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483章 灰色纪元大祭

第1483章 灰色纪元大祭

    深渊中的无上生物叹气,他终究是没有放下法螺,仰天长吹,发出的声音很恐怖,像是涤荡了古今。

    但在开始前,他也曾发出一声叹息,有落寞,也有无奈与几许凉意,竟是饱含有非常复杂的情绪。

    这样的生物号称无上,打遍诸天万界能有几个对手?居然露出这样的疲态,让人震惊!

    我命由天不由我!

    话语中藏着瘆人的信息,让九道一等人先是发呆,而后觉得头皮发麻,这实在有些不敢想象了。

    蚕蛹沉默,像是认同了某种观点。

    “呜……”

    法螺被连续地吹响了,绽放出十三种神光,刹那间响彻诸天,惊动古地府的死寂,扰动了天帝葬坑的宁静,也扬起了四极浮土间的尘埃……

    这一刻,惊悚了万界。

    法螺发出呜呜声,并不刺耳,也不算沉闷,相反很特殊。

    像是祖仙在轻吟,又像是那祖魔在喃喃低语,初听时仿佛要悟出无上大道!

    可是,霎时间,这声音直接让人要炸开了,即便是无比强横的生灵,也都头疼欲裂,身体要在瞬间龟裂。

    可以看到,天地间浮现出一条又一条大道秩链,它们在嘎嘣嘎嘣的断裂,场面无比的可怕。

    宛若在灭世,各种规则都将被磨灭,一个时代似乎要结束了!

    的确,远在他界域,许多老怪物都发毛,都惊悚了,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颤抖着:“要开始了吗?大世将沉沦!”

    就更不要说在事发地了,魂河尽头这里,恐怖无边。

    强如九道一、狗皇、腐尸,都在踉跄倒退,险些直接仰头栽倒在地上。

    黎、光头男子也不例外,黑色研究所的主人更是七窍流血,肉身发光,像是正在被献祭,马上要死去了。

    这还是有帝钟、战矛庇护的结果,尤其是残破帝钟轰鸣,符文漫天,形成一口完整的晶莹“道钟”,罩落下来,将所有人都覆盖在下方。

    这终于避免了黑血研究所主人惨死的悲剧。

    不过,这法螺的声音越发的宏大,让帝钟跟着轰鸣不止,璀璨钟罩内有人再次咳血。

    楚风迈步,义无反顾,挡在前方,将几人与那深渊隔开,他脚下的金色纹络阻挡住法螺震动过来的特殊大道波纹。

    魂河下游,石碑越发的灿烂。

    不知道什么年代留下的碑文,在此地化出最为绚丽的光束,交织越发清晰与真实的平台。

    在那上方,恍惚间要出现一道模糊的身影。

    其实,那里只有一双脚。

    至于身体,看不到,触及不到,但就是给人一种感觉,宛若有一位强者屹立在古今未来,存在于各时空中!

    他似乎真的要凝聚形体,现身此地!

    噗!

    深渊下,那位无上生灵咳出一口血,霍的仰头望去。

    他身上的旧伤在不断崩裂,口鼻皆在溢血,甚至连他的双耳间,连他的双目,都有黑血流出来。

    他的心脏剧跳,望向晶莹符文构建的平台之上,死死地盯着那里。

    虽然别人看不到,触及不到,但是他却有无上的神觉,能够洞彻某些原始真相与究竟。

    “真要回来了吗?”

    他心神都在震动,本为无上,不应该有这种情绪,理应无情而淡漠,俯视万古时空,坐看星海成尘,宇宙枯竭。

    可是现在,他却有了作为血肉生物最早期的那种原始情绪,在他看来很低级。

    他毛骨悚然,自身终究也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与亿万生灵无区别吗?

    可是,自古至今,各界的生灵在他眼中犹若蚁虫,他怎么会与他们并列?

    立身在深渊中,他低语:“假的,绝不会是他的真身。这只是他留下的手段,我们将平台击散,毁掉坐标,不让让那离去的真身观照此世!”

    “不要再妄动,等他自身寂静下去。即便石碑是坐标,我们也毁不掉。”那个散发十几道神环的蚕蛹中传来声音,无比的慎重,同时也很严肃。

    “可是,我感觉再不阻止,他真的可能会回来。”深渊中,那位无上露出部分真容,人形躯干,共有八首,在混沌雾气中若隐若现。

    一两个纪元前,他曾被尊为八首无上,不知道究竟是从哪一种生物进化而来。

    魂河中有一只六首兽,便是他的后裔之一。

    八首无上严重怀疑,那位离开太久,如果能够找到回路,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回来!

    蚕蛹沉声道:“听我的,不想不念,一切皆可安然。否则,现如今你是重伤之躯,而我又蜕变未尽,若兴干戈,绝对出事!”

    这时,平台上,那一双可见的脚掌越发的清晰了,甚至苍宇之上,隐约间像是有“大道池”浮现,有混沌雷霆划过,要撕裂万千宇宙,有什么东西快要降临了。

    此时谁最激动?九道一!

    他不再头疼欲裂后,挺直了腰身,嘴唇哆嗦,在那里喃喃,以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古语在呼唤着什么。

    他像是在祷告,又像是在诉说,告知那位,数个纪元过去后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这时,八首无上再次握法螺,他盯着晶莹的符文平台,总觉得毛骨悚然。

    短暂沉默,他开口:“没得选择,由天不由我,或许,该开启新纪元了,我想……他们也该来了。”

    正说话间,果然有东西出现了。

    一条模糊的古路,带着万古枯寂的气息,从远方蔓延,贯穿虚空到了这里。

    这是一条轮回路,连着——古地府。

    不久前它出现过,但最终又消失。

    而且,现在它比之前更清晰。

    古路上,那无边的黑暗,那浓郁的不祥物质,源自真正的——地府!

    楚风瞳孔收缩,他看到了什么?

    在那古轮回路尽头,有莫名的巨人,有无数的神魔,双目空洞,宛若死尸,但却在动,他们在开凿,在拓展道路。

    此外,他还看到了一颗冷寂的眸子,如同一颗巨大的星球,悬挂在那片虚无与死寂之地。

    这一景象对于楚风来说,绝非陌生,他当年看到过!

    昔日,他曾在异域的空间裂缝中见到过。

    到处都有这样的路,这样的眼球吗?

    当年,他与小阴间一群天才从大梦净土进入异域历练,曾在那里被灰色物质侵蚀,被不祥纠缠。

    最终离开时,所有人都失忆,唯有楚风藉石罐保留下记忆。

    在回归的路上,他看到了一只眼球,看到了一条特殊的轮回路,有无数高大的神魔在开凿。

    “眼下,一切都对上了。”他心中震动。

    当年,那条正在开凿的路,应该与古地府有关,漫长岁月以来,九道一口中的帝落时代前的古地府竟一直都在扩张,并未真正的沉寂!

    不过,那种灰色物质,那种不祥的气息,似乎不属于古地府。

    “是了,无论是魂河、天帝葬坑等,都有古路相连,都在借古地府的路径传递信息?”

    楚风心中大受震动。

    古轮回路上,散发出无上生物的气息,有一个生灵由远而近,快到极致,一眨眼就从亿万里之外,甚至应该是从相隔着不知道多少个大界之外赶到了!

    一个周身都在黑暗中,带着阴煞气息的不祥生物出现,踏出古轮回路。

    嗡!

    几乎是同时间,又一条模糊的路出现,天帝葬坑那里的怪物赶到了,从那古老的葬坑中爬出来一尊。

    它很恐怖,周身都是血雾,比厉鬼还要狰狞千百倍,比之大宇级的不可名状还要瘆人,难以描述。

    相传,天帝葬坑中极其古怪,从那里爬出来的怪物来头大到无边,无比的慑人。

    这时,武疯子露出异样的神色,依据传说,他们这一脉的祖师有可能就是从那个诡异源头爬出来的!

    可是,他为何没有感受到彼此相近的气息?

    传说不可信吗?!

    “呼!”

    大风突然现,这很古怪,魂河畔怎么会有这种怪风?可它真实存在。

    终于,人们看到,一条暗淡的路,连着未知处,大风从那里吹来,扬起大面积的灰烬,还有可怖的尘埃。

    像是骨灰,又像是不可抹名状的生物被磨灭后的碎屑!

    此刻黎开口,声音冷漠,目光如电,道:“连着四极浮土!”

    这让楚风心头一震,那个地方居然也出现了,有生物要过来?

    须知,那地方太可怖了,当年他通过时光炉,第一次知晓居然有这个地方,并听到一段话。

    “天难葬者,掩埋四极浮土间,伐阴阳二柴,引大空之火……”

    那时,楚风就感觉很不对劲儿。

    因为那个时候,声音响起后,他在石罐内观照时,竟见到肌体上出现过黑手印,实在有些瘆人。

    “当年,真的看得起我,四极浮土下烧不死的怪物给我下咒,嘿!”黎开口,这等若道出了他当年出事儿的部分真相。

    史前,他也曾得到过时光炉,都说那东西不祥,拥有者从来没有过好下场。

    最后,黎黑手果然也是没有逃脱厄运。

    不过他终究很逆天,再现世间。

    四极浮土那里没有走出生物,只有大风沿着一条模糊的隧道吹过来,带起尘埃,带起灰烬,阴森刺骨。

    隐约间,人们感知到,这四极浮土似乎更可怖,比其他几个地方还要神秘。

    “原来是那个火化炉作祟。”九道一看了一眼黎,这样开口,然后盯着四极浮土显化的道路,又道:“都该烧成渣,不烧透了的话,总想出来作乱!”

    这种话语,让人又是惊悚,又是无语,所谓的四极浮土下,到底都是什么东西?!

    天难葬者,是该火化的一具或者几具尸体?!

    他或者他们,究竟属于何时期,来自哪里,有什么根脚?!

    今天楚风算是涨了见识,短暂片刻间,知道了一些隐秘。

    现在,古地府有生物来了,天帝葬坑中也有怪物爬出来了,连四极浮土都在向外吹阴风,实在是惊慑世间。

    楚风想到了当初石罐发光时,在罐体上看到的一些景象,在那非常古老的时代,曾有终极者,曾有帝者,被生生拖走,或者被拉入地下,只在大地上留下一滩血迹。

    这些……都是诡异源头,至强的不祥生物所为吗?!

    今天,他要看个清楚,这些地方都要聚齐了吗?

    然而,在他眼中恐怖滔天、震慑了万界不知道多少个纪元的几大诡异源头的生物,现在居然沉默了。

    看到石碑,看到那双脚掌后,他们明显的动容,甚至自身脚下的道路都隆隆作响,要断裂了。

    “你不该吹响法螺呼唤我们。”古地府中那个浑身都在黑暗中的生物开口。

    “不得不唤,我感觉,这个坐标在发出讯息,终有一天,那位会因此回来。”八首无上沉声道。

    轰隆!

    石碑那里,漫天符文凝聚,构建的平台上有一双脚掌越发的真实,似乎可以感知到,那里有个人在凝聚。

    “让他自己沉寂,我们不要再妄动,走!”

    古地府的生物开口。

    “吼!”同一时间,天帝葬坑的怪物也咆哮,居然也要退走了。

    “这由不得你我,你们用心去感应,我觉得,我的本能直觉不会错。”八首无上低喝道。

    这时,冥冥中像是有所回应,有所念,必有所应!

    无尽域外,不知道什么地方,有眸若雷霆,有大道池洒落出神光,像是开天辟地以来最强的天劫,坠落魂河。

    轰!

    居然覆盖了几个无上生物!

    “走!”

    刹那间,他们都变色,并未去抵挡,而是全退走了,动作一致,深入大渊,而后贯穿混沌,出现在一片莫测之地。

    即便如此,八首无上也在咳血,周身旧伤复发,他全身都是血。

    古地府那个生物,满身黑暗气息溃散,他不断倒退,在地上留下一些黑血。

    “他真的要回来了?我感觉,他的确在凝聚!”连天帝葬坑的怪物都这样开口。

    他们都震撼了。

    “没有,如果那位的真身能够迅速回来,绝不会是这样。”蚕蛹中传来声音。

    四极浮土间,随着阴风传来话语,道:“那位,当年曾游离在诸多时空,显化在各个时期,眼下我们所经历的都是他那时留下的气机,如今在凝聚,可终究不是他!”

    然而,他们当中还是有人觉得,终有一天那位会再现,终会回来!

    “眼下,不要多想,让他自己沉寂下去,不然的话,我们也许算是在接引他回归,在帮他踏上归途!”有人开口道。

    “既然如此,进入那个地方,祭天,看未来如何,接下来该怎么行事。我觉得,或许该开启新纪元了!”古地府的那个生物很强势。

    最终,他们消失,借助特殊的器物,没入一片模糊之地,并开始某种仪式,摆下了古老的祭坛。

    轰隆!

    天崩地裂,血光淹没一切。

    还好,这里真正的与世隔绝,超脱在诸天万界外,所有的声音与景象等,都只显于此地。

    一张黄纸焚烧着,从那天空中飘落下来。

    八首无上目光幽幽,他迅速出手,接住了那张快要成为灰烬的残纸。

    “新纪元要开启,都该结束了,这一次是灰色大祭!”他低头看着黄纸,声音很平淡,但其实带着一丝颤音。

    “果然是灰色纪元到了!”古地府的生物开口。

    “等外面那位留下的气息敛去,自然消散,彻底归于寂静后,我们就开始!”八首无上说道。

    “一切都将落幕,灰色大祭终于到来!”连那较为冷静的蚕蛹中都传来这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