为自己活,我是为了所有的故人而活,替他们而看,现在我会不择手段,大杀你们”

    黑狗发誓,老眼中带着血泪。

    今日触景生情,看到斗战族那只小猿猴的火眼金睛,它怎能不伤,怎能不痛

    那个大世结束了,可是,有些仇却还未报,而那战斗也依旧不曾完结,还在持续,这一世一切都还会重现。

    有些殇,它不愿再见到了,有些经历它不想重来,这一世它原本宁愿战死,也不想再为熟悉的人送行,生离死别,生者心最伤。

    但是现在,它改变主意了,要活着,要当那些故人的眼睛,替他们看到那一天。

    “可惜,你也看不到了,我们不会让你们活下去,注定都失败”古鸦开口。

    说话时,它催动剑锋,两颗火眼金睛发光,依旧是被当做祭品。

    轰

    黑狗冲了过去,与它血拼,钟波崩飞了剑锋,它探爪,想要夺那两颗金睛。

    古鸦极速飞退,再次用剑锋抵挡,并且吟诵咒言,召唤终极地中的力量。

    轰隆

    突然,天崩地裂,一个三头六臂、但是身体残缺厉害的怪物出来了,眼睛部位空洞,没有眼球。

    “你小猴子,孩子”狗皇身体摇动,它盯着那个满身破洞,残缺不缺的红毛怪物,肉身腐烂,带着浓郁的不祥气息。

    这是火眼睛睛的主人,想不到他的身体也留下来了,可是却这么的凄伤,魂不在,身留在魂河,破损不堪。

    “我要杀了你们”黑狗眼红如血,满身不多的毛全都立了起来,手持大钟,轮动起来,向前轰砸过去。

    这是拼了老命,哪怕这个时候,它血气不足,甚至枯竭了,可也如狂如癫,一身枯败的血在焚烧,恐怖无边。

    此时,它战力惊人,仿佛再次回到了当年最鼎盛的状态,与一群人杰共处一世,同出征。

    “小猴子”这时,那个腐尸,浑身都腐烂的神秘强者,也无比伤感,在远处低语。

    斗战族这个后辈浑身都是尸毛,鲜红如血,不祥物质太浓郁了,昔年死在这里,现在还被这样利用

    狗皇发疯,向前冲杀。

    “去战斗吧”古鸦冷漠地命令,让那只发生诡异变化的圣猿尸体去战斗。

    狗皇悲怒

    天帝的后手,能打平这里吗它觉得,很难,毕竟这里还有活着的无上生物沉睡。

    黑狗仰天嘶吼“多少人杰埋骨他乡,多少强者黯然落幕,那个时代,没剩下什么了,谁还能与我共战魂河斗战族还有人吗圣皇你是天帝的兄弟,很强很逆天,怎么能早死,殒落,如今魂在何方你看到了吗,你的亲子,我最喜欢的子侄,他死在魂河,陷落在这里,连死后都不得安宁,被人利用。我的兄弟,你们在哪里还有故人吗,谁能活着,出来与我并肩再战”

    黑狗悲伤,怒吼,奋力出手,向前杀去

    可是,它却也在尽量避开那三头六臂的残缺尸身,那是它的子侄留下的最后的形体与痕迹。

    吼

    就在这一刻,某一未知小世界中,传来一声惊天动地怒吼,带着无边的愤怒,悲愤,还有不甘

    阳间,六耳猕猴族,所有人都被惊动了。

    弥天失声惊呼“是祖地所在的世界,发生了什么”

    “吼”

    一根巨大的铁棒,捅破了天地,贯穿而出,它太庞大了,足以压碎日月星辰,横扫了出来,而后向着魂光洞冲去。

    “那是谁,是什么”六耳猕猴族内许多人颤栗,少年弥天更是震惊,火眼金睛发出刺目的光。

    “那是我们祖地所在的世界,族中有道路与之相连,但轻易不会开启,那是始祖的埋骨地,那是他的兵器飞出来了”老六耳猕猴说道。

    “我们的始祖是”

    “你该知道了,我们体内,除却六耳猕猴真血外,还有一半更强的血,我们来自斗战圣族”

    恍惚间,能够看到一只圣猿,手持大棒,顶天立地,叱咤风云,一步迈出,就到了天边。

    他轰的一声,直接打爆了魂光洞,而后击断了魂河,接着轰碎那道门,进入门后的世界。

    “吼”

    惊天动地的怒吼,震动了诸天万界

    铁棒磅礴,横扫万军,砰的一声,帝战之地,平台上无数的魂河生物爆碎,就连那只古鸦都躲避不及,炸开了,又一条真命被收割。

    “兄弟”黑狗大叫,这一刻,它简直难以相信,热泪盈眶,在那里嘶吼“是你吗还是说,只是你的兵器复苏,它飞来参战了兄弟,你魂在何方,我真的想再见到你,再与你并肩作战”

    “猴子”远处,腐尸也是身体颤抖,眼睛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