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如玉医坊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九章 解围

正文 第四百五十九章 解围

    “皇兄。”在看见了皇帝一副阴沉沉的神色的时候,齐轩已然是露出了很是不自然的模样来,不过又是轻轻咳嗽几声,定了定神,终于勉强展现了自己的一丝笑颜,只见便是这个时候,齐轩的目光对上了此时此刻便是站在了自己的面前的神色苍老的皇帝,而他已然是神色怔怔,似乎又是很是迟疑之间,这才是听见了齐轩的声音恰到好处,既是身为了臣子的礼节,不失将军的威严,同时也带着一丝引人同情的病态,一声皇兄,已然是驱散了此时此刻弥漫在了皇帝心中的疑云。

    齐翀看着齐轩此时俨然是大病初愈的模样,很是激动,又是一下子快步上前,紧紧地扶住了齐轩的肩膀,他的话语里更是带着怔怔的神色,便是于此同时,只是听得了齐轩的声音之中似乎也竟然带着微微的颤抖,“皇弟,你没有大碍,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说话之间,漫天的严寒之中,齐翀嘴里哈出的白起凝结成了锋利的冰棱,却也使得齐轩的眼前一下子变得模糊了起来,与此同时,齐轩也并未开口多说些什么,他一双复杂的眼睛之中不知晓究竟是想到了什么,只不过是在神色怔怔之间,齐轩几欲下跪,“是皇弟让皇兄担忧了,还请皇兄责罚!”

    “你这又是说得什么话?!”好容易看见了自己的亲弟弟终于能够下床,竟然还来了这皇宫之上,想来自然是这病情并没有大碍,齐翀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他并不知晓齐轩竟然会将这件事情所有的罪责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他身为九五之尊,又是齐轩的兄长,如何会责怪了自己的亲弟弟,只是看着自己的亲弟此时此刻大病初愈的模样,脸色仍然还是有着几分惨白。齐翀又是担心着他这般不顾自己的身子千里迢迢来了这皇宫之中,生怕他的病情又会因为了如此而恶化了下去,而又是偏偏遇上了自己这般不争气的孩子遇上了这般事情,方才齐轩的动怒。他都一一看在了眼里。

    虽说是平日里宠着自己的太子是过分了些,只不过他们荆国的王室,向来子嗣单薄,他一个皇帝,也只不过是生了两个儿子罢了,小儿子更是还在襁褓之中,他如何不会什么都依着自己的太子,便是想到了这里,又是看着自己的皇弟却是如此严厉的模样,也是知晓齐轩自然也是对了太子好。既然都是为了皇宫,为了荆国好了,又是如何让他在此时说些什么?!

    年到中年的皇帝不由得陷入了两难之中,无奈之下,却是也只能够绷着一张脸让自己的儿子齐戬先退了下去。看着自己的亲爹却是不愿意为了自己说好话,仍有着被亲爹的弟弟,他的叔叔给教训了一顿,齐戬的面上自然是露出了很是不满的模样来,只不过便是他还在嘟囔着嘴巴,面上露出了很是不解的模样的时候,却是对上了齐翀严厉的阴沉沉的眼神。齐戬不由得又是狠狠地一个哆嗦,也是立即二话不说就是已经灰溜溜地离开了齐轩还有齐翀的视线之中了,虽说也是于此同时,他并没有瞧见便是此时此刻就是在了自己的身后,齐翀还有齐轩却是双双露出了很是松了一口气的神情来,想来或许也是因为了自己的亲爹和亲叔叔实在是对自己无可奈何了。

    也是等到了齐戬离去的时候。齐翀和齐轩的神色这才都是变得自然了一些,也是与此同时,齐翀忽然缓缓地轻轻地拍了拍齐轩的肩膀,又是长叹一声,“阿戬如此的不成器。皇弟,还需要你多教着些才好,否则若是他日后做了皇帝,想来……”毕竟也是在了大庭广众之下,有邪,当讲不当讲,这齐翀身为了帝王,还是有着自己的分寸,所以当他面色很是沉沉地说完了这邪的时候,又是叹息了一声,却并未多说些什么,而看着齐轩此时幽深的眼睛,齐翀便是已经明白了过来了,想来自己的弟弟一定是知晓自己心中所想。

    而齐轩自然是再明白不过,怎么说他同自己的哥哥齐翀那都是一母同胞,不过齐翀难做人的话,齐轩他又如何不是如此呢,望着自己的皇兄眼里那般殷切的神情,齐轩此时却是不知晓救星石应该如何是好的,他的一双眼睛甚至不知晓是不是应该落在了自己的皇兄的身上,而错开了自己的眼睛,便是在这般神色怔怔之时,齐轩忽然之间脸色变得如同这地面纷纷扬扬的大雪一般惨白,面无血色之间,如同白纸一般的嘴唇之上此时露出了很是痛苦的神情来,而这般一来,更是牵扯了齐翀此时的内心,他神情一怔,关切的视线便是在这个时候落在了了齐轩的面容之上,“皇弟……”只是齐翀此时还是话音未落之时,齐轩就像是再也忍不住一般,一口鲜血却是早就已经自他的嘴巴里吐出来,鲜红的印记落在了齐轩此时的嘴角的时候,身旁的众人皆是神色一惊,而齐翀也是早已经大惊失色。“你怎么了?”

    “无妨的。”只是齐轩此时却是显得再淡定不过,也是神色自若地拿出了帕子来,擦了擦嘴角,那般勉强含笑的面容之上,是透出了他此时的无所畏惧,只听得齐轩此时竟然是再平静不过地淡淡开口言说道,“皇弟已然是习惯了,大概是命不久矣的缘故,生死什么的,皇弟还在病榻之上的这些日子,已经全都想明白了,只是皇弟想着或许这之前,能够再见一见皇兄,那也是极好的。”

    这般情深意切的话语听在了众人的眼里,没有一个不动容的,而此时齐翀的神色也很是异样,眼角已然是湿润了,便是一直跪在了一旁纹丝不动的那位白衣乐师琉璃此时都仿佛微微抬起了眼睛来,只是此时他一头披散下来遮住了面容的头发也遮住了他这个时候眼睛里的神色莫辨罢了,齐翀又是紧紧握住了齐轩的手,而在接触了那苍白的手指的一片冰凉的时候,似乎就是这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在这个时候也是不由自主地一个狠狠地一个哆嗦额,“皇兄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哪怕是寻遍了天下的名医,朕都一定会治好了你的病!”这邪果然是发自肺腑,不过此时此刻便是瞧着齐翀说着这话的时候的样子,齐轩一时之间也是愣了一会子,也不知晓他此时此刻是究竟想到了什么,不过当齐轩的视线又是落在了齐翀一双很是沧桑的眼眸深处的时候,又是反扣住了自己皇兄的手。

    其实齐翀不知道的事情,还是之前他齐轩早就已经与慕染合谋了的事情罢了,那个时候的齐轩,在知晓了琉璃出现在了皇宫之中的时候,也是顾不得此时自己无比虚弱的身子,便是要下了床奔赴了皇宫之中,只不过慕染却是在这个时候拦住了齐轩,显然慕染并未意识到了一向神色自若的齐轩竟然也会有了如此激动不已的时候,不过看着齐轩如此气喘吁吁的激动的模样,慕染想了一想,却还是不无笃定地开口说道,“将军可是想过,您这般处心积虑地做了这些事情,不过是为了能够让皇上对您消除了戒心罢了,而如今为了我家师傅,将军却是如此不顾一切,甚至想着要到了皇宫之中,那皇宫之中的居心叵测想来将军是再清楚不过,慕染这个时候也不是为了劝阻将军什么,只不过慕染只希望将军能够记住罢了,可不要让你之前所付出的一切,都功亏一篑的好!”

    慕染这话虽说是字字珠玑,不过便是听着她这般说来,却也是没有说错,而齐轩许是因着太过了激动,当他复杂的神色看着眼前的慕染的时候,终于开口,那话里却已然是难以置信,“那你说,我又是要如何是好?”齐轩此时此刻似乎是已经忘记了思考了,而慕染此时也并不多想着什么,只是从药匣致之中缓缓拿出了一颗丸药来,“慕染倒是有一计策,只是不知道将军是愿不愿意配合了慕染罢了。”慕染说着这话的时候似乎很是胸有成竹,只是齐轩看着慕染如此模样,却是不自觉地皱着眉头,面上也是露出了狐疑的神色来,不过他想了一想,还是点了点脑袋、

    而齐轩自然没有想到慕染的方法竟然会是如此的简单,不过也正是这般简单的法子,在尔虞我诈和的皇宫之中更是不容易引起了他人的怀疑,便是戒心一向很是严重的皇帝齐翀此时也是忧心忡忡。而他此番,不过就是为了自己的皇兄,他齐轩如今早已经病入膏肓,根本就不会对他的位子造成了丝毫的干扰罢了。

    而不仅是如此,还有那些旁观的大臣们,试问有谁还会帮着一个将死之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