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六十八章 反省

正文 第两千四百六十八章 反省

    之前罗帆便已经是对这一块大陆的形成原因有了猜测。知道这一块大陆极有可能乃是一名已经凝成天地之光雏形的修士在这里身亡所形成的。

    但,已经凝成天地之光雏形的修士为何会在这里身亡?

    要知道,这禁地的环境虽说对于一般修士来说是极为恶劣的,但终究也是对于一般修士来说而已。对于有着天地之光雏形的修士来说,这禁地之中的危险其实也算不得什么。至少,对于正常的,普通的,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的禁地区域来说,是如此。

    如此这般一来,这一处位置要有着修士身亡,那么便唯有两个可能。第一便是,有着修士在这一处位置进行战斗,其中一名修士身亡,天地之光雏形失去了掌控,其中的天地意志开始操纵天地之光雏形进行演化,最终形成了这一片自成一体的大陆。第二便是因为这里有着特殊之处,也即是,这里并不是什么普通之地!

    若是原来,不知道这里有着一处扭曲之处的话,罗帆自然便会认为第一个可能性比较大。但现在,知道了这里有着扭曲之处后,哪种可能性比较大显然就不用多说了。

    “居然在当初便有着修士在这里身亡,怪不得这里这么多年来都没有被发现,没有多少修士在这里停留修行。”罗帆心中暗自想着,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

    要知道,这一处禁地虽然颇为广阔,但那也只是对于一般生灵来说而已。对于能够凝成天地之光雏形的修士来说,这样的一处禁地其实根本算不得多大。他们若是真的下定决心的话,想要找到一处特殊之地,一处有着机缘的位置,那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特别是,在无穷岁月堆积下来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正是因为如此,当初对于那一处将诸多层面完全贯通在一处的扭曲之地会没有被发现罗帆方才会感到惊讶。不过,那一处位置毕竟看起来很是寻常,除了罗帆这等能够沟通诸多层面的主宰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修士能够感受到其异常,哪怕是来到那附近,只要没有亲身踏上其中,也不会发现特殊之处。相对而言,却还算是情有可原。

    但,眼前这一处大陆深处的扭曲显然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一处扭曲实在是再明显不过了。

    别说是能够凝成天地之光雏形的修士了,便是普通生灵来到这里,一眼看过去都能够发现那扭曲。能够知道那里的特殊异常之处!

    但,这么多年下来,这里都没有被发现,甚至只有那一对道侣因为这一处位置的环境美妙所以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而已。其他的,都是这大陆自生的普通生灵,这种情况怎么看都是因为这一块大陆遮掩的缘故。

    心中念头微动,罗帆的身形一闪,就已经是跨越了大半个禁地,直接来到了这一块大陆的深处,来到了那一处扭曲所在的位置。

    这一块大陆的构成极为奇特,至少在这道尊之路第五层之中看起来乃是极为奇特的。

    因为,这里的存在方式根本就是与一般天地之中的大陆的存在方式差不多。

    它,并不是由无数近乎天地之光的光线编织而成,而是由正常的物质构筑而成!

    至少,在最开始的时候是如此。

    经过了这无数年的发展之后,那禁地的规则已经是渐渐渗透这大陆,却是使得这大陆的根本构成受到了侵染,现如今已经是多了一点属于禁地的特质,也即是,在深层,却是开始出现近乎天地之光的光芒编织构筑的痕迹了。

    不过,这些对于罗帆来说却是根本算不得什么。

    此时此刻,他来到这里,甚至都不需要排开周围的泥土,自然而然的存在方式,就像是周围的物质根本就是虚幻的一般。更像是自己与周围的泥土根本就是处于完全不同的次元之中一样。

    来到这里,一种奇异的感觉出现在他的心中。

    眼前这一处扭曲,却是对他有着一种既像是排斥,又像是吸引的力道出现。

    在这种奇异的力道之下,他在这里却是感觉一阵别扭,既想要投入其中,又有一种马上远离的冲动。

    “居然会有这种感觉,这是因为我是主宰,还是因为我的天地之光已经远远强过那修士?亦或是,那种惊人的吸力,不过是对那烙印起作用而已?”罗帆站在这里,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疑惑之色。

    罗帆静静的站在这里,感知开始向着那扭曲之处探进去。

    之所以不在距离这一处位置极为遥远的中央用感知探查这一处扭曲,而是来到这一处扭曲的附近来用感知探查这一处扭曲,原因其实相当简单。那便是因为,他的身躯在这里,将会引起那扭曲出现相应的变化!

    而这种变化,根本就不是在遥远之处进行感知所能够得到的!

    当他的感知探入那扭曲的瞬间,一种无比强烈的灼痛感在这瞬间出现,顺着罗帆的感知向着他的心灵快速冲过来,转眼就将他完全淹没了。

    心中微动,强烈的意志瞬间灌入,那种将他淹没的灼痛在这瞬间近乎变成虚幻。

    对于心性圆满的他而言,痛苦这种存在,根本就如同拂面春风一般,只要他愿意便能够轻松抹消。

    随着他将这种灼痛抹消,他也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感知在那扭曲之中到底经历了什么。

    那扭曲之中,并没有当初那修士所遇到的火焰,而是,一种无比纯粹的,天地之光所化的碾压力量!

    这种力量凭空出现在那扭曲之中,直接向着他的感知碾压过来,狠狠的将他的感知碾碎,让他的感知在这瞬息间就已经是变得七零八落。

    而这种无比纯粹的碾压力量在这时候更没有马上停止下来,而是依然在不断的作用着。只是,那种作用目标已经再不是那种感知,而是顺着感知的联系,向着他的身躯跨空传来,要将他的身躯完全碾碎!

    也幸好这时候罗帆早早就用自己的天地之光守住自己,这种碾压的力量被天地之光截住,根本没有传递到他的身上,不然的话,他的身躯怕在方才那种灼痛出现之时就已经被碾碎了。

    “果然,天地之光能够抵挡住这种扭曲的作用。”看着这一幕,罗帆暗自点头。

    从来到这里之前他就已经对自己的安全有了绝对的考量。他这一次来到这里毕竟是为了探索这扭曲的玄妙,顺便救一下那一名进入其中的修士。却并不是为了将自己的性命丢在这里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没有足够的把握,他又怎么可能真身出现在这里?

    之所以他敢于这么干脆的来到这一处扭曲的附近,根本原因就在于,他自信自己的天地之光能够守住自己的安全,能够避免自己受到那扭曲的影响!

    至于他为何会有这种把握,原因更加简单,那便是因为上面那深渊的存在!

    那深渊乃是天地之光所化,而它,已经在这里存在了不知多少亿年之久。这显然就代表了一个事实,那便是,这扭曲,根本拿这天地之光没有任何办法而显然的,罗帆并不认为自己经历第六次大劫淬炼过的天地之光会不如那化作深渊的天地之光。连那化作深渊的天地之光都能够不受这扭曲影响了,难道他的天地之光还可能受到这扭曲影响?

    正是有着这样的把握,所以他方才会在这时候直接来到这和扭曲的附近,出现在这扭曲的周围。

    “聚。”心中一动,罗帆暗道一声。

    随着,在那扭曲之中,正在被那纯粹的天地之光所化的碾压力量不断碾压的无数感知瞬间重新凝聚在一起,虽然很快就被那碾压力量再一次碾碎,但趁着这一点时间差,他却就已经是大概看清楚那扭曲内部的情况了。

    那扭曲内部却并不是外面所看到的这般不过是一片数丈方圆的扭曲区域而已。

    在那内部,却是有着一片无边广阔的虚空!

    一片被奇异的黑暗所充斥着的,看不到边界,找不到尽头,甚至无法找寻到任何事物存在的,虚空!

    而那种纯粹的碾压力量,便是周围那无边无际的黑暗所衍生出来的。

    当然,毕竟是时间太短,下一瞬间他就被完全碾碎了,所以他却依然没有看清这种碾压的力量到底是如何从周围诞生出来的。更不知道之前进入其中的那烙印到底在何处。

    “黑暗”并没有再度将那感知重新凝聚,罗帆开始回忆之前自己惊鸿一瞥所看到的一切,面上显现出一种迟疑之色。

    这种迟疑的神色出现在他的面上却是无比难得,从不知多少年以前开始,他就已经再不出现迟疑之色了。而现在,那里面的情况居然会让他感到迟疑,这足以看出此时此刻那无边黑暗给他带来的难题到底有多麻烦了。

    不过,罗帆终究还是罗帆,这种迟疑却没有在他的面上出现太长时间。

    很快的,他便已经是悍然跨入了那扭曲之中。

    并不只是他的身躯跨入其中而已,而是他的身躯,连同他所凝炼出来的天地之光,尽皆同时跨入其中!

    在这瞬间,他就感觉到自己周围忽然有着无穷无尽的碾压力量向着他涌过来,疯狂的作用在他的天地之光上!

    这种碾压的力量是如此的恐怖,哪怕是有着天地之光守护,他也依然是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承受着居然的压力,甚至有着嘎嘎嘎嘎的声响不断的从他的身体之中传出来,似乎下一瞬间他的身体就要轰然崩溃了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心中却是没有任何忧愁,更没有立马回去的想法,而是谨守自身,任凭那天地之光在这瞬间产生不知多少亿兆种变化,让他的身体周围的光芒好似忽然变成了天地万物一般,放射出无穷绚丽的光彩,显得无比的艳丽,无比的玄奇!

    一种强烈的斗志从那天地之光中释放出来,波及了罗帆的心灵,让他感觉自己的心中忽然涌起无比强烈的战斗冲动,恨不得立马冲出这天地之光,冲入周围那无穷碾压的力量之中,与那无穷碾压力量战在一处!

    哪怕是,对于那外面恐怖的碾压力量来说,自己可能不过是蝼蚁而已,也是一样!

    面对着这种恐怖的斗志,罗帆很快的就清醒了过来,借助自身无比坚定的道心镇压住了这种源源不断,更是铺天盖地的斗志,让他如同被禁锢一般,牢牢固定在那天地之光内部,哪怕是身体已经涨得通红,也半点不动!

    他心中无比清楚,这种斗志,来自天地意志,并不是来自他的内心!若是屈服于这种斗志,便相当于被天地之光反过来掌控住,相当于,自己失去了自我!

    对于一心想要成就真圣的罗帆来说,这显然是不可能接受的。

    即便是这样冲出去他能够活着,他也绝不会选择这样做,更何况这样冲出去根本就是找死了

    在抵挡这种源源不断,铺天盖地的斗志之时,罗帆完全忽略了外界时光的流逝,一心所思所想,都是镇定,都是保持自身的清明,保持自身的自主!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有千万年,又似乎有亿兆年之久了,他才渐渐的从那种斗志之中脱离出来,慢慢的抽出一点自主的思维。

    并不是那天地意志之中传递过来的斗志减弱了。而是,他的心灵进一步的稳固,已经能够抵挡住这种天地意志之中传递过来的斗志,能够在抵挡这种斗志的同时,也让自己能够拥有正常的思维能力!

    “这算是因祸得福了?”渐渐恢复思维能力之后,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复杂的神色。

    此时此刻,他忽然对自己这些年的种种行为有了一些反省。

    自己,在这些时日似乎有些过于依赖这天地之光了

    天地之光的存在,确确实实让自己的实力得到了巨大的升华,使得自己即便面对眼前这样的窘况也依然能够一次不死,但,天地之光毕竟不是他自身,天地之光的成长,毕竟并不能直接算作他自我的成长,将太多的精力投注在天地之光上,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了?