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正文 第1477章 打无上已然上瘾

正文 第1477章 打无上已然上瘾

    “啊!”

    终极地深处,无上生物怒吼,顿时间,血气滚滚,如汪洋拍天,席卷了六合八荒。

    这一刻,诸天都摇摇欲坠,无数人看到,苍穹居然发红,大道暗淡,秩序断裂,要毁灭了。

    万界将崩!

    许多天域都出现可怕的裂痕,被莫名侵蚀过来的血气异象所冲击,震惊了所有人。

    魂河尽头,厄土深处,那位无上生物出离愤怒,他觉得今天被严重羞辱了。

    大雾中的身影,先是无视他,小觑他,然后又这么折辱他,拿手掌在他头上拍了又拍,士可杀不可辱!

    楚风无言,这都能恨我,怪我吗?

    他觉得太冤了,只是在这里看看而已,就被你拎着刀砍,我惹你了吗?

    况且,他很想说,到头来我都没有动一下,根本没有对你下手,又不是我拍你的头。

    当想到这些,楚风更不忿了,更觉得冤了,我不仅没动,我连话都没有说一句,这也能怪我?

    甚至,我都不想看你,也没怎么看你,我看天呢,我看云卷云舒呢,到头来还被你恨?我……太难了!

    他的这种眼神,这种姿态,顿时被那位无上生灵感应到,透过那特殊的大雾,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他这一双眼睛。

    结果,无上又一次炸心炸肺了!太可耻了,那大雾中的男子是谁?成心来羞辱他的吗?

    啊……他长啸,他恼怒,大吼声震动万界。

    血气滚滚,染红诸天,冲向混沌,又卷向一片荒芜的世界海,他真的要发狂了!

    后方,九道一、狗皇、腐尸等都振奋,激动到全身颤抖,这实在让提士气了,让他们几乎都热泪盈眶。

    多少年了,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这是要扫平魂河,打破终极地了吗?!

    狗皇与腐尸的眼睛都早已红了,他们那个时代,人几乎都死光了,不就是为了镇压诡异源头吗?

    回首往昔,亲朋故友今何在?!多少人战死,对照此景,他们想大哭。

    尤其是不久前,那只猴子,那位刚烈的圣皇,最后的残影也消失在他们的眼前,心中太难受了。

    那个时代,一个璀璨的大世都葬下了,还是没有彻底解决后患,大灾难的源头依旧在,今天能看到它们覆灭吗?

    “杀,将这里打穿,为昔日之故友复仇!”狗皇低吼。

    九道一也潸然泪下,他也想到了太多,狗皇身边最起码还有几人活着,而他那个时代的人呢,那个大世还有谁?很有可能,只剩下他自己了。

    可叹,那些故人,有十世称冠诸天者,有想以肉身横渡上苍者,都不见了,都凋零在万古洪荒之中,再也不可见!

    九道一怅然,神伤,在今天看到希望之际,他怎能不为那些战死的强者,为那些付出血与泪的友人感伤。

    “我就是你们的眼睛,始终与你们同在,帮你们见证所有不祥源头被扫灭那一天,犁庭扫穴会有时!”

    这是九道一与狗皇的共同心声。

    “见笑了,人老了,就有些怀旧,想到了过去,想到那些曾与我生死与共的好兄弟,想到了那些欢歌笑语,想到了天骄辈出的璀璨时光。我老了,我越发的想他们,真想追随……记忆中的那些人而去。”九道一摇头,然后,拭去悲绪,快速恢复了过来。

    “本皇也是俗人,终究不能释然,放不下的东西太多,我也在后辈面前丢脸了。”狗皇拭去浑浊的老泪,挺起佝偻的腰背,再次站的笔直,用力抱着小圣猿,继续观战。

    “啊……”

    厄土深处,传来怒吼,那是无上发出的,他真的悲愤又憋屈,因为在他举刀向前劈斩过去时,又被压制了。

    那只大手虽缓慢,但却有力的将晶莹的九色长刀按了下来,并且又成功在他的脑袋上拍击了两下。

    他披头撒发,眼冒金星,双耳嗡嗡作响,口鼻都在溢血,多少年了,他竟遭受这种奇耻大辱!

    “好啊,太强了,打无上生物根本就不费力,这是多么强大的实力,他是谁,传说中的那位吗?”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忍不住了,一脸狂热之色,在这里低声评论,他崇拜不已,像是个信徒般,想顶礼膜拜。

    武皇的眼神很绿,呼吸急促,这才他所追寻的力量,万古后,诸天空,万法空,大道空,唯有自身永恒为真!

    就像是大雾中那个人,多少个时代了,多少个纪元过去,与他同世的人呢?还有那些璀璨的大界呢?都凋零了,都不在了,可他依旧长存。

    这当中自然有伤感,有大恸,有悲凉,可是,如果自身都不在了,就是那种遗憾与大恸也体验不到。

    所以,变强,最强,是他始终的执念,是他不松懈的坚持与选择。

    另一边,黎轻叹:“终有一天,举世茫茫,同世的人都化作远古的回忆,只剩下我自己吗?就像史上的几位天帝,孤零零,远去,孤独的前行。”

    此话一出,旁边的人眼神顿时不对了。

    这话说的,就剩下你自己了,我们呢?我们都去哪里了,现在可是与你同世呢!

    你什么意思,就你自己成天帝了?我们都死了?!

    尤其是武皇,刚才他也在想这个问题呢,都思及日后诸天凋零、弟子门徒皆死去、都不在后的场景了。

    结果,黎一句话,直接把他这个武皇也划拉到追忆中的一堆枯骨了?

    你大爷!所有人都想这么大声呵斥黎黑手一句。

    光头男子开口,道:“严肃点,还在战斗呢,天帝打无上呢!”

    可是,无论怎么看,他自己都不够严肃,神态比较轻松,因为根本不用急不用慌,那位太强大了。

    没看到都到这一步了,那位还不时在望天吗?

    连带着光头男子都去跟着望天了,那里有什么,参悟大道从望天开始吗?那位如此强大,就是因为这样才觉悟的吗?

    狗皇咳嗽了一声,很严肃,但是却很扎心,道:“有在战斗吗?我刚才似乎只看到有天帝在撸猫。”

    就这么一句话,终极地深处,那位无上生物差点原地爆炸!

    不可饶恕啊,连当年的一条狗都敢这么鄙夷他了,敢这样奚落与埋汰他这位无上强者,当诛!

    的确,在交手的过程中,他被那大雾中的男子接连拍了脑袋两回,看起来真像是……他么的,摸他的头。

    这简直是恶意满满,哪怕自认为是无上强者,他都在觉得全世界的恶意都加持到了他的身上。

    他的身体都在发抖,这是被气的,怒不可遏,他真的一而再的被羞辱啊!

    “撸猫?”九道一疑惑,瞥了狗皇一眼,道:“你不厚道啊。”

    接着,他又摇了摇头,道:“那分明是在摸狗头,在说,狗子,乖!”

    魂河尽头,终极地深处,无上生物哪怕早已斩灭正常人应有的各种负面情绪,可是现在,他还是怒了!

    狗子,摸头?!

    你们疯了吧?竟敢如此辱本座,不知道无上怒火一出,诸天都要塌陷,万界都要崩裂吗?找死!

    都疯了!这是无上生物炸心炸肺过程中的怨与恨,他觉得自己又回归到了年轻时代,又有了怒与悲等情绪。

    这实在不应该,但是,现在确实有。

    他今天心情恶劣透了。

    远处,也有生物怒了,似乎比他还火大!

    “汪!”狗皇怒了,扑上去,直接对着九道一的手臂就咬,结果被躲避过去了,它又对着他屁股下黑嘴,一口就恶狠狠的咬下去了!

    “汪,我警告你,别挑衅本皇,吾连天帝我都教育过。”它郑重的警告,不忘记炫耀战绩,但很快它又一声惨叫:“啊呸,你这死人皮,万古流转过去了,你肯定从来都没洗过澡!”

    狗皇满嘴吐芬芳,一副生无可恋,无比膈应的样子。

    “多新鲜啊,我为什么洗澡?我万劫不朽,无尘无垢。不过,我这是人皮,无尘无垢的是蜕变出去的血肉神胎,这几张皮……是有些年头了,饱经岁月洗礼。我跟你说下啊,这几张人皮曾经在腐烂的尸骸坑里打滚挣扎了三千年,在无量血池中浸泡过一万八千载,在污浊的……”

    “滚你大爷的,闭嘴,别说了!”狗皇心慌,不想再听了。

    同时,它严重警告九道一,不要将它与那诡异源头的无上生物并论,它丢不起那个人。

    远处,黑暗中的那只巨大的独眼,血水不时洒落下来,照亮部分黑暗的宇宙,露出它模糊的庞大身体,无比骇人。

    这时,他能说什么,该怎么做?被压制了,还被人轻慢,折辱,奚落,现在何以解忧?

    唯有一吼解千愁。

    吼!

    这一天,诸天万界,无论在哪里,所有强者都听到了这出离愤怒的一声大吼,源自无上生物!

    所有人都头皮发麻,脊背发凉,发生了什么,将一位无上生物逼到这一步?!

    这时,背负双手、一副高深莫测姿态的楚风,其实很想说话,你们这么欢,好吗?能不能考虑下我的感受,我……有点慌!

    首先,他不知道自己后脖颈那东西是什么,居然能打无上,可是为何他寒毛倒竖?觉得有人在他的后背上,不断在对他的肌体吹寒气,让他惊悚。

    其次,现在别看按住了无上生物,可那不是他做的,身上的神秘力量如果突然消失,那乐子就大了。

    同时,他也对那流血的大眼珠子不满,你吼什么,赶紧退走不就是了,死乞白赖的跟我打?不,跟我身后的生物大,要干什么?就不怕大家一起翻船吗?!

    你要是退走了,你好,我好,他好,大家都好,这才是真的好!

    然而,终极地深处的无上生物,看到大雾中楚风的眼神后,更加的怒不可遏了,你什么意思?居然那样盯着我,反在斥责我?

    吼!

    回应给楚风的自然是无上生灵的咆哮,震的诸天龟裂,万界隆隆摇动,可怕无边。

    楚风也不高兴了,你还吼我?本想着万事和为贵,你却一而再的挑衅,先拿天刀立劈我,又不断的咆哮我,真当本座好脾气吗?我是楚终极,现在我是无敌的!对,我现在就是天下无敌!

    楚风一边怒,一边也飘了,不知不觉间,他就真正的动了!

    他向前迈了一步,那意思是,要轰对方的的头,万一能够镇杀,那就直接杀了就是了!

    对待敌人时,他可不是善男信女,绝对不会妇人之仁,现在有机会,那就做一票大的。

    打爆你的狗头!这是楚风心中的呐喊,所以下意识的,他就迈步了。

    这一刻,风云变幻,天地失色,万道都在共鸣,都在颤抖,大雾中的身影更加模糊了。

    而在外人看来,那道身影愈发的慑人。

    其威滔天,其形越万道,其势无匹,震古烁今。

    事实上,随着楚风迈步,他脚下交织出的金色纹络也在主动蔓延,覆盖到了更深远的地方,落在终极地。

    顿时,无上生灵感觉身体越发的僵硬了,如同被大道链锁住,又背负亿万均的巨石,在泥沼中行走,艰难无比。

    而这一刻,楚风体外的血色光环化出的大手越发的凝实,更有力量了。

    这一次,大手轰的那柄九色长刀爆鸣,光芒刺目,都要被震裂了。

    长刀被按住,身体也宛若被束缚,被禁锢,无上生物心悸,他生出不妙的感觉,难道会血染厄土?!

    他这种生物,可谓万劫不坏,难以磨灭,真要喋血的话,那就关乎了生死!

    砰!

    果然,这一次,他遭受了重击。

    那只大手扇落下来时,打的他双耳轰鸣,巨大的独目更是溅落下大片的血迹,晶莹而璀璨,照亮了黑暗,也映照出了它的部分真容。

    这是一个男子,凤目如电,面孔妖异俊朗,在他的头上有九色翎羽。

    甚至,依据模糊轮廓看,他的头上好像还有一个稍小一些的禽类的头。

    这时,他接连遭受轰击,大手都拍在他的头上,血溅厄土,他的旧伤发作了,让他又惊又心中冒寒意。

    他七窍流血,越发的不安。

    为什么摆脱不了?他想大吼,被那个大雾中的男子定住了部分躯体,动起来很艰难。

    你到底是谁?!无上生灵有着面对未知的恐惧,因为他觉得,一个弄不好,自身就可能要殒落了。

    “看到了吗,就是摸狗那个……头。”九道一的嘴很欠,看得出他心情大好,不再沉闷,不再悲伤。

    看到那只呲牙咧嘴的黑狗,他迅速改口,道:“揉猫呢,手劲很大,将猫头都摸出血了。”

    狗皇道:“就像是大人教训孩子,不听话,就揍你!”

    无上生物从来没有这么悲凉过,他满腔怒火,真的要原地爆炸了。

    轰隆!

    楚风还在迈步,强大的感觉,自身目前无所不能的状态,让他……上瘾了!

    连那无上生物都被他按住了,这个世间还有什么他不能做到的?

    他很想慨叹,打无上生物……真的上瘾啊!

    当然,他直接忽略了不是自己动手的事实,现在他就是觉得,这是我做的,我一举一动都代表了大势!

    吾有横贯万古的无敌身,一言一行,都可决魂河强者的生死。

    那么,既然有如此手段,我为什么不趁现在出手呢?帮助友军,干掉大敌,平掉此地!

    轰!

    随着楚风越发坚定的迈步,整片魂河都断流了,然后蒸发,大雾遮天,接着整片厄土都在颤抖。

    那片黑暗之地,不断轰鸣,仿佛要炸开了!

    而那无上生物越发的不好过,他真的被按住了,九色天刀哪怕不时横空而起,但也改变不了什么。

    那柄绝世长刀,现在竟被大手击的暗淡了,出现裂痕。

    楚风向前迈步,他的身后共化出两只大手,宛若一对羽翼般向前蔓延,遮天蔽日,覆盖终极地。

    两只大手将无上生物全面压制,其中一只数次轰落下来,打的他口喷鲜血,独目一片猩红,旧伤全面发作。

    竟这么容易,就镇压了一位无上强者?

    武皇、泰一等人都觉得不真实,那位太强悍了,太逆天了!

    光头男子激动,浑身都在颤抖,热泪滑过沧桑的脸庞,他等这一年很久了,终于亲眼看到!

    “仙帝抚你顶,结发受长生。”九道一心情很好,看到魂河的无上生物又一次被拍脑袋,七窍流血,他都忍不住想吟唱了。

    但很快他又纠正,道:“你长生个毛,你去死吧,打爆你的狗,那个……猫头!”

    狗皇也大吼道:“走,我们跟着一起杀进厄土,掀翻了魂河,扫平诡异终极地!”

    此际,它真的激动了,今天或许能够做到这一切,真是天帝归来了吗?还有什么打不穿的,轰不灭的,全部干掉!

    楚风坚决无比,大步上前,每一次迈步,厄土都在颤栗,都在崩裂出可怖的大裂缝。

    至于那位无上生物,已经被他按住,或许正确的说法是,被一只大手按住了,被禁锢在原地!

    无论是狗皇,还是黎,亦或是九道一等人,全都没有想到,今天竟能有这样的战果,太惊人了。

    几人跟着上前,要踏平魂河厄土!

    楚风一往无前,在前方开道,大步前行,让所谓的无上生物的旧伤全面发作了,满身是血,通体裂痕,当年他能活下来就是奇迹。

    而这个时候,众人已经能够看到厄土中的一些景象。

    狗皇、九道一等人,看到了无上生物的真身!

    为了对抗大雾中的男子,这位无上生物真正走了出来,虽然又被按住了,但是已经亲临厄土边缘地带。

    他庞大无比,星球在他眼中都微不足道。

    在他的眼底深处,太阳坠落,星河暗淡,宇宙溃灭的景象不时浮现,一切都映照在他流血的独目中。

    “所谓的无上……竟然是他!我说呢,那位打无上就像是打儿子似的容易,此敌竟是那个家伙!”狗皇瞳孔收缩,认出了那道身影。

    其实,它早就猜测到了,现在不过是证实罢了。

    当年,它自然没有与此人对上过,但是,通过魂河的传说,通过其他故友战死前的神念,它知道有这样一位强者。

    此人头上有翎羽,背后生大道羽翼,他是孔雀魂母的长子,被尊为九色魂主!

    母凭子贵,那头老孔雀之所以被称为魂母,就是因为它生了一个逆天的子嗣,强大无边。

    当年,这位九色魂主险些就成为无上强者,一只脚都已经迈进去了,法力滔天,俯瞰万界,难寻一位对手。

    不过,他终究还是准无上,没有彻底进入那个领域中。

    尤其是,天帝踏魂河,降临此地,扫灭诡异源头之时,在此爆发了惊天动地的大战。

    这位准无上就更加没有机会了,当年虽然有真正的无上强者挡住了天帝,且古地府、天帝葬坑都参与了,但是这位孔雀族的准无上还是被打残了,被波及了,险些就死掉。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养伤,还想再次冲击真正的无上领域呢!

    而且,他一直以来都以无上自居,当年养成了那种无敌的心态。

    说是自负也好,说是不灭的信念也罢,他的确强的离谱,别人根本辨别不清他到底有多强!

    如果当年没有爆发大战,他应该就成功了,踏入真正的无上领域,成为俯瞰万古无敌的生物之一。

    只是,没有如果,他到底还是差了半步!

    临门一脚并没有破进去,就是没有成就那种无敌的果位,所以他有无边的遗恨,此生想要再冲击。

    只是,天帝当年打出的拳印,岂是那么好化解的?没有死去,不曾化道,就已经算是他的造化了。

    “我说怎么像是揉猫,像是在打狗头,像是父亲打儿子似的,原来是准无上。”九道一慨叹。

    可是无论怎么听,都有点不对味儿。

    什么时候准无上也被人小觑了?竟被人鄙视!

    要知道,真无上不出,准无上亦足以能够横推万界,天上地下无敌!

    狗皇很高兴,又很伤感,道:“看来当年我们只差一步,就彻底平掉此地,即便有古地府,有四极浮土下的怪物来援,其实也已经打残了他们,魂河真的废了,当年几乎算是推平了,真无上居然都没有了,死绝了,只剩下一个准无上。”

    它落泪了,当年太艰难,无数的英杰殒落,数不尽的天庭子弟魂落外域,身死他乡,这里远离阳间,死了都无人帮收尸骨。

    而他们居然打穿了这里,其实应该算是成功了吗?

    大猫小猫没几只了!

    不然的话,真正的无上怎么不出来?

    毕竟现在都这个样子了,孔雀族的准无上——九色魂主,他都不行了,多半会死去。

    此时,楚风即将进入厄土!

    这是将要被载入史册的一日,也算是纪元剧变的开始!

    轰!

    九色魂主满身都是旧伤,但他并未屈服,还想对抗,可是在那脚步声中,他通体被震的龟裂,真血溅的到处都是。

    “我……闻到了熟人的气味儿!”

    正在跟着楚风前行,想要扫平魂河的狗皇,突然止步,它的鼻子翕动,铜铃大眼盯着某一段河岸。

    不得不说,它的鼻子太敏锐,称得上通灵,而昔日也的确有种说法,诸天万界,没有谁的鼻子比它的更灵敏。

    “那里……”狗皇神色凝重的指向一处地方。

    腐尸与它有默契,无声的出现在那里,铣镐齐动,迅速挖出一个大坑,很深,宛若一片大渊般。

    这是他的专业领域,挖掘古迹,探寻多少个纪元前的史前真相等,他最为拿手。

    大地下,是一个万人坑,全都是尸骸,有些已经化成骨粉,有些还是白骨,而有些依旧带着腐烂的血肉。

    “找到了……”狗皇扑下去了,身体都有些发抖了。

    它找到一张……蚕皮,带着血,暗淡的血至今都没有干。

    “是你……怎么会如此,当年你死在这里了吗?”狗皇失落,再次发现一位故人的痕迹,这是真身连带着血的皮。

    “是神蚕岭那位留下的?”腐尸的情绪也有些低沉。

    狗皇心中发苦,道:“是他。成长起来后,他绝对的逆天了,可却依旧死在了这里。”

    “他也死了……”光头男子很悲伤。

    神蚕岭,他们的功法太特殊,名震天下,连那只强大无比的猴子,那位刚烈的圣皇,都曾认真去修炼过。

    而死去的这位,当年经历过一场大劫,后来遇到天帝,被带在身边,与小圣猿几人一起被认为是天庭的未来希望所在。

    他居然……死在了这里!

    “只有一张粘着血的皮,不见得死了。”腐尸突然开口,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这一族太难死去了。

    那种功法,让他们可以有远多于其族的机会复活,涅槃,甚至是死一次后会更强。

    “对,没有它尸骸的气味儿,他或许还活着!”狗皇失落间,这样郑重的点头,只未给自己一个希望。

    尽管他知道,希望很渺茫。

    “血皮上有字!”腐尸很细心,一眼看到真相,尽管都被那血迹掩盖了,但是怎么能逃过他这种专业人士的眼睛。

    “他……还活着?我很震惊,但也无比的喜悦,可是,我又伤心,异常的心痛,我绝望了,怎么会是他?”像是梦呓,神蚕岭那位留下的蚕皮上,最开始的一行字竟是如此潦草,如此的杂乱,让人觉得混乱不清。

    这显示出他当时的心情很乱,震惊,喜悦,伤心,绝望,心痛,太过复杂,他究竟发现了谁?

    不过,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狗皇、腐尸等人如坠冰窖,有些惊悚。

    根据记载,大概意思是,魂河还有无上,一直不曾出世,哪怕那一战要结束了,某位无上依旧完好无损的在闭关,并没有出来。

    这让狗皇几人简直不敢相信,当年打到魂河决堤,都要覆灭了,若非几个古地来援,什么都不复存在了,会被彻底扫平,这种大背景下,魂河居然还有无上闭关未出?

    “他极度危险,昔年就不弱于天帝,竟然始终活着,不曾死去,来到了这里!”

    “而现在他却还在坚持闭关,太可怕!”

    这些话,这些记载,像是耗尽了神蚕岭那位最后的精气神。

    “或许,他动不了,所以只能闭关,但是后来者,一定要小心,魂河纵残缺,也依旧还有至强者!”

    显然,神蚕岭那位最后是想将撕裂虚空,将这张带着血的蚕皮打出去,警告外界人,可惜失败了,所以最终留在此地,随着岁月葬在了尸骸坑中。

    此时,无论是狗皇,还是九道一,全都感觉到了一股寒气,冰冷刺骨,这里远比他们想象的水要深,要可怕多了!

    那个他,是指谁?

    看着这张粘着血的蚕皮留言,通过推测,他们似乎与那位无上有过不明的交集?这就有些可怕了!

    可惜,这张蚕皮是断裂的,丢失了一半,不然的话,神蚕岭的那位应该是提到了魂河至强无上的生灵到底是谁。

    九道一瞳孔收缩,狗皇也如临大敌,大雾中的男子能够挡住魂河中那位最可怕的无上强者吗?!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隐约间,他们竟闻到了死亡的恐怖气味儿,恍惚间,甚至要界塌地陷了,诸天都将覆灭!

    这是错觉吗?狗皇与九道一毛骨悚然,这个纪元要结束?似乎都要被那诡异而至强的生灵横杀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