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五十三章 主动!

正文 第两千四百五十三章 主动!

    这种不安,使得他们在这时候的面色显得颇为扭曲。e小┡说ㄟ1xiaoshuo那是一种表面心情与内心深处本能感觉产生冲突所形成的扭曲,一种近乎烦躁的,扭曲!

    天地意志乃是这一方天地的意志,对于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来说,天地意志出问题,便代表着,他们的存在根基出了问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一切生灵自然而然的便被其吸引了注意力,其生活的重心,也不知不觉间转移到了这天地意志之上。

    吃喝这一类的生存必须行为,被极度压抑住了。

    也幸好这一方天地乃是一个海中天地,充斥天地之间的并不是虚空,而是近乎海水的液体!

    因此,虽说吃喝的生存必须行为被压抑住了,但他们依然能够通过那弥漫天地之间的无边液体汲取到一定的养分,这不至于完全满足他们,但至少能够比较长时间的维持他们的生存。

    正是因为如此,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众生,在这时候却是一直抬头仰望天空,或是虔诚,或是烦躁的看着天空之上那无比神圣,无比威严的光芒,看着那正在变化的漩涡

    对于这一切,罗帆自然是没有在意。

    他只是引导着那天地之光不断的将丝网散出,不断的贯入天地意志各处,开始努力的吞噬这天地意志,努力的将这天地意志化作其一部分。

    因为有着种种便利,这一过程却是相当的顺利。

    特别是,在他将那众生所传递出来的无穷无尽的气运截断,让天地意志得不到气运的补充之后,这种吞噬的过程显得更加的顺利起来。

    百年时间,晃眼即过。

    在这百年之间,那天地意志的居所之中的展按照当初定下的展方向不断的展着。那天地之光之上所散出来的丝线已经是组成了一张将整个漩涡,也即是整个天地意志完全充满的丝网!

    而在天地意志居所之外,在这一方被无边液体所充斥着的天地之中,那众生的表现也和百年之前一般,依然是抬头仰望着天空,或是虔诚,或是烦躁,或是不安

    不过,相比于百年之前,这天地之间的生灵数量已经是足足减少了一半之多了

    这些减少的生灵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饥饿

    无边的液体之中虽说蕴含了一些生命生存所需要的养分。但,终究也不过是一些而已。或许能够维持这些生灵一两个月的生存,甚至,夸张一点,一两年,那最多也不过是一两年而已。相对于百年这个时间尺度来说,终究还是太短太短。

    因此,在这百年之间,那大半汲取不到足够养分的生灵,直接就在那种仰望之中渐渐死去

    至于那些剩下的,将近一半的,依然能够生存的生灵,或是因为本身强大,已经能够辟谷,能够通过吸收外界的力量而让自己得以生存,要么便是所在的位置比较特殊,那海水之中充斥着的养分相比于其他地方要丰富不知多少,甚至足以满足他们基本的需要

    整方天地因为这种变化,增添了一种诡异的感觉。

    一眼看过去,那种种原本虔诚的神色,反而是显得莫名的恐怖。

    不过,对于这个,现如今依然是没有任何生灵去在意。

    没有任何生灵因为自己的同伴硬生生饿死而停下仰望,去继续自己的生活。就像是,对他们来说现如今最重要的便是这种仰望,与这种仰望相比,其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包括自己的生命!

    连这些生灵都不去在意这些,罗帆自然更不会去在意了。

    眼看着天地之光已经是散出无尽的丝线将那天地意志完全充满了,他才轻喝一声。

    这一声轻喝在这天地意志居所之中不显得多特殊,但,在天地之间,这一声轻喝却是宏大浩瀚得无法形容!

    感觉上就像是天空之上忽然传出了亿万雷霆轰鸣一般,让这整方天地都随着剧烈的震荡起来,无穷的声响狠狠的灌入无尽生灵的耳中,响彻他们的心灵。

    “糟糕,天地要灭了”无数生灵在这瞬间猛然清醒过来,口中出这样的声声惊呼。

    这种感悟,来自于这雷霆轰鸣,更来自他们的本能感应!

    生出这种感悟之后,这些生灵方才注意周围,注意到这整方天地之间的诡异变化,一时间,种种哀嚎,种种痛哭,种种惨叫,甚至是种种狂笑,凭空出现在这天地之间。

    原本源源不断向着那天地意志居所注入,却被罗帆硬生生截断,转而通过那天地意志居所的特性重新返回这天地之间,化作那无穷神圣之中带着威严的光芒反馈而回的那无边气运,在这时候更是完全断绝开来。

    随着这变化,天空之上的光芒渐渐消失。

    不过,罗帆的身影,却并没有因此而消失,那天地意志具现而成的漩涡,也并没有消失。而只不过是少了那种神圣而已

    显然,失去了那无尽气运的回返,那种让众生感觉到神圣,让他们变得虔诚的光芒已经是失去了源头,再无法产生了。

    而随着罗帆的轻喝,在那天地意志居所之中,那一张已经将整个天地意志完全包裹住的丝网开始快收缩。

    随着其收缩,那天地之光开始渐渐膨胀起来,本身的色泽更是显得愈的真实,愈的凝实起来。

    隐隐间,上面所散出来的光芒有着要向那天地意志的方向转变的迹象。

    一道长河在这时候于天地之间浮现出来。

    这一道长河是如此的巨大,如此的漫长,光是一道长河,感觉上似乎就已经将这整方天地完全充满了!

    “大道出现了?”这时候,罗帆的注意力终于从那天地意志居所之中抽出来,向着这一方天地看过去。

    这时候,出现在这天地之间,几乎将这整方天地完全充满的那一道长河不是其他,赫然便是这一方天地的大道!

    这大道此时此刻出现在这天地之间,直接便将这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都包裹住,更是直接掌控住了这整方天地之中的一切规则法则,时间空间,物质能量

    只是一转眼间,这大道就像成为了这整方天地的中心,让这整方天地的一切都在以其为中心开始旋转着,形成了一个诡异的龙卷!

    当然,能够看到这龙卷的,也唯有罗帆而已。

    对于这一方天地的众生来说,他们能够看到的不过是那天地开始改变,原本他们所熟悉的种种光影直接被某种他们所无法形容的,似乎显得极为虚幻的光影所替代而已。

    连大道乃是以长河这一表现形式表现出来的这一点他们都并不知道!

    “果然与上一方天地有所不同,上一方天地的大道可没有这般主动”看着这一幕,罗帆不由得暗自叹息。

    上一方天地之中,无论是天地意志出现什么变化,是被吞噬还是被打散,是独立自主还是被掌控,那大道都是安如泰山,根本不为所动,就好像是那天地意志根本就与其无关一样。唯有等到罗帆开始对这大道直接动手的时候,那大道方才开始做出反应

    而现在这一方天地却完全不同,现在这一方天地的大道却是在他还没有将天地意志完全吞噬之前就已经是采取了行动,主动现身出来了。

    这种主动性的差别,让罗帆心中若有所悟。隐隐间,似乎明白了大道的某些特质

    不过,这些领悟暂且不用说他,这时候这大道主动现身出来却是给他带来了一些新的麻烦。

    至少,这代表着,他无法再顺利的将那天地意志吞噬,也无法再如同当初那般,能够在吞噬天地意志之后再得到一定的时间缓冲再去对付这天地的大道!

    果然,就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那天地意志的居所悍然崩溃。

    罗帆以及正在被那天地之光吞噬的那天地意志完全脱离了这居所,直接出现在天地之间,出现在了那大道之上,并快的向着下方的大道冲过来,要被大道吞没!

    面对着这种情况,罗帆不敢有丝毫迟疑,身形直直向着那天地意志冲去。

    或者,更具体的说,是向着此时此刻正在吞噬那天地意志的那天地之光冲过去!

    以大道现在的状态,若是天地之光进入其中还能够进行一定的反抗,能够抵挡那大道的侵蚀。但,他的身躯冲入其中,那可就是一种灾难了。

    不说以肉身冲入大道之中会受到大道的侵蚀,会被其中的无尽大道玄奥所同化,绞杀,吞噬。单单说他此时的身躯乃是人形,与这一方天地之中的先天道体有着本质的差别,与这大道根本就格格不入,进入其中的话,光是那大道对他的排斥,怕就足以对他造成惊人的伤害了!

    正是因为如此,罗帆这时候所能够选择的,当然便唯有进入那天地之光之中,以天地之光自身能够勉强与天地意志同一等级的本质来守护自身,让自身不会直接受到那大道的伤害。

    虽然是他的天地之光,但毕竟这时候这天地之光正在吞噬那天地意志,罗帆进入其中的时候,却依然遭受到了不小的阻力,让他废了好大一番功夫方才冲破这种阻碍,进入了那天地之光中,在这天地之光所化的漩涡中心坐定下来。

    幸好他对于这天地之光的操纵能力足够强悍,否则的话,哪怕是他能够进入这天地之光内部,怕也无法做到在那天地之光进入那大道之中前就归位。

    滋滋滋滋滋

    恐怖的腐蚀声响在这时候在那天地意志与大道直接接触之处不断传出来。

    在这腐蚀声响之中,更是有着丝丝缕缕的烟雾从两者接触之处散出来,如同气泡一般,咕噜咕噜的直往上方浮去!

    在这瞬间,痛苦的情绪通过那天地意志传入了天地之光中,再通过那天地之光向着罗帆淹没而来。

    若不是罗帆乃是这天地之光的主人,能够受到这天地之光本能的守护,光是这些痛苦,怕就已经足以让他失去理智好一阵子了。

    但,即便是如此,在这时候,罗帆也忍不住身体颤抖,眼神微微迷茫。

    实在是,这种痛苦实在是太过恐怖了!

    面对着这样的痛苦,罗帆甚至感觉自己是不是已经变成一个普通凡人被扔进搅拌机之中疯狂的搅拌一般!

    “这大道难道要将这天地意志也同时毁灭不成?!”好一阵子,等罗帆稍稍适应这种痛苦的时候,他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这种痛苦,乃是那天地意志的痛苦,乃是那大道对天地意志进行破坏所造成的无边痛苦!

    这种情况显然已经是乎他的想象之外了。

    要知道,天地意志可似乎这一方天地的意志!而大道,却是这一方天地一切的源头!换句话说,这天地意志,也可以算得上是大道的意志!

    这样的情况下,这大道的一切举动,一切决定,显然都是需要经过这天地意志方才能够确定的这样一来,很显然的,这大道却是几乎不可能做出要将天地意志磨灭这个决定的。

    这就像是,一个人除非想要自杀,否则绝不可能做出让自己永远变成一个活死人来治病的。

    但,现如今,这大道便做出了这种不可思议的决定!

    在罗帆感觉之中,对于这大道来说,这天地意志简直就像是动物身上的毛一般,似乎存在还是不存在,对于它而言都没有什么影响一般

    这让他怎么可能反应得过来?

    不等罗帆如何反应,那大道对于那天地意志的侵蚀与伤害却是一刻都没有停止,在这时候就像是面对着对其有着最大威胁的敌人一般,近乎疯狂的,伤害着那天地意志,让那种滋滋滋滋滋的声响愈的密集,让那些从那天地意志之上散出来的烟雾更是变得愈的多起来

    “或许,这便是这一方天地居然会将那天地意志分割出来一部分来延缓那天地大劫降临的根本原因”最终,这样的结论出现在罗帆的心中,让他的面上显现出莫名的苦笑。

    “用某一方天地的经验来对付一切天地终究是不可行的啊”一个明悟,随着出现在他的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