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五十七章(真) 抓住弱点!

正文 第两千四百五十七章(真) 抓住弱点!

    “没死?!”在这瞬间,这生灵心中闪过这么一个让他震撼不已的念头。┡Ωe┡小Δ说ww┡w 1xiaoshuo

    要知道,他方才明明已经是将罗帆的一切痕迹都完全抹去了,正常来说,哪怕是这一方天地之中的其他诸多生灵都应该将他忘记才是,这种完全根基于罗帆而生的奇异光芒,也即是天地之光,自然也应该随着不断消散才算是正理!

    现如今这种模样,显然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罗帆并没有死!

    他之前所感觉到的,将一切存在痕迹完全抹去的迹象,根本就不过是自己的错觉而已!

    现这一点,那生灵哪里还敢怠慢?

    哪怕是现如今他已经是疲倦若死,哪怕是他鼓动自己的力量都无比困难,在这时候也强自鼓荡力量,诸多触手挥舞着,搅动着周围的大道,带着毁天灭地的声势,狠狠的向着那天地之光猛砸过来!

    这一砸,整方天地的一切威能似乎都已经被调动起来了。

    那天地之光在这瞬间似乎难以承受这种威能,自身的结构开始出现剧烈的扭曲,那从天地之光之中蔓延出来的那些丝网更是在这瞬间被压得快回缩,眼看着就要完全被压回那天地之光的本体之中了!

    到了这一步,那大道对于这丝网的同化与侵蚀却反而是近乎没有了。

    就仿佛这大道的所有威能都已经是完全转化为对这丝网的压迫,要将这丝网从根本上完全抹去一般!

    在那生灵的眼中,罗帆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死透,显然便是因为这种极为诡异的,甚至能够与天地意志,与大道相媲美的光芒!

    如此这般一来,想要让罗帆死透,他的攻击目标会是什么却就很明显了。

    这整方天地原本已经是渐渐缓和,要渐渐恢复平静,随着这生灵的意志,整方天地不单单只是重新陷入之前那种暴烈与恐怖,甚至更进一步,让所有生灵都感觉到自己某种至关重要的存在被悍然抽走,自己似乎变得无比空虚,隐隐间有着自己化作一个空壳的感觉

    那天地之光在这种压迫之下,快的收缩着,那一个漩涡的形态也渐渐的失去,渐渐的重新返本归元,重新化作一团好似活物一般,变幻不定,游移不定,似乎想要追寻某个形态,但却无法找到那答案一般的一种形态!

    至于其散出来的那无数丝网,在这时候更是已经是完全被压回了那天地之光内部

    这看起来形势已经是无比恶劣。

    但,事实上,这种变化对于这天地之光来说,却并不完全是坏事。

    甚至,在某种角度上来说,这还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原因无他,随着那丝网被压入那天地之光内部的,还有着那被丝网完全包裹住的,这一方天地的天地意志!

    换句话说,这种恐怖的压迫看似已经是将丝网完全压回去,让那天地之光似乎受损严重。但那不过是表面而已,事实上,这天地之光反而是得到了巨大的好处,将原本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做的,对天地意志的吞噬工程,在极短的时间里面,直接完成了。

    当然,这对于那生灵来说显然并不算什么。

    对于那生灵来说,天地意志显然并不算太重要,哪怕是天地意志被完全吞噬,只要能够快的将罗帆抹去,他也在所不惜!

    所以,对于自己的举动反而让那天地之光将天地意志更快吞噬,他也没有丝毫后悔,反而是更进一步的加强自己掌控的力量,加强对整方天地威能的凝聚!

    就在这个时候,整方天地的每一寸时空都像是被一只只无形的手掌抓住猛拉一般,疯狂的向着中央压缩着。

    在天地的边界,因为这种恐怖的拉扯效果,天地的边界都因此而变得模糊,在边界上原本分明的结构更是变得混乱起来,从外界有着无穷大劫煞气疯狂冲击这忽然变得脆弱的边界,让天地的四面八方各处边界都传来巨大的轰鸣。这种轰鸣是如此的诡异,如此的巨大,传入生灵的耳中,让他们感觉自己似乎亲眼见到了世界末日一般,有种下一瞬间自己的一切便要完全崩灭,自己的一切存在根基都会瞬间完全消失一般

    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慌从众生心底浮现出来,不断的向着大道注入,渐渐影响了大道,影响了,大道之中的种种玄奥,更,让那疑似这天地开辟者的生灵面色微变。

    虽然早知道众生会对这天地的根本产生影响,甚至会对他产生影响。但,这种影响幅度,却还是过了他的预料之外,让他甚至感到自己的心神忽然一阵迷糊。

    就在这个时候,那天地之光微微一闪,猛然从原本无比实质,无比真实的状态转化为虚幻。

    无穷大道玄奥在这时候快转变,想要追溯这天地之光的变化,继续压迫在这天地之光上。

    但,可惜的是,这大道本身的玄奇却受到了那生灵的拖累

    那生灵固然是有着生灵的意志,有着生灵的思维方式,在与生灵战斗的时候,他能够更加灵活,也能够更有针对性,继而,更加的省力。

    但,生灵便是生灵,生灵的意志便是生灵的意志,哪怕是再强,在没有达到真圣级数之前,和天地意志这一层次的存在,和大道自身的自主反应来说,终究还是有着差距的。

    在这种差距的背景之下,面对着这天地之光自主的,复杂程度达到了天地意志这一级数的变化,他如何能够做到如同那大道一般快反应?

    也即是说,若是没有这生灵存在,单单凭借这这大道自身去根据情况作出应对,作出反应。那么,这时候这天地之光如此变化必然无法脱这大道的掌控,依然会被这大道碾压,而无法脱离这大道的压迫。

    但有了这生灵之后,这种脱生灵反应度极限的变化,却让这生灵无计可施,进而使得这大道对它也是无计可施,最终轻轻松松的,就脱了这大道的碾压,让那无边大道在这瞬间如同穿透虚影一般,穿过这天地之光,狠狠的在中间相撞!

    当然,这大道在这过程之中同样是在不断的变化,追溯那天地之光的变化方式,想要接触这天地之光的本体。

    但,可惜的是,这天地之光同样是在时时刻刻的变化着。因为那生灵对大道的拖累,这天地之光的变化度却比起那大道的变化要快个几分,因此虽说被那大道追赶,但却一直快上一步,让那大道对他毫无办法!

    在这时候,一个身影缓缓出现在那天地之光内部,静静的盘坐着,神色平静,淡定,正是罗帆。

    相比于之前,现如今的罗帆已经没有了任何急迫,就像是已经看透了一切,把握住了一切一般。

    “怎么可能?”那生灵看着罗帆出现在那里,不由得目瞪口呆。

    虽说之前已经现罗帆可能还没有死透,但他也只是怀疑其还没有死透而已,却完全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丝毫无损,甚至看起来比起之前更多了几分底气!

    这种情况,已经是颠覆了他的三观,让他感觉自己对于天地的认知,对于修行的认知似乎都被完全颠覆了一般。

    “原来弱点这么明显,我之前居然完全没有现”看着那正自如变幻的天地之光,罗帆面上显现出一个莫名的表情,神色当中浮现出一种恍然,一种无奈。

    恍然的是他已经知道了该如何战胜这生灵,战胜这天地,甚至,吞噬这天地!而无奈的却是,这个办法其实早早的就摆在他的面前了,但他却是一直到现在,一直到自己死了一次,靠着那其他诸多层面与现实层面之间的联系重新复活归来的机会方才现。

    在这时候,他再不如同之前那般掌控这天地之光去进行战斗,而只是将自己的目标送到天地之光内部的天地意志之处,之后便开始静静的等待下去,任凭那天地之光自然反应,自主选择如何变化,选择如何达到目标

    在这瞬间,天地之光微微一晃,一圈又一圈的波动从其身上释放出去,向着四面八方不断传递。

    在这种传递之中,这些波动渐渐凝合,不知不觉间便已经是转化为某种难以形容的状态,形成了一圈又一圈的,好似网络一般的同心圆,将越来越广阔的大道包裹在这些同心圆之中

    随着这种变化,那被包裹在同心圆之中的大道似乎被从完整的大道之中被切割出来了一般,一片片的尽皆变得孤立无援,被那些具现化的波动开始不断侵蚀,同化,吞噬,最终反而化作那波动的资粮,让那些波动一圈圈的开始再度增强,再度扩大,将更多的大道笼罩在这波动之中,再将它们吞噬

    “尔敢?!”那生灵眼见如此,大惊失色,意志出,极力的掌控大道,让想要打破那些波动具现而成的奇异网络,将所有的大道重新的贯通在一处,重新连在一起——只要做到这一步,那些大道便能够得到完整大道的护持,从而不会轻易的被吞噬。

    但,可惜的是,这些波动网络同样是在时时刻刻产生着种种难以形容,无法想象的变化,对于这大道的反抗,几乎是完全无视了。

    只是种种微妙的变动之间,就已经是脱离了那大道的反抗,根本不受影响的,按照着自己的节奏吞噬着大道

    与此同时,那天地之光的本体同样是在躲避着那大道的攻击,碾压。只是,与那些波动类似的,这天地之光对于达到的攻击,碾压,同样是毫不在意,应对得实在是再轻松不过了。

    罗帆看着这种展,面上显现出淡淡的笑容,缓缓闭上双眼,心神沉浸在那天地之光之中,开始伴随着天地之光吸收那大道的过程不断的体悟这过程之中泄露出来的点点玄奥,点点道理。

    与上一方天地类似的变化随着出现在这天地之光中。

    无数断续的线条渐渐的在天地之光内部浮现出来,并快的游转,极力的想要勾连在一处,组成某种更有秩序,更加宏大,更加玄妙的图案

    不过,这对于罗帆来说已经是什么都不是了。

    在吞噬完那天地意志之后,他已经是没有了后顾之忧,再加上现了这大道的弱点之后,他更是什么都不需要做了,自然是再没有什么必要浪费时间,自然是要尽可能的从这天地之光吞噬那大道的过程之中获得完全属于自己的好处了。

    无尽的玄奥与道理不断的融入他的心中,渐渐的化作种种微妙的明悟,点点滴滴的完善着他的则之世界观,改造着他的则之世界观,让他的则之世界观一点点的向着真圣级数接近而去!

    在这种体悟的过程之中,时光几乎没有了意义。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已经是亿兆年,又或许不过是数日而已。

    某一刻,罗帆猛然感觉到那天地之光之中源源不断传过来的领悟已经是渐渐消失。

    “结束了?”心中微动,罗帆缓缓睁开双眼向外望去。

    这一看,他便不由得现出微笑。

    因为,正如他所预想的那般,这一方天地的大道,现如今已经只剩下薄薄的一层,一层紧紧只是包裹在那生灵的身体表面,隐隐形成一圈防护圈一般而已了

    而那生灵这时候却是用一种无比震撼,无比恐惧,更包含着无比仇恨的眼神看着罗帆,以及他身体表面上那一团已经增大了不知多少万倍,感觉上简直铺天盖地,遮天蔽日的天地之光!

    稍稍一个推算,罗帆便知道,从自己开始体悟那天地之光所透出来的那无穷玄奥与道理道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数百万年之久!

    知晓时间之后,罗帆不由得一阵叹息,道:“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你都没有反应过来,看来,你就算是与这天地的开辟者有关,怕也不过是一丝气息之类而已吧。”

    听到这话,那生灵双目一凝,眼中显现出惊疑不定之色,似乎对罗帆知道他的本质感到不可思议,又像是对罗帆所说的,那反应过来的目标到底是什么而茫然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