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如玉医坊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逃宫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逃宫

    等到慕染终于回到了如玉医坊之中的时候,赛娜是早就在医坊之中等着了,就像是她对慕染说得一般,逃离了黎休的监控,对于偷偷逃离了王宫之中这件事情,自然是轻而易举的,而既然是逃离了王宫的束缚,赛娜的心里自然是说不出来的爽快,只觉得晚间的空气都干净了许多,深吸了一口气,面上皆是明媚的笑意,而她这般笑着的时候,却是未瞧见了一旁的阿风有些失神的眼睛,虽说那一双漆黑的眸子是盯着她看得,不过目光涣散开来,也不知晓是究竟想到了什么,倒是显出了几分失魂落魄的意味。

    这般模样的阿风赛娜是没有注意到的,不过站在一旁的慕染倒是瞧见得一清二楚,面上也是浅浅一笑,不过究竟还是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这般淡淡地瞧着,而赛娜忽然一下子紧紧地盯着慕染,也不知晓是想起了什么,只是忽然紧紧地握住了赛娜的手,颤声说道,“对了慕染,你说过的……我大姐,我大姐她,如今可是再哪儿?”

    如今的赛娜,恐怕能够关心的,也只剩下自己的大姐,否则她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从王宫之中偷偷逃了出来,她可是还记得,上一回自己同赛馨一直逃出来的时候,赛馨是落得了怎么样的下场的,一想到这里,赛娜不由得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却也是这个时候,慕染并未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微蹙着眉头瞧着赛娜,先前我倒是忘记了问你。“如今你偷偷跑出了这王宫,可是有什么打算,准备在外边待多久回去,若是被发现了又是如何是好?”

    先前眼见着赛娜是一副亟不可待的模样,想着也是在担忧塞西的事情,因而慕染也不怎么多想便是答应了下来,如今却是瞧着赛娜一副解放的模样。心里不由得有些隐隐的担忧,便是不由自主地开口问道.

    只是赛娜却不过是眨了眨眼睛,倒像是胸有成竹一般,只是说道,“哎呀。我说慕染,你可就放心吧,这些事情我自然也是有分寸的,在离开了王宫之前,我早早已派了个跟我形似的宫女待在了我那房间之中了,反正黎休也不过是在外边守着的。哪里还会进来,瞒个几日自然没有什么问题的!”赛娜说着那叫一个胸有成竹,显然也是笃定了黎休不会发现自己竟然擅自偷偷地逃出了王宫之中的。而慕染瞧着赛娜如此笃定的模样,虽说心中依旧是不大放心的,不过倒是也没有多说些什么,既然是如此的话。她也就由着她去了,而一旁的阿风在听见了赛娜看似毫不在意的拍着胸脯的话,却是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心中依旧是充满了满满的焦虑的神色额,丝毫没有瞧见了身旁的赛娜,却依旧是笑靥如花的。

    而折腾了这大半夜的,眼看着再过不了几个时辰就要变成白昼了。而赛娜原本兴奋的神色总算是缓了过来,倦意也便是这个时候缓缓地漫上来,害的她不得已是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只觉得上眼皮和下眼皮在打着架,一下子犯了困,也就半眯着自己的眼睛,摸索着朝着原先自个儿的房间摸索了过去了,只是她却不想偏偏是这个时候,她还在院子里走着的时候,忽的有一道冷漠的身影一下子挡在了自个儿的眼前,夜色深沉,笼罩了那人的面庞,再加上此时赛娜睡意正浓,自然是无法瞧清楚面前站着的人究竟是谁的,而这般冰冷的气息,她的闹沈疏只无端划过了黎休的身影,只觉得一下子身上的寒毛都倒立了起来,心里满是惊惧的神色,想着黎休这家伙该不会是这么快就寻来了吧。

    便是这般害怕的时候,赛娜是一下子睡意全无了,而她还在这般担惊受怕的时候,总算是听见了面前的男子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是我。”声音虽说是像极了平日里黎休说话的语气,不过却还是叫赛娜一颗紧张慌乱的心安静了下来,大大地呼出了一口长气来,赛娜只咧着嘴巴笑道,“我说阿风,你可是吓死我了!”

    说话之间,阿风缓缓地走了过来,他修长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缓缓地露出了那般刚毅的轮廓,“我听慕染姑娘说你本来便是不被允许出宫的,如今你私自出宫,若是被发现了,恐怕所受的惩罚不轻。”也不知道为何,阿风对森严的宫规可是印象深刻,照理,她本是不应该担心面前的姑娘,毕竟他们二人是非亲非故,也向来没有什么交集,只是不知为为何,在知晓她竟然这般胆大的时候,他的一颗心去却是也跟着慌乱了起来,皱着眉头,瞧着眼前忽然大小的女子,阿风不知晓她究竟是在笑着什么,只是见她捧腹的模样,倒像是连肚子也笑疼了,便是这般,阿风反倒是愈发的疑惑了,而就是这个时候,却只听得了赛娜一声清脆的声音,“所以,你是在担心我么?”

    便是这般直截了当的话,倒是让阿风的心忽然突突地跳了两跳,便是自己的额角的青筋也在微微地跳动着,竟是自己忽然红了脸也未发觉出来的,只是怔怔地瞧着面前依旧笑得阳光灿烂的女子,嘴里却像是塞了什么,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便知晓,你是担心我的。”不过赛娜在说完了这一句话的时候却又是忽然一顿,面上的神色忽然变得复杂起来,就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她一时之间也不知晓究竟是如何是好,只是严厉忽然漫上了伤感的神色,又是扶着自己的额角,只淡然说道,“我有时候想着,若是有些事情真的没有这般复杂,可就好了,不过如今天色不早了,我困了,阿风,你也早点睡吧!”强装着的冷漠实在是令人疲惫不堪,赛娜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是忽然变得酸涩了起来,而阿风更是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晓赛娜是如何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又是思索着她莫名其妙的忽然的话,却始终是理不清楚头绪来。

    而他所皱着的眉头,却是愈发的深了。

    等到了翌日,赛娜却是早早地醒来了。她睡得浅,一晚上辗转反侧的她此时依旧是有些迷迷糊糊的,只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却不想慕染却是早已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而此时更是已然面色清明地帮着琵琶城愈发增多的病人们诊脉了,不由得佩服起慕染来,不过好容易等到了医坊总算是空闲了下来,赛娜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只面色焦急地央着慕染带自己去了塞西所在的宅院里,慕染本来便是想带着赛娜前去的,只不过如今的奈奈必然是个不放心的,即便是赛娜,想来赛娜也算是王族中人,恐她依旧不许二人见面,因而特意等到了黄昏时分,便是在奈奈去了赌坊的时候,这才领着赛娜去见了塞西。

    而阿风并未跟着他们去了,只是站在了门口,只神色淡漠地凝视着面前的背影,等到赛娜的申请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之中,他的眼睛里似乎是深深地藏着什么,不过却依旧是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很快就转身回了内室之中,而赛娜自然是没有想到,阿风瞧着自己的眼睛里,却满是担忧的神色的。

    琵琶成总归便是一个小城,奈奈的祖宅虽说是在偏远的城角,却还是很快就到了那儿,赛娜一时之间只觉得是无比的焦急,伸长了脖子朝着里边张望着,还是很快便是注意到了正面色呆滞地坐在门口的塞西,虽说依旧是那般的模样,不过眼神涣散,暮光呆然,俨然就是个傻子一般,先前慕染说的她神情涣散,哪怕也只是说轻了,如今她这般瞧着塞西,可不是傻了么?!赛娜瞧着塞西,一时之间也没有反应过来,只不过眼泪倒是率先落了下来,脚步也是不由自主地朝着塞西飞奔了过去,便是这个时候,只一下子紧紧地抱住了塞西,大声地哭泣着,“姐姐,你怎么了!?姐姐,是我,是赛娜害了你啊!”

    泪水沾湿了塞西的衣襟,只不过塞西却依旧是神色怔怔,目光确实是看着赛娜的,却没有落在了赛娜的身上,也不知晓究竟是看向哪里,张了章嘴巴,终究还是一句话都美誉哦说出来,只是自己的一双手仍旧是轻轻地扶着她微微隆起的肚子,有事低眉浅笑,不知道究竟是想到了什么好事情。

    便是瞧着塞西如此,赛娜反倒是哭得愈发地厉害了,鼻子一抽一抽的,眼泪是如何也止不住了。

    只不过虽说赛娜是如此的激动,慕染的神色依旧是淡淡的,暮光落在了塞西的身上,也不多说些什么,只是在这个时候忽而浅浅一笑,笑容在夕阳之中显得很是诡异罢了,“如今又没有什么外人在,长公主难道还不相信自己妹妹么,这般伪装又是何必?”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