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正文 第1465章 背负帝尸再启大决战

正文 第1465章 背负帝尸再启大决战

    “各位,你们要相信我,第一山的生物这是在泄愤,在报私仇,为了黎,他们准备要对我等下手,早做准备!”

    魂光洞的主人咳血块,心脏那里前后透亮,身上重要部位都被打穿了,就是眉心都出现一个惊人的血洞。

    若非他魂光足够强大,就这眉心一击,估计就要被重创,最起码实力也会受损,那是杀魂一击!

    “砰!”

    九号的融合体直接给他又来了一下,让他横飞出去,并且,他一身真血轰的一声炸散开来,连带身体四分五裂。

    “你是不是觉得本座太好说话了?”九六三咧嘴,出世白生生的牙齿。

    说话间,他从那些破开的血与骨中捡起一件兵器,形如剑体,但是有棱有角,这是一根击魂鞭,究极兵器!

    平日间,魂光洞的主人倚仗自身的至强灵魂驾驭此鞭,专击对手的魂光,端的是一桩大杀器,防不胜防。

    可是现在,九六三拎着击魂鞭直接放在嘴里,喀嚓,喀嚓,他给……嚼了!

    连眼睛都不带眨的,他就这么生猛的咬断,下咽。

    周围,几人瞳孔收缩,这张死人皮的牙口太好了,比之祭炼千古的初级阶段的究极兵器都要坚硬。

    这就给吃了?

    “吃啥补啥。”九号的融合体咧嘴笑道。

    他喀嚓喀嚓,吃的津津有味,最后都给咽下去了。

    旁边,武疯子嘴角抽搐。

    因为,他曾丢失过兵器。

    他的思绪断了,冥冥中那种呼唤本就很虚,现在直接中断。

    魂光洞的主人身体再现,对他这个级数的生灵来说,没那么容易死,九死重生,一念魂显,都可以做到。

    “各位,你们真希望第一山各个击破吗?!”魂光洞的主人面色阴沉,体外的大道与秩序神链,居然无法全部接续上。

    有些断了就是断了,需要时间去再构建,眼下他实力减弱不少。

    九六三眉头微挑,道:“原来这样啊,暗中还有你的同伙,还有魂河来的生物?你希望他能救你。”

    其他人听闻,皆双目幽邃,不想被扣上这个屎盆子。

    再说,有人的确对魂光洞主人露出杀意,很不满,早就怀疑他身上可能有问题了。

    “走吧,去魂光洞看一看,一切到了那里都将水落石出。”地下世界,某一黑暗源头的究极生物开口。

    “走!”尤其是泰一也点头了,这个老家伙活的太久远,实力根本无法揣度,话语权很大。

    “那就一起去看看!”

    其他人纷纷点头。

    “各位,我觉得有异常,想先回道场看一看。”武皇皱眉,他方才的感应太特别了,有点心慌,甚是诡异。

    自古至今,他什么大场面没见过,怎会如此?

    泰一蹙眉,虽然没有人呼唤他,可是他也觉得不对劲儿,早先就曾心血来潮,自家后方似乎发生了什么。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也不禁蹙眉,他亦觉得不妥,心中发闷,谁在给他添堵吗?!

    “这样吧,先去魂光洞,不差这一时。”九六三说道。

    几人觉得今天事情古怪,或许分开不如走在一起,一会儿真要有事儿,可以联手大开杀戒!

    所以,他们很快达成一致,先去魂光洞!

    这时,九号看着大阴间的门户,透过缝隙,看到了那口堵门之棺,他神色复杂,眼底深处有太多的东西。

    “回来再探。”他轻语道。

    其实,他心理有数,很清楚这是谁的手笔,一脉相承。

    域外,不知哪一层天,黑色大狗阴沉着一张黑脸,呲着残缺犬牙直哼哼,低吼着,真想……咬人啊!

    它非常不爽,一而再被人拨弄心弦,绝对是故意的。

    “这世道变了,小崽子们越来越不像话了,逼本皇出山啊,都想被弄死吗?!”

    它虽然愤懑,但是,它还真忍不住了,听到了钟声,这是天帝的大钟碎片,它必须得过去看一看。

    “本皇真是老了,那该死的道骨怎么还没有拉回来?!”

    要是当年,早弄过来了,何至于这么慢,宛若老牛拉车。

    其实,让人知道它在界外,隔着几重天呢,能有这般手段,也绝对要惊叹了,这已经相当的了不得。

    当世有几人能跨越界空作乱?黑狗就在干这种事!

    “本皇的气势好像有点弱,所过之处,当如北风卷地百草折,千重大浪洗星空才对,当气吞星海!”

    它奋力咬牙,将那道骨终于给叼回来了,并且它凭着感应,发觉到另一片岛屿上有异常。

    一只大嘴再次浮现,轰的一声,向着武疯子常年闭关的黑暗之地咬去!

    砰!

    那片黑暗之地破碎,隐约间,传来狗叫声:“他么的,什么鬼地方?恶臭熏天,本皇这次亏死了,啊呸!”

    武疯子的道场中,一群人不疯了,全都闭嘴,整片世界都安静了,他们震撼无比。

    武皇闭关地,那里是什么?!

    地宫宏大,被破开了,铁锁链哗啦啦作响,有一个腐烂的生物被锁在那里,恶臭冲霄,不可名状。

    那只狗正在吐呢,因为它一口咬坏地宫,并咬掉那个人形生物不少腐肉。

    “什么……情况,有些武皇的气息,那是一个……究极生物,它怎么被锁在地宫中,目前这是什么状况?”

    连大天尊都在发抖,感觉一阵惊悚,今天他们意外发现了一桩秘密,会被灭口吗?

    “本皇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当今这世道与我相克,一群小崽子都坏的流脓了,呕!”黑狗真的在呕吐。

    它迅速而果断的收回了那只大嘴,彻底跑路了。

    地宫中,腐烂的生物披头散发,缓缓抬起头,双目无神,满是茫然之色,最后地宫又慢慢闭合了。

    他的身影消失,可是,远处的人却全都身体发寒,最后的画面太让人惊悚了,那个腐烂的生物真的有点像……武皇!

    除此之外,少数几人还看到了更为人的事。

    在那地宫黑暗深处,还有两个披头散发的身影,体形相近,也已经腐烂了,被锁在那里一动不动。

    “师祖在练什么功,在演什么法,在创什么道?”大天尊双唇打颤。

    然后,他扭头就走,总觉得强烈不安,迅速而果断的逃离这片道场。

    许多人惊疑,但并未离开。

    界外,黑狗吐了又吐,一脸伤感之色,道:“我真是太难了。”

    它长吁短叹,道:“如今,本皇身体甚虚,实力百不存一,甚至千不存一,无奈啊,太弱,现在想周游天地都不能,好悲哀。”

    “不然的话,剥条龙打打牙祭,遨游万界,四处走一走看一看,找一找故人的下落也好。”

    它一脸的忧伤之色,若是被人听到也会无言,没事儿你就想烤条龙?

    龙知道吗?能听到的话,保证群殴死你!

    然后,黑狗真的伤感了,而不是如刚才那般自嘲,自己宽心,它真正的惆怅,迷惘,有无边的失落。

    “曾经的那些人啊,我还能见到吗?一世又一世,还能活着几个,当年的盛况,璀璨的大世,天骄争霸,绝代争锋,全都落幕了,繁华过后,举世凋零,再也不可见!”

    “茫茫世间,我竟找不到一个熟悉的人,余生太孤独凄凉如饮冷水,那些人我都找不到了,逝去的太久,我都快记不清你们的模样。”

    一只老狗伤感,眼泪珠子都要落下来了。

    它皮毛暗淡,有些地方甚至没有毛了,光秃秃,衰老的不成样子。

    但是,最终,它还是收拾心情,抱着一口残钟,准备以真身逼向阳间!

    它自然觉察到了某些情况,知道那是哪里,但还是想去看一看,当年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它要再闯一闯!

    “肮脏的东西,本皇就是老了,今天也弄死你们一片,我就不信,当年一战后你们那里没出事儿,没被打怕吗,没被打残吗,不可能!不死光也差不多了吧!”

    黑狗一点也不怵,真的要逼过去,有再战魂河尽头的意思,它当年可是亲身参与过。

    “大帝,你且沉睡,我去找你丢失的至关重要的东西!”

    黑狗豁出去了,一副破釜沉中的姿态!

    它藉此机会,要再去魂河尽头终极地,怎么看都要拼命了,要再次大决战。

    这一刻,它挺直了佝偻的背,脑袋昂起,铜铃大眼怒睁,血盆大口张开,一副气吞寰宇的样子。

    同时,伴着无边的杀气,简直要撕裂了诸天万界,让许多界地都飘起血雨,滂沱而下,震惊了各域!

    这是它在无数场关乎世界存亡的大战中所积淀下来的杀劫之力,破敌无数,杀伐天下,而大劫背负在自身上。

    “老子杀敌无数,也是有大功绩的皇,老天都认为我要死了吗,为我而哭?为我送行?”

    黑狗仰头望天,此去无归,是最后一程路吗?

    但是,它还是动了,要去魂河!

    “当!”

    残钟轻鸣,而伏在上面的帝尸也像是轻微颤了一下。

    “帝钟,你这是在示警吗?但是,没办法了,我还是要去魂河终极地。在其他地方我真的找不到那种药,也许唯有那里才有,我要救帝,没有时间了,我撑不下去了,今天再踏魂河,再入那片战场!”

    黑狗严肃而伤感,彻底的爆发了自身骨子里的无边战意,它蛰伏隐忍太久了。

    “大帝,我相信,你终有一天会醒来,绝不相信你彻底死去了,现在,我就去寻药引子,我要你活下来!”

    它动身,目光越来越烈,璀璨的慑人,目光焚穿了大界之壁!

    “大帝,我自幼被你救起,被你收养在身边,才有了如今的我,当世虽然已经不是最强成道姿态的我,但是,我也要再为你一战。”

    这时,黑狗直立起身子,然后将那帝尸托起,背负在自己的身上,它提着大钟,猛然迈出了一大步!

    它要负尸而战,背负当年的天帝,无论什么时候它都不会丢下,绝不让那尸体离开自己的眼前,永远不离不弃。

    “当年你收养了我,今世我拼命还你一世帝身再现!”黑狗低吼,老眼中含泪,它想起了太多的往事。

    ……

    界外,混沌中,有人叹气。

    “何至于此,你都这么衰老了,还拼命,这不是逼我陪着你一起去送死吗?真要再打终极地啊。”

    这个人也怅然,也神伤,轻语道:“其实,你不是只剩下自己,我还半活着啊,狗东西,你怎么就想不开了,也罢,不如同归去,同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