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四十四章 直面

正文 第两千四百四十四章 直面

    “老师?”妖祖这时候听到这话,不由得好奇起来。 .

    这一场变故对于妖祖而言却是冤枉到极点。掌控他的到底是谁,敌人又是谁,又到底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场冲突,这一切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一个谜团。

    从一开始,他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一般,**纵着进行着自己所完全不了解的战斗,一次次的在生死线上徘徊。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心中的疑惑之多,可想而知。

    这时候,听着断世的话语,他方才抓住了一点这一场战斗原委的线索,心中怎么可能不在意?

    当下,他便连忙追问起来:“你所言的老师,可便是我们的敌人?”

    听到这话,断世的一个狮子头转过来看了那妖祖一眼,眼神之中显现出一种探究之色,神色淡淡的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他。”

    断世在这一方天地之中也算是传奇人物。从第一次天地大劫开始一直到现在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时代,一次又一次的劫数,一次又一次的天地剧变,他都是屹立不倒,而且成就更是越来越大,最终达到了让一般修士所难以望其项背的程度。

    这样的存在,对于众多修士来说,自然是让众多修士感到无比好奇。

    其中,便包括这妖祖。

    当下,妖祖便问道:“可从没有听说前辈有着老师,不知可否说个究竟?毕竟,前辈的老师现在已经算是我们敌人了。”

    断世的眼神不由得变得复杂起来。

    对于罗帆,他的感觉自然是相当复杂的。

    对于罗帆的感激,他自然是依然谨记着。但,同时,经历了最近的这么多变化,那一点在他心中种下的怀疑种子却已经渐渐指向了罗帆,指向了一直以来在他心中都有着至高无上地位的,老师!

    在这种怀疑之下,他对于罗帆的感激,却已经是不知不觉间被动摇,虽说依然存在,却再非原本那般绝对了。

    如此情绪交织之下,他现在的心情怎能不变得复杂?

    “不知你可曾听说过法门之源?”断世叹息一声,最终还是说道。

    听到这话,妖祖微微一震,面上显现出不可思议之色。法门之源对于他来说乃是一种上古神话传说中的无上存在。据说,在极为久远的第一次天地大劫之前,这一名存在层向天地众生宣讲大道,可以说这一方天地之中现如今存在的一切修行法门,一切神通妙法,都有着当初他所宣讲的**的痕迹!

    可以说,便是那一名被称作法门之源的存在,铸就了现如今这一方天地的修行根基!

    一直以来,这等存在是否是真的存在,对于这妖祖来说,都是一件尚且存疑的事情。甚至,他更多的还是倾向于这不过是现如今的修士为了给一切法门找一个源头,就像是传说中的创世传说一般。

    但,他却没想到,现如今,他居然是在眼前这高深莫测的断世身上听到这在他认知当中是在神话传说中才存在的存在的名字!

    这让他怎能不感到震惊?

    “难道,法门之源真的存在?!这怎么可能?!世上怎么可能出现这等不可思议的强者?!”妖祖当下忍不住惊呼出来。

    在他的惊呼之间,他差点掌控不住自己的心神,差点重新完全陷入那种天地本能的掌控之中,再一次失去自我。

    也幸好这时候这天地的本能的关注目标已经不在他们身上,那些投注在他身上的影响力已经是极度削弱,这才让他能够在最后一刻重新掌握住自己的心灵,稳定住自己的心灵自由。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已经是将他惊出一声冷汗了。

    这时候,周围虽说有着无尽的生灵,无穷妖族,无尽荒兽,但对于妖祖与断世来说,在这里存在的却只有他们两人而已。

    因为,除了他们之外,其他的一切生灵,都已经是被那天地的本能所掌控!

    此时此刻,他们呆在那里,不过是因为他们两人天生便是荒兽与妖族的统领,他们对于这两个族群的掌控能力也是这一方天地的本能所认同的而已!

    因为他们的身份地位乃是这天地的本能所认同的,因此,他们两人不打算采取行动,这两个种族自然不会采取行动。

    听着妖祖这种完全不相信的话语,断世冷笑一声,道:“孤陋寡闻。便是你的前世,也曾经在法门之源老师座下听过讲,若是严格来说,你还应该称他一声老师。”

    听到这话,妖祖面上神色一滞,道:“不,我明明已经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了,我的前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修士而已,乃是在一次大劫之中身亡的。那个时候,我完全没有听过法门之源的**。”

    “那是因为你挖掘得不够深。你若是再多挖掘几千世,必然就能够将当初听讲的记忆挖掘出来。我还记得,当初的你,不过是一名散仙而已,在众多听讲的道友之间,几乎处于最差的层次,甚至只能够在门角听讲。”断世只是这样道。

    “是吗……”妖祖这时候方才真正感受到断世这等存在的历史到底是多么悠久。

    他并不觉得断世会欺骗他,因为,这根本没有任何必要。以断世的为人,也绝不会这样做。既然断世说他当初某一世曾经在法门之源座下听讲,那他应该便真的是曾经在那里听过讲了。

    “原来如此,看来,我还是小看了我自己……”妖祖叹息一声。

    对于修士来说,自己的前世也是自己的一部分。因此,他们一般都会努力将自己的前世记忆重新找回来。这妖祖也不例外。在他有能力的时候,他便已经是开始追溯他的上一世,通过一次次的努力,将自己的记忆重新找了回来。

    之后,他更是向着更深处挖掘,想要挖掘出更深的记忆,挖掘出更前世的记忆。

    只可惜,对他来说,有收获的也不过是前一世而已。再向前挖掘,他的身份却就已经连修士都不是了,一般都不过是凡人,便是有变化,也变成野兽,草木之类的。

    他在上一世有着数万年时间的寿命,也即是,数万年的寿命,不过就是一世而已。但,再前面一世,几乎每隔个几十年便是一世。

    追溯个数万年,便是有着数百世之多……

    正是因为如此,追溯了数百世之后,他也便觉得这是浪费时间,将这种挖掘的进程停了下来。

    毕竟,对于他来说,挖掘出每一世的记忆不单单似乎收获,也是负担。若是能够挖掘出一些有利的修行体悟,那自然是好事。但,接连而来的都是的诸多凡俗世间蝇营狗苟的记忆,那再挖掘出来,也就是自己找不痛快了……

    “或许,该继续挖掘下去,法门之源所讲的道到底是什么道呢?”他喃喃着,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期待。

    对于现如今已经是假圣级数的他来说,想要挖掘自己前世的记忆并不是一件难事。

    不过,显然的,这时候并不是好时机。毕竟,他这时候能够守住自己的一点清明还是靠着自己的坚定意志,以及那天地的本能对他的不在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去深入挖掘自己前世的记忆显然就是在挑衅那天地的本能了。

    这种蠢事,他自然不会去做。

    既然不能挖掘自己的记忆来知道法门之源的事情,他当然就只能从明显有着记忆的断世身上去着手了。

    当下,他便问道:“既然是法门之源老师,为何他会成为天地之敌?”

    听到这个,断世叹息一声,九个狮子头各自抬起,看向天空之上那遮掩了天空的大道,良久才道:“我也不知。不过,一直以来,老师对于天地都似乎颇有顾忌,甚至有一段时间还隐藏于虚空深处,不愿出来。或许,他与这一方天地的矛盾终于已经达到了无法压制的地步了吧……”

    妖祖有些茫然,又有些恍然,不再多问,只是抬头向着天空看去。

    这时候,在他们周围,虚空已经是完全化作一片虚无,甚至连规则法则,都已经是完全消失,感觉上就像是直接来到了那虚空深处的虚无层了一般。

    而这样的虚无区域之广阔,更是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足足遍及了方圆不知多少亿万光年的范围!

    一眼望过去,他们在这里就像是出现于宇宙虚空之中,正面对着上方一条无比巨大的长河一般……

    一种自身无比渺小之感,油然而生。

    有着这种心态,他们哪怕是上方的大道已经是开始翻涌,开始变动,也没有任何一个敢于冲上去帮助这大道。

    至于那金甲战神,这时候更是好像重新化作雕塑一般,静静的悬浮在那里,甚至连头都没有向上抬。自然更不可能冲上去参与战斗了。

    对于下方那三方的反应,罗帆并没有去看,也并不在意。

    在现如今的战斗等级之下,他们三方却都已经变得微不足道……

    哪怕是他们全力出手,哪怕是他们拼尽一切,牺牲一切,最终也难以突破战斗余波的阻隔,真正参与他与这天地的大道,或者说,这天地的本能的战斗了!

    在这时候,他的身躯已经是狠狠的贯入上方的大道之中,向着那在大道之上的那天地之光所化的漩涡直冲而去。

    那大道玄之又玄,其中有着无尽的信息,无穷的玄奥,更是将这一方天地之中所存在的一切规则法则的玄奥都蕴含在其中。而这一切,在这时候不单单在那天地本能的指引下向着罗帆不断的碾压过来,便是这大道本身对于一切异物的排斥力量,也在这时候不断的向着他压过来!

    此时此刻,他越是往上冲,那种阻力便越是恐怖!

    甚至,无数的裂缝在这时候不断的出现在他身体周围的那光圈之上,让那光圈产生一道又一道的裂缝,若不是他的观念神通在时时刻刻的弥补着这些裂缝,说不定不等他冲到这大道深处,他的这世界就已经悍然崩溃了。

    在这时候,从那上方天地之光所形成的漩涡之中,有着一道又一道的光芒射出来,结成无数丝线,疯狂向着下方砸过来,狠狠的砸入那大道之中,不断的向着此时此刻已经达到了这大道深处的罗帆接近而来!

    那大道面对着罗帆的冲击不过是产生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而已,便是那浮现出来的压迫,都不过是那些与他所接触的部分大道所自然产生的而已。

    但,在这些从那漩涡之中射下来的光线的冲击之下,这大道本身却是开始疯狂的搅动,感觉上就像是一条蟒蛇吞了一个比其身体更加庞大的猎物一般,从那被光线贯入之处开始疯狂的向外鼓起。

    这时候在那大道之上产生的,却就不再是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了,这时候出现的,却是一片又一片的破碎!

    大道乃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存在。

    时间、空间、物质、能量,一切的一切,在面对着大道的时候,都将被其所掌控!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通过挪移时空,想要通过种种奇异的神通来绕过这大道的阻挡,来到这大道背后,显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哪怕是罗帆这等存在,也绝没有任何资格说自己的手段能够脱大道所蕴含的玄奥!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是挪移时空,还是种种观念神通,显然都无法不被这大道所影响……

    正是因为如此,罗帆这才选择用这样的方式硬生生的冲上去,冲入那大道之中,向着上方的天地之光冲过去!

    当然,汇合是一方面,打击这大道,也是另一方面的原因……

    要脱这一方天地,并不只是离开这一方天地就可以,而是需要让这一方天地顺服,让这一方天地的力量真正为他所用!不是在这天地之中能够运用,而是在他离开这一方天地之后依然能够运用!唯有如此,这一方天地方才能够让他在离开之后依然能够安全存在……

    至少,在这一次的大劫之中,在这一次诸多碎片所遭遇的这些天地来说,是如此。

    毕竟,这天地之外乃是对他来说,比起混沌状态也差不了多少的大劫煞气!

    对于这一点,罗帆自然是再清楚不过。而想要做到这一点,自然便唯有让这一方天地的大道屈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