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480章 终极地真相

第1480章 终极地真相

    楚风这是豁出去了,硬撑着,也要走到底!

    他来到了终极地尽头,诸天万界,所与人都不了解此地,不知道这里究竟如何,而现在他看到了真相。

    真正的无上厄土,诡异的源头,第一次清晰的浮现在几人的眼前。

    狗皇、腐尸全都震撼,难以开口,这就是他们的目标,想要打下来的最终地?!

    九道一瞳孔收缩,提着战矛,寂静无声。

    而这个时候,他手中的矛锋自主发光,宛若在焚烧万古积淀下来的所有大道符文,照亮了前方的黑暗之地。

    那是怎样一片所在?太特殊了。

    一片宇宙吗?又不太像是,四周有绝壁,有不可想象的悬崖,高大无边。

    须弥纳于芥子?

    还是说,这本就是一片特殊之地,黑暗宇宙承载于一片恐怖的石壁周围。

    或许,可以称之为:深渊宇宙?

    一片厄土,浩瀚无垠,但是中间是空的,宛若一片深渊,那里面有宏大的星球转动,有死气沉沉的星海。

    最外面,像是由绝崖围起来的,只有入口这里是敞开的。

    这像是进入深山中,看到一片特殊的地势——黑暗深渊,一眼望不到尽头。

    可这深渊内太特殊,是宇宙,是深空,广袤无垠。

    当然,这不是吸引人的地方,真正的古怪与恐怖之处,在于这片深渊宇宙四周的石壁。

    在那上面,密密麻麻,到处都是窟窿,到处是漆黑的大洞,而一口又一口“山泉”,一条又一条“小溪”,一挂又一挂“瀑布”,从那崖壁上的窟窿中流出。

    那是什么?

    那些都是魂物质,都是魂光水泽!

    它们是魂河的前身。

    正是它们落下,在虚空中交织,汇聚在一起,最终形成一条河流——魂河!

    那深渊中,一颗又一颗星球转动,更有诸多的星骸漂浮。而山崖峭壁上则流淌魂物质,这着实诡异而古怪,宛若一片开凿出来的山壁世界。

    那些魂物质来自何方?

    魂河,就是这样形成的吗?

    无论如何,楚风都觉得,所看到依旧不是完全的真相,不是本质,他现在有股冲动,凿穿崖壁,看个究竟。

    在山壁中,会不会有几个超级恐怖的大个的,大到古今无敌,无人可制?

    连九道一都在倒吸冷气,这片地方让他强烈不安,觉得发瘆。

    在这个地方,狗皇也觉得头皮发炸,这是一种本能直觉,总觉得越是向前,越是接近,越是离自我毁灭不远了。

    这是一种很可怕的感觉,让人悚然,灵魂不安,预感自身将要死在前方。

    便是黑手黎都无比严肃,一语不发,体会到万古的死寂,以及无边的不祥涌上心头。

    楚风站在最前方,就差一步便跨上石壁悬崖上了,加上脚下金色纹络与深渊接触,他感受更深。

    可以说,从来没有过的沉重,让他心底最深处有股焦躁感。

    石罐都有压力了吗,还能挡住吗?

    显然,到了这里后,便是石罐都不同此前了,传给他的是某种压力,而不是早先那般的平静无波。

    深渊,空空寂寂,冷冷清清,断绝一切,除却一个死寂的蚕茧外,万物不存,什么都没有。

    走到这里差不多了吧?

    楚风已经冷静下来,早先的一腔热血渐渐平复下来。

    他得接受现实,这一切终究不是他自身的力量,再这样下去的话,诡异的源头走出正无上生物,他不见得能挡住。

    到时候,就不是他一个人死在这里的问题,而是全灭,所有人都逃不走。

    最为关键的是,石罐这种东西绝不能留给魂河,绝不能留给不祥的生灵。

    而且,真要打起来,他预感到,古地府、天帝葬坑不会袖手旁观,终究是要出世,要杀出至强者。

    我终究不是你们口中祈祷的人啊。楚风一叹,他没有去看九道一与狗皇,他只是他自己,改变不了什么。

    甚至,以他目前的层次,都不知道狗皇与九道一真正的根脚,更不知道他们口中的无敌强者是谁。

    然而,有些事经常因为偶然而剧变,比如说这个时候,形势不由他!

    狗皇眼睛都要瞪裂了,浑身颤抖,一双浑浊的老眼渐渐变得猩红,充满了血,它低声嘶吼

    “我闻到了,有那种大药的气味儿,不能退啊,再前进几步,我们或许就采摘到了!”

    它这样喃喃,这样低吼,情绪激动的难以克制,一副要发疯的样子。

    狗皇的鼻子太敏锐,过去就有说法,它这鼻子不说古今第一,也能排在前三甲内,什么都可以闻到。

    楚风蹙眉,他知道,这只狗一直在找某种药。

    当初,他在三方战场时,这头大狗就曾投影,将他那支黑色的小木矛给抢走了,去蒸煮,去熬炼,可最后又失望,嫌弃药性太弱,不足。

    它在这里有发现,找到真正需要的大药了吗?

    楚风没有回头,但是他知道,那具曾经伏在残钟上的帝尸,与黑狗的关系太深,它肯定会在这里拼命寻药。

    再前进一步吗?楚风想了想,还是动了。

    轰的一声,这一步落下,他就站到了绝崖上,俯视无垠的深渊。

    这一步迈出,或许也意味着,要与魂河不死不休,决战到底,彻底没有退路了!

    “你真敢!”

    深渊中,那个蚕茧中传来冷冽的声音,九色魂主只剩下了真灵,躲在当中。

    有何不敢?都打到这里来了,将你都灭的七七八八了,还有我不敢做的事吗?楚风虽然没说话,但是眼神足以表明一切。

    他盯着深渊,甚至再次迈步,向着黑暗中而去,凌空虚渡,要入黑暗的深渊下,追杀那蚕茧中的准无上。

    在他的脚下,金色纹络蔓延,铺在黑暗中,映照出许多的星骸,都如尘埃般,都如废弃物般,到处悬浮。

    不过,这个时候,楚风心头一沉,金色纹络明显传来特殊的感应,让他心中都跟着剧震了一下。

    这深渊很恐怖,让金色纹络都暗淡了几分。

    但刹那它又恢复了,没有人看到。

    唯有楚风自己觉察到了,这里有大恐怖,不是一般强者可以呆的地方。

    他觉得,换成一位究极生物,比如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真要贸然踏足这片深渊,都要身死道消。

    这块地方,一般的生物无法立足,会迅速消散!

    当到了这里后,他冲着破损的古老蚕茧而去,感受到了那茧携带的一股死气,以及一缕缕诡异不祥的气息。

    蚕茧的主人蜕变成功了吗?居然会有死气。

    楚风迫近,蚕茧突然沉入黑暗中,加速俯冲,与他远距离相隔,不想与他照面。

    楚风止步,因为随着他深入深渊,体会到了越发不同的气息,像是有无边的宇宙,无数的世界,被葬在这里。

    他伸出手,去捞深渊中的灰尘,隐约间感觉到,那一粒粒宇宙尘埃,似乎是一个又一个曾经的辉煌大世界。

    金色纹络没有蔓延出去很远,甚至,有收缩的迹象,石罐的目标是山壁,它渴求的是那里的魂物质。

    楚风沉默,最终无声的再次出现在山壁上,俯视深渊,凝视着下方,感觉自身像是要永堕下去。

    他的心,他的魂,仿佛要坠落,要与黑暗融为一体,归寂此地。

    很可怕的地方,有石罐在身,居然还有这种要毁灭的感觉,这是多么可怕的地方,终于给神秘的罐子都带来压力了吗?

    这时,狗皇、腐尸、光头男子,眼睛都是红的,如同打了鸡血,或者说喝了无上血,都要发疯了。

    他们都跟着登上崖壁,踏进终极厄土中。

    楚风不得不暗自开口,提醒几人,万不可踏足深渊,不然会出事儿。

    “人呢,那么多的魂河生物都跑哪去了?”

    最重要的是,狗皇要找的大药在哪里,现在看到的石壁,寸草不生,光秃秃,什么都没有。

    轰!

    有人出手,硬撼山壁,结果只发出轰鸣声,悬崖峭壁都结实的吓人,没有一丝裂痕。

    “老皮出手,动用你的兵器!”狗皇求援,让九道一以战矛开路,而它自己也要动用帝钟。

    在此期间,帝钟一直在轻颤,但是形成的符文趋向于防守,化作护体光幕,将他们罩在当中。

    砰!

    九道一的战矛落在山壁上,直接戳开了。

    钟波动荡,让山体裂开,也露出了内部的真相。

    山壁内是空的。

    轰!

    楚风也出手了,都到这一步了,也不用太在意什么。

    他脚下一震,不仅有金色纹络撞击山壁,还有身后的一双大手扒住了悬崖,轰的一声,生生给撕裂开来。

    魂河飞溅,山崖摇晃。

    在山体内,竟宛若蜂巢般,密密麻麻,到处都相连,到处都是窟窿,魂河物质在流淌。

    而这一刻,药香更浓郁了,在山腹内部有药草,不止一两种,有些窟窿内仙光普照,极其的绚烂。

    有些地方,魂物质内长着奇莲,摇曳光辉。

    诡异之地也有神圣?!

    同时,这广袤的山腹世界中,还有大量的魂河生物,都躲在那些密密麻麻的窟窿世界中。

    楚风双脚用力,金色纹络不是很暴烈,但是却足以让脚下宏大的山壁裂开,不断向下蔓延,甚至到了最后全面龟裂!

    “你敢毁掉此地?!”深渊下,蚕茧中的九色魂主惊怒,同时他也有些惧意,这地方真的要被毁掉了,真无上怎么还不出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有些不解,魂河的无上呢?即便养伤,早先在试探,也该出世了!

    可是,这里依旧寂静,魂河终极地没有蛰伏着真无上吗?连九色魂主都震撼了,不安了,感觉不可能!

    “嗷!”

    狗皇嚎叫,真的癫狂了。

    它忍不住向着山腹中的地窟窿冲去,它发现了,在那最深处一定有它想要的那种药,就是不知道药性是否足够强。

    黑狗哭了,一边向前闯,一边拭去老泪,喃喃着:“我真的想还你一世帝身再现啊!”

    到了这一刻,九道一、黎、腐尸等自然相陪,一同向前寻找。

    山腹内太危险了,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魂河生物,有的是尸怪,有的是有灵智的原生物,煞气滔天!

    其中的头领,比如六首兽、白孔雀等都在,还有甚至比它们还深不可测的怪物,眸子开阖间,很慑人。

    这个时候,楚风站在原地不动,任脚下金色纹络蔓延,大量的魂物质精粹迅速被裹挟回来,消失在他的近前。

    这是在洗劫!

    楚风有些吃惊,这个罐子到底有多能吃?

    亦或是说,那颗种子在复苏,在疯狂吞食此地魂物质能量?!

    他有点猜不透了,石罐的厉害他清楚,但是,那第二颗种子怎么会也如同无底洞般?不断吸收。

    他很怀疑,这颗种子当年难道差点“死透”,只留下一丝生机,所以现在需要海量的魂物质精粹?

    看来,三颗种子完全不同。

    甚至,他觉得,别看都是种子,但是最后长出来的东西可能根本不相同。

    这该不会真是个生物吧?他有点惊疑不定了。

    第一颗种子,会开花结果,洒落下花粉,相对来说还算正常。

    这第二颗种子,无论怎么看,都极其不正常。

    不过,眼下顾不上那么多了,他就么戒备着,任石罐鲸吞牛饮,在这里疯狂掠夺。

    裂开的山壁内部,一股又一股小河流,成千上万,甚至有数十万条,都蕴含着魂物质,正是他们汇聚到一起后,才组成魂河。

    每条小河的尽头,都是一个大窟窿,许多魂生物都躲在当中,宛若蜂巢般。

    楚风有意试探,最终,向着大窟窿内走去,结果那里的魂河生物全都惊叫着,不断倒退,最终竟如梦幻泡影般,彻底的消失了。

    “嗯?!”这让楚风都吃惊,那些人突兀不见了。

    至于大窟窿后面,竟是深渊,是无边的黑暗,连着蚕茧所在的深渊宇宙。

    九色魂主愤怒,嘶吼道:“无上,你在哪里?消失了吗,出了什么问题,这些年去了何地?!”

    连他都没有料到,终极地深处难道真的空空如也吗?

    九色魂主有点想不开了,他算什么,在这里属于看家的仆从吗?结果发现,这里不过是个空房子,能打的无上呢,哪去了?!

    看到楚风疯狂洗劫魂物质精粹,他也有点要疯了,真灵波动剧烈无比。

    “你盗取没完没了……”他不想说话了。

    什么叫盗取,这能叫盗与偷吗?我这是明抢!斜着眼睛看你,楚风不屑的斜看那个方向,明白无误的表达着这种心意。

    如果不是伟力不属于他,早就一巴掌拍死九色魂主了。

    “无上,你在何地,杀出来啊!”九色魂主大叫。

    楚风不爽了,即便我不能随心所以的杀你,但是只要逼近你,一样可以借助身后那双大手的力量,将你抹杀!

    所以,他动了,再次降临深渊。

    而这个时候,狗皇也不服不忿的叫了起来。

    “什么魂河至强者,什么无上,都死哪里去了,出来,还我那些兄弟的性命!”

    它的状态很不对劲儿,触景生情,想到了当年死在这里的天庭部众,不断嚎叫,诅咒魂河,大骂九色魂主等。

    狗,开骂了。

    九色魂主又急又气,看到楚风逼迫而来,他只能躲在蚕茧中,坠入深渊下方,现在又被狗骂?憋屈到极点。

    九道一开口,道:“连养狗的你魂河也敢惹?”

    就这么一句话他就闭嘴了,他怕被黑狗咬。

    同时,他不知道为何,觉得后背发寒,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帝尸。

    楚风在下沉,他觉得情况不妙,有一股吞噬之力纠缠住了他,如果没有石罐,问题就严重了。

    即便如此,他也心悸,强烈的不安,发生了什么?

    一时间,他居然没有摆脱,始终在下沉!

    石罐遇到对手了?

    真无上出来了?!

    “杀了他们,灭了他们全部!”这时,九色魂主像是发狂了,让魂河生物玉石俱焚,他在蚕茧中沉坠,没入无边的黑暗尽头。

    他像是知道什么,仿佛洞悉楚风在下沉,回不去了,跟着他一同深入无边的深渊最底部。

    楚风心头沉重,一时间,他真的要融入诡异源头了,无法摆脱,向下而去。

    终究是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他沉默着。

    “杀!”

    山壁上,还有山腹中,爆发了大战,煞气冲霄,撼动诸天。

    各处地窟窿前,杀气腾腾,密密麻麻的大军全都浮现了出来!

    “出事儿了,那位可能要去找最后一关。”九道一开口。

    狗皇也彻底清醒了,它冷静了不少,魂河最后一关是个迷,天帝必然打到过这里,深入很远,但是没有找到终极关。

    现在,那位下去了,这次会有收获吗?

    几人都有些不安,怕最后出事儿。

    毕竟,古地府、天帝葬坑都没动真格的呢,谁知道在憋什么恶意。

    “杀吧!”狗皇咬牙,到了这里后,不可能退缩,他闻到了那种大药的气息,对于许多生物来说那是毒药,是致命的。

    但是,它掌握有一张失传久远的特殊丹方,可以炼出无上救命药!

    远处,大旗猎猎,魂河生物聚集,要杀过来了。

    只要那个脚下交织金色纹络的人不在,魂河生物无惧,他们戾气很重,现在重整旗鼓。

    “杀!”那是灵魂咆哮,魂河原生物海量的浮现,要围猎狗皇、九道一等人。

    六首兽、白孔雀等头领,全部再次现身,亦有更强者,比如说孔雀魂母,那位准无上的母亲,眼中寒光瘆人,她恨透了今天的闯入者。

    毕竟,她的长子很惨,九色魂主几乎被打废了。

    “杀!”震天的大吼声爆发,传到了诸天,魂河生物无数,密密麻麻,铺天盖地!

    如果不是帝钟在防御,有九道一的长矛爆发,他们这几人绝对难以挡住,毕竟是海量的大军,不乏绝顶强者。

    尤其是,魂河也有恐怖的剑锋、盾牌等兵器,在散发神威。

    “拼了,我这把老骨头准备扔这里了,定要打残你们,击沉此地!”狗皇吼道。

    它以残钟轰溃大军,短暂的击退敌人,然后取出一个破包裹,道:“容我再穿战衣,血洗魂河!”

    “师伯,我与你同在,今天再征厄土!”光头男子也大吼,很激动地说道,他此时也披上战甲,手持降魔杵,将各种秘宝等都佩戴上了。

    就是九道一的身上也覆盖上了一层古老的甲胄,手持战矛时越发的恐怖,杀气滔天。

    黎等人也都全副武装。

    远处,孔雀魂母冷笑,它的身上竟露出淡淡九色光华,不过比起她的长子终究是弱了不少。

    狗皇喝道:“只有你们一族有九色兵器吗?我的战衣也分九色,来,师侄,给师伯披甲,我意灭魂河!穿我昔日甲,寒光照铁衣,再征厄土!”

    它解开包裹,光头男子的确上前帮忙了,可却有些难为情。

    这位师伯自己穿上了上半身甲胄后,最终取出来的下半身战甲,花花绿绿,像个大裤衩。

    武皇、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等,都目瞪口呆,面皮抽搐。

    黑狗瞪眼,严肃无比,道:“你们懂什么,知道这些都是什么做的吗?我这下半身的九色皮甲,第一块皮是龙皮,第二块皮是从古地府中挖出来的,来头甚大。”

    “没错,第二块是我当年我凿穿地府时,挖出的一块皮。”腐尸点头,称那是他主魂的功劳。

    狗皇炫耀,道:“第三块是母金皮,你们知道出自哪里吗?魂河,就是你们这里!当年的魂河匾额,被我摘下来了,打补丁用,给我补在了九色皮甲上!”

    “给我杀了他!”孔雀魂母喝道,不想听它炫耀,只想锤死它,你那是什么九色皮甲,分明就是个大花裤衩,羞辱谁呢!

    轰隆!

    大战爆发了,六首兽、白孔雀等带着大军,携带者强大的魂河兵器冲锋。

    一瞬间,这里就打疯了!

    浓郁的不祥物质扩张,向着几人汹涌而去,都是从山壁中散发出来的。

    腐尸挡在了最前方,自身也弥漫黑雾,看起来简直比不祥物质还恐怖。

    他帮众人挡住了不祥的物质。

    腐尸一手镐,一手锨,怒吼着:“镐爆你们的脑袋,锨掉你们的头,知道我为什么被你们侵蚀过而不死吗?那是因为爷爷爷这么多年来上世界山下诸天海,什么诡异物质没沾染过,免疫了!什么时候我这腐烂的尸体再次还阳,再把主魂抓回来,爷爷我便君临天下,打爆你们身后的那些头头脑脑,人脑袋打成狗脑袋!”

    “汪!”黑狗开始听的很振奋,后面直接不爽了。

    “轮回路上唱情歌,魂河水中洗胳肢窝,小爷我一个打你们一百万个!”光头男子亦癫亦狂,在这里拼命。

    他们血战魂河!

    楚风坠落,不断下沉,他眼眸闪动寒光,今天还真要去看一看魂河背后到底有什么!

    轰的一声,他沉入底部了,无尽的尘埃飘起,到处都是死寂的气息。

    深渊底部飘起的尘埃,仔细去观察,全都是死去的世界!

    这就有些恐怖了,数不尽的世界,都化作尘埃,坠在深渊底部。

    那些魂物质,那条魂河,是从这些死去的世界中抽取出来的点点滴滴汇聚在一起的吗?

    蚕茧一闪而没,遁入前方的终点——混沌中。

    楚风这时觉得,石罐似乎在轻鸣,在震动,被压力所迫,它有了非同寻常的反应,这是在忌惮,还是要进一步对抗?

    他追了下去,不管不顾了,贯穿混沌,打破究竟,要看个彻底。

    然而,混沌世界的后方是无尽的虚无,没有边际,没有未来,没有过去,宛若一片脱离了诸天、无比模糊的所在。

    这个时候,楚风惊悚,隐约间像是看到了厚重的黑影,无边的压抑,自未知处映照而来,蒸腾起丝丝缕缕的莫名的气息。

    这一刻,石罐居然都在轻颤。

    “那里……已经不是魂河,是另一片地带!”楚风震撼。

    甚至,他觉察到了早先古地府的气息,也感应到了一丝天帝葬坑的气机,很复杂,那究竟是什么地方?

    石罐猛然一震!

    楚风顿时跟着一震,时空静止了,定格在一瞬,然后,他觉得大脑中一片空白,虽然很短暂,但是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默立片刻,他没有深入下去,他有一种感觉,似乎永远也走不到那个地方,除非那里有人接引。

    他迅速倒退,沿着原路返回,有点担心狗皇与九道一几人,怕出意外。

    这一次,石罐剧震后,像是摆脱了什么束缚,楚风没有沉坠在深渊底部,而是一个刹那就回归了。

    可是,他总觉得,身后像是有什么东西也跟出来了!

    回首的刹那,他心中发寒,但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这种感觉很不好,终于遇上最终的大个的了吗?

    山壁这里正在爆发大战,他看到狗皇等人在血拼,当他出现的刹那,所有战斗瞬间停下来了。

    楚风此时有些狐疑,有些出神,因为他看到癫狂后的腐尸,觉得有些眼熟。

    “像我儿子……小道士。”他差点就这么说出来。

    当然,并不是说看到腐尸的形体容貌后觉得像,而是他发狂后倾泻出来的魂光,有相似的属性,有熟悉的气韵。

    这时,腐尸看着大雾中的男子,有些不解,有些狐疑,对方那是什么眼神,怎么有些……慈爱啊?

    我去!你那什么眼神?!他觉得自己胡思乱想了,没事儿,回头此战结束后,找这个大雾中的男子去聊一聊。

    很难想象,他们要是交流起来,究竟会是谁急急,谁发狂。

    轰!

    楚风猛然再回首,看向大后方,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出来了!

    他越发觉得不安,此地不对劲儿,过于瘆人。

    与此同时,远处,那原本寂静不动的帝尸也在刹那间,轰的一声坐了起来,震撼的狗皇大叫出声!

    书到后期了,明天估算下还有多长时间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