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484章 千秋后谁伫

第1484章 千秋后谁伫

    “都将死去,又一个时代结束,落幕!”

    在这片模糊之地,一位无上生物开口。

    他们高高在上,俯瞰别人的悲欢,冷视别人的悲歌,早已漠然。

    这里与诸天隔绝,并不像是真实的世界,很朦胧,仿佛是某一磅礴古地的投影,组成一片超脱世外之界。

    他们决定遵从天意,或许说依照那飘落下来的黄纸上的铭纹,执行下去。

    蚕蛹有些感触,道:“又一纪元结束,自古至今,有几人能与你我共不朽?叹,这天上地下,地府碧落,沧海人间,几多生灵可留下?注定都要死!”

    没有人说话,若非今天那个人可能会回来,他们依旧会冷漠如故,而现在居然有这种在他们看来很低级的情绪波动。

    “外界怎样了,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古地府的生物开口。

    “等他消散,直至永寂。”来自天帝葬坑的怪物开口。

    他很狰狞,满身疙疙瘩瘩,流脓流血,兽头拼接腐烂人头,鳄嘴开阔,锯齿突出,身体不规则,不对称,相当的可怖。

    “灰色大祭,新的纪元要开始了,主祭者会出现吗?”八首无上开口。

    这种话题似乎很犯忌讳,其他几个生物都闭着嘴巴,并未第一时间应答,都显得很沉默。

    过了很久,蚕蛹才压低声音道:“等吧。”

    一时间,这里安静下去,无人再说话。

    时光流逝,在这诸天外,界外之地,几人都很有耐心,不愿现在贸然出去,与那位撞上。

    这时,外界的石碑还在发光,的确并未减弱,由符文构建的平台上,那双脚掌下开始有金光浮现。

    他像是踩在千秋上,立身万古时光长河中,不断有光粒子飞来,凝聚其形,最起码他的脚裸都开始浮现了。

    可是,也仅止于此,差不多了,如果没有足够强的人针对,没有持续的至强外力刺激,那里也只能如此了。

    这是什么情况?黑血研究所的主人、武疯子等人都心惊肉跳。

    九道一则在观察楚风,大雾中这位又是谁?

    狗皇更是神色复杂,最终对楚风暗中传音,向他请教:“那几个无上生灵真的退走了吗?”

    “暂时退走了,我们也退!”楚风回应道。

    现在正是机会,就此离开。

    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不宜再战下去了,来了数位无上,若非石碑显化,符文冲霄,有一双脚掌落下,中断了一切,那麻烦就大了!

    狗皇闻言后,露出激动之色。

    它居然是这种表情,这让楚风意外,也让九道一几人都感觉异常。

    “离开了就好!”狗皇抬起狗爪子,对着自己的方头大耳就来了一下,咚的一声,砸的很重,看的几人都替它觉得疼。

    “你要是想自残,我替你敲头,保证手艺精道,掀开脑壳后不伤脑髓。”腐尸开口,晃动着手中的铣镐。

    “师伯,你别想不开!”光头男子有些急眼,以为狗皇疯了,担心它因为采摘不到药性最强那种药而神智错乱。

    “解封!”谁知,狗皇都没搭理他们,一点也不恼怒,反而很郑重,对自己施加咒语。

    嗡的一声,它的方头大耳轻颤,颅中瑞霞千条,化成铭纹飞出,然后它就醒悟了,迅速祭帝钟,将某种神秘的纹络烙印在上。

    “钟兄,这是帝纹真义,快点复活找他!”这是狗皇的话,很急迫,然后残钟顿时无声的发光,通体像是烧红了,浮现一篇经文,在这里轻微的轰鸣。

    九道一目光幽幽,道:“这狗东西,来这里目的不纯,不见得是找药。它连自己都瞒着,提前封印心海,更是欺骗了我等,现在解除封锁,它才开始真正要搞事。”

    “狗子,你想做什么,真是够混账的,瞒着我们呢?!”腐尸不干了。

    狗皇这时回过神来,道:“回头再说!”

    众人无言,狗东西到底要做什么?

    嗖嗖嗖!

    异变发生,残钟轻鸣,自身符文密密麻麻,像是在震动经文,而自身也烧红了,让整片魂河都在共振。

    一缕又一缕曦光出现,伴着轻微的脆响声,那是金属屑,还是碎石?

    有各种碎裂的小物块飞来,然后,全部没入残钟,与它融为一体,逐渐在补全大钟。

    有钟块,更有钟内最为关键的一截钟摆,竟在这么片刻间被补上了,较为完整了。

    狗皇顿时激动了,触摸那钟摆。

    “多了一分复活的希望!”

    它颤抖着,真情流露,像是看到了某种希望。

    大钟,最后并没有补全,但是钟摆补足了八成以上,整体都安静了,不再如同烧红般,符文也都内敛。

    “大帝,一生与钟相伴,他有丝丝缕缕的本源,温养在钟摆内,我想找到!”狗皇开口。

    说到底,它还是为了复活帝尸。

    没有药性足够强的大药,若能寻到丝丝缕缕的帝源,那一样有效!

    只是,当年打残了,钟摆爆开了,还能残留下帝源吗?

    须知,这些拼接回来的钟块等,实际上都是残渣,失去了灵性,埋在山壁与魂河中,看不出任何异常。

    不然的话,无上生物会留下它们在家门口?早出手磨灭了。

    不过,架不住残渣多,组成钟摆后,狗皇认真的探究,竟然真的找到一丝本源,只是太微弱了,太少了。

    “有就行,将来必有希望!”狗皇不再悲伤。

    “那赶紧走!”楚风道,这地方没法呆下去了,因为谁都不能确定,石碑上的双足什么时候会消失。

    终究不是那位真身回归,依照深渊无上生物的猜测,这或许只是他的气息凝聚,从万古时光河流中映照出来。

    九道一叹气,伤感,但是,能有什么办法?

    “走!”他一挥手,毅然转身,不再去看石碑上方的双足了。

    “还等什么,跑路!”狗皇也叫道,它以帝钟托起帝尸,自己抱起来小圣猿,然后它就直接窜出去了,比谁都快。

    最后面的自然是楚风,负责断后!

    “师伯,你慢点,注意形象!”光头男子在后面提醒。

    他着实有些不满,说好的攻打魂河,结果狗皇第一个跑了,而且穿着九色裤衩,太过另类与风骚。

    你不是主战派吗?怎么像是狗急跳墙似的,撒丫子狂奔乱跳,这才一眨眼,狗影子都要看不到了。

    “废话什么,先跑路,先离开魂河!”狗皇低吼道,同时擦了把冷汗,道:“吓死本皇了!”

    众人无语,不明其意。

    他们是何等的修为,实力最差也是老究极,这还不算老究极背后都有莫名黑影浮现呢,连着未知世界。

    泰一、武疯子、黑血研究所的主人,都能借力!

    一刹那,他们就离开深渊,逃出门中世界,又脱离魂河,沿着秘径直接回到阳间。

    “师伯,你至于这样逃跑吗?”光头男子替它脸红,狗皇强硬了这么久,结果临走时却晚节不保,这么的丢人。

    狗皇回头看了一眼,见那石碑发光,上面的双脚还在,长出了一口气,道:“你懂什么!”

    然后,它居然再次擦了把冷汗,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道:“夫子曰,吓死我了!”

    众人都无言,这狗怎么胆子变小了。

    纵然是腐尸也都在鄙视它,拍了它的大脑袋一下,道:“瞧你这点出息,别说你认识我!”

    狗皇没恼怒,有些讪讪的,道:“这不是刚才灵魂解除封印后,知道怎么回事了嘛。”

    接着,它快速解释,它压根就没有想攻打魂河,不过是虚张声势,能挖药就挖,不能也不勉强,其实主要是想来此转一圈,找到钟摆。

    它不能提前表露真实目的,怕被无上感知到,到时候一切成空,所以自封部分魂光。

    狗皇道:“我真没想到,我们居然差点与无上生物死磕到底!”

    它擦了两把汗,这次真的试探过火了,早已偏离它的初衷。

    “你骗我们,然后连自己都骗了,你这狗东西!”腐尸愤愤不平,早先这狗一副要去赴死的样子,呼唤他出山。

    结果,到头来它并非要决一死战,一切都是在蒙骗他。

    狗皇解释:“我确实觉得魂河有问题,无上生物多半出不来,所以才来试探,能成功达到我的目的最好不过,失败也无妨,因为有后手。”

    它告诉几人,它身上的确有天帝后手,能打出一击,并且,此击过后,会有璀璨符文包裹着他们离开,甚至可能会带他们到失踪的天帝身边。

    “嘶!”众人倒吸冷气。

    这狗东西的杀手锏,居然有可能带着众人到天帝身边,找到真身?这就惊人了!

    “有一半的可能会到他身边,也有一半的的可能不是他那里,但肯定会将我传送到绝对安全的区域。”

    这是狗皇的底气,所以敢来。

    接着,它得瑟:“再者说,你们真以为本皇疯了,鲁莽到要来这里决战?那不是送死吗!本皇是谁,这辈子吃过亏吗?我是来这里要好处的,懂?!这么多年下来,我研究此地很久了,揣摩的差不多了!”

    它又补充,道:“我催眠自己,视死如归,要决战魂河,其实嘛,也是想看一看还有几位熟人没死,想给炸出来,让你们诈尸。”

    你大爷!

    腐尸、光头男子、九道一都无言,神色不善地盯着它。

    这狗东西先骗过它自己,再骗他们。

    “我真没想到,无上会出来!”狗皇叹道,这是超预料的事,它研究魂河很久了,以为不会有这种大个的出现。

    当然,它也无惧,真要到了关键时刻,杀手锏会自行启动,带走自己阵营的人,安全消失于此地。

    很快,它又黯然,这次不是装的,不是蒙人,而是真真切切地伤感,他抱着小圣猿,道:“猴子死了。”

    腐尸拍了拍它的肩头,道:“这不怪你,它剩下的本就是残念,早已死去很多年。如果有活下来的希望,哪怕有一些本源,或者一缕魂光,也不至于如此。”

    狗皇点头,哪怕猴子是遗骸,或者有些许魂光,它的杀手锏也会自行启动了,带着众人迅速离开。

    “你说,猴子会不会没死,其实还活着?”腐尸忽然开口,道:“不知道为何,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不仅是他,我对自己的腐烂身体也有所怀疑,不知道是何原因。”

    “算了,离开这里再说!”狗皇道。

    然后,轰的一声,在他们的背后,魂河岸边,居然传来巨大的声响,那双脚掌离开平台,踏着虚空,沿河而上,走向终极地。

    众人目瞪口呆,九道一更是颤栗,这是怎么回事?!

    那位居然又动了!

    狗皇、腐尸有点不想走了,真想看一看这双脚会做些什么,难道要踏平魂河?!

    轰隆!

    随着迈步,虚空中留下一个又一个金色的脚印,宛若大道纹络,神圣而晶莹,并飘洒光雨,就烙印在虚空中。

    双足所过之处,留下一行脚印,难以磨灭,刹那进入深渊。

    那双脚掌居然真进深渊了,九道一震撼,这该不会是要平掉此地吧?

    这时,几人都看不到了,那双脚掌没入漆黑的深渊下,走过混沌,向着一片传说中不可接近之地而去。

    “他……真进去了?!”狗皇震撼。

    “那我们呢?”光头男子问道。

    “我们还是先退走吧,先远离,终究是要出事儿!”腐尸很严肃。

    “对!”九道一也点头。

    这时,断后的楚风走过来了,他感觉阵阵发毛,因为总觉得像是背着个人出来!

    他身后显形的血色光环,渐渐敛去,但大雾还在,那个模糊的生物似乎也还在,而且像是伏在了他的背上,让他觉得冰冷刺骨,宛若背负着一具死尸。

    “先等下,你们看看我的背上有什么?”楚风真的忍不住了,对几人开口。

    “看不清,与你一样被大雾包裹着,你……究竟是谁?!”狗皇问道。

    九道一、黎也露出疑惑之色,武皇、泰一也在看着他,都想知道他的身份。

    腐尸更是开口,想让他露出真容。

    楚风打死也不想露出真容,到时候,那狗估计会癫狂,当初可是与他有过交集,对他说过,帮它找人,帮它采药,不然给他下咒。

    他才不想与这条狗扯上关系,总觉得这条老黑狗特不靠谱,今天太疯狂了!

    另外,他对九道一也想敬而远之,这种老怪物太他么吓人,来历复杂,看看都做了些什么事?他不想深入接触。

    至于黎,这主太黑了,连结拜兄弟老古都给折腾的哭也不是,不哭也不行,简直是死去活来,还是躲着点吧。

    至于武疯子,那更是最好不要再见!

    楚风刚掏完他老巢,再加上以前的旧怨,武疯子如果了解了其中的究竟后,估计会活吞了他!

    事实上,若非不能全面掌控现在的伟力,加之武疯子目前属于同一阵营,且刚才表现极佳,楚风都股冲动,想灭他了。

    算了,我这人心慈,今日什么都揭过去了,以后若是有仇对立再说!楚风心中这么说道。

    见他沉默,几人也不好再问,对他还是很忌惮的,毕竟这是一个疑似无上的神秘高手。

    不过,这些人中还是有人不时暗中看楚风几眼,因为总觉得他有点古怪。

    可惜,那神秘大雾遮住了一切,加之石罐的金色符文掩盖,哪怕相距不远,这些人也没有察觉出楚风是谁。

    武皇总觉得像是遗漏了什么,暗中窥视了楚风一次,他摇了头,不敢过于冒犯了,看一次就足够了。

    到底是谁?他总觉得有点怪。

    然后,武疯子就又看向了狗皇,并向它索要师傅的道骨。

    狗皇咕哝道:“这是我捡的,居然想让我白白送给你,你就不想赎回去吗?!”

    进了它的嘴里,它从来不想向外吐。

    可是,今天它看这老崽子表现很好,非常卖力,它又有点不好意思,不给人家说不过去。

    武皇很想给它狗脸来一拳,问问它,你没事儿去我道场捡的?还盗走了什么!?

    “真小气,一会儿给你!”狗皇道。

    这气的武疯子着实差点翻脸,那可是他师傅的道骨!还讲不讲理?

    武皇很想说,世人都说我不讲理,动辄灭人满门,抄家灭族,可现在这狗东西让他有点想吐血。

    轰隆!

    突然,诸天剧烈轰鸣,不断颤抖,似乎真的要坠落了!

    许多大世界的界壁,连着混沌的地带,全部龟裂,宛若要贯穿诸天各地。

    “发生了什么,那位进去了,大开杀戒了?!”腐尸震惊。

    此刻,一双发光的脚,在虚空中留下一串金色的脚印,在混沌中亦如此,走到了界外,面对一片模糊之地。

    然后,双足向前,一步一步踏进了模糊之地,让那里龟裂了,塌陷了,那位的双脚真的进去了!

    “怎么可能,他如何可以进来,这不是真实之地?他没有我们身上刻写的祭纹,怎能进来?!”

    八首无上震撼不已。

    “别管这些,他不是冲我们而来,他是要找主祭之地,莫掩饰,不要拦着,他要是能进去的话,死定了!”古地府的无上生物暗中传音。

    那双脚走来,后方留下一个又一个金色的脚印,流淌大道纹络,飘洒出成片的光雨,脚印烙在虚空中,不可磨灭!

    “一纪一秋,诸天若落花尽凋去,万界化尘簌簌坠,千秋后谁伫?”像是隔着很多个纪元,恍惚间传来叹息声!

    当那双脚停下来时,给人一种奇异而震撼的感觉,脚裸上方似乎有朦胧的身影要全面浮现出来。

    同一时间,外界,苍宇之上,界外之所在,也传来异动。

    隐约间可见,有一口棺缓缓飘来,居然要临近阳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