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六十六章 意外体悟

正文 第两千四百六十六章 意外体悟

    这一处禁地现如今已经是被罗帆完全掌控。这种掌控并不足以让他完全彻悟这禁地的一切玄奥,一切隐藏的道理。但,对于推算某修士在这里已经发生过的经历,那却是一动念间的事情而已。

    此时此刻,他心中微微一动,这修士踏入禁地之后的种种经历便如同电影一般在他的眼中不断闪现。

    通过这些光影,他也已经是明白过来那修士的道侣到底经历了什么,现在又在何处了。

    “没想到居然会有这种奇遇,只可惜他的眼光不够,看之不透。”明白这一切之后,罗帆心中不由得暗自叹息。

    事实上,这修士的道侣却并不是如同那修士所想那般遭到什么厄运,陷入什么绝境,而是,得到了某种惊人的奇遇!

    此时此刻,在距离这一块大陆之中,距离这修士所在这一座山峰的不远之处,一个幽深莫测的深渊正散发着无边的寒气。

    这寒气极为诡异,如同活物一般,缠绕在这幽深深渊的入口之处丝毫不散。

    在这种结构之下,那深渊之中的寒气已经是将虚空完全冻绝,但在一线之隔的深渊之外,那空气却是没有半点寒冷的感觉……

    而这时候,那修士的道侣,便是在那深渊之中,如同一具雕塑一般,静静的悬浮距离地面有数万里深度的位置。

    这一处深渊的周围繁花似锦,看起来无比美妙,让这个山谷看起来好似变成一处人间天堂一般。

    当初也正是因为这里的美丽引起了那修士的道侣的兴趣,才使得她一不小心躲入那一处深渊之中,被那其中的寒气冻绝,让其看起来就像是成为了一具死物雕塑一般。

    从那时候到现在,时间已经是过去了三十多万年……

    这三十多万年之间,那修士想尽了一切办法,甚至有几次让自己的天地之光雏形都差点崩溃,更别说有些交情的道友了,哪怕是只有一面之缘的道友,他都厚着脸皮前去求恳过了。但最终结果却是,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将自己的道侣从那深渊之中捞出来!

    甚至,别说将其捞出来了,便是他自己的任何力量蔓延进入那深渊之中,都会同样被那深渊冻绝,若是他反应慢一点,被冻绝的还绝不止于他的力量而已,连他的身躯,他的心灵,他的本质,怕都会被冻绝……

    正是因为耗费这三十多万年时光都没有起到任何效果,所以这修士方才不得不将自己的最后希望放在这禁地的主宰身上。

    “守着自以为是尸身的道侣三十多万年……”罗帆心中有着莫名的感慨。

    三十多万年对于修士来说不算太长,但这也要看是什么时候。若是以这修士所处的状态来说,这三十多万年怕是与三十亿三百亿差不了多少。

    毕竟,在这一处位置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煎熬……

    但就在这样的煎熬这种,他却是丝毫没有动摇,最终甚至将求恳目标放在了自己身上,这种对自己道侣的深厚情感,让罗帆也不得不暗自佩服。

    “也罢,既然如此,那我便给你个机会吧。”心中微动,罗帆放出一个投影,直接在那一处大陆之上的那山峰之上凝聚出来。

    这时候,那修士正跪倒在地恳求,其声音已经是近乎泣血,浑身上下萦绕着一种越来越强烈的绝望。

    在这种情况下,罗帆的投影直接出现在他的面前,却是好一阵子方才引起他的注意。

    当他抬起头来,看到罗帆的瞬间,他的面上忍不住现出一点绝望中的惊喜,大力叩头,叫道:“多谢主宰垂帘!多谢主宰垂帘!”

    显然的,他已经是通过了种种途径确定了罗帆的相貌,这才能够在罗帆刚自出现之时就确定他的身份。

    这修士在说话间已经是泪流满面,额头甚至也已经是开始出血了。显然,一名怎么说也是凝成天地之光雏形的强者能够叩头将自己的脑袋叩出血来,足以表明他到底有多前程了。

    说话间,他直接敞开自己开辟的无数个世界,道:“这是小子的一切家产,小子愿意将一切献上!只求主宰能够救下小子的道侣!”

    那无数个世界每一个都各有特色,其中包含着种种玄之又玄的结构,更是有着无尽的玄妙生灵在其中,在内部更是隐藏着种种罗帆听过的和没有听过的奇妙之物。

    可以说,光是这些世界自身,就已经是有着相当大的价值了。

    若是将这些世界拿到道尊之路第四层,必然足以引起那其中的一切修士——无论是道尊门下还是散修死斗争夺!

    不过,这些对于罗帆来说显然没有任何意义。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眼前这修士所能够拿出来的一切,他都只需要一念便能够创造出来!甚至,创造出来的东西绝对会比眼前这修士所能够拿出来的一切东西都要玄妙,都要珍贵!

    当下,他就只是淡淡一笑,道:“你的家产,我没有兴趣。你的道侣之事我已知晓。她现在并不是遭遇到什么危机,而是遇到了她修行的机缘。按照他的状态,大概有三百万年左右,她便会重新归来。到时候,她不单单能够让天地之光完全成型,说不定还能够带来某些意想不到的宝贝。”

    听到这话,那修士不由得呆在了那里。

    本能的,他面上显现出不信之色。

    毕竟,罗帆所说的东西实在是太玄幻了……

    他的道侣明明已经在深渊之中好似化作一件死物了,怎么在对方的口中这居然不是厄运,不是绝境,而是机缘?

    “不是我不相信主宰,只是,主宰所言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那修士喃喃着。

    罗帆依然是一笑,道:“是不是难以置信,你等下去便知道了。三百万年而已,也不算太长。”

    那修士听到这个,本能的点点头。

    虽然依然有些怀疑罗帆所说的,但毕竟已经是给了他一个希望,让他心底的压力宣泄了许多。如此这般一来,这种等待虽然依然难熬,但却比起之前要轻松不知多少了。以这样的心态去等待下去,三百万年,也确实算不得有多漫长。

    “多谢主宰指点!若是果然为真,小子这条命,便交给主宰了!”

    那修士直接就说道。

    “我要你的命干什么?”罗帆笑着摇摇头,道,“只是看你能够为道侣守护这半长久,帮助一下你而已。”

    说话间,他心中微动,身形就已经是慢慢散开了。

    眼见罗帆真的没有提什么要求便离去,这修士呆了一阵子方才苦笑着向着罗帆消失的方向再度拜倒,连磕了九个头。

    虽说罗帆只是给了他一句话,为他点名了另一个可能,但这却已经是完全改变了他们夫妇双方的命运,使得他不至于陷入绝望之中,使得他们夫妇能够有机会再度重新相见。这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一个天大的恩德。这修士自然是感激莫名,不敢有丝毫忘怀。

    他心底这时候已经是下定了决心,日后必然要报答主宰的恩德……

    将这事做完之后,罗帆并没有将自己的注意力收回去,而是投入在不远处那一座山谷之中的深渊深处,向着那深渊的最深之处潜入。

    这深渊之中的寒气,其实是一种极为奇妙的存在。

    它,其实是某种天地之光异化之后的产物!

    这种天地之光无比奇妙,它与罗帆以前所见到的一切天地之光都有着巨大的区别。一般的天地之光都是纯粹的光芒,虽然有着种种玄奥,但终究还只是天地意志的载体而已。

    但,眼前这深渊之中的天地之光却就完全不同了。

    这种天地之光本身已经是失了平衡。属于那天地之光的,寒冷的概念,已经是膨胀了不知多少万倍。

    因为这种寒冷概念的膨胀,使得那天地之光的性质受到改变,最终化作了这种近寒气的模样萦绕在这深渊之中挥散不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事物堕入其中,其实就相当于受到天地之光的压迫,若是没有什么特殊的话,必然会在第一时间被抹去。

    不管是力量还是概念,还是观念,亦或是其他万事万物,都是如此。

    以这样的角度来看,那修士的道侣能够在堕入其中三十万年之后依然保持着身形,这就已经足以表明她的不凡之处了。

    以罗帆的能力,在发现这修士的不凡之后,自然是第一时间就能够将这修士的不凡之处推演出来。

    事实上,这女子之所以能够在这深渊之中依然留存下来,原因其实在于,她所修行之道,本就近似于这种寒冷之道!

    当然,并不是一般生灵理解范畴之中的寒冷之道,而是比这种寒冷更深入,更高级,更根本不知多少万倍的那种寒冷之道!

    这种寒冷之道,足以冻绝宇宙,冻绝概念,冻绝,观念!

    因为她修行的这种寒冷之道,使得她对于这种失衡的天地之光却是有着超乎想象的亲和度。使得她在堕入这深渊之后,虽然时时刻刻的受到那种天地之光的侵蚀,但同时,也在与那天地之光产生共鸣,让她的天地之光雏形时时刻刻的从那外界的天地之光中汲取到足够的养分……

    那失衡的天地之光的侵蚀使得这女子陷入这种近乎濒死的状态,让她好似化作一具雕塑,一具尸体!

    那天地之光雏形从外界的天地之光中汲取养分,却不单单保住了她的一线生机,更是让她时时刻刻的沉浸在那天地之光所带来的种种体悟之中,不单单让她的天地之光雏形不断的成长,让她自身,也在随着不断的成长着。

    “没想到天地之光还有着这样的变化,看来我对天地之光的认知还是差了许多啊。”罗帆看着那深渊内部的景象,心中忍不住暗自叹息。

    他对于天地之光的认知都是靠着自己对天地的理解,靠着自己对修行的理解自己推演出来的。有着这些推演结果,足以让他借助天地之光拥有远超第五层之中存在的其他几乎一切修士的实力。这一点,他并不需要妄自菲薄。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一个人的推演结果,在某些方面,终究还是有着不足的。

    至少,在种种小巧的运用方面,他的推演便远远不够。

    而这时候,这种天地之光能够通过失衡拥有这种惊人的性质,这一点对他来说却是一个极大的启示,瞬间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让他心中有着无数灵感喷涌出来。

    在他心中有着领悟的时候,在他的本体的脑后,那一个天地之光所化的世界群忽然产生了种种难以言喻的变化。

    那原本纯粹的光芒忽然变成寒冰,忽然变成火焰,忽然变成绿色的木质,忽然变成了土石,忽然变成诡异的金属,忽然变成虚无,忽然又变成了云团,忽然再变成了无数符文……

    看过去,便好像是这天地之光忽然间变成了天地间的万事万物一般……

    而且,这种变化还并不是表面的变化而已,而是从根本上的,深入到了这天地之光最深处,甚至深入到了其中的天地意志之中的一种根本的变化!

    当那天地之光化作寒冰,化作寒气的时候,那天地之光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一块寒冰,一团寒气。当其化作火焰的时候,那完全就是一团真正的奇火……

    如此这般,以此类推,无论是这天地之光化作什么,都是完完全全的,从根本上发生的改变,让其在变化之后根本完全找不到原本的天地之光的任何痕迹!

    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便有着不知多少亿万种变化出现在罗帆脑后的天地之光上。

    最终,所有的变化完全收敛,这天地之光重新变成一片世界群,依然是悬浮在他的脑后。

    只是,相比于原来,这世界群似乎也发生了某种微妙的改变,似乎每一个世界都变得更加的真实,更加的圆满了。

    与此同时,罗帆的心中也生出一种莫名的圆润如意之感,就仿佛原本某种只是依附在自己身上的假肢已经变成他真正的肢体了一般。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美妙,让他也忍不住长呼出一口气,面上挂上了满足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