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正文 第1482章 无上亦悚然

正文 第1482章 无上亦悚然

    九道一持矛,挺直脊背,等待那位的降临。

    他在略微颤抖,激动到难以自抑。

    多少了年了,终于有回应了,那位……要回归了?!

    “我身上没有他的血,但他当年曾以自身的血,为不少人洗礼过肉身。”九道一平复情绪,在这里回应狗皇。

    那是一个璀璨的大世,英杰争霸,黑暗滔天,同时也是一个可悲的大世,血与乱犹若洪海决堤,冲击诸天。

    曾有那么一个时期,需要那位以自身的血为自己阵营的人洗礼,续命。

    众人出神,关于那段要几乎要彻底磨灭掉的古史,只知道一鳞半爪,心有震撼,眼前这张人皮居然与那位如此接近过?接受过其血的洗礼!

    这让人心中浪涛卷星海,着实难以平静。

    此刻,在九道一的手中,战矛越发的璀璨,发出通天的光芒,犹若席卷星海的大火,照耀万宇亿宙。

    谁能料到,战矛上腐朽的铜锈最终会化成光雨,扬满天地间!

    铜锈,是那位留下的,浸染着他的气息。

    咚!咚!咚!

    脚步声由远而近,越发的清晰真实,跨越百世,跨越万古,走过一个又一个纪元,从那世外与史外走来。

    这种脚步声有一种很规律的节奏感,九道一、狗皇等人都安然,并未觉得不妥。

    然而,这种特殊的频率,神秘的节奏,听在魂河无上的耳中,却宛若亿万均重锤落下,轰落在他心头!

    针对他而来?!

    怎么可能?那位的真身无法回来才对!

    深渊中的无上生物不寒而栗,身体绷紧。

    很多年了,或许有数千万年了,甚至有一两个纪元那么久远了,他居然又有了这种可怕的感觉,让他强烈不安。

    这是一种无形的压迫,一种慑人心魄的无敌大势,如同洪荒时间长河决堤,呼啸着,汹涌激荡而来!

    纵为无上,他亦悚然。

    他的心弦都绷紧了,正在承受无以伦比的沉重压力。

    恍惚间,所有人都看到了,有一个人来了,虽然很远,无比的模糊,但是他真的从未知之地赶来,到了——当世!

    “是他……真的是他!”九道一热泪都要滚落出来了,多少年的期盼,一次又一次的祈祷,真的等到他回来了?

    然而,这时,他手中的战矛渐渐平静,所有的光束都内敛

    天地间,扬起的铜锈,无尽绚烂的光雨,都逐步的暗淡下去。

    无论是九道一,还是狗皇、腐尸等,都身体僵硬,脸上的表情凝固了,呼唤到中途出了问题?

    战矛暗淡下去,这意味着不足以发出更多的讯息,难以引那位回归?

    深渊中的无上生物并未动,依旧如临大敌,他谨慎而凝重,道:“亦真亦幻,是他吗?”

    狗皇长叹,九道一这个老皮一如既往的不靠谱,关键时刻又掉链子了!

    轰!

    突然,魂河下游,一块碑自泥沙中拔地而起,绽放冲霄的光华,犹若万宇亿宙中的一座灯塔,照亮虚空,要接引那位回来。

    不要说他人,便是深渊中的无上生灵都瞳孔收缩,被惊到了。

    九道一深感意外,无比惊愕,最后又释然。

    这里有一块碑,是那位留下的,今天与战矛共鸣,引发事件质变。

    楚风发呆,他不是第一次见到那块碑,当初在三方战场时,就曾意外接触过魂河,见到了那块埋于魂河的碑。

    想不到这块沉寂不知道几个纪元的石碑复苏了,符文漫天,构建出一座平台,宛若祭坛,又像是不灭的灯塔,照亮此地。

    “那位留下的……坐标?!”

    深渊中的无上生物头皮发炸,第一次感觉大事不妙。

    当初,他们不是没去动过,结果此碑不朽,无法磨灭。

    现在,它居然出现这种异动。

    轰!

    深渊中的无上,怎么能沉稳,如何能平静?他出手了,果断而迅疾,向着那块碑轰出一道光束。

    并且,他自身俯冲了过去,拳印如星海焚烧,若天地血祭,打向石碑。

    楚风迅速阻挡,不能让他破坏。

    嗡!

    像是有所感应,那石碑在发光,无惧深渊中无上生物的至强一击,在轰鸣,在轻颤,照耀出无尽的符文,在虚空中构建出一座平台。

    在场的人震撼,在那无尽遥远的域外,在那永恒未知处,在那像是隔着几个纪元的洪荒时间长河中,有一只大脚落了下来了,踏在由符文构建的平台上。

    噗!

    同一刻,避开楚风、俯冲过去的无上生物宛若遭遇史上最强的混沌雷劫,在那只脚掌前轰然炸开!

    这震撼了每一个人!

    九道一浑身打颤,狗皇也哆嗦了,这是震惊的,也是激动的,那位真的回来了?当真是无敌!

    深渊下,混沌后方,有一声叹息传出,接着映照出刚才那位无上的身影。

    他嘴角留下一缕血液,道:“终究是惊醒吾之真身。”

    他很遗憾,也很无奈,养伤无穷岁月,不容打扰,他真的不想在当下复苏出世。

    可是,他的一缕道身炸开了,他怎能不被惊动?

    楚风目光幽幽,深渊下的无上生灵果然可怕,到现在才苏醒?早先出动的不是真身!

    九道一、狗皇也都心惊,瞳孔收缩,不过很快他们又无惧了,那石碑上方,符文密密麻麻,构建出的平台托住一只脚掌,给予了他们无尽的底气。

    “回来了吗,一定要出现啊!”九道一上下嘴唇打架,他第一次这样的患得患失,唯恐那位不能真个降临。

    “留下了坐标,这么多年都未曾磨灭掉,很恐怖,但是,我猜这不是你真的回归吧?”

    深渊下,冒出一缕缕混沌气。

    那位无上生物的真身无声无息的浮现,但是,却没有接近石碑。

    可见,他多么的忌惮!

    若非他自己浮现身影,单凭神觉,根本无法感知到他立身在那里!

    这就是无上生物,如果不想让你感知,不愿让你看到,即便站在你面前,也会无知无觉。

    “我……想去采药!”狗皇低语,这是难得的机会,那位真要回归了吗?

    趁此时机,那位君临魂河,威压八荒,让无上都不敢轻易动弹,正是采药的好时机。

    “你们都去!”楚风开口,他再次动了,挡在深渊前,给狗皇等人创造机会。

    同时,他也不想那位无上生物过来,因为,到现在还不知道石碑发光、构建的符文平台能否承载那位归来。

    深渊下的无上生物对狗皇、九道一等人不在意,都没有看一眼,始终在凝视那块石碑上的脚掌!

    “挡住他们,不要让他们接近!”孔雀魂母在山腹中喝道,她早豁出去了,她的长子几乎废了,与狗皇、腐尸等不共戴天。

    “杀!”

    狗皇、腐尸、九道一大开杀戒,全都拼命,要进山腹深处,找到那传说中的救命大药。

    山崖很高,以帝钟与战矛破开崖壁后,内部到处都是窟窿,流淌魂物质,地形非常复杂。

    当然,魂河原生物亦无数,密密麻麻,到处都是敌人。

    起初,六首兽等都很忌惮,担心楚风出手,更害怕石碑上的那位全面降临!

    魂河的一些头领不断率部众后退。

    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看到楚风不动,看到石碑发光,凝聚符文平台,也没有再进一步异变,终于忍不住厮杀。

    “怕什么,我们也有无上,不止一位,应该都要来了,杀!”

    孔雀魂母暗中传音,展翅翱翔,战力惊世。

    “无上人数多又如何,敢与那位比肩?!”九道一冷笑,震慑魂河生物,不然的话打不完,这里的怪物太多了。

    在他的手中,那杆战矛上浮现无数的铭纹,顿时间,莫名的气息流淌,让绝壁轰鸣,龟裂,崩塌!

    现在用不到此矛呼唤那位了,全面解放出矛锋的战力,他手持着,大开杀戒!

    黎讶异,道:“师傅,你焕发第二春了,又强大了不少?”

    轰隆!

    山壁解体,迅速的倾塌,就连下方的深渊都在震动,轰隆隆作响,黑色闪电交织,混沌雷霆炸开,裂缝密布。

    狗皇面皮抽搐,道:“悠着点,不要毁了山腹中的大药!”

    它还真担心,这战矛是在刚才的异变中解封了吗?真要全面爆发,毁了这里的一切怎么办,还上哪去找大药?

    九道一喝道:“魂河生物,挡我者死!虽然限于自身实力,无法彻底驾驭此矛戳死无上,但逼急了我杀光你们还是没问题的!”

    前方,血雾弥漫,海量的魂河生物炸开,化成肉酱,化成尘埃,都被剿灭了。

    山体崩解,不断塌陷,围着深渊世界的崖壁都在变矮,不断倒下去。

    黑狗急了,疯狂叫着,够了,够了,杀的差不多了,赶紧下去采药。

    事实上,九道一也不想如此,他都快被战矛抽干了,自身都快不能动弹了,一切都不受他控制。

    还好,他限于自身实力,的确无法捅死无上,不能再激活战矛了,那种璀璨的能量渐渐收敛。

    可是,魂河生物的确被惊吓的够呛,看到他再次逼进,全都倒退,如潮水般退下去。

    突然,孔雀魂母厉喝:“不要怕,外物终究是外物,又不是他自己的力量,他还能催动吗?这里是魂河源头,是我们的主场,有无上强者压阵,还会怕这些血肉、魂光都残缺不全的老家伙?不过是当年的漏网之鱼而已,今日灭了他们!”

    “呵呵……”九道一冷笑,提着战矛向前迈步,逼迫魂河众生物。

    一瞬间,海量大军被他一人逼的全面撤退,几乎要溃散。

    很快,狗皇他们推进山腹深处,寻找大药。

    但到了这种地方后,魂河生物也存在大量血勇之辈,有许多不怕死的怪物,都非常的凶残。

    有恶灵杀了过来,开始阻击他们。

    山腹太大了,这是比真正大世界还广袤的所在。

    狗皇的鼻子通灵,已不是单纯的闻味儿而动,涉及到了精神感应等。

    “我闻到了,找到它了,给我杀啊!”狗皇癫狂,它真的找到大药,感应到距离不算太远。

    腐尸也疯狂拼命,果然强的离谱。

    轰的一声,在他的周围黑雾滔天,他化成一个巨人,各种大道符号焚烧,打爆前方。

    隐约间可见,他魂光缺失很多,但还能这么强,的确惊人。

    这一刻,遥远的古地,地府一处莫名的残缺遗迹中,有生物睁开眼睛,隔着亿万里时空传递出丝丝缕缕的能量,来到了魂河源头这里!

    不过,也只传来丝丝而已,不然的话会引发惊变。

    轰!

    腐尸大叫:“老子感觉要羽化飞升为仙帝了,超越一切,媲美古今最强者!”

    他嗷嗷叫着,横扫前方各种魂河生物。

    很快,他的脸就又跨了,有所感应,道:“主魂,你个王八蛋,难道真龟缩在那片不祥古地?但是,你似乎又残缺了,你果然又分化出一小片魂光。”

    何以解愤?唯有镇杀这里的怪物,腐尸强势出击,将孔雀魂母都给震的大口咳血,倒翻了出去。

    “杀!”

    狗皇看到后十分振奋,用力一抖身体,落地成狗这个大招又使出来了,这是从猴子,从圣皇那里学来的。

    顿时,满地都是黑狗,都汪汪的叫着,吼裂了虚空,在前开道,想杀魂河生物大军。

    九道一真的宛若一个老年人,走的很慢,但是每一次出矛,都会刺死头领级的魂河生物,以特殊的兵器大开杀戒。

    武疯子、泰一等人看的直咧嘴,暗自心惊,几个老家伙一旦发疯,真是厉害的邪乎。

    泰一道:“杀吧,都到这一步了,没有退路,哪怕明知道有无上堵在尽头,我们也得出手,也得拼命。”

    然后,这里就打疯了,众人血战魂河源头。

    武疯子动用时间妙术,将一片魂河生物打成飞灰,像是让他们在霎时间经历了数百上千万年那么久远。

    杀疯了!

    一群人血战,当真是撼动了山腹,打崩了许多洞窟。

    黎爆发,血勇无敌!

    这个时候,他没有偷袭,而是大开大合,堂堂正正,轰杀四方敌。

    此际,他神勇无匹,挟带无量乌光,将孔雀魂母的弟子,那头白孔雀生生的击杀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头白孔雀也是九色魂主的小师弟!

    这一幕,震撼了不少人,就是腐尸、九道一都惊讶。

    “啊……”孔雀魂母嚎叫,九色彩霞绽放,就要杀过来。

    不过,他被九道一挡住了,难以寸进分毫,差点就被那杆特殊的战矛刺中!

    黎大口喘息,道:“真以为我只会下黑手?不信你们你问问那个癫子,吾当年君临天下,横扫四方敌,从未遇到对手!”

    他说的癫子,自然是指武疯子。

    武皇大怒,道:“你才是黑疯子,你不是执念出战吗?怎么还不消散,还不去死!”

    黎慢悠悠地回应,道:“我死不瞑目,执念太多,始终难散绝,我觉得,我还能再分化出千百缕执念。”

    滚!

    唯有这一个字想送给他,武疯子不搭理他了。

    就在这时,黎手持万母金印轰的一声再次将一位头领级的怪物给轰爆。

    泰一目光幽幽,道:“万母金印?”

    “你认错了,这是万公金印,母印真的被压在棺材板下!”黎死不承认。

    滚你!泰一此时也只想送他这两个字,不想废话。

    “杀!”此时,最凶残的自然是狗皇,它觉得离大药越来越近,即将要到地头了,横冲直撞,大杀四方。

    大混战激烈开始!

    即便有落地成狗这种大招,狗皇也是满身是血,皮毛都湿漉漉了,脚下血迹斑斑,闯过尸山血海。

    “战仆,给我杀!”

    它杀的实在累了,竟放出一个人形生物。

    那是一个骷髅骨架,白骨晶莹。

    武疯子的眼睛顿时都直了!

    他差点跳起来,勃然变色,那是谁?是他……师傅!

    早先就听到了弟子的呼唤,现在一切成真,他堂堂武皇的师傅真被狗叼走了,现在出现在他的眼前。

    “狗,你放开他!”他一声怒吼。

    “你有病啊?”狗皇莫名其妙,一个阵营的,你冲我乱吼什么。

    “你抄了我道场,盗走我师傅的道骨!”武疯子眼睛都红了。

    有这么巧吗?你休想骗我!狗皇眨巴着大眼。

    武疯子真要疯了,找谁说理去?

    “别急,我没将他怎么样,相反,他在借我之势,熬炼自己,勇猛杀敌!”狗皇喝道。

    “借你什么势?!”武皇怒吼。

    “人仗狗势,没听说过吗?”狗皇在大战中喊道。

    武皇想锤死它,从未听过这个说法,只听说过狗仗人势!

    狗皇吼道:“战仆,疯狂吧!战仆,战斗吧!我赐予你皇道神威,与我共杀敌,战必胜!”

    我看是你疯了吧?武疯子的脸黑绿黑绿的,表情塌陷,很想说,你找死吗?!

    不过,看到狗皇现在的癫狂状态,将残破帝钟都给拎起来了,武疯子不想说话了,一会儿再跟狗讲理,要回师傅的骨头。

    可是,他心中还是很不是滋味儿,原来是真的,他师傅真被狗叼走了!

    他想骂娘。

    “时光倒转,天帝附我体,狗如苍天,吞古噬未来!”狗皇歇斯底里,在此血战,吼道:“吾立当世,打爆你们所有人的头!”

    它在震钟,杀爆成片的怪物。

    腐尸也在大开杀戒,不过爆发片刻后,他终于力竭了,咕咚一声,腐烂的人头都坠落在地上,滚落了出去。

    恰在这时,他又看到了命大未死的白鸦,道:“鸭子,给爷将人头捡过来,不然我弄死你!”

    白鸦愤怒,可是也很害怕。

    它父亲古鸦被击杀了,它艰难逃了回来,总算将自己所有的道果都凝聚在一起,可是现在……它虽然强大了很多,但更加心惊肉跳。

    主要是被杀怕了!

    到头来,它在腐尸的大吼与恫吓声中,居然真的低头,拍动翅膀将那颗头颅给扇了回去,然后它就……跑路了,很怕死。

    “哈哈……”腐尸大笑,短暂休息,再次向前大杀而去。

    “找到了,在这片主洞窟,我看到了,我见到了救大帝的药草,啊啊啊……”狗皇疯狂,咆哮着,震钟杀敌无数,来到了终极目的地。

    前方有一片湖泊,浓郁的魂光物质向外流淌,在外形成河流。

    岸边有一片药园子,各种植物皆有,有些绝对是仙药,有些草木更是无法揣度,光束绚烂,大道纹络浮现。

    很难想象,这诡异源头竟也有神圣药草。

    当然,仔细看的话也会发现,所谓的神圣大药多少都沾染着丝丝缕缕的不祥物质,一般的生物无法服食。

    狗皇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救命,然后再化解不祥,它一定要救回大帝,还他天帝身复苏!

    “大帝,我要做到了,我杀到了这里,要救活你!”狗皇喃喃着。

    光头男子也激动不已,浑身都在颤抖,看到了希望,如果将一位天帝救活,即便众人身在不祥源头,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小心有场域,有无边的杀劫!”狗皇提醒。

    它是这个领域的绝顶行家,一眼看出了虚实,认真破解。

    “我来!”显然,腐尸也这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毕竟常年行走在地下,挖了太多的地宫与大坟,不要说研究到了何等地步,就是经验都积攒到逆天境地了。

    “挖药,我看到了神圣大药!”

    在那璀璨仙光中,在那片药田间,有三株药很特别,像是枯树枝,又宛若死去的小树苗,扎根在血色土壤间。

    什么仙药,什么炼体的宝药,什么温养灵魂的古药,都成为摆设了,在狗皇的眼中,什么都不是,被它无视。

    它只盯住了那三株枯枝般的药草!

    相传,这种药草中的极品是以至强生灵的血与魂蕴养出来的,神妙不可揣度。

    狗皇仔细观看后,狂笑了起来,它确信这应该是真药,不是虚影。

    “让我来,这是细腻的活儿,不要乱挖!”腐尸也很兴奋,搓手喊道。

    他居然很有仪式感,沐浴更衣,玉盆洗手,穿上专业道袍,收拾挖掘专用设备。

    腐尸哈哈大笑:“我要挖穿魂河终极地了,这是我一直以来想做的,今天终于要实现了,采药,考古!”

    黑狗恢复冷静,道:“小心,这次不容有失!”

    此时,楚风脚下金色纹络璀璨,挡在深渊前,虽然相距很远,但是他却能够清晰的感应到药田的一切。

    连他都眼红了,那些都是什么级数的药草,如果没有不祥物质纠缠,那就更完美了。

    此刻,武皇等人也都呼吸急促,这里的药草很少有进化药剂,但却都是养魂、炼身的无上宝药。

    此外,更有救命的至强药草,比如九转还魂草、天仙续命花。

    这实在不可思议,诡异源头,居然有这样的药田,让人吃惊。

    事实上,各个洞窟中都有些植物。

    唯一让人遗憾、让人觉得不妥的是,所有的大药都多多少少被污染了,有诡异物质纠缠。

    此刻,连黎都眼红了。

    “这些大药是我家的,当年遗落在这里。”狗皇喊道。

    滚你!

    一些人想翻白眼。

    “此物与本皇有缘。”狗皇破解场域,进去后就挖走一株大药。

    腐尸也上前,他们两个是行家,走在最前面,才踏出七八步而已,就已经寸草不生。

    “那一株是我的!”九道一喊道,他看到一株大药,是赫赫有名的胎骨再生草。

    他想血肉重生,不要那出走的血肉与道骨了,他要分家,他要再塑自己!

    “此物也与我有缘!”狗皇一爪子下去就连根带土都给刨走了。

    “滚!与你有缘个毛线!”九道一急了,冲进药田中,结果被场域削的满身都是伤口,若非有战矛抵挡,真就危险了。

    “真是我栽种的,都一个纪元了,当年一直没舍得收割,结果药田坠落到此地!”狗皇振振有词,然后又勉为其难,道:“不过,咱也不是外人,回头我试验下药性,那株大药分你一半!”

    这里无疑都是重宝,都是大药,狗皇虽然主要盯着那三株干枯的药草,但沿途它也没浪费。

    当然,它这种扫荡,这种黑心肠的口吻,只是一种本能反应,过去一向如此霸道。

    但真要到大战结束,它依旧会将药草分给众人一些。

    这时,楚风眼睛红如血月,真的忍不住要出手了,他看到了什么,三十三重天草,在这里有一株!

    这种传说中的大药,当年他也只是在轮回路尽头那里看到过一株,还没抓到!

    果然,这株三十三重天草也想逃,结果被狗皇、腐尸、九道一给“分尸”了,一人抓住一截,瓜分干净。

    三人蹙眉,这种传说中的大药,理应灵性十足才对,可是在这里却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捕捉,多半污染的有些过头了。

    武疯子等人都跟进来了,也要采摘。

    “这些都本皇栽种的,都与我有缘!”狗皇叫嚣。

    你大爷的,都是我的才对!楚风想大喊,今天他是最强战力,结果就这么靠边站?

    可是,他的确不能出动,在盯着那个无上生物,也在关注石碑那里,同时要保护帝尸。

    他怕帝尸落入敌人手中,化作最恐怖的黑暗天帝。

    所以,他也只能干看着,忍着要流口水的冲动。

    “我的,都是我的!”楚风想大叫。

    突然,狗皇情绪失控,大哭起来,不再喊叫了。

    它冲到了最前方,守着三株特殊的大药,眼睛猩红,宛若要杀人般。

    “这三株,药性差一些,原本还有第四株,却被人采摘走了,被吃掉了!”然后,它就疯了!

    在那里有一个小坑,的确还有一株特殊的大药,被人挖走,残留的药性让狗皇意识到,那才是它需要的。

    仔细看,这几株特殊的大药其实都是扎根在血色土壤上,汲取的是特殊的物质!

    “啊……”狗皇疯了,太不甘心了,无尽的失望,让它几乎崩溃。

    腐尸叹息,拍着它的肩头,摇了摇头,道:“来这里时,不是有心理准备吗?”

    “我还是不甘啊!”狗皇嘶吼。

    事实上,无论是它,还是腐尸几人,都有些心理准备,这种药草即便魂河没有那张独有的炼药丹方,不知道怎么熬炼。

    可是,一旦成熟,此药多半也不会留下,会被收割走,不容流到外界去。

    此外,魂河不见得真不懂。

    毕竟,他们的无上当年不止一尊,皆深不可测,接触的各种神秘东西太多了,皆有涉猎。

    三株药草被狗皇拔走,它收了起来,或许药性不够,但是,也有用处,也许能救回大帝几缕魂光碎片也说不定。

    心有希望,一切都可向好,它想留住希望,等待奇迹。

    “都回来吧!”楚风开口,太危险了,毕竟有无上生物虎视眈眈呢。

    尽管深渊中的无上生物,目前无视了采药的几人,可是万一露出杀意,那就麻烦大了。

    “谁敢来魂河采药,既然我真身复苏……”

    深渊中的无上生物开口,他现在镇定了很多,觉得石碑上方那位不是真的回来。

    然而,总有意外,这一刻,在他终于出动,真身来到深渊上方的刹那,又一只大脚落下来了,踩在石碑上方的符文平台上。

    噗!

    深渊中的无上生灵,嘴角淌血,他身上有可怕的旧伤,现在在某种莫名的气息下的激荡下,他嘴角出现一缕黑血。

    “呜……”

    这一刻,他没有任何犹豫,取出一个十三色的法螺,雪白与漆黑为主体背景色,他吹响了。

    诸天万界,各个地方都听到了。

    他在召唤古地府,他在呼唤四极浮土下的生物,他在唤醒天帝葬坑下的怪物,召集至强者。

    此外,就是魂河深渊下,也出现异动,无声无息,一只蚕蛹出现,绽放无量彩光,体外有十三四道神环!

    一时间,各地有恐怖生灵异动。

    然而,再强的波动都被一股惊人的气息所惊扰了。

    石碑那里,平台上,有一双脚在凝实。

    并且,而在那无尽高远的地带,仿佛有一双眸子睁开,如同最强大的混沌雷霆炸开,光束恐怖,压盖所有不祥!

    “还是不要吹法螺了!”在深渊下,那只蚕蛹中传来轻声叹息。

    “我不能不吹啊,我命由天……不由我!”深渊中早先那位无上生灵开口。

    看到有书友说,两三个月可能写不完。放心好了,该出场的人都会写到,所有坑都会埋平,写不完满不结束,并且我后面会提速加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