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正文 第1461章 独断万古那位的

正文 第1461章 独断万古那位的

    乌光中的男子一路大杀,闯向门后世界深处。

    这些发生的很快,都是在顷刻间完成的。

    ……

    楚风无言,就这么飞走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身上的铜块……莫名飞了。

    就像煮熟的鸭子,自己飞走,活见鬼!

    长条形青铜块来头甚大,乃是出自太上禁地最深处,疑似与某位天帝有关,是从一具青铜棺上裂下来的!

    “你身上有东西自己跑路了!”紫鸾大眼贼亮,嘴角都弯了,忍着笑意提醒,可怎么看都很开心。

    难得看到楚大魔头一脸憋闷早已色,如同便秘般,真是少见。

    她确实心情颇为愉快,可谓是……相如心生,一脸的阳光灿烂,并暗哼,叫你总是欺负本宫!

    楚风很平静也很自然地在她脑袋上敲落下三根手指头,顿时让她双眼翻白,差点就昏厥过去。

    楚风自己则始终盯着某个方向,感应到是魂光洞深处的牵引力带走了青铜块!

    在他睁开超级火眼金睛后,他更是看到熟悉的一幕!

    网格状的道路拓展,深邃无比,连接向诡异未知处!

    他亲身经历过,霎时间神色郑重,那是通向魂河的路?!

    一时间,他想到了太多,魂光洞深处可连接魂河?这个传承太惊人!

    这种现象实在不简单,让人身体发寒。

    楚风立刻意识到,出大状况了,魂光洞可能是那个不祥源头的对外“窗口”,对阳间是一种莫大的潜在危害!

    “今天,多半会出大事!”他轻语,并没有为失去青铜块而过多的恼火。

    这里有大问题,一定会有惊世的变故。

    铜块飞走,去镇邪了吗?

    同一时间,楚风不知为何,亦感受到一种伤感的情绪,与之共鸣,体会到了某种无助、孤独、思念,最终却是黯然落幕的悲凉。

    “有人离世?竟有这么强烈的思绪!”

    紫鸾亦惊疑,在那魂光洞深处,像是有什么悲哀的事发生,让她也渐渐感应到,竟要随之落泪。

    她被某种莫名的情绪感染了,心**鸣,体会到一位可怜女子的部分思绪轨迹。

    此刻,魂光洞内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倒在地上,没有一个能走动的生物,这是从来未有之事。

    “我们现在要做什么,跑路吗?”紫鸾小声问道。

    “跑什么,趁现在……”楚风还未说完,紫鸾就兴奋起来,道:“去捡尸吗!?”

    这次楚风直接是用四根手指头砸在她的头上,道:“捡你个头!”

    紫鸾泪崩,本不想哭,但是……太疼了!她感觉头上瞬间就长出大包,多了一个小脑袋,人贩子实在太讨厌了!

    楚风教训她,道:“没看到黑光所过之处,连老鼠洞都空了吗?你指望他能留下什么!魂光洞现在被大凶人压制,机会难得,我们将太阳河那些岛屿上的所有仙药等都拔光,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太阳河非常壮阔,如果不了解,单是在近前看,河面宛若一片金色的汪洋,波涛汹涌,金霞四溅。

    前方,一座岛屿上,五色光晕弥漫,尤其是中心地格外的神圣,更有浓郁的魂力澎湃。

    说话间,楚风已经登岛。

    “运道啊!”他惊叹,这种地方就在魂光洞的眼皮子底下,平日间根本不用人守着,谁敢上来?

    “有大虫!”紫鸾低声道。

    再怎么放心,魂光洞也不可能将稀珍大药扔这里不管。

    有两条雪白的大蛇,比水缸都要粗上两倍,蒲扇大的鳞片锃亮,嘶嘶吐信,头上有独角,盘成可怖的蛇山,有种巨大的压迫感,成为白色大山,守在药田旁。

    “神王级!”紫鸾用手轻拍心口,暗自腹诽,阳间这破地方真不好玩,随便走走都能碰上一些让她眼晕胆颤的生物。

    哪里有小阴间好,她爷爷都不是神级的,可一旦出行,就能横压四方,她可以骄傲的扬着下颌,满世界去流浪。

    “真弱啊。”楚风开口。

    一时间,紫鸾不想说话,也太打击人了。

    不过,这似乎也是她的靠山?以后,如果楚大魔头不被人打死,顺利熬死其他人,那她就可以打着楚风的名号出去“乱”。

    砰砰两声,两头大白蛇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楚风撂倒了,庞大的蛇山倒下时,地动山摇,巨石翻滚。

    至于场域,难不住现在天师楚风,被他一路破开。

    “魂花!”

    一共五十三株,每一株上都只有一朵花,碗口那么大,蕴含着浓郁的光华,很难说清它的具体成分,但却可以滋养灵魂。

    到了这里后,被魂光照耀,楚风的魂光竟然都要离体了,他二话不说,采摘下一大朵就向嘴里塞。

    哧哧哧!

    瞬间,药田就光秃秃了,所有魂花都被挖走,被置于玉匣中。

    “我的呢!”傲娇女紫鸾现在也不傲娇,眼睛都绿了,因为他看到楚风吃下一朵碗口大的金色花蕾后,魂光离体而出,暴涨了一截!

    这东西的价值太惊人,药效简直是立竿见影!

    楚风倒也不吝啬,给她也塞了一朵。

    魂花太灵验,馨香扑鼻,与精神共振,壮大人的魂力。

    这让紫鸾的额头那里,魂光如同银焰般跃出,闪烁着璀璨的光芒,宛若在焚烧,跳动。

    显然,她的魂力也激增了一截!

    嗖!

    楚风动作极快,在离开岛屿时将药田的土都给刮走了。

    并且,在此过程中,他又啃掉第二朵魂花,芬芳扑鼻,入口即化,不过这一次效果很一般,魂光闪烁了几下就归于平静。

    难道每个人只能吃一朵?人体的抗药性过头了。

    下一瞬间,他来到另外一座岛屿上,周身火热,满岛都是火雨,到处都是紫气,浓郁的芬芳四溢。

    岛屿上有六位神王守着,在中心地有两株树,都不过一人多高,紫气蒸腾,火雨飞溅,香气正是从那里飘出。

    树体不粗大,但是枝干上老皮开裂,即便是新生长的细枝也如此,像是生了一层鳞片,紫色叶片带着火光,很繁茂。

    一株树上十一颗果实,另一株树上十三颗,果子形如杏子,能有成年人拳头那么,浓香诱人。

    两株树很特别,根部扎根在宛若岩浆般的金色液体中,那是太阳河中提炼出来的物质?带着至阳属性。

    两株树紫霞绽放,火雨飞溅。

    “魂果!”

    这东西太惊人,连楚风的眼睛都发绿了,他来的路上连上了阳间的光网,仔细了解了一番魂光洞。

    这可算是魂光洞最惊人的特产!

    这种魂树结出的果实举世难求,唯有此地可生长,移栽到别处都无用。

    不像那壮魂草、魂花,都有极个别移栽成功的案例。

    而且,魂果的药效更高,更浓烈,远非壮魂草与魂花可比。

    如果说,在这之前楚风想救羽尚天尊,心中还没有绝对的把握的话,那么现在则不存在这种忧虑了。

    只要这个人还活着,哪怕弥留之际,也能挽救回来,可以重塑其魂!

    果实中蕴含着浓郁的魂物质,举世难寻,仅此一家!

    六位神王无声无息就被楚风放倒,怎么能挡得住古往今来难得一见的恒王?

    不过,在楚风想要摘魂果时出现意外,叶片上居然趴着两条虫子,看起来像是蚕宝宝,雪白晶莹,圆润肥胖,可居然都是准天尊!

    显然,他们身上有隐匿气息的秘宝,而且自身也在沉眠中,安静守护着两株药树。

    现在,他们被惊动了!

    砰砰!

    准天尊也不够看,两只虫子刚一动,就被楚风拍死,当真如同成年人踩死普通肉虫似的。

    他确信,这两棵树了不得,魂光洞极其在意。

    若非修为到了天尊境,都会成为一方头领,身份高贵,不宜再随意指使了,此地肯定要安排上两尊,守护药园子。

    楚风直接摘下一颗果实,咀嚼的刹那,魂物质沸腾,很快就让他的魂光暴涨!

    这一刻,他全身上下的所有毛孔中都向外喷薄魂光,浓郁的魂物质太强了,滋养其魂,贯穿肉身。

    “不行,太浪费了!”楚风低吼:“镇!”

    他以身为炉,焚烧魂光,淬取魂物质,供养与锤炼自身魂魄,同时也滋养肉身,居然都有益处。

    当然,最重要的是壮大魂光魂力!

    肉身如炉,压缩魂光,令所有的魂物质都在体内轰鸣,逸散不得。

    一时间,楚风体内,轰鸣声震耳,到了最后更是铿锵作响,像是在锤击仙铁,百炼母金。

    魂光闪耀,不断被肉身之炉熬炼。

    震古烁今的恒王体,其血如盛烈的闪电,在楚风的体内不断划过,到了后来化成神秘的柴火,焚烧魂光。

    很快,魂光质变!

    汹涌激荡后,是浓缩,是化形,宛若剑气般激射,化成一束光冲出体外后,遨游太虚,轻易撕裂了天穹。

    “魂果,太霸道了,我差点被烧死,不过这种升华后的感觉很美妙,我之魂光单独离体出击就相当于一种恐怖的妙术!”

    魂光化成的剑光归体,在血液中流淌,在眉心中央闪烁,无处不在。

    升华后的魂光,在外时攻伐惊世,无坚不摧,而在体内蛰伏时,温养肉身,好处无尽。

    紫鸾眼巴巴的望着,这么稀珍的魂果,她虽然无比渴望,但却不好意思开口了,因为实在太珍贵。

    她也知道,这种东西给需要的人用的话,远比她服食效果强大。

    楚风看了她一眼,道:“你别看了,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弱的如同豆芽菜似的,真啃一颗的话,魂光会被烧成灰儿!”

    紫鸾沮丧,自己就这么不争气吗?可是,不久前本宫还是大宇级呢!蔑视我,等着瞧,早晚有一天本宫要觉醒前世,以大宇级肉身镇压当世!

    她用精神胜利法安慰自己。

    不过,楚风看了看她,还是摘下一颗果实,用手指头捏下一小块给她,道:“不是舍不得给你,先试试看。”

    紫鸾动作麻利,再也不像娇娇女了,一口就给吞没了,连味道都没有来得及品尝。

    然后,她就叫了起来:“着火了,烈焰直冲三十三天!”

    的确,她浑身冒火,尤其是天灵盖那里,灵魂离体,化成火光,要冲天而去,大肆焚烧。

    楚风赶紧出手,还真是如他预料的那般,这东西就根本不是给低阶进化者准备的,天尊都勉强。

    他帮助压制,炼化,这才让她紫鸾熬过来,修复伤体与魂光后,得到不少好处,神魂稳固,暴涨一截。

    “等你到天尊境再找我!”

    楚风说完,将手中紫霞喷涌的果实给吞下去了。

    果然,这一次他的身体更灿烂了,魂物质被封在体内,剧烈闪烁,铿锵作响,比打铁声还激烈。

    “着火了!”紫鸾叫道。

    “都帮你扑灭了!”楚风镇压体内魂力,以血为火,焚烧魂光,不断发出轰鸣声。

    “我是说你,快看啊,你都要被烧熟了!”紫鸾指向他的脚跟那里。

    楚风也有所觉察,但是真的不疼,现在低头去看,发现脚下确实着火了,虽然还没伤到身体,但也有一定威胁了。

    最起码一双品阶极高的战靴都给烧着了一些!

    “这火不正常。”楚风将两棵树连根拔起,彻底收走魂树。

    然后,他一拳向地下轰去,顿时岩浆四溅,大地崩裂,将这座岛屿彻底给打穿了。

    除了料想中的太阳火精,是从那宛若金色汪洋的大河中汲取的外,还有一股神秘的能量来自某一隧道。

    楚风瞳孔收缩,看到一条很细窄的隧道,在当中有丝丝缕缕的魂光物质在流淌!

    并且,这隧道成网格状,像是有形的超声波扩展,有像是发光的涟漪在荡漾,构架出这样一条路。

    楚风心脏剧跳,他立刻意识到这是通向哪里了,魂河!

    “难怪别处没有一株魂树,根本养不活,原来如此,这是以魂河水浇灌吗?!”

    一时间,楚风觉得有点恶心,这果实的诞生可真不怎么神圣,他总觉得那条河不够洁净。

    尤其是,他还有点忧虑,该不会沾染上诡异吧?!

    “你有没有什么异常?!”楚风问紫鸾。

    “没有,一切都好极了,魂光暴涨了一大截,本宫觉得,恢复大宇级实力指日可待。”

    “那就好!”楚风点头,将她所谓的本宫大宇级忽略。

    在此过程中,他炼化掉第二枚果实,魂力再次增长,居然还没有到所谓的药效失去作用阶段。

    这魂果有些逆天!

    魂光离体,化成绝世剑光,割裂一切,横扫四方时,虚空崩断,苍穹被刺的千疮百孔,远处的岛屿轰隆隆湮灭,消失。

    “效果太强了,我的魂光,自成妙术,都没有去找一门秘法演练呢!”

    楚风自己都有些吃惊,忍不住赞叹。

    他的眼神火热起来,还有二十几枚魂果呢,如果依旧对他有效,那么能将魂光强化到何种地步?

    甚至,他想到了锻炼魂光的各种秘术!

    “普通秘术我不稀罕,或许我可以尝试演化……八宝妙术!”

    没错,他想在阴金木水火土阳之外,再加入魂物质这一元素,若是成功就不再是七宝妙术了!

    轰!

    楚风以魂光开道,璀璨剑芒割裂大地,让岛屿下的一切无所遁形,看到真相后,他长出一口气。

    那网格状的隧道流淌过来的不是魂河,而是被提炼过的魂物质!

    并且,在地下还有最为浓郁的太阳火精,有一口足以能烧死天尊的先天太阳火精池,进一步熬炼了那些魂物质。

    然后,又经过魂树的净化,结成果实,目前看根本与诡异无关,不涉及到污染!

    “就是有诡异与不祥又算的了什么,我又不是没经历过,早已不是当年,被灰雾折腾过,现在你们只是我的养料!”

    楚风无惧,体内的小磨盘转动,隆隆碾压自己的魂光,进行熬炼,这东西先天克制不祥等物质。

    没有发现异常,这说明魂果没什么问题!

    “嗷!”

    忽然,地下传来声声嘶吼,连接魂河的那个网格状隧道旁,浮现一座地宫,而后大门崩裂了。

    一瞬间,阴气滔天,大量的腐尸与遗骸等,以及各种黑暗生物像是潮水般涌动出来,全都很强大。

    这让楚风惊异,他们有魂河的气息,这才是真正从魂河中出来的生物等!

    许多都是魂光化成的!

    “天尊!”紫鸾脸色煞白,若非楚风在身边,她早已被震慑的瘫软在地上。

    连楚风都神色郑重,这些腐尸,这些魂光,有一些是天尊级的。

    “杀!”

    楚风冷斥,眉心魂光暴涨,化成一口光芒刺目的魂剑,非常璀璨,横扫了过去。

    噗噗噗!

    魂光湮灭的声音传来,他离体而去的魂光,化成剑气后,无坚不摧,是这种黑暗生物的克星,全部给扫灭。

    下一刻,腐尸如潮水汹涌,再次出现大量的黑暗生物,以及有几具天尊级的遗骸。

    结果,楚风眉心光华一闪,剑光暴涨,璀璨而慑人,扫平那里,并且轰的一声,将地宫斩爆。

    一时间,剑气纵横,激荡于地下,楚风斩了数十剑,将那里夷为平地,所有的诡异生物都溃散,全被斩灭。

    “好强!”紫鸾满眼都是小星星,忍不住惊叹道:“我祈祷,你一定可以在阳间坚强的活下去,将武皇熬的坐化掉!”

    楚风听着顺耳,刚要露出微笑,表示自信。

    结果,他又听到她嘀咕,道:“这样,我就可以打着你的旗号出去乱了,楚坚强,你可千万别过早挂掉,不然本宫还得找下家。”

    “砰!”

    这一次,楚风的五根手指头全部砸在她的头上,让她泪腺失控,大哭,泪如雨下,疼的受不了。

    “走!”

    楚风带上紫鸾,离开此地,没有必要久留。

    沿途,他又扫荡了几座岛屿,可惜没什么太大的价值,所有的大药都集中在最初的两座岛屿上。

    “去哪里?!”紫鸾问道,抹了一把眼泪后,大眼亮晶晶,她总感觉人贩子没憋好主意,要折腾一次超大的风暴。

    楚风道:“去极北之地,挖武疯子的老窝去,现在他门下的大能都跑阴州外等着去了,可谓人去楼空,我自当下皇巢,为空巢老究极清理下老巢。”

    “我去,你疯了!?”紫鸾惊叫,她可不想这么癫狂,这是不是找死吗?!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总跟在那道乌光后面,只能喝汤水,我现在先去光顾,连武疯子老巢里的耗子洞都给挖空了,什么都不剩下,我楚终极从不落后于人!”

    楚风在途中,构建场域,一路北上!

    紫鸾脸都绿了,一个劲儿地大喊救命,本宫要下车!

    ……

    此时,魂河尽头,门后的世界中,经历了一番血雨腥风,乌光中的男子大开杀戒,一路向里闯!

    门后的世界,起初很广阔,宛若一片充满大雾的新世界,无边无垠。

    路途上,有残破灵山,破烂的铜殿,巨大的石柱等,像是一片废墟世界,许多遗骸被挂在石柱上,被吊死在铜殿内,很可怖。

    真正有意识、在阻击乌光中男子的诡异生物,不是很多,无尽岁月前,这里像是爆发过惊世大战,毁掉了太多。

    随着深入,整片世界都像是缩小了,低矮了,由浩瀚无垠,向地窟过渡。

    很古怪,变化的很突兀,刚才还世界无边大呢,下一步一脚落下去就进入地窟世界了。

    乌光中的男子步履坚定,一手提棺,一手持钟,遇上阻拦者,什么话也不说,上去就是战,不打爆不收手!

    他沐浴不祥之血,穿梭诡异大雾,沿着门后世界的魂河,向里走去,想要看到终点。

    “止步!”

    有人叹气,前方的地窟中,岸边上有一座建筑风格很粗糙的石头殿,像是外行随便堆砌而成。

    在那石头殿中,盘坐着一个老迈的佛族生物,虽然都只剩下骨头架子了,连血肉都没剩下几片,但却金光大盛,如同一片佛国笼罩此地。

    “堕落佛族?”乌光中的男子并不止步,依旧向前走,并且举起了铜棺,准备轰杀之!

    佛族老者开口,道:“前方不可进,当年有三位天帝打爆此地,魂河几乎断流,干涸,但是,也因此而激怒了厄土最深处的几位不可描述的存在,在这里爆发无言可述的一战,关乎着诸天万界的持续,太惨烈了,导致了此地逐渐在岁月中变异,你不能前行了,我是好意,也曾属于阳间,虽然被污染了,但是现在还没有彻底失去本心。”

    “我看是厄土中的生物坐不住了,怕我削平此地,让你这堕落佛族出言蒙骗!”

    说话间,乌光中的男子再逼近,并且出手了,大钟一震,轰的一声,钟波横扫前方,那老僧虽然很强,但是依旧被打的半截身子炸开,石头殿宇亦跟着爆碎。

    这时,白光一闪,一只白乌鸦从那地窟深处沿着魂河飞来,出现在此地。

    或许,更确切的说,可以称之为白鸦。

    它的阴气很重,虽然通体雪白,但是没有一点圣洁气息,其瞳孔红如血,映照着诸天坠落、渐渐毁去的画面。

    “年轻人,还是止步吧,有些旧事不能重提,有些旧路不可再走,前方封印已久,你若是踏足过去,会出事儿,无论是你们一方,还是魂河厄土深处的一方,都不愿看到。”

    “死鸦子,你在威胁我吗?!”乌光中的男子无比的强硬,根本就没有止步的意思,还是在大步向前走,道:“我看,当年所谓的最后一关没有被打爆,多半是谣言,其实这里被凿穿了吧,是不是大猫小猫没剩下几只了?今天要被我再次掀翻!”

    白鸦叹气,道:“慎言!”

    最后,它想了想,又道:“止步吧,这样对双方都好,不然的话,诸天坠落就要开始了,一切都因你而起!真到了这一幕出现时,再无人可挡魂河厄土尽头的无上存在,因为当年的人都不在了。”

    “死鸭子嘴硬,你们应该都快死绝了吧?!”乌光中的男子大步前行。

    对面,诡异而阴森恐怖的白鸦,难得的表情一滞,有种要骂人的冲动,这特么哪来的后辈小子,狂到没边,说话更是忒不中听,什么叫死鸭子嘴硬啊?!

    “你如何才能止步?”白鸦强调,它只是不想现在就看到诸天坠落、万界坠血、所有天地彻底崩开的最终结局。

    乌光中的男子低头看了一眼,右手心中有一片黯淡的桃花,他知道,终究是无法挽救了。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试一试,哪怕留个念想也好!

    然后,他开口了,直接提条件,道:“轮回符纸,给我来一百张!”

    对面,白鸦石化,多少?它怀疑自己没听清。

    “死鸭子,你老了吗,这都听不清,一百张!”乌光中的男子喝道。

    白鸦气的想直接翻脸,一是因为对方那样称呼与呼喝它,古往今来,诸天万界,有几人敢这么对它说话?

    此外,还因为,乌光中这个男子太没谱了,他要多少符纸?一百张!这是想一笔买卖吃千古吗?!

    “对了,我要的是与独断万古那位有关的符纸,可以在主轮回路上用的祖符纸,不要你们自己弄出来的那些,太脏!”乌光中的男子补充。

    “我…………”白鸦虽然绝世凶戾,但是,现在真的忍不住了,有股想骂娘的冲动,你要谁的?还他么的要一百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